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新葡京官网
恐怖新葡京官网 真实新葡京官网 乡村新葡京官网 灵异新葡京官网 网络新葡京官网 现代新葡京官网 短篇新葡京官网超吓人 女鬼新葡京官网 宿舍新葡京官网 400个民间新葡京官网 999个短篇新葡京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战争故事 >

特务迷城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康逊 发表时间:2016-12-26

  登报复仇

  抗战结束后,内战随即爆发,太原局势混乱,民不聊生。时任特务机构第三局的局长叫徐明,此人素来心狠手辣,且狡诈多疑,曾残害过无数共产党人。

  1947年6月的一天,徐明亲率手下,在迎泽门大街上将一名秘密回乡探亲的共产党高级军官当众枪杀,此事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快,有个叫刘一刀的人公然登报声称,他也会选择在迎泽门大街上,亲手结果了徐明。

  这个刘一刀在太原城可谓赫赫有名,此人出身草莽,武艺奇高,曾在抗战时期暗杀了日军驻太原宪兵队的队长山本太郎。两年前,阎锡山手下的一名副官因为强抢民女,也惨死在他的手上。此后,刘一刀为躲避抓捕,在太原销声匿迹了。徐明没想到自己杀了一个共产党的军官,竟将这煞星给招惹出来了。

  刘一刀在报纸上说:徐明,你恶贯满盈,配不上一颗子弹,我要在迎泽门大街亲手用大刀砍下你的脑袋。刘一刀还说:请太原的父老乡亲做个证,若不诛杀此贼,我枉做一回人!

  他敢公然登报挑衅,显然是志在必得,否则岂不惹来太原民众的耻笑?在太原民众心里,刘一刀可是个大英雄!因此,徐明不敢大意,寸步不离戒备森严的第三局,连吃饭睡觉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解决。

  刘一刀要防,但局里潜伏的内奸也得抓。局里的机要情报频频外泄,徐明虽然一直都知道有内奸存在,却始终查不出是谁。但最近,他怀疑上了行动队队长薛大山。因为这段时间薛大山总是一个人偷偷跑去迎泽门大街,去见一间杂货店的老板娘。而那老板娘的丈夫就是共产党,不过在抗战时已经被日军杀害了。

  特务迷城

这让徐明不得不去想:老板娘会不会也是地下党?杂货店就是地下党的交通站?薛大山经常跟她见面,会不会是在商量配合刘一刀的“砍头”行动?

  这天,徐明的司机兼贴身保镖王强来报,说昨天傍晚,薛大山又独自去了迎泽门的那间杂货店。王强说:“按照您的指示,我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他先是在旱西关那儿给了一个黄包车夫两块钱,换上车夫的衣服,然后那女人坐上黄包车,他拉着她在旱西关一带走街串巷地转悠,也不知在干什么。”

  “旱西关?”不知为什么,徐明脸色骤变,急问,“后来呢?”

  “后来他就跟那女人一起回了迎泽门的杂货店,俩人关上门不知在干些什么,两个小时后,薛大山才出来。”

  徐明沉思地点点头。自从他怀疑薛大山是内奸后,为免打草惊蛇,除了王强,他还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就局里目前的情势,他也不相信任何人。现在看来,薛大山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了。他是行动队队长,若说是为了办案才伪装成黄包车车夫的,那也不必每次都亲自去吧?

  这时,女秘书小马忽然敲门进来,慌慌张张地将一封信交给徐明。徐明打开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徐明,你做好准备了吗?我已经精心为你备下了一口上好的大刀,只等着你跪在迎泽门大街上,我便手起刀落……你放心,这个时间绝对不会太久。落款是“刘一刀”三个字。

  徐明看完信后,冷笑一声,问小马信是怎么来的。小马困惑地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在口袋里无意中发现的。

  王强狠狠地瞪了小马一眼,斥责说这样的信撕毁不就得了,干嘛送来惹局长不高兴。

  王强一身的好武功,而且枪法奇准,虽然平日里喜欢喝酒、赌博,但徐明交代给他的事他从来没耽误过,因此颇得徐明的信任。徐明摆摆手让小马下去了,又交代了王强几句,让他也下去了。

  看着手中的这封信,徐明暗笑:这个刘一刀也未必有太原民众吹嘘得那么神,真有杀人于无形的本事?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

  难辨真假

  等办公室没人了,徐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打给他住在旱西关的妻女的,要她们今晚就搬去第二个秘密住处。

  原来徐明自知得罪共产党太狠,为了妻女的安全,对外声称已经将她们送回湖南老家了,但事实上,他妻子是太原本地人,因为舍不得丢下誓死不离故土的父亲,始终不肯带着女儿走。徐明没办法,只得在旱西关给她们和老岳父秘密置办了一个家,为掩人耳目,他自己也不轻易去那里。

  徐明觉得,如果薛大山真是内奸,那他目前的首要任务当然是配合刘一刀的“砍头”行动,而他拉着黄包车在旱西关一带转悠,则是为了查访自己妻女的具体住处。在徐明看来,他们也只有绑架了他的妻女,才能借此要挟自己去迎泽门受死。

  几天后,王强再次来报,说薛大山乔装改扮后,又用黄包车拉着那女人在旱西关一带转悠。徐明不再犹豫,当即命令王强将他抓回来。不多时,王强便回来复命了,但他只抓到了薛大山,那女人却逃了。wwW.Guidaye.coM

  徐明立即对薛大山进行审讯。谁知薛大山连称冤枉,说他之所以在旱西关拉黄包车,完全是为了亲手抓住地下党“黄雀”。

  徐明顿时愣住了,“黄雀”?

  “黄雀”是太原地下党方面的负责人,徐明虽然跟他明争暗斗了两年多,却从没照过面,甚至不知他是男是女。在徐明心里,他比刘一刀更可怕,更难对付。

  薛大山说,据他安插在地下党的眼线说,那女人的确是地下党。他将女人秘密抓捕后,女人受不了刑,供认不讳,另外,她还交代了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女人说“黄雀”最近因为一批药品,会亲自来跟她接头,但担心她的杂货店不安全,便要她每天傍晚坐着黄包车去旱西关一带转悠,等时机合适,他自然会出现。

  薛大山为防打草惊蛇,这事没告诉任何人。这样,他假扮成黄包车车夫,拉着那女人在旱西关一带转悠,等待黄雀出现。哪知没等到黄雀,王强却突然抓了他,而那女人也乘机逃走了。

  薛大山叫苦不迭,说:“局长,我一直没告诉您,就是想到时捉住了‘黄雀’,给您一个大大的惊喜。我知道您做梦都想捉住那只鸟。”

  徐明疑惑不已,薛大山说的话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一时难辨真假。按理说薛大山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自己也曾亲眼见过他枪杀共产党,要不是在这敏感时期,他突然频繁地跟一个有共产党背景的女人接触,而且还拉着黄包车在旱西关一带转悠,自己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可如果说薛大山是清白的,那他抓“黄雀”为什么不是在别的地方,偏偏在旱西关?

  而且,那女人跑掉了,谁又能证明他所言非虚呢?

  徐明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将薛大山放了。他笑着拍拍薛大山的肩膀说:“薛队长,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个人英雄主义,老想着凭一己之力,单独擒贼,这样很不好。以后有什么事先跟我通通气,也免得误会了。”

  薛大山死里逃生,哪还敢再说话,只是拼命点头。

  等他走后,徐明叮嘱王强继续监视他,又说:“你说刘一刀跟‘黄雀’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两年前,刘一刀退隐江湖,接着,‘黄雀’就出现了……”王强想了想,说:“如果是同一个人,那他登报时为什么不用‘黄雀’而用刘一刀的名字呢?用‘黄雀’不是更能提升共产党的威风吗?”

  “天知道这里面的鬼把戏。”徐明摆摆手,又笑眯眯地说,“如果你能杀了刘一刀或者是‘黄雀’,我马上升你做行动队队长,在第三局里,也只有你有这个本事。”

  王强受宠若惊,连声说:“多谢局长,我一定尽力。”

  推心置腹

  这天傍晚,王强在一家僻静的小酒馆里独自喝酒时,徐明的秘书小马忽然出现在他面前。此刻的小马看上去很奇怪,头上戴着男性礼帽,身上也穿着男性的黑色风衣,显得神神秘秘的。

  小马坐下后,开口说:“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传说中的刘一刀吧?”

  王强猛然一惊,他端起酒杯喝了口酒,又往嘴里抛了一粒花生米,很快就镇定下来。

  小马说:“两年前你杀了阎锡山的副官后,所有的人都以为你逃离了太原,谁知你却在第三局做了徐明的司机,这也就是所谓的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吧。”

  王强依旧自顾自地喝酒,什么也没说。

  “可你是个有血性的男人,徐明丧尽天良,不择手段地残害共产党员,你早就看不惯了。共产党的胡参谋长曾在日本人手中救过你,但徐明却在迎泽门大街枪杀了他,这彻底激怒了你,于是你公然登报声明要为他报仇。”Www.gUidaye.cOm

  王强虽然还是没说话,但举杯的手却微微抖了一下,显然是被她说中了。

  “你在砍下徐明的脑袋前,必须先除掉他的得力助手薛大山。其实以你的本事,要解决薛大山很简单,但你却要让徐明亲手杀了他。于是,你费尽心思找到薛大山打入地下党的眼线,用武力威胁对方向薛大山提供了假情报,诱使他去找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并不是共产党,而是曾受过你恩惠的普通百姓。这样,一切都按照你的计划在发展,只可惜,关键时刻,徐明还是没舍得杀他。”小马说到这儿,忽然想到什么,问,“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既然知道徐明的妻女住在旱西关,为什么不抓住她们,逼他去迎泽门?”

  这时,王强终于开口说话了:“男子汉大丈夫,岂会做那种掳人妻女的龌龊勾当!”小马点头赞道:“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才是太原百姓心中的大英雄!”

  王强笑了笑,说:“没想到你居然认识我,还把我调查得一清二楚。如果我没猜错,徐明在局里要抓的内奸就是你。”

  “没错,我是共产党,而且,此时此刻徐明正在派人抓我。”小马淡然一笑,说,“他远比你想的要奸诈。你以为他很信任你吗?不,他不相信任何人,至少他怀疑上我之后,就从没对你说起过,是吧?”

  小马又说,其实她此次暴露,多少也有主动之嫌,因为徐明杀害了无数的共产党人,加上最近又枪杀了胡参谋长,上级便命令他们太原地下党设法除去此人。小马说:“我有意暴露,就是为了跟你合力除掉徐明。我们不是小看你,但尽早除掉此人,可以避免我们很多同志做无辜牺牲。”

  “黄雀”在后

  徐明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秘书居然是内奸。小马给他做了整整两年的秘书,一直兢兢业业,可最近局里一份只有他和小马看过的机要情报外泄,他不得不怀疑小马。但正当他准备将小马控制起来时,她却提前逃跑了。这事很麻烦,如果去抓她,一旦传出去,自己难免会受到上司的责骂,甚至丢官受审;可不抓的话,又难消心头之恨。

  正左右为难时,王强忽然跑来报告,说:“局长,今天我乔装改扮后,又跟踪了薛大山。他中午从局里出去后,便独自去了一家茶馆。可是,我没想到他去茶馆是为了见小马。小马也很怪异,莫名其妙地穿了一身男人的衣服。当时尽管我跟他们的距离有点远,但我还是隐约听到小马对薛大山说:‘事关重大,你还是亲自跟’黄雀‘说吧,我今晚安排你见他……”王强说到这里,看了看徐明的神情,“局长,我可以肯定,小马也是内奸。她是您身边的人,您看怎么办?”

  徐明激动得眼睛都亮了。小马是内奸的事自己并没传出去,就算王强虚报事实,也不会编排到小马身上,因此他相信王强说的都是实情。看来,今晚只要跟着这俩人,就能成功抓获“黄雀”,如果“黄雀”真的是刘一刀的话,那自己的麻烦就迎刃而解了。

  徐明吩咐道:“你去秘密组织人手,晚上我要亲自指挥这次抓捕行动。”王强劝他最好不要轻易外出,太危险了。徐明得意地说:“他们在明,我在暗,哪来的危险?再说了,’黄雀‘是重要人物,若不由我亲手抓住他,也太委屈他了。”

  王强心中暗叹,小马实在厉害,她竟算准了徐明会这么做。

  当晚,薛大山开车离开第三局后,徐明便坐在王强的车上,带着队伍悄悄地在后面跟着。

  不久,薛大山的车在一个巷口忽然停下来。徐明看得清楚,他的车前面出现了一辆黄包车,远远望去,只见车上坐着一个戴礼帽穿黑风衣的人,显然,这就是女扮男装的小马了。

  黄包车走后,薛大山发动车子跟了上去。王强也跟了过去。

  这样过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回事,薛大山的汽车跟小马的黄包车忽然失去了踪影。徐明又气又急,命令王强加速追。王强急踩油门,将车开得疯了似的,拼命在大街上找寻。最后,他将车子停在一条宽阔的街道上。由于他开得太快,后面只有一辆车跟了上来。

  徐明看着面前黑沉沉的却似乎有些熟悉的街道,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正要质问王强,王强却冷不防将他腰间防身的手枪抢了过去,接着推开车门,摸出一颗手榴弹,扔向唯一跟上来的那辆车,只听“轰”的一声,那车里的人没了一个活口。

  徐明急忙从车里跳下来逃跑,直到此时,他才明白真正的内奸是谁。

  王强冲上来拦住他,说:“认出这是哪儿了吗?是你枪杀我胡大哥的迎泽门大街,我说过会在这里亲手砍下你的脑袋。”

  “什么?”徐明惊恐地看着王强,“刘一刀,你就是刘一刀?”王强点点头:“我就是刘一刀。”

  徐明完全呆住了,尽管他并不是很信任王强,可做梦也没想到他竟会是刘一刀。王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说:“徐明,你恶贯满盈,我在报纸上说过的话就要实现了,你服气吗?”

  徐明还没开口,薛大山的那辆车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车门打开,小马轻快地从车里跳了下来,随后,一个戴鸭舌帽的陌生男子把薛大山的尸体从车里拎了下来。

  小马走到徐明身边,弯腰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徐明的表情立刻就僵住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小马,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王强担心再耽搁下去会有变化,不等他开口,便手起刀落,血溅三尺。

  上车后,王强问小马刚才对徐明说了什么话。小马淡淡一笑,说:“我跟他说,我就是’黄雀‘。”

  顿时,王强也呆住了!

    免费订阅精彩新葡京官网,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特务迷城
本文地址:/gsh/zhanzheng/28370.html
上一篇:地狱之花    下一篇:李克农智斗国民党特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