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废材遭嫌弃

废材修仙记
第一章 废材遭嫌弃作者:阙忆更新时间:2018-01-05 17:21:24字数:3397

“瞧他那个样子,嘁……真可笑。非要当什么救世主,看来是得了失心疯!给我把他扔出去,寒清门不收没用的人。”一名女子,妩媚讽笑道,抬起藕臂,指挥几名男子。月光下,她阴厉的面色格外冰冷。

几名体格壮硕的男子,连拖带拽。终于把瘫在血泊里的陆天箫给扔到大门口。也不知他吃什么长得,看起来并不胖,却有些份量。

女子蹙眉,“扔远点,省的脏了寒清门的名声。”随后甩一甩袖子,厌恶地瞥了一眼陆天箫,毫不留恋地走进去。

几名男子扛着陆天箫,走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树林里。

深夜时分,野兽纷纷出没。

一男子道:“就放这吧!寒妩又不知道我们把他扔哪了。再说这树林里野兽多,他被吃了也好回去交差。”

其余男子点头,纷纷撤离。

陆天箫头晕眼花,四肢无力。他在哪?明明记得自己逃出寒清门想另寻高明,可是如今……

什么味道……?浓浓的血腥味。是自己受了伤吗?

一个小姑娘披着斗篷,挑着灯,步履匆匆,穿梭在树林间。

直到她意识到自己踩到什么时,颤颤巍巍地举着灯往地面照去。

刚好烛火映在陆天箫满是鲜血的脸上。

小姑娘大声尖叫,惊动了林子里栖息的鸟儿。

陆天箫没了意识,再醒来时,已是早晨。

看得出已近晌午,太阳几乎爬到正空。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发现眼睛像是被粘上了一般,抬不动。

他想张嘴发声,却发现喉咙如哽住一般,发出乌鸦般难听的叫声。

他浑身都没有知觉,更别提稍微动一动。

坐在椅子上小憩的叶染听见乌鸦似的叫唤,便睁开眼眸,看到陆天箫欲要发声。

叶染从木椅上跌了下来,急急忙忙唤着人。

少时,一群人已经围着檀木床榻上的陆天箫。

有的满脸好奇,有的则表示鄙夷,更有的深沉不语。

陆天箫感受到有目光往自己这瞟,立刻不满。

“看个屁啊!”咦?他能开口说话了?

那是不是眼睛也可以睁开了?

他用力掀开眼皮,眼前却依旧漆黑。

只听一阵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你别挣扎了,你浑身都是伤。已经瞎了,本来也哑了,还多亏了我师父的医术。”

陆天箫顿时如被天雷劈了一般:“我瞎了?怎么可能啊?!你胡说些什么!再胡说我去官府告你!”

叶染像是听了一个笑话般,嗤笑道:“你现在不能动弹,只有一张嘴能动,连看都看不见。别说去官府告我,你连下床都下不了!”

陆天箫咬牙切齿,五官狰狞,把周围一群人看楞了。

叶柒瘪瘪嘴,抢过盖在他身上的被子,狠狠蒙在他脸上:“少在这吓唬人!”

陆天箫破口大骂:“你们这群人不能太过分了啊!老子都受伤了,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一个身负重伤的可怜人?”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男子恭恭敬敬的话:“堂主,查到这个人的底细了。是寒清门的人。”

被叫做堂主的,也不知是何人。

只听到她异常诡异的声音,似乎带着些温柔:“呐,叶柒,你以后不要随便带人回来。”

叶柒没有做声,只是低垂下头。

陆天箫抿着嘴,这话的意思?

还没想到她什么意思,便听到诡异的声音变的阴冷:“喏,把他扔出去。”

叶染垂下眸,这小子也真可怜,寒清门向来和君子堂不和睦,所以才有了一片树林为分割线。

陆天箫一顿,身上冷汗直冒。

只觉得自己已经腾空,似乎是被人抬着。

四肢有了反应,感觉自己像被五马分尸般拉扯。

陆天箫心生不满,周身红光四起,一阵轰动。

陆天箫重重地摔到地上。他揉着屁股起身,感觉眼睛一阵瘙痒,他下意识抬手挠去。

却发现自己的眼睛,被蒙上一层布。他急忙扯下,眼前顿时明亮。

他恼怒,这群人骗他什么不好,骗他说瞎了。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还指着凭一双眼睛多娶几个媳妇呢!

叶染拍着叶九澈的肩膀,在她耳边唤道:“师父,他……他能动了……还能看见了……”

叶柒偷偷勾起嘴角,悄悄向叶九澈瞥去,查看她的神情。

陆天箫咬了咬牙:“你们这群龟孙儿!骗老子说什么,我瞎了,我哑了,我瘫痪了。结果老子不还是好好的!”

叶九澈黑了脸,他一口一个老子,一口一个龟孙儿。他当这是什么地方?!他耍无赖的巷子吗?

陆天箫恍若未见,自顾自道:“你们这群人这么缺德,比寒清门的人好不了多少!啧,这破地方号称什么修仙界,老子早就玩腻了!”随后转身跑走。

刚跑了没两步,腰间像横了一条绳子,使劲地把他往后扯。

叶九澈摊开手掌放平,抬高中指尖,透明般的丝线从指尖飞了出去,环环缠绕在陆天箫的腰间。

陆天箫不停挣扎,嘴也不闲着。几乎连叶九澈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从她的七大姑八大姨,一直聊到祖辈。

叶九澈冷哼:“长得像个地痞流氓也就罢了,嘴皮子还这样溜,不去当混混可惜了。”话音一落,她收起中指,若无其事般。

陆天箫不肯罢休,虽然说他无赖的人很多,但说的这样文雅的人……还真是第一人。

他大摇大摆地走到叶九澈面前,才看清她的双腿残疾,坐在轮椅上,腿上盖了一层蚕丝做的软布。

叶九澈被他这种打量的神情看的很不舒服,陆天箫识趣地收回目光。

虽说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好歹掀人老底的事儿,终归不道德。

看着他大摇大摆走向叶九澈,又毫不忌讳地打量她残疾的双腿。

叶染和叶柒真的为他捏了一把冷汗,这小子……敢这样对师父。

陆天箫一脸伪笑,双手环肩,道:“你是堂主?”

叶染咬着下唇,生怕他下一秒做出什么惹叶九澈发怒的事情。

叶柒察觉到叶染的想法,大声向陆天箫喊道:“你好大的胆子!你……”

陆天箫紧忙拦住她,这种说他大逆不道的话,听多了。寒清门的人隔三差五就这样说他,他连词儿都能倒背如流。

叶柒暗暗咬牙,她也帮不了他了。叶九澈若是发火,无人能拦。

叶九澈淡淡道:“我是堂主。”

陆天箫呲着白牙,一脸奉承道:“堂主,您的武功,好生厉害啊。”

叶九澈黑着脸道:“别扯没用的。说重点。”

陆天箫收起笑容,正经道:“小的自小仰慕英雄,渴望有一天能当上救世主,所以来了修仙界。可谁知入错了门,寒清门那帮卑鄙小人,经常以大欺小。我看您武功不错,所以想……”

叶九澈冷哼:“墙头草,你定是知道寒清门和君子堂要来一场门派战,又看君子堂比寒清门实力强,所以前来投奔的?”

陆天箫挠着后脑勺:“什么门派战?”

“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趁早滚出君子堂。省的我亲自动手。”叶九澈冷怒。

陆天箫依旧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叶染看他是真的不知情,便替他说话:“师父,或许他根本不知情呢?”

叶九澈淡淡瞥了她一眼,冷哼:“不知情?寒清门的一个打杂的都知道门派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陆天箫莫名的挫败感,自己连个打杂的都不如……随后狗腿般笑道:“小的是真不知道啊。”

看着叶九澈满脸的狐疑,陆天箫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颇为为难,道:“和您说实话吧,我在寒清门连个打杂的都不如,同门欺负我,一点本事也没学着,师父瞧不起我,我干的活可比打杂的累多了。所以,我是真不知情。”

叶九澈淡淡瞥了他一眼,眼底尽是不屑。“真不知道你怎样以这样的身份出去执行任务的。”

陆天箫一脸疑问,他执行任务?开玩笑的嘛?他要是能执行到任务,还用得着另寻高明么?

得,可见眼前这位堂主并不相信他的话,陆天箫一脸不耐烦:“不收就不收!我走了。”

说罢,陆天箫还真的就抬腿了。

“出去别乱说。坏了君子堂的名声。”叶九澈冷声道。

陆天箫痞笑,顿住了脚步:“哦?名声?说真的,寒清门的人都姓寒,为何你们姓叶?想必这其中定是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吧?嗯——对啊,修仙界的各大派都以门派第一字为姓,可你们……”

感觉自己说的够多了,陆天箫咂咂嘴:“算了。呵,当我没说。”

随后抬腿走了出去。

叶九澈的眼眸黯淡,叶柒叶染对视了一眼。

这君子堂,的确不是他们的。只可惜……

“把他给我带回来……”叶九澈缓缓落下眼皮,阖眸。表情带着疲惫。

叶柒叶染走了出去。

“阿染,真的要抓他回来么?你知道师父的规矩……况且……那小子只是油腔滑调,不至于送命……”叶柒拉了拉叶染的衣袖,声音越来越弱。她自然没能力违抗师父,但她就是……不想让陆天箫就这样死了。他出现在君子堂……或许与长老们预言的一样……是来拯救修仙界的。

叶染垂眸:“柒柒,这种事……你我决定不了。”她似是轻叹,紧锁眉头。她何尝不是与叶柒所想一致?但她比叶柒更有自知之明。

陆天箫跑了没几步,回首就瞧见了叶柒叶染两姐妹御剑来追他。

他吓得踉跄了一步,又拼命地跑。

奈何跑的不如飞的……陆天箫被叶染叶柒扣住,御剑飞回君子堂。

“哇……诶,两位大姐,御剑是不是很爽啊?我修仙三年了,剑都没碰过!”陆天箫挣开她们的桎梏,他到也不是没碰过剑,替同门擦过剑。

叶染叶柒相对无言,良久,叶柒才禁不住道:“恐怕……你也没机会……”话到一半,叶柒情绪低落,剑险些坠下去。

叶染一把拽住叶柒,横眉道:“看清自己的身份!”

陆天箫隐了隐眼底的神色,他自然知道这次被捉回君子堂是叶九澈下令的,自然也是因为自己那番言辞,他就是要这种效果。

作者寄语:新人一枚,各位看官多多关照

作者:阙忆

加入书架废材修仙记目录下一章 >>审核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