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

鬼姐姐柳岸
柳岸作者:泠染更新时间:2018-01-13 17:41:00字数:7591

云画当年第一次见到情爱是在她还是暗卫的时候,她虽是暗卫。

却光明正大守在小姐身边,小姐八岁生辰的时候,在碧落山上摆宴。是夜,她不大困,便出来巡查,然后她发现,小姐一个人在院子外,不知想做什么,忽然抬脚外走,她想了想,总归不安全,便跟在小姐身后。小小的身影去了一片漆黑的山洞。她起先不懂小姐想做什么,后来发现里面有个约莫八、九岁的少年,才懂小姐的作为。

她不禁轻笑,小姐果然是被宠的紧,竟不知道打火折子吗?无奈,她找了隐秘的地方藏匿身形,悄悄的擦亮火折子,整个山洞泛着微弱的光亮。

嗯…很好用的火折子。该给这匠人点赏银。

她听着自家小姐和那小少年说话。听到少年名字倏忽一愣。柳慕?不受宠的太子,他们不会有什么结果,只是凭借柳慕这个名字。

他们当年不过几句话之交,柳公子对小姐不过是感恩之情。后来小姐对柳慕的执着,只是因为不懂事,只是君公子说这是情爱,所以小姐会这么认为。

与其说是情爱,不如说是一种执念,当执念介入感情,那么感情也是都没了意义。因为执念是带有目的性,感情却不一定要带目的,两者混淆,感情注定渐渐被遗忘,执念成为主治。而偏偏人依旧觉得感情未变。

如果是真正爱过的,一定会明白爱恨与执念本就是一体,带有幻想,带有奢望和一生一世的溯愿。

云画之所以分的这般清,也不过是因为她未曾爱过。她生来便冷情。

不过她对于情爱却也看的分明,例如,颜公子思慕小姐,自小便思慕了。所以才会同皇帝请了旨,所以才会看着小姐嫁给别的男子。

那是大婚前一天,她听见颜清略带苍白的声音,她不知他脸色如何。却觉得他的声音格外苍白无力。

“轻儿,嫁给他…你开心吗?”

回答她的是玖九不假思索的声音,“自然是开心极的。”

他的声音便隐隐带了笑意,“那就好。”尽管听着…有些凄凉。

他起身离开,只剩玖九一个人坐在原地惊讶他又抽什么风。他的脚步有些踉跄,分明是平地,却怎么也走不稳。她不懂情爱,但她想,颜清必定是极其喜欢小姐的。只是这情爱之事从未准过,喜欢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却有可能喜欢别人。

云画性子冷清,却也晓得自己要嫁的人,府里的侍卫,柳如寒。这是早定下的,她身为暗卫,从不会有失败的任务,柳如寒便是她的任务,也绝不会是个例外。

可不知为什么,那次柳如寒拒绝了家主的提议。她同柳如寒并未有什么交集,但也晓得,他同她一样,从未有失败的任务,他唯浔家命令是从,她却是直接听命浔轻,她对浔轻一向忠心。

那日的雪倒是下的很大,白茫茫的一片,她卧在大约枯萎的佛桑树上喝酒。并未感觉到不适,相反的,很暖。这佛桑树上的角度倒不错,树上的人看得见树下的,树下的却看不见树上的。

她素来爱饮酒,只是酒量不大好,几杯就会醉,听别人说,会说胡话,会缠人一类的。

不远处有说话声,她意一向耳力好,自是听的极清楚,是气息很稳的声音,像是浔家家主,浔轻的爹爹。

“我琢磨着给你寻一门好亲事,你原本便是凌墨门少主,不过是因为一个人情在这里当了七八年的侍卫。如今你也十八了。对了…那姑娘不错,唤…”浔家家主顿了顿,云画喝了一口酒,自然屏息细听。到底她也好奇。

“云画。这云画为人温柔至极,说话细声软语的,不喝酒,又乖巧,模样也挺好。任务更是同你一样,从未失败过…”

“噗…”刚喝进去的酒被云画吐出来,除了最后一点,她恐怕都不符合。随后又捂了嘴,小心瞧了树下一眼,放了心,应当没有发现。

浔家家主同柳如寒说着话,不知不觉已走到树下。

“咦?怎么下雨了?不是下着雪么?”浔家家主不甚在意地摸了摸发顶,只是有些个纳闷。

云画怔了一下,在心里后悔喷酒,这下更不能被发现了。不然就丢人了。

她没有看到的地方,柳如寒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却只是昙花一现。他拱了拱手,“在下只会娶同在下两情相悦的人,怕是要辜负家主美意了。”

语毕,大步离开。临走前瞥了一眼云画藏身的佛桑树,云画心有余悸的想,没有发现吧。

这么想着,不知不觉自己又灌了自己几口酒,意识开始不清,迷糊间看着树下的人走了又走,柳如寒似乎又回来了。她干脆坐在树上,晃着腿,托着腮,不甚在意道,“喂,柳如寒。”

柳如寒抬头,有些诧异,她怎么还在这?之前他是不小心看到了云画的衣角才晓得树上有人。方才倒是没认真观察。心里想着下次应当警惕些,竟然放松了警惕心。当然只是指他会去出任务,如若敌人如今天这般,恐怕命就要丢了。

他这样想着,云画早就下了树,自主勾住他的脖子,“你怎么不理我啊?”

柳如寒下意识的退一步,想拱手,发现人就挂在自己身上,无奈了,便说道,“姑娘,请自重。”

云画喝醉了,自不会管这些,只是觉得好像有一个暖炉,寒冬腊月,她不由自主贴上去,满满的睡意。

脑中忽然飘过清醒时柳如寒说的心上人,迷迷糊糊的问道,“柳如寒,什么是两情相悦啊?”

柳如寒僵了一下,“你醉了。”挣扎半晌,最终还是抱着人回云画的房间。

恍惚间,云画好像听见有磁性好听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说了一句什么,却怎么也听不清。在暖炉旁边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第二天云画醒来头有些疼,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却有人叫她去家主院子,道是家主有事同她商议。

她下地穿了鞋,简单梳洗一下便径直走小路去了家主的院子。期间看到柳如寒从旁边路过,正琢磨着要不要打个招呼。但是想到昨日家主同柳如寒提过她,想必见到她柳如寒并不乐意,还是不要被当成撒火气的算了。

“早。”柳如寒淡淡的说,继续沿着小路向前走去,云画惊讶了一下,再看人已走出老远。

刚刚…是幻觉吗?他好像同她打招呼了?

这一天真怪。云画想。

走远的柳如寒回头看了眼云画,见她似乎愣了一下。唇边荡起笑意,却是转瞬即逝。

“云画,你从未让我失望。”浔家家主依旧是正经的样子,她却莫名想起昨日被他喷了口酒时,郁闷的摸发顶的场景,那大约是这位老人家最可爱的时候了。

家主顿了顿,又道,“你也不小了。我…便想为你说门亲。”云画下意识要开口拒绝,还未开口,便被堵住了后路,“不许不答应。这是任务。你一定会完成的,对不对?”

云画自小便是暗卫,性子更是话少,但却极其忠心,所接任务从未失败。她想这是命令,是任务。

“云画,你可知为何是你?”浔家家主没有理会云画是否了解,只是自顾自继续道,“那些女子不可靠,只有你是最可靠的,你很忠心,你也不会害柳如寒,更不会生出不该有的想法。”


12345下一页

作者:泠染标签:短小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生吃<<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露相不真人

  • 113.249.30.*说:
    真的没看懂啊这也不恐怖啊大哭大哭2018-01-25 0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