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来魂

鬼姐姐夜半来魂
夜半来魂作者:一二三二一更新时间:2018-01-10 20:08:00字数:2069

“就是这儿了!”

陈生兴奋的挥挥手,招呼女友张媚过来,他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庄,说道:“这里就是我的老家,快走吧!”

张媚脚上还穿着细长的高跟鞋,她面色不忿,埋怨道:“这什么破地儿啊!不是说农村也都修路的吗?这怎么还是土路?”

陈生尴尬的笑了笑,他的老家地处偏远地区,到现在吃水还要从井里打上来,交通不便,修路也是没年月的事儿。

“陈生,你在这等着,我去那块大石头旁换一双鞋,唉,早知道就不带高跟鞋了,也穿不上。”

张媚从行李箱中翻出一双平底鞋,陈生点点头,他看着张媚坐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快速的将高跟鞋脱下来,换上那双舒适的平底鞋,他暗暗叹气,张媚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说话直还冲,但心总是好的。

他们相处五六年了,这次带张媚回家,就是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

张媚很快换好了鞋,两个人向着村子走去,不多时,就到了陈生父母的家。

陈母高兴坏了,这些年陈生独自在外闯荡,虽然并不算大富大贵,却也给家里长了脸,这次回来,还领了个漂亮的城里女孩子,她又是杀鸡又是宰鹅,在厨房里忙乎了起来,张媚也没有闲着,她虽然嫌弃这村子偏僻,可这毕竟是陈生的老家,也就撸起袖子和陈母一起做饭。

陈生本来还担心,张媚说话不好听,要是说起城市和农村的差异,可能会让父母觉得不高兴,可是他没有想到,耿直的张媚,让朴实的双亲格外喜欢,相处的十分融洽。

他觉得很欣慰,也就不再担心了,晚上,张媚和陈生住在房子的西屋里,铺上被褥后,奔波一整天的两个人很早就睡下了。

深夜,张媚突然被一种诡异的气氛惊醒,像是有人在紧紧的盯着自己!她不敢睁开眼睛,但耳边确确实实的听到了脚步的声音,在火炕前来来回回的走着,她害怕极了,被子下的手悄悄的推着陈生的身体,陈生睡的很熟,哼哼两声,也没有醒来。

张媚没有办法,只好假装正在熟睡,也不知过了多久,恐惧的张媚竟然真的睡了过去,当她醒来,天已经亮了。

“陈生!陈生你醒醒!”

张媚连忙将陈生摇醒,倒豆子般将昨晚的事情说了出来,陈生不以为然的打哈哈:“我看你这是睡糊涂了,我怎么没听见脚步声,也没感觉你推我啊?”

张媚狠狠地拧了一把陈生的胳膊,气道:“你是猪,睡的太死了!”

难道真的是自己在做梦?张媚心里很是疑惑,不过,她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她们是在国庆期间回陈生老家的,她要争取在这几天在陈生父母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以证明她会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

所以家里的活儿,张媚都抢着干,把二老高兴坏了,这么好的儿媳妇,哪找去。

晚上,张媚心里想起昨晚的脚步声,有些不大舒服,她缩在陈生的怀里,才缓缓睡去。

可是半夜里,她再次被脚步声给吵醒,张媚此时正缩在被窝里,她的手悄悄的向原本在身后熟睡的陈生摸去,惊悚的发现,陈生不见了。

恐惧很快占领了她的内心,张媚在被子下打着哆嗦,她偷偷的将被子掀开一条缝隙,昏暗的月色下,一双黑布鞋在火炕前缓缓的移动着,再往上看,是穿着黑裤子的人腿。

张媚捂着嘴巴,大着胆子继续向上看,她一下子,对上了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

那是一双老人的眼睛,黑白混淆,却直勾勾的盯着张媚,张媚大睁着双眼,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她做了一个梦。

一栋老宅子,里面摆着一桌丰盛的酒菜,桌边坐满了穿着黑衣的人,她环视一圈,发现几乎都是老人,她的身边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正是她在西屋里看到的那位。

气氛十分热闹,众人都有说有笑,所有人的目光,都时不时的看向张媚。

她只觉得浑浑噩噩的,也跟着笑,并不觉得害怕或恐惧,时间过得很快,梦里传出公鸡打鸣的声音,张媚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天刚蒙蒙亮,陈生还在自己的身后呼呼大睡,张媚将他摇醒,质问他昨晚去了哪里。

“我?半夜起来上了一趟厕所,我看你睡的挺好的呀,又怎么了?”

于是张媚将她昨晚的遭遇又讲了一遍,听得陈生眉头直皱,听完后,半晌,陈生语气郁闷的说道:“张媚,你该不会是过不惯农村的生活,想早点回去了吧?你直说就好,我又不会怪你。”

张媚气的狠狠地拧他的手臂,笑骂:“我要是真的那么嫌弃,还和你回来做什么,又喂猪又做饭的,真是好心喂了驴肝肺了!”

陈生吃痛,脑袋也清明了许多,张媚说的很有道理,可自己怎么就没有遇见怪事情呢?

想了想,陈生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和父母商量一下,农村里鬼神的怪事多,这不敬不行。

陈母思索许久,突然问道:“张媚啊,你看到的那个老太太,有没有什么特征啊?”

“有。”张媚斩钉截铁的说:“她的眼睛有些毛病,黑白并不那么分明,还有些佝偻腰。”

陈母一拍手掌,“走,跟我上坟去吧!这是陈生他奶奶来看孙媳妇儿来啦!”

原来,陈生的奶奶临走时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陈生成家,那西屋原本也是老人居住的,听了陈母的话之后,陈生连忙带着香烛纸钱与张媚去上坟,一边念叨着:“奶奶,我带媳妇儿来看您来啦!”

一边给张媚介绍着:“这是我二爷,我二奶,我爷爷,我姑奶...”

面对那一个个墓碑,张媚想起了梦中饭桌上的欢声笑语,心中竟然一点也不害怕,与陈生烧完之后,她再也没有听到过脚步声音,想来,是家中的长辈都对她这个媳妇儿满意极了,没多久,张媚就与陈生举行了婚礼,开始了幸福的婚姻生活。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作者:一二三二一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你曾是年少的欢喜<<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不存在的那个人

  • 221.218.0.*说:
    这女人属什么的,没事老拧人流汗2018-01-12 12:47

  • 114.240.131.*说:
    挺好的结局2018-01-12 12:02

  • 劳斯莱斯古斯特说:
    爱的力量无穷无尽2018-01-10 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