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故事> 免费戒指

免费戒指

作者:一二三二一更新时间:2018-01-16 09:40字数:5181

“陈生,今天就是我生日了,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张媚打电话过来询问,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陈生心想坏菜了,他根本就忘记了张媚的生日,哪里准备了什么礼物?他看看时间,居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而他还在加班整理资料,这就是想补买一个礼物也来不及了。

陈生半天说不出话,张媚马上就察觉到了,她质问说:“你是不是又忘了我的生日,咱们在一起五年了,你就没想起过我的生日,陈生,你太过分了!”

见张媚生气,陈生连忙解释:“这不是最近忙嘛,你也知道,我是跑业务的,最近公司出了新产品,老大肯定我的能力让我一个人来做,拉一笔单子就能获得数额不小的提成,你别着急,等我挣了钱,给你买钻石戒指。”

张媚不依,语气间都是委屈和不满:“你宁可陪你的客户也不陪我,干脆分手算了,哼!”

电话紧接着挂断,陈生知道是张媚又在闹脾气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傻丫头,要是不赚钱,何谈给她幸福生活呢。

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差异,陈生叹了口气,再给张媚拨过去,毫不意外的被拒接了,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陈生接来一听,居然是有快递到了。

“这么晚居然还在送快递,唉。”

陈生让他将快递先放在门卫处,他没有在网上邮东西,但是张媚经常网购,有时候也会留陈生的电话,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到家时,已经八点多了,陈生取了快递,是一个很轻的包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陈生也没有立即拆开,他进去家门后,将快递随手放在一边,自己在门口换鞋。

卧室里的灯亮着,陈生知道张媚肯定已经回来了,他揉揉脸,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准备认真的在张媚面前检讨一番。

顺便带上张媚网购的包裹,陈生轻轻的打开卧室门,果不其然,张媚正背对着他坐在床上,陈生走过去抱住张媚,开始诚惶诚恐的道歉。

哪知张媚根本不听,她一扭身摆脱陈生的怀抱站了起来,气愤道:“今晚你睡客厅!没得商量!”

这是气急了,陈生摸摸鼻子,也不再说什么,讪讪的退了出去,张媚今晚因为生气并没有做饭,陈生饿着肚子,脑海里满是小白菜的调子。

好在客厅里的沙发足够大,陈生已经很累了,他正准备就这么躺下休息的时候,卧室里突然传来张媚的哭声。

陈生一惊,张媚这丫头喜欢钻牛角尖,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厚着脸皮向她求饶委屈了?他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光着脚小跑进去,张媚迎面走来,脸上挂着眼泪珠儿,嘴巴却是笑的,陈生一下子就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陈生你就是个大坏蛋!大恶人!呜……冷不丁的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

张媚两手握拳,不停的捶打在陈生的胸膛上,挠痒痒一样,陈生很疑惑,张媚这是喜极而泣啊!

他的眼睛瞥到床上拆开的快递,一只小巧精致的首饰盒子,打开着,里面一枚钻石戒指在白炽灯下闪闪发亮。

陈生刚要问这不是你买的吗,张媚就踮起脚尖兴奋的亲了他一下,把即将说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看着张媚开心的手舞足蹈,又哭又笑的样子,这话是怎么也问不出口了,这一定不是张媚买的,那这快递是谁的呢?

陈生并不想让张媚空欢喜一场,相处五年的时间,他的确没有送给张媚什么礼物,这快递也是写着他们家的地址和电话,可能是商家搞错了,张媚这么喜欢,大不了就给她买下来,让她高兴高兴。

这么想着,陈生装作这是自己给张媚的一个惊喜,两个人说说笑笑,在床上相拥着聊了半晚,仿佛又回到了热恋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陈生起床上班,张媚还在睡着,她的手指上带着那枚钻石戒指,尺寸居然正正好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生乍一看的时候觉得钻石里有一丝血色,可是细看又没有,他并没有在意,早早的上班去了。

中午时分,张媚打来电话,陈生笑了一下,接起来,电话那边却是一阵沉默。

“张媚?怎么不说话啊?”

难道是手机听筒坏了,陈生正疑惑着,电话里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笑声。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

陈生没有丝毫准备,吓得手机都摔到了地上,屏幕碎裂,也已经开不开机了,陈生捂着胸口,张媚怎么回事,恶作剧吗?

可是张媚向来是小女人性子,会发脾气会任性,恶作剧倒是从来都没有过,陈生的心里突然生出不好的预感,他顾不得整理办公桌面,匆匆忙忙向家里赶去。

一打开家门,陈生立刻惊呆了。

大中午的,客厅的窗帘却捂得严严实实,阳光照不进来一丝,整个室内阴暗又静谧,陈生皱着眉头,缓缓打开了卧室的门。

一个白色的人影坐在梳妆镜前,正在化妆,卧室里也拉着窗帘,昏暗无光,可镜子里张媚那张脸,却是惨白惨白的,刷了白粉一样。

她正在涂口红,用的是上周买的流行色,姨妈红,她涂得很重,一层一层的,嘴唇已经变成了紫红色,仿佛只要一动就能流出血来,陈生打心底里冒凉气,他小声问道:“张媚,你这是在做什么?”

张媚对着镜子里的陈生缓缓勾起嘴角,那笑容说不出的诡异,凉飕飕的,她掐起兰花指,柔声细语的说:“你回来了。”

陈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柔情似水从来和张媚不搭边,他的心里甚至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张媚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女人。

“张媚,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去看医生。”

张媚摇摇头,又转过来对着镜子扑粉,慢声细语的说:“不,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坐着。”

脸上的粉已经很厚了,可张媚还是不停的继续扑着,陈生甚至能看见,有散粉从她的脸上刷刷的落下来,这一盒十五克的散粉花了几百块钱,平时张媚都是小心的使用,陈生的内心更加疑惑了。

她的音调平平的,听着有些古怪,扑粉的手上还带着那枚来历不明的戒指,陈生忙了一整个上午,还没有抽出时间联系发货人,不知怎的,陈生觉得那枚戒指很有问题,他走过去,抓住张媚的手准备将戒指摘下来。

不料,张媚突然间发疯了似的,狠狠地一甩手臂,面目狰狞的嘶吼着:“别碰我的戒指!”

张媚的这个模样可把陈生给吓坏了,他更加笃定是戒指有问题,好在为了寻找发货人,陈生特意将快递盒子给收了起来,他翻出盒子一看,寄件人的姓名居然叫“我是二百五”。

这分明就是个假名字,或者是淘宝名也说不定,陈生按照上面留下的寄件人电话拨打过去,居然是个空号。

“这可是枚钻石戒指,价值不菲,怎么电话都不留真的?”

陈生越来越疑惑,他将快递包裹左看右看,突然发现上面印着本市同城快递的名字。

如果是同城快递,回拨快递员的电话,没准就能知道是谁寄的了,可是电话已经摔坏了,陈生急的团团转,这时,家里的固定电话响起,吓了陈生一跳,他接起来,原来是经理的电话。

“你怎么回事?电话也关机了,半小时后还有客户要见,你难道要我自己去吗?”

陈生这才想起还有重要的事情,这个客户他已经跟进了一个多月,这次要是谈妥光提成都够吃两年的,他看了一眼在镜子前化妆的张媚,皱着眉,说道:“马上到。”

和客户谈到了晚上,吃了一顿饭之后,总算是拿下了这笔订单,可是陈生丝毫高兴不起来,张媚现在就像中邪了似的,他打算到本市同城快递公司打听一下,肯定是有固定的人负责某一片区域。

他突然想起坏掉的手机还在办公室里,说不定拿到维修店还能修好,只要找到快递员就好办多了,他们那里一定有收件的记录。

走到公司楼下,几个保安正在收发室打闹,陈生刚巧路过,收发室里的快递摆的满满登登,想来都是这栋大楼里的职员网购的,这时有个保安突然笑道:“你们看,这人的收件名居然叫“我是二百五”,哈哈。”

“对对对,你是二百五!”

收发室里很热闹,他们打闹成一片,丝毫没有注意到陈生已经走了进去,正拿着那个收件人名为“我是二百五”的快递看。

等到他们不再打闹的时候,陈生已经记下了“我是二百五”的手机号码,扬长而去。

他回到办公室,拿起自己桌子上的固定电话,拨打了“我是二百五”的手机号码。

已经很晚了,办公楼里一片漆黑,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可是突然,陈生办公室门口,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

陈生一惊,连忙跑了过去,老杨正站在门口,见到陈生有些不知所措,眼神更是心虚的很,陈生几乎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那快递一定是老杨邮给自己的。

公司研发的新产品,在市场上并没有什么有力的竞争对手,可以说这个项目交给谁来推销谁就能坐着发财,老杨是陈生刚来到公司时的师傅,总依仗在公司的工龄长到处为难新入门的员工,对徒弟也不肯倾囊相授。

新产品刚出来时,老杨居然还以为这块肥肉一定会落入自己碗中,可是时代在变迁,他的想法陈旧,又唯利是图,回扣也只顾自己拿大头,现如今的竞争对手多得是,他的推销手段很快就不灵验了,推销新产品的任务就落在了年轻有为的陈生头上。

老杨自然不甘心被自己带的徒弟压了一头,四处说陈生的坏话,前些日子还给陈生使绊子,搅黄了他的合约,这些陈生都忍了,毕竟是自己的师傅,年纪又大了,自己小心处事便是,可是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居然拿一枚戒指来害人!

他当即抓住转头要跑的老杨,一顿拳脚伺候,打的老杨在地上滚来滚去,鬼哭狼嚎,最开始他还一个劲儿的否认,可是陈生的手上下了狠劲儿,老杨疼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实在受不住,就全招了出来。

“那枚戒指是我花钱买来的,并不贵,因为是个死人戴过的,网上都说邪门,我就是想吓吓你而已,我这里还有卖家的电话,哎哟,陈生,我好歹也是你的师傅,你就别再打了。”

陈生又狠狠地踢了老杨几脚,他记下卖家的联系方式,刚要拨电话过去,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是张媚的电话号码,陈生连忙接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回来?陈生,我好怕,总觉得有谁在一直看着我。”

说话的肯定是正常的张媚,陈生安慰她说马上回去,放下电话后,陈生想了想,他拿走了老杨的手机,边出公司边打电话,老杨不敢再说话,呆呆的看着陈生拿走了他的手机。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是个男人接的,陈生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下,向他请教这戒指的来历。

对方的声音很小,细听来有些哆嗦:“这枚戒指是我在交易二手商品的软件上低价买来的,具体的来历我也不清楚,但是给我的妻子戴上之后,她就开始变得不正常了,神经兮兮的,也不让摘戒指,后来更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刺了我一刀!”

“还好我睡觉轻,用胳膊挡了一下,要知道我媳妇可是杀鸡都不敢,我们又没有吵架,我觉着这戒指邪门,就硬摘了下来,结果我妻子就恢复正常了,一问她又不知道戴上戒指之后发生的事情。”

顿了顿,男人的语气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敢再留这枚戒指,又觉得扔了可惜,就在网上挂卖,我可是说清楚这戒指邪门的,还真有人买了。”

陈生叹了一口气,可不就是因为邪门买来害人的,他正准备道谢挂电话,对方突然神秘兮兮的说道:“其实啊,关于这枚戒指,我有一个不太靠谱的猜测。”

陈生来了兴趣,问:“你但说无妨。”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新闻,翻出了一条几年前的老新闻,说的是一位常年饱受家庭暴力的女人,被自己的丈夫酒后失手打死了,我看了照片,那叫一个惨啊!我想啊,一定是这女人的冤魂附在了戒指上,找自己的丈夫寻仇呢!”

陈生皱眉,要是这样自己不就有危险了,挂断电话后,陈生刚好到了家门口,正准备开门,没想到门已经从里面被打开了。

张媚笑眯眯的:“回来的真晚,快进来吧!”

陈生心里很疑惑,按那男人说的,此时的张媚应该恨不得杀了自己,为什么还笑眯眯的,他觉得有些不对头,张媚平时很傲,别说为他开门了,做的饭菜盐放多放少都不让说,一说准炸,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进屋子里,张媚已经摆好了拖鞋,进去餐厅忙碌了。

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晚餐,陈生突然道:“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不饿,你自己吃吧!”

他想看看张媚的反应,相处五年他对张媚再了解不过,要是做出这样一桌菜他却不吃,张媚就是按着自己的脑袋也得把菜吃完,此时的张媚,站在餐桌前,微微一笑:“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上班挺累的,早点休息吧!”

有问题,很大的问题,陈生已经确认张媚现在是那个女鬼在主导,他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笑意盈盈,装作要拥抱她的样子,实际上已经盯住了她手上的戒指,准备找准机会摘下来。

正当他逐渐靠近的时候,张媚突然从背后冷不丁的抽出一把菜刀,恶狠狠的向他砍来。

她的力气出奇的大,陈生差点被砍中,还好反应足够快,他一下子抓紧张媚的手,用力一拽,将戒指摘了下来。

张媚立刻瘫软了下去,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陈生连忙将她扶到床上,不多时,张媚醒了过来,果然像那个男人说的一样,对戴上戒指之后发生的事情都记不得了。

陈生打算将这枚戒指扔掉,虽然那女鬼生前过得很凄惨,可是也没理由让她继续害人,于是他将戒指扔到了客厅的垃圾桶里,这一幕刚好被张媚看到,她语气惋惜的说:“可惜了,挺漂亮的一枚戒指呢!”

陈生安慰她:“以后再给你买一个更好的!”

一夜安稳,陈生这天休息,他睡到中午才起床,室内很是明亮,张媚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他从背后抱住张媚,幸福感溢于言表。

“别腻歪了,快去把你的脸洗一洗,马上就能吃饭了。”

陈生不敢违抗,走到客厅的时候,他看向垃圾桶,里面空空的,看来已经被张媚打包扔掉了。

他不知道的是,张媚早上醒来,见到垃圾桶里的戒指,心里舍不得,又将她拿了出来,而后鬼使神差的,仿佛被控制了一般,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很快,这枚戒指就融入在了皮肉里,不见了。

此时的张媚,嘴角勾着一抹幸福而又诡异的微笑,她从始至终想要的,都只是一份相濡以沫的感情罢了。

陈生有足够的耐心与包容心,更重要的是,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女人拳脚相向,这也是她,选择陈生的原因。

书评(5)

1/500发表

  • 119.182.180.*

    恕我直言,张媚就特么一傻逼

    2018-08-09 15:26举报回复1

  • 1.85.202.*

    这个有点暖

    2018-02-02 17:11举报回复6

  • 111.200.185.*

    作者大大好想没写完啊流汗

    2018-02-01 22:36举报回复3

  • 111.197.160.*

    作者去幸福了

    2018-01-16 12:39举报回复9

  • 劳斯莱斯古斯特

    然后呢?没了?

    2018-01-16 11:54举报回复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