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镜子诱惑之人性的考验

悬疑鬼故事
第248章 镜子诱惑之人性的考验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8-01-22 09:42:00字数:22336

楔子:

暗夜,漆黑,无月无星。一间狭小阴暗的房间里,正立着一面镜子。那是一面巨大的落地镜,静静地压在地面上,让房间显得更加诡异。

外面,墨黑的天地间吹起了一阵风,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一个人走入了这间房。

来人穿着黑色红底的披风,披风的帽子遮住来人的脸,看不清男女。

他(她)走到镜子前,静静地站立许久。尔后,他点了一根蜡烛,捧在手里。蜡烛的光很微弱,小小的,跳跃的红色火苗在风中舞动,连同打开的窗户的窗帘,一下,一下,一下。

镜子里映衬出来人的身影。

他(她)看着镜子,开口说道:“我应该怎么做。”

镜子里的倒影说话了:“杀了他们!”

来人的手抖了一下,烛火在风中一跳。他(她)接着说:“真要这样做——”原来抖动并未因为恐惧,只是迟疑。

他(她)连声音都没有发颤。

镜子——或许那倒映出,能和来人对话的幻影并未让来人震惊,可能他(她)并不是头次出现,又可能他(她)的每一句话,都是一种指引。

来人将镜子里的自己视为导师。

“是的。”镜中人道。

来人深呼吸一口气,他(她)的呼吸喷溅到烛火上,又是一跳。他(她)道:“我没杀过人——”

“那是因为你软弱,”镜中人道:“想想他们对你做的那些事,你难道不恨?”

“我恨,可是……”

“没有可是——”镜中人道:“因为你总是想着可是,所以你永远胆怯,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他们吃点了你,总是算计欺负你,不是吗?”

来人沉默了。

镜中人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会害自己吗?”

来人迷惑了,他(她)抬起头,虽然仍旧看不到完整的一张脸。但,一张好看的嘴显露了出来,微微泛红,饱满,像玫瑰花的花瓣。

他(她)道:“可我要怎样才能杀了他们?”

“我告诉你。”镜中人道。

镜中人示意来人上前一步,来人听话照做,只见镜中人的嘴唇一开一合。那张好看的嘴说完后上扬四十五度,显得诡异阴森。

房间里传来吞咽唾沫的声音。

来人又站立片刻,后他(她)向外而去。

外面还是那样黑,没有月亮,没有星星,马路显得长而宽阔,似没有尽头——像是人生路,没有尽头——实际没有什么是找不到尽头的,只在乎我们想不想,愿不愿。

屋内也是那样黑,风又吹了起来,镜子里那个人还在,他(她)仍旧保持着之前的笑容,尔后,渐渐消失,像电影画面的淡出。

披着风衣的人匆匆走过马路,消匿在夜空之中。

第一章:

一望无边的森林里,一棵棵树参天闭目,显得原始而老旧,像掩埋在历史深处的画卷,有一种独特的神秘。

一辆车,一辆很大很长的面包车在森林里行驶。

车内统共坐了六个人,四男两女。他们看起来很年轻,应当是大学生。现在正值暑假,在炎热的季节,人反而更容易产生一种欲要运动的想法。

他们是来度假的。

开车的是一名带着眼镜的男生,不算俊俏,中人之姿。但他的肌肉明显比其他人要发达,也许是喜欢运动的缘故。

他正仔细地看着GPS定位系统。

“怎么还没到啊。”一个正在化妆的女生有些不满,她蹙着眉,抱怨着,但手却没有停止,她正在准备擦睫毛膏。

开车的男生看也不看地回答她道:“鬼知道怎么回事,这GPS坏了。”

女生更加显得不满。

开车男生道:“顾青宜,我提醒你,最好不要在车上擦睫毛膏,要是一个不注意,你眼睛瞎了可别怪我。”

顾青宜对此话很是愤恨:“我呸,你开车的时候最好不要说话,万一你撞车死了可别怪我。”

众人脸色瞬间一变,顾青宜并没有意识到刚才的诅咒从某种意义上并不只是针对一个人的,而是对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具备效果。

她擦好了睫毛膏后收起了化妆品,并未自己打出了一根烟。

抽烟的女人分为两种姿态,一种极为优雅,仿佛睥睨众生,了解一切的聪明智者。另一种则风尘脾气,像是堕落在尘埃中好不自豪的下等。

顾青宜抽烟地姿势并不好看。

一名口音不似中国人的男子开口了:“能不能别在车厢抽烟,让大家都吸你的二手烟不好吧。”

他看上去比别的人都要大个几岁,或许是留过级。

顾青宜睨了他一眼,用一种十分不屑的口气嘲讽道:“斋藤桑,你就是管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才交不到女朋友,或者说,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喜欢自己。”

她的话十分伤人,被唤做斋藤的日本男子不开口,赌气般的撇过头,看外面的风景。

呵,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顾青宜学不会这些。

车继续开,她的烟继续抽。

忽而,一个踉跄,车爆胎了。

众人一跌,顾青宜的烟不慎烫到了另一个女孩子。女孩子“啊”了一声。顾青宜并不觉得有多么愧疚,相反露出鄙夷神态:“黄婉婉,你叫死啊,烫一下会死吗?”

黄婉婉即刻不再说话,嘟嚷着嘴,显得很委屈。她明显是时常受顾青宜的气,所以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继而,顾青宜又斥责开车的男生:“刘欣,你要死了,随便乱开车。”

刘欣不忿道:“如果你话少一些或许我们就不会出这样的事。”

说完他停车下门,去检查出了什么事。车内其余人也跟了下去,只有顾青宜坐在座位上,冷着脸抽烟。

刘欣下车时趁顾青宜不注意嘀咕咒骂了一句。他并不是很敢当着顾青宜的面说太多,因顾青宜性格泼辣,大家都不大愿意招惹她。

她算是不怎么讨喜的一类人。

或许,若无法律约束,她早死一千回了。

下车后刘欣仔细地检查了车胎,他显得懊恼起来:“车胎爆了,不过不像是压倒了什么。”

斋藤也上前看了看:“是车胎泄气。”

“那怎么办?”一名男子道,他叫陈楷,是名富二代,这辆车便是他问自己父亲讨要的,所以比其余人都着急些。

另一名唤做李中天的男子也有些焦急,但他的侧重点较为清醒些。他道:“这里荒郊野外的,又没地方换车胎,要是有狼……可怎么办。”

一番话众人皆不语。

恰好此时顾青宜走了出来。

“怎么了?都围在这里,压死人了?”

“车胎泄气!”刘欣道。

顾青宜怔了怔,显得不满:“有没有搞错,车胎泄气?你们事先没检查吗?”

无人回答,谁说话都是往枪口上撞,所以聪明的选择闭嘴。

她又点了一根烟。

“不要在车面前抽烟,万一漏油怎么办?”斋藤道。

顾青宜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将烟头掐灭后用一种鄙夷地眼神瞪了瞪他,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小日本。”

这话落在了斋藤耳中,顿时气得他脸色发红。

众人正焦急,陈楷忽而开腔:“呀,你们看,前面……好像有一间别墅。”

一行人随之看过去,隐隐绰绰间,真有一房屋屹立在丛林深处。顿时,众人像是见了救星一般,即刻飞奔过去。

但,走完丛林,却是断桥。

那桥是古老的,用木板铺就,只依靠两条铁链子衔接着。链子有些生锈,鬼知道它到底历经多少岁月,甚至可能是千年前才有的——

众人不禁有些怕了。

“这桥不会断吧?”黄婉婉轻声道。

“找个人试试不就是了。”顾青宜轻蔑地道,并趁着斋藤不注意,推了他一把。斋藤一跌,入了桥。

“顾青宜,你疯了!”刘欣不禁斥责道:“万一木板是烂的怎么办?”

“是烂的吗?”她毫不在乎地伸了伸懒腰。

斋藤死咬着牙齿,用一种几欲杀人的目光看着她。

顾青宜点了一根烟,用脚踩踏了一下一块木板,确认无碍后走了过去。见她无事,一行人便也跟上。

好快,便到了别墅门前。

别墅的门并没有上锁,甚至开了一条缝,似乎是为了迎接众人一样。陈楷推测,里面或许住了人。

正欲喊话,顾青宜却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喂……”刘欣欲要拦阻,可她却已然入屋。

无可奈何,几人只得小心进入,准备好迎接屋主的斥责。

进去后斋藤朝着屋子喊了喊话:“请问有人在吗,我们的车坏了,能不能帮帮我们。”

屋子很大,所以回音很响。

但,过了好久,都不见屋主人回答。几个人显得忐忑犹豫起来,当然,顾青宜是无所顾忌的。她的脾气可以看出她的教养。

顶下层,第九流。

顾青宜像个主人似的开始打量起屋内,忽的,她瞧见桌上布满珍馐。一个箭步,她冲了上去坐下开始朵颐。

其余人都变了脸色。

黄婉婉道:“就这样吃……不好吧。”

“怕什么,”顾青宜道:“大不了等人来了赔点钱给他们,反正陈楷有的是钱,再说了,人家如果真生气,让斋藤道歉咯。”

陈楷和斋藤的脸色顿时显得不好。

顾青宜以前是太妹,认识些人,有点手段,性格又霸道,大家都不敢惹她。

“行了,吃吧。”她道。

众人望着美食,一个个早就饿了。坚持了一会后,大家也抵御不住人类天性中最原始的两大欲望之一,最终选择了投降。

一个个开始“用餐”。

饭饱后人总是特别容易犯困,一个二个都打着哈欠,选择客厅能用的地方小憩一会。

累到极点时人只会想睡觉,别的无所顾忌。人的天性,车到山前必有路,不会考虑其他。

不一会儿,众人都入睡了。

醒来已是次日,且睡到差不多下午。众人皆诧异,虽疲惫,但不至于如此。

“怎么回事?”李中天好奇道:“我们怎么睡了这么久?”

“不知道。”刘欣回答。

忽而,黄婉婉发出了尖叫声:“门……门被人关了,还有一张纸条,有人进来过。”

顾青宜眼疾手快地跑到门口,扯下纸条,只见纸条上书:游戏开始。

“游戏?什么游戏。”跟上来的陈楷看到了纸条上的内容,不禁有些惊惧。其余人也反应了过来,刘欣一把推开门,发现木桥已被烧毁——

陷入绝境!


1234567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

第247章 腐女为人<< 上一章悬疑鬼故事目录下一章 >>第249章 蛙灵

  • 117.136.100.*说:
    好赞!有逻辑 !2018-01-23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