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鬼剃头

自梳女
第三章 鬼剃头作者:冉小狐°更新时间:2018-03-22 00:01:00字数:3685

随着房门推开冷风紧跟着灌进屋里,地上散落的头发被吹的到处都是,何老的尸体悬在细细麻绳上面飘来荡去。

村长被吓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我站在门口看着何老那暴突的双眼青紫的脸还有他伸出来的长长舌头,也没敢进屋。

陶姑走进屋里,围着何老的尸体转上一圈后,对我和村长说,她要替我爹迁坟移墓。

村长连忙点头说好,我也毫不迟疑点头同意。

村长招呼几个村民过来把何老的尸体放下来后,问陶姑细细麻绳怎么能吊死人。

陶姑提及鬼剃头,说何老是被剃了阴头。

被剃了阴头的人,三魂已失,身比魂轻。

村长一副恍然大悟模样,对陶姑更显恭敬,立刻去再喊人跟着我和陶姑去后山迁坟移墓。

挖坟之前,陶姑让人将白布挡在我爹坟的上空。

我爹下葬时候是有棺材的,当棺材被打开,棺材里并没有我爹的尸体。

挖坟的时候,我也没看到,坟尖上之前陈春喜埋的黄布包。

挖坟的人面面相觑,陶姑的额心更紧皱起,她没再多说什么,只交代人把棺材合棺再随便埋到别处后就准备带我回去。

村长追在我们身后问陶姑,该怎么处理何老的尸体,我爹的尸体不见了何老死了,这两件事会不会让村子出啥乱子。

陶姑脚步不停,对村长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会不会出乱子她还不清楚,随后她会再来村里。

在路上,我忍不住问陶姑,我爹去了哪里,他是不是被埋错地方了。

陶姑说她也很想知道,我爹的尸体现在在哪里。

后山上就那么一个凶穴,刚好用来埋了我爹。

那凶穴,占背主和反肘两凶。

背主凶穴埋人,其后代会有人不敬长辈忘恩负义;反肘凶穴埋人,其后代会有人争强斗勇遭遇横祸。

她看阴穴的本事不行,她并不知道两凶叠加后,凶穴的效果又会发生怎样改变。

她不想我爹的阴穴对我不利,也希望藉此能窥出点跟陈春喜怀鬼胎事情有关的线索,所以提议替我爹迁坟移墓。

她也没想到,我爹的尸体和之前春喜埋在我爹坟头的黄布包,竟然都不见了。

听了陶姑的答案,我嘴巴张张终是什么都没说。

我们家除了我之外都死绝了,我已经自梳不会和活人结婚,如果不像陈春喜那样出事,我也根本不会再有后代。

而我,不会忘恩负义也不会争强斗勇,我只想安安稳稳的活着。

陶姑问我还有什么问题,我迟疑着问她,陈春喜是不是真的会被溺死,再急声说,陈春喜怀孕不是她的错都是我爹造的孽。

陶姑苦笑一声,说她知道陈春喜是无辜的,现在,不说别的只说陈春喜怀了鬼胎事情,陈春喜能再坚持几天谁都说不准。

正常情况下,鬼胎在人体里要待足三个月才到瓜熟蒂落那刻。

但陈春喜肚子里的鬼胎,难说。

鬼胎瓜熟蒂落那刻,也就是母体死亡时刻。

陈春喜从怀了鬼胎那刻起就已经没救了,她现在急着赶回去,就是想要早点弄明白,陈春喜到底是从谁那里,得到的所谓解决办法。

如果她猜测没错的话,陈春喜那所谓的解决方法,是催生鬼胎的方法。

村里的情况我也已经看见了,事情很棘手,极有可能,陈春喜出事的背后是有人在捣鬼。

早知道村里会是那样的情况,她会待在姑婆屋里,直到陈春喜醒来后再说其它,她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

听了陶姑的话,我更加快脚步赶路,我不想我连春喜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当我和陶姑回到姑婆屋时候,姑婆屋里的自梳女们都待在陈春喜的屋外,脸上带着惊惧神色。

陶姑面色凝重让我稍安勿躁原地等她,再快步回去她房间。

我心中太过急切想要知道春喜的情况,我没等到陶姑出来她房间就冲入了春喜房间。

在春喜的床上,有已经断气赤裸着下半身圆睁着双眼的春喜,和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娃娃。

刺眼的鲜血染红了大半的床单和被子,那女娃咯咯笑着在血泊中爬来爬去。

眼前所见,令我的脚步有瞬间的滞住,我快步走到鬼胎面前,伸手就去抓她的胳膊想要把她从床上扔下去。

我恨这个鬼胎,是她要了春喜的命。

悲伤和愤恨情绪交加,令我暂时完全无惧鬼胎。

我的手刚碰触到那鬼胎的胳膊,那鬼胎一扭头就咬住了我的虎口位置,剧烈疼痛感袭来,我条件反射收回手再连连后退。

鲜血顺着我虎口位置流淌下来,我虎口位置已经缺了一块肉。

女娃把她嘴里的肉吐出来,咯咯笑着坐在床上朝我伸出了双臂。

这个时候赶来房间的陶姑脸色遽变,立刻把其手中的黄符掷向鬼胎。

鬼胎猛的扭头望向陶姑,她那原本黑白分明的双眼,瞬间尽是黑漆色,再从床上弹跳而起,眨眼间已从窗口冲出弹跳着跃出姑婆屋的院墙。

黄符紧追在鬼胎身后,随着鬼胎跃出姑婆屋院墙也不见踪影。

陶姑快步走向我,拉起我受伤的手。

我正想对陶姑说没事,我的眼前一阵发黑,差点一头栽倒。

陶姑扶着我,急声让人去做简易担架,再对我说,我这是中了鬼婴的毒,她待会就送我去道观解毒。

我看向我受伤的手,发现伤口位置已经变成了黑色,且那黑色正朝着四周渐渐蔓延开来。

恐慌情绪充斥我的心间,我颤音问陶姑,我会不会死。

在陶姑说或许会,也或许不会后,我紧抿了双唇不再多问什么。

简易担架很快做好,陶姑让我躺在担架上,让两名自梳女抬上我,跟着她一起去道观。

道观在距离姑婆屋较远的山上,一路上,我时而冷的要命,时而热的满头大汗。

当我身体温度开始不正常后,我伤口处开始火烧火燎的痛,身体酸痛难捱不停的抽搐。

小小的我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唯恐自己会惹人厌烦被丢弃在路上。

那山没有上山的路,到处都长满杂草和树木,走起来很是吃力。

我听到抬着我的李姑有问陶姑,道观里的敬衍老道本事有多大。

陶姑说她没见过敬衍老道,她只是听说过敬衍老道,她不会解鬼胎的毒,只能是带我过来碰碰运气。

她之前没来过道观,这也是她第一次上山去道观。

听到陶姑的话我渐生绝望情绪,越发觉得难以忍耐身体的不适。

当我们走到半山腰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我已经不再时冷时热不再抽搐,我伤口处却更加疼痛。

我感觉到有什么在咬着我的伤口使劲的吸我的血,但我抬手却没看到伤口处有多余什么。

从我开始有被吸血的感觉后,李姑说了好几次我太沉了点,走在队伍前面的陶姑有扭头望向我,不过也只是宽慰我很快就到道观了。

当我被抬入位于山顶的道观,天色已经完全黑漆。

我们一行在道观并没能找到敬衍老道,整个破败的道观里只有一个正在打坐的小道士。

小道士约莫大我一两岁,他穿着过大的道袍,头顶上挽着发髻,从我们一行进来道观之后,他就冰冷着脸坐在蒲团上冷眼旁观我们不发一言。

直到陶姑向他打听敬衍老道的下落,小道士才开口讲话,告诉我们,敬衍老道出远门了,具体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他并不知道。

陶姑紧皱起额心,束手无策望向我。

我彻底绝望,再也忍耐不住心中情绪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

“滚出去!”过上一会儿,小道士突然冷声开口,盯着我的伤口处从蒲团上起身走向我。

小道士的话让我哭的更是厉害,我都已经没救了,他还让我滚出去。

陶姑审视目光望向小道士,抬我来的两名自梳女气愤的指着小道士说他太没礼貌。

“还不滚?”小道士走到我身边蹲下身体,再冷声开口。

随着小道士的这句话,我看到,有半透明拖着长长尾巴的不知名东西在担架上显现出来,我伤口处那种被什么使劲吸血的感觉紧接着就消失了。

那不知名东西跳到地下的瞬间,就从我视线中消失。

我心中瑟缩间止住了眼泪,正指责小道士没有礼貌的两名自梳女也立刻噤声满眼恐慌,陶姑则是难掩讶然情绪。

“她中了鬼婴毒。”小道士的目光,沿着那不知名东西跳落处一路移到道观口后,再次冷声开口。

我心中升腾起希望眼巴巴望着小道士,陶姑郑重表情请求小道士替我解毒。

“哭的丑死了,搁在这里吧,半个月之后你们再过来接她。”小道士替我把脉,再检查下我的伤口后,嫌弃目光瞟我一眼。

陶姑毫不迟疑答应下来,再按照小道士要求与另两名自梳女立刻离开道观。

陶姑她们走后,小道士蹲在我身边冷眼看着我。

“叫声左哥哥,我送你去你住的房间。”在小道士的冷眼关注下我有些不知所措时候,小道士却又突然裂嘴笑起露出雪白牙齿。

小道士的画风改变,把我骇了一跳。

我忍不住白了一眼小道士后,再老实叫声左哥哥。

我身体虚弱到站不起来,我还要靠着小道士替我解毒,自然是不会跟小道士叫板。

小道士愉悦了表情,立刻拿出一个瓷瓶倒一粒药喂我服下。

我服下那粒药后,有清凉感觉很快传遍我的全身,我的力气开始渐渐回拢。

小道士蹲在我身边告诉我他叫左墓他十岁了,再问我叫什么几岁了。

在我回答说我叫甘妹我八岁了之后,左墓告诉我,敬衍老道是他的师父,但他并不是道士。

我可以放一百个心,他绝对不会让我死。

“只不过……”左墓挠挠头,有些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我落下的心再次提起,立刻追问。

“只不过,我并不能解净你中的毒,我最后会把你身体里剩余的毒给压制在你体内。”左墓讲完,再急急向我申明,并不是他学艺不精,就算是他师父在,他师父也没法解净我中的毒。

我长舒一口气说没事,对我来说能活着就好。

左墓张张嘴想再讲些什么终究没讲,把我扶起来,安排我住到他隔壁房间。

左墓去做好饭端到我房间,和我一起吃过饭后告诉我,现在天已经黑了,他天亮后就会去找齐接下来为我去毒的材料。

我吃的那药丸,已经止住我体内毒素的蔓延。

我对左墓说谢谢再点头说好,问他,之前那半透明东西到底是什么。

左墓说知道太多对我不好,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在离开房间时候嬉笑着交代我,我如果有事,只要我大声喊左哥哥他就会立刻赶来。

我冲着左墓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在左墓离开房间后我很快沉沉睡去。

睡到半夜时候,我突然被冷醒。

睁开眼睛我看到,黑漆房间里,鬼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我的床上,她正露出两颗獠牙咬向我的喉管。

作者:冉小狐°

第二章 鬼胎<< 上一章自梳女目录下一章 >>第四章 五墓术

  • 42.232.122.*说:
    我的书怎么到这里了?2018-03-22 18:25馨萌女 回复 42.232.122.* :什么意思?
    2018-06-24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