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姓 玖

无姓
_无姓 玖作者:希多鲁更新时间:2018-03-21 20:41:20字数:4206

_无姓

?目前可透露情报

1.当全身血液不属于本人时,是罪恶的根源,是不可饶恕的罪孽,是最恶毒的诅咒。

2.独角兽代表着圣洁,不可玷污。

3.精怪为修行千年幻化而来,并非表面的幼小。

4.知道的太多并非好事。

5.诚实的同义为欺骗。

-------战争继续

——

漆黑的过道中,不知名的粘稠液体从顶端滴落,沉重的皮鞋踢踏声,证实了正有人往此处来。

沉重地呼吸声在安静的过道中更为明显,其主人缓缓抬手按下身旁墙壁的开关。

约莫几秒后,顶上昏暗的灯无力的闪了闪,便再无用,道中重新陷入了黑暗。

“啧啧。”

主人砸了咂嘴,扶着墙摇摇晃晃地走到中部,发出不小的声响,靠着墙迟缓地滑落至地面,一袭紫衣血迹斑斑,闪烁着绿光的瞳眸似是安心的合上,棕色发丝垂至一旁,额上“王”字纹隐隐发着光,其本人已失去意识。

———

时间过去了三天,期间并未发生什么大事,令人惊奇的,无非就是小鲁这次竟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虽然没过多久又再次消失罢。

距凤歌三人动身出行已过去两天,小别墅中显得更加死气沉沉。

霾成天忧心忡忡,虽不在面上表现出来,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

慕明桑仍旧是那副样子,唯一的不同便是他时不时会出来走动走动。

平日里的气氛在这短短几天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无声的恐惧。

——

先前,多子其实并没有听清多鲁走时说的话语,只是默默地想着,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

——帮助叛徒?

不,若真如多鲁所言,他自己也是个叛徒。

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叛徒。

重要的是,他现在这条小命,还是“茴”救回来的。这救命之恩,不报不是,报也不是。

不报,他可能立刻丧命与此。

——这是他从那个医生的眼神中看出来的。

报了,那恐怕也命不久矣,自己以前组织的手段,他也不是不知道。

——

“啊,还是有点想霾哥哥呢。”多子看着窗外,低声说着。

多鲁倚在门边,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命令,“换好衣服,走了、”

床上的他淡淡应了声,动作迅速地换上那套合身的风衣——倒也合“茴”的性格。

——

多子略显好奇地左瞅又看的,活像八十年代乡下小孩进城的模样,让走在前面的多鲁不住地掩面叹气。

——说到底,还是“畧”太穷的原因。

自进来那天,多子倒是第一次这样有机会好好看看这里,先前都是在房中度过,还被专门下了命令不能随意走动,这让他的好奇更加。

周围路过的人倒是都很配合的不注意他们两,这让多鲁松了口气,放慢了需要多子小跑追上的步伐。

约莫转了几个走廊,他们来到一个略显老旧的电梯前方,这让多子更是好奇。

“哎哎,这里的电梯怎么……”

话未说完,便被多鲁打断,他放低声音,附身在多子耳边说道:“别问,知道太多没什么好处。”

多子似是不满地嘟囔了几声,但也顺了人的意,没再多问,只是抱着臂同多鲁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合上,发出怪异的声响,灯光似是配合着它,一闪一闪极为不稳,随时都会灭掉的模样。

多子不知为何,打从心底的寒意泛上,令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自觉地抬手拽住多鲁的衣角,让后者轻笑出声。

“这有什么好怕的。”多鲁如此说着,面上虽一副嫌弃的模样,却还是握住了那人颤抖地厉害的手臂。

电梯上升的缓慢,声音并不是那么悦耳,似是离那亮着的“27”还有很远。

随着一声巨响,怪异的声音停下,换成电梯门拉开的刺耳声音。

顶上的数字却是“18”。

在电梯停下的同时,多鲁迅速地按下了每一层的按键,手中锥子不知何时出现,死命地重复按着“合闭”。

显然并没有什么用,那人还是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一头白发略长,身着干净利落的黑西服,那缠着绷带的手还握着一把手枪。

——小鲁。

他抬起手臂,眼神在他俩人之间转了几个来回,枪口的位置指向多鲁。

多鲁看了多子一眼,松了手中的锥子,任它掉落在地,缓缓抬起双手,一副投降的模样。

“你赢了你赢了,我认输。”

他笑着说道,不自觉将身子往多子那挪了些许,让他被完全护在身后。

小鲁举着的手臂没有放下,抬步走进电梯同他们一道,枪指着多鲁的后脑勺,另一手将多子拎至一旁。

电梯每上一层便停一次,那声响刺耳,却让人觉得舒心——好过某人一言不发的抵着多鲁的脑袋。

终是到了目的地,多鲁一直举着的手也未放下,一脸无所谓的笑容领着俩人走出去,丝毫不在意自己还有着死亡威胁。

“来来来,往这走啊!”多鲁走在前方——倒也是因为那枪抵着他的头,让他只能走在前方。

他本人倒是无所谓,红衣后摆随着他的脚步上下摆动着,双眸笑得眯起,模样与先前那个同小鲁打起来的似是两人。

后者看着他的模样没有任何反应,除去脸色更黑了几分。

“好了,接下来,我们应该,进入刺激的环节了。”

不知走了多远,多鲁忽然转过身来,任由那把枪抵在他脑门,如此说道。

——

“诶,小凤凤,”笙怀玦将手搭在凤歌肩上,笑眼弯弯地问着,“有没有人说过你戴眼镜是禁欲系的啊?”

“没有,也不需要。”被提名的凤歌一把拍掉某人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一把将行李箱的拉杆塞在他手里,自己转头与一旁的霍海交流起来。

被忽视的笙怀玦哼了一声,两手都拉着行李箱,还背着一个大号的电脑包——霍海收拾完的东西清一色放在里面,重量自是不容忽视。

即使如此,也挡不住他伸过来凑热闹的脑袋。

“我说你俩,咋老忽视我啊,再这样我生气了啊。”在不知道第几次被忽视后,他停下动作站在原地,放下沉重的包双手抱头往前走去,口中还一边说道,“罢工了罢工了啊,爷爷我不干了!”

俩人二话没说回去拿了自己的东西,留下笙怀玦一人的箱子孤零零地在原地。

先前大步往前的笙怀玦见状只能灰溜溜地回去拿自己的东西。

——

此处虽名街,范围却不只是街。

其入口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现,出现在那些已经肮脏的人面前。

母亲会指着入口告诫自己孩子为何不能进,殊不知,自己能见到它,心中已经肮脏。

在孩子眼里,母亲不过是指着一处墙壁,或是空地在说教罢了。

纯洁,在此处,是不存在的。

诅咒与街同在。

——

他们三人看着木牌沉默了些许时间,互望了一眼,似是确认着什么,却又无言的离开此处,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街道早在一天前就缩小至看不清轮廓,只是隐隐约约看得清一层阴霾,四周尽是枯黄的草地,天空也是灰暗一片,时间却不过早上八九点。

凤歌将手中没了信号的手机放回包中,顺带着取出一张地图,自顾自地向前走去,时不时停下脚步等待着俩人。

而那俩人注视着地面,眼中悲伤意味明显。

——

阿希曾经想过,忘记自己曾经的两个伙伴,但后来发现,这很难。

他也好奇过,他们两个人究竟去了何处,是生,是死?

再转念一想,那两人,都没有什么本事,不提这个,黄希还伤着,那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更加的小。

所以,在他眼中,白希和黄希,其实已经确定了死亡,不过是他一直不敢相信罢了。

可能是直觉,他总觉得,那只青龙,肯定和他们俩有关系。

所以,在霾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一直在收集关于青龙的信息。

——

02:47

房中安静至极,床上“睡熟”的少年缓缓起身,蹑手蹑脚地下床,未发出一丝声音。

电脑运作的声响打破了这片宁静。

少年早已摸清所有人的作息,连续几天都是在这个无人醒着的时间做事——即便知道所有人都是浅眠。

但他确信,他的房间起码的隔音还是可以的。

事实也是如此,在这几天,没有人发现他的“秘密”,他白天也与平常没什么差别。

手指在键盘上运动,少年的神色格外严肃,电脑的画面不断变化,照在他面上的光也不断变化。

连续几日都查不到任何东西让他失了耐心,今日竟一锤桌子,趴在上面颤抖。

也许是不眠惹得烦躁,又或是接受不了打击——

能找到同伴的机会摆在眼前却无能为力。

他几近崩溃,明明没有百分百的确定可以证明那青龙与他们俩有关系,但仍然想试着去寻找。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抬头,眸低红肿一片,眼中泛着血丝,阿希拍了拍自己面颊,收拾一番之后继续查询着。

大抵是失了信心,再加上困意来袭,让他没过多久便一头倒在电脑面前睡了过去。

电脑不知何时黑了屏,房中再度陷入黑暗,安静地只能听见少年均匀地呼吸声,以及时不时的抽噎和带着鼻音的梦呓。

——

待他醒来,时间早已过了平日起床的点,倒也没有人来叫他,不过,他睡着的位置,从桌子变成了床了罢。

——

银发男子背着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模样眉头紧蹙,身后男子刚从浴室出来,腰间裹着一块浴巾,撑头看着对方的背影。

“呐,我说,你要装深沉到什么时候?”

被提问的人并没有回话,似是发现了什么,紧蹙的眉头松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唉,天天都这样。”男子叹了口气,一边感叹一边套上了衣服,“你当真是要做算命瞎子。”

他刚将头套进衣服,便被钝物砸了脑袋。

水晶烟灰缸。

——

地下室向来不平静,与那名戴眼镜的衣冠禽兽无关,只是有两个三岁儿童罢了。

“小鸦子——!”

“娘——!”

经过几日的磨练后,鸦青显然是熟悉了这两个称呼,从椅上转过来看着两人,手中还转着笔。

“哥/弟欺负我!”

俩人异口同声地告着状,模样同抢不到糖的小孩无误。

但俩人随后一起灰溜溜地跑了。

——他们看到了在那一瞬间,鸦青额上的青筋。

——

“弟啊,你说实话,哥对你好不好?”阿鲁一脸凝重的看着少年,如此说道。

“不好。”少年的回答格外的果断。

阿鲁似是没听见人的回答似的,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诶,那哥求你个事儿啊,不管咋地,都别浪,成不?”

碧落一脸不解地望着他,“哈?”

“啊,算了算了,你也没啥危险。”阿鲁摸着下巴,深沉地看着地面。

“疯了一个。”碧落小声感叹道。

其“疯”了的人白了他一眼,抄起椅子就要打。

鸦青先生来得及时,成功制止了某些惨案的发生。

至于制止的方法,不必多说。

见证了过程的碧落决定出去吃点冰的愉悦身心。

——

“秀,秀,秀!”碧落恶狠狠地用勺子捅着面前的团子,直到它变得千疮百孔,流出绿色的液体,他这才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或许是怨念太过强大,又或许是因为现在并非下午茶时间,总之周围几乎都没了人,只剩碧落一人坐在窗边。

在桌上的碟子已经叠了快一个小山,旁边的服务员都在悄悄下注他什么时候走;甜品师神情复杂地望着所剩无几的抹茶。

很难想象,这个少年是如何将这么多东西吃进肚子的。

玻璃门被推开,一男子走了进来,银白色的头发格外显眼,那双青灰色眼眸从进门就一直往少年那里看,后者并未察觉,只是一心一意地吃着自己盘里的东西。

“小鬼,”男子径直走向少年的位置,拉开他对面的椅子,丝毫不客气滴说道:“没位儿了,挤一挤怎么样?”

碧落吸了一口饮料,抬手指了指四周。

“我可以请你吃东西。”

“服务员,再来几份抹茶冰激凌。”少年指了指对面的男子,“算他帐上。”

男子嘴角抽搐了一番,似是保持友好,继续笑道,“小鬼,你不打算问我是谁?”

碧落接过装着冰激凌的盘子,塞了一口在嘴里,“请我吃东西的。”

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而对面少年只是自顾自地吃着东西。

“小鬼,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你活到现在的,但是我告诉你,我是阿鲁。”

……

作者:希多鲁

_无姓 捌<< 上一章无姓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阴阳职介所你们有去过职介所找工作吗?你们对职介所安排的工作满意吗?不过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在职介所找工作的人可千万小心了。 因为你永远不清楚他给你找份啥样的工作?而我就差点被职介所给害死了。现在想想都是阵阵毛骨悚然...作者:断念分类:灵异
  • 阴财领了一个微信红包,结果是死人钱,还要我拿命换……作者:黄子石分类:悬疑
  • 沉银我是一个古玩商人,赚着活人钱,发的死人财。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过各种鬼怪异事……【鬼姐姐火爆签约,不看后悔,当天打赏500鬼币加一更,打赏5000鬼币加两更】【每天晚上21:00准时更新,写书不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订阅,支持正版阅读!】【如遇到充值等其他问题,请联系鬼姐姐客服妹纸-花生QQ:1502054783】作者:野小子分类:盗墓
  • 猛鬼将军,别走肾做了一场不可描述的梦之后,就被一只千年老鬼缠上了身。我说这位老同志,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作者:你的毒药分类:悬疑
  • 冥婚老婆是阎王露营遭遇鬼剃头,绝色美女非要与我结为夫妻,是桃花好运?还是厉鬼索魂?判官笔执掌生死,修罗刀斩鬼驱邪,三道四术五家,从此踏上阴阳之路。作者:邱岑分类:悬疑
  • 冥界抓鬼人我是一个地道的东北人,曾被大仙儿断定是为死命,活不过十九岁。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跟着“大爷”学习道法。可没曾想,十一岁时的一个意外事件,让我成了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从此踏上了冥界抓鬼的日子……作者:霁浮分类:盗墓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