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黑影

我曾遇见的恐怖故事
第二章 黑影作者:恐怖鬼更新时间:2018-03-30 11:00:32字数:3086

井口已经破败不堪,没有井盖,灰铜色的色泽给我一种它已经在这呆了几百年的感觉,这一口井,却吓掉我大半条命,因为我想起了爷爷对我说的那个传说。

看见这个井的人,都会死。

跪坐在地上的我又是大哭,完了,我看到这口井了,我要死了,这口井犹如在山里狩猎的死神一般,而我不小心踏入了他的狩猎区,还是这样的近。

我边哭边想,虽然我要死了,可是我会怎么死呢?现在身上好像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抬头又看了一下井,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之间我只能看出这是个破败的井,现在我却连井边的裂口都能看见了,这口井,变大了?不!是我离井越来越近了!

我连忙站起来往后跑,不,我不能死,我不能莫名其妙死的这口井上。

我跑了很久很久,好像连胆汁都快跑了出来,但山上没有路,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朝哪里跑去,我感觉我已经跑了足够久了,停下来休息一下,一回头,那口井却还在我的身后!

不可能,我全程跑的都是直线,怎么可能没有甩过这口井,这口井有问题!是的,我本来就知道它有问题。

体质透支的我已经根本跑不动了,但是还是一步一步往离井远的地方踏去,眼泪鼻涕混合着留了下来,我每走一步都回头看一眼,可那口井根本没有远离我。

是的,我跑不了了,这口井会杀了我,我逃不开这口井的,我一直都在这口井旁边,跑多远都是,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它,我跑不掉的,我可能就在这口井里....我不在挣扎,倒在了地上,任凭眼泪流下来。

这时,我感觉我的腰一阵痒,我醒了。

醒来的第一眼就发现,姚的脸离我很近,正直勾勾地看着我。

姚:你哭了。

我点点头。

姚:你还说梦话了。

我:我说了什么。

姚:说你要死了。

我:我做噩梦了。

姚:出去待会吧。

我:好。

外面的风挺大的,比房间里凉爽的多。

我们就在房间外的阳台上乘凉。

姚递给了我一支烟。

这是我抽的第一根烟,第一口呛得半死,但之后抽得很畅快,由于环境很安静,每次吸允时都会发出烟丝燃烧的声音,那感觉很好,抽了一半整个人就晕乎乎的了。

姚轻轻吐了一口烟问: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那个黑影去的人家,还有一口井。

姚:一口井?

我:恩,就是爷爷说的那口,所以我才感觉自己要死了。

姚:你这个人啊,就是容易想多。我仔细看了下这个村子,依山傍水,地理位置挺好的,没那么容易招脏东西。

我:那那个黑影怎么解释。

姚:或许只是我们想多了,一个人走过去而已。

我:那为什么不带手电?

姚:村里人走熟了,自然不需要手电。

我也轻轻吐了一口烟,表示接受这个答案吧。

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递给我,样子很难形容,像玉又像石头。

姚:真害怕就带着它吧,有点辟邪的作用。

我:祖传的?

姚:不是,来之前去庙里开光的。

我:你一个道士怎么这么爱去庙里。

姚:谁是道士了!再说,道衍可就是个和尚。

我:谁是道衍。

姚:就是姚广孝啊。

我:……你够了。

姚:你别不信,我家里可是有族谱,不然你下次去我家我带…

姚突然就不说话了,我看了看他,眼光木讷的看着楼下。

我一边问:怎么了?一边往他看的那个方向看去。

一个极黑的黑影一闪而过,从我们住的地方楼下往外跑去,十分像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黑影。

姚似乎以为我没看到,嘿嘿一笑:没什么,有点冷了,我们回去吧。

我:好。

我默默把手里那个吊坠拿的更紧了。

一夜无话,一夜好眠。

到了第二天早上,早饭还是在村长家吃的,在我们回去的路上,我和姚想去那个黑影跑进去的人家看看,于是和那两个姑娘打了声招呼分开了。

碰巧我们遇到了正要进去的主人——瘸脚爷爷,他和其他村民一样,看见我们十分热情的把我们请了进去,我和姚对视一眼,还是走了进去。

瘸脚爷爷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房子也比原来那个爷爷的要小很多,却有三层楼,瘸脚爷爷因为一个人住,看到我们来了高兴的不得了,直招呼我们往楼上去,说三楼是刚造好的,我们一定要去看看。

三楼的天花板很矮,走的时候都要非常小心,三楼还有张大床,瘸脚爷爷骄傲的说是自己做的,看上去很结实。

之后瘸脚爷爷带我们看的东西让我吓了一跳。

瘸脚爷爷说由于自己腿脚不好,不能下地干活,只能自己做做东西来卖钱,比如竹篮什么的。瘸脚爷爷兴致冲冲地带我们去了他三楼的工作室,里面放满了纸做的元宝,纸钱,纸糊的房子,纸做的灯笼,做工相当好,非常漂亮。可是这些,都是烧给去世的人的啊。

我突然想起了我做的那个梦,这个房子随着火光,飘着漫天纸钱。

瘸脚爷爷的笑容很和蔼,姚也没觉得什么不对,一直还和他侃大山。而我,已经从头冷到了脚趾。

工作室里还放着许多神话人物的画,似乎盯着我看,挺骇人的。

我默默一个人退出工作室,随便看了看瘸脚爷爷的房间。

前面说过瘸脚爷爷的房子很小,那也是相对的,农村房子普遍面积大,而且没什么家具,看上去会空旷很多。房间不讲究什么采光,整个房间就一扇窗户,即使现在是正午,依然昏暗无光,有些角落我都觉得模糊不清,那时我就在想,这个角落里会不会藏着那个黑影呢。

所幸瘸脚爷爷的普通话也不是太好,和姚没说多久便回来了。我和姚打算去其他地方看看,瘸脚爷爷也强烈要求我们留下来吃饭,我们答应了明天再来看他才被放走。

这次我和姚仔细逛了整个村子,期间好几次见到贵州大学的几个学生,村里人真的很好,在我看来他们几个就像村里人的闺女一般,期间我们也帮忙一户人家晒了谷子。

下午的时候一个贵州大学的男生邀请我们去和村子里的孩子打了一场篮球。

打完篮球那个男生带我们去了村子的角落喝泉水。泉水是由竹子从山里引来的,我们去的地方放了一个鹿威,也叫添水。就是那个被削了半截的竹子不停地被添水,满了之后会倒下来,水空之后又起来的装置。泉水非常凉,很好喝,那个男生说这个水据说多喝一口能多活一分钟,所以我和姚喝地满满当当。

之后我和姚回住的地方休息,期间也终于跑去了那个神秘的小卖部买了些火腿肠什么的。四五点的时候,由于我和姚根本吃不惯酥油茶,所以没去吃饭,嚼了点火腿肠继续看电视,还蛮懊恼的,信号什么似乎有问题,每过五分钟就会自动蓝屏,害我和他最后玩起了手机。

期间和另外两个姑娘聊聊天什么混到了八点,吃饭的时间到了。依旧是村长家,菜单变了,这次是小葱拌蚕豆和辣椒炒茄子,苦恼的是我们依旧吃地很香。

吃完饭后趁姚洗澡的时候我约了蕾出来散散步,在这段旅途中我有很多细节没有谈,但我和蕾之间慢慢产生了一丝情愫。

当时还是处于比较暧昧的时期,所以散步是真的散步。可是出门的时候我没带眼镜,其实我的度数并不深,150左右,但有一点点散光,因此平时不戴眼镜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到了光线不好的地方,视力会下降的特别严重。

问题就来了,这种情况下我看东西会有个很奇妙的特点,很多东西都会看成我想象之中它的样子,并且我难以确定它究竟是不是这样。

村子里种了许多很高的树,在我看来,似乎有三四个黑色人影坐在上面,正盯着我们窃窃私语;某户的屋顶有团白色的东西,看上去又像是个白色的人影躺在那;就连离我们不远的石头上似乎都坐着几个人。

风一刮过,树叶哗哗作响,树上的人影也如同在晃着脚轻笑,白色的人影在屋顶上翻了个身,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看着我们,石头上的人更是因为我眼睛焦距的变化作出各种奇怪的动作。

我的心里总有点毛毛的,可我刚把蕾叫出来,总不能就回去,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走过石头边的时候,发现上面确实什么也没有,但我也无法确定它们是不是在我不留神的时候跑掉了。

由于蕾比较内向,我们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突然我看见旁边的水沟似乎有什么长长的白色的东西在蠕动,这次我可以确定不是因为我视力差的原因了,是什么?是条蛇嘛?

我没敢靠近那里,也不想吓着蕾,在内心做完好几次斗争后,我还是和蕾提议早点回去吧。

回去的时候姚已经洗好澡了,默默地看着电视,也没有多问我什么。我告诉他我在路边又看见一条蛇了,他也没有表示太大的好奇。

本以为这一天就会如此平静的过去,但我还是错了。

作者:恐怖鬼

第一章 一口井<< 上一章我曾遇见的恐怖故事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猛鬼将军,别走肾做了一场不可描述的梦之后,就被一只千年老鬼缠上了身。我说这位老同志,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作者:你的毒药分类:悬疑
  • 蛇妻我叫余韵,小名叫小韵,寓意就是好运 十八年前,我妈早产生下我,妈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村里人都说我是个不祥之人为了给我保命,爷爷在我十三岁那年就将我许配给一个蛇……作者:雪人.(q_q)分类:灵异
  • 沉银我是一个古玩商人,赚着活人钱,发的死人财。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过各种鬼怪异事……【鬼姐姐火爆签约,不看后悔,当天打赏500鬼币加一更,打赏5000鬼币加两更】【每天晚上21:00准时更新,写书不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订阅,支持正版阅读!】【如遇到充值等其他问题,请联系鬼姐姐客服妹纸-花生QQ:1502054783】作者:野小子分类:盗墓
  • 我在阴间开客栈王思尧因天生拥有鬼眼,在十八岁的时候得到祖辈传下来的一块黑色石牌,由此打开了招魂客栈的大门。作者:红尘泅渡分类:盗墓
  • 冥界抓鬼人我是一个地道的东北人,曾被大仙儿断定是为死命,活不过十九岁。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跟着“大爷”学习道法。可没曾想,十一岁时的一个意外事件,让我成了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从此踏上了冥界抓鬼的日子……作者:霁浮分类:盗墓
  • 冥婚老婆是阎王露营遭遇鬼剃头,绝色美女非要与我结为夫妻,是桃花好运?还是厉鬼索魂?判官笔执掌生死,修罗刀斩鬼驱邪,三道四术五家,从此踏上阴阳之路。作者:邱岑分类:悬疑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