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谎言

低俗小说
第一章:谎言作者:白羊座张文君更新时间:2018-04-05 08:43:36字数:7458

第一节

“好像你不会说谎似的。”丈夫马林边看视频,边就着花生酱吃面包。诸如此类的争吵,婚后便不曾断续过。有人会说,小打小闹是增进夫妻感情的一剂良药,良药苦口也在情理之中。

“问心无愧的人,没必要说谎。”妻子金莉筠不满对方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自从三年前意外怀孕,又不忍堕胎,只好勉强嫁给这个话不投机的半吊子后,她已经积蓄了一整个核弹的不愉快。因此,每一次对话,吵闹,都像是在类似反法西斯的战场里发生的一次又一次攻坚战。

“我只是趁下班时间和同事喝酒,怕你唠叨,才说是加班。至于小事化大嘛。”

“好没创意的借口。那我怎么没闻到酒,倒有女人的香水味?”婚后的女人都是侦探。

“正是不让你闻到酒味,才喷上香水掩盖。”

马林抖了抖肩,斜视着妻子。

“哦?这么说,口红也是,回来才把戒指戴上,也是为了遮盖酒味。我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说。”

“爱信不信,我懒得和你这恶婆娘说话。”

“到外面鬼混,还撒谎,倒有理了。”金莉筠把锅碗翻得铛铛响。

马林没了看视频的心情,起身离开。

“说几句你就怂,早知道你不是好东西,没想到,还真不是个好东西。谈恋爱的时候,装得人模人样,我还以为你是柳下惠,约会五次,你就忍不住。”

“老调重弹。你是不是要说,如果你没有怀小米,你会嫁个更好的。”

“我当然会嫁个更好的。和你在一起,要什么,没什么。不敢买太贵,不敢吃太贵。到现在,三年,房屋贷款一半都还没还清。你知道,我有多累。我一个人扛起这个家,你倒快活,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和你在一起,容易么。”

马林安静地望着爱人,也不还嘴。

“我洗澡去,你来不来?”

这时候,女儿小米迷迷糊糊地走到夫妻身边。

“妈妈,我怕。蚊子咬我,看,这是蚊子的牙齿。”

“小米乖,妈妈一会儿给你点蚊香。你先回去睡。”

等年幼的女儿离开后,金莉筠坐在沙发上。

“我们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谈谈。”

“是要离婚么?”

“我从小就是单亲家庭,不想看到女儿失去父亲。婚不离,但问题必须解决。”

“能不能以后再说。我先去洗澡。”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我只是有些累。”

“和我在一起,你就累,和其他女人,你就乐不思蜀。洗澡,你自己慢慢洗吧。”

“那我自己洗,对了,沐浴露没了,用你的,好吧。”

“不要碰我的东西。晚上,你一个人睡吧。”

“那请给我一床被子。”

好强的女性最见不得懦弱之人。而金莉筠正是那种执著,顽强,只追逐短暂快乐的那种人。虽,年轻时常常因为性格而吃暗亏,年长以后,经验累积,褪去不少棱角,然而,本性难移。

“到底为什么,你非要娶我。如果没有小米。”

“哪有什么原因,只是不想你嫁给别人。”

“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控制欲。人都是流动的。”

“我只知道,如果你嫁给别人,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金莉筠露出狐疑的目光,看着丈夫,像一个陌生人。

“我从来没听你这么说过。谁会想到说这种话的男人,会连续三年忘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记性不好。”

“你这种恩情,我还是下辈子还吧,也只能是下辈子了。”

“记得你以前也说过这话。我是怎么回答的呢。哎,又忘了。”

“你说,没有下辈子的。”

“倒似乎是我这个务实的人说出的话。”

金莉筠鄙视着丈夫,她其实更喜欢浪漫主义者。

“你看,我到现在都还戴着这种寒酸的戒指。出去和朋友见面,丢人现眼。”

一回头,马林早已经进浴室,可以清楚地听见他在唱歌,一首老歌,《恨在今天再相遇》。

“这种男人!我干嘛这么作贱自己。"

第二节

清洁堂往前便是不算繁华的女人街。谁也不明白,取这个名字的来由。哪个街不是女人最多?!就好像妓院不必更名男人乐园。

金莉筠在这里一家服装店工作,已经是两年前生完小米后的事。丈夫不同意,她便怒吼道,我不出去工作,你养我啊。你养得起啊!从那以后,马林再也没有为她工作的事动口角。金莉筠上班以后,看到身边川流不息,穿金戴银的人群,越加后悔当初的鲁莽。而身边的同事也一个个滋润不已,比得自己寒酸得像乞丐。

“婚姻不是我想象的样子"。她在心里经常这么对自己说。

服装店有好几面镜子给试衣的客人丢人现眼或自娱自乐。最近,金莉筠也爱上了照镜子。虽然她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身材依然火辣,胸部也没有明显下垂,五官精致如初。有时候,她试着告诉自己,我本来可以嫁得更好。

“我是不是该为自己物色个更好的选择。”

突然,门铃骤响,有客人上门。金莉筠看到一男一女走进来,一身休闲装,然而,男子浑身的肌肉及178的身高让他显得魁梧,略微三十左右,淡淡的小胡子,不苟言笑。相反,身边的女子却是娇小玲珑,煞是可爱,一双狐狸眼最醒目,发髻朝后梳,长相方面,有点日系风格,酷似石原里美。金莉筠目测女子只有165公分。

“又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情侣。虽然,这两人在一起很明显不搭。但有什么配不配的。这年头,都见怪不怪了。”金莉筠心里走了一遍,回神后,发现女孩正盯着自己。

“对不起。你喜欢哪种款式的,随便看。”

“我不买衣服。”

“那就是为男朋友买。来这边,这边是男装部。”

“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老板。”

“已经成婚,衣服也可以穿年轻点。”

男子走上前,女子顺势往后站。

“打扰了,我们不买衣服。”

“来服装店不买衣服,来找人么。”

“正是。你也许不认识我。大家喊我公羊荣。”

女子也迫不及待地上前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他的助手,张文君。你可以喊我小君君。”

“你们是什么人?”

显然,金莉筠有些手足无措。

“请问,你听说最近发生在豪仕宝健身会所里的事么。”

“就是里面好多肌肉帅哥的地方。”助手花痴得插嘴道。

“我老公偶尔会去,办了年卡。你们说的是老板娘被杀的案子。警察?”

“老板才不是笨蛋警察。他是私家侦探,也是警局的顾问。”

“你们来找我么。可我都不认识死者。”

公羊荣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名男子与女子从珠宝店手挽手走出门。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金莉筠再熟悉不过。她压抑住内心的冲动,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们怀疑我丈夫。”

“请问,他6月23号夜里十点到十一点之间,在什么地方。”

“他告诉我,在和朋友喝酒。”

“而你不信,对吧,太太。”

“喝酒,打牌,唱K,不过都是男人出轨后常用的模式。”

“请问,太太你当时在哪?”

“怎么,还怀疑我?”

“谁都不能排除嫌疑。谋杀犯的套路大抵如此,最多可能杀老公情妇的都是老婆。”

“俗。那我要是告诉你,我当时一个人在家看韩剧呢。”

“咦,我最近也在看,《真爱如血》。你也看么。”张文君又冒出这么一句。

“好像听过,李敏镐演的。还没来得及看。”

“其实那是金秀贤。”

“对不起,韩国人名字容易记串。他不是演《金刚》的么,来自猩猩什么的。”

公羊荣轻咳两声,打断了两个妇女的絮叨。

“有人能替你作证么,谁都行。”

“女儿当时在外婆家,老公说他陪朋友喝酒,你们懂的。没人能替我作证。”

“请问你老公是几点回家?”

“凌晨两点样子,我起来小解,发现他躺在沙发上。”

“所以,你也不确定他回来的准确时间。”

“虽然,他是我男人,也不能总看着。男人和动物无二,关在笼子里,更想着吃肉。”

“辛苦你了。”

“所以说,做女人就是命苦。”张文君嘟囔着,咧嘴朝公羊荣吐舌。

“如果想到什么,请一定通知。”说完递出一张上面写有公羊侦探事务所字样的名片。

“可疑的女人。”张文君突然冒出一句。

“谎言是嫌疑犯的必经之路。莫说谎,说谎必被抓。”

“她根本不看韩剧。人紧张的时候就会胡邹。”

“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

“你干嘛把犯案时间说那么早。”张文君不解地看着老板。

“她没有编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死者死亡的时间是一点到两点之间。她也许就是凶手,所以知道那是你设的陷阱。更可疑。”

“马林的嫌疑更大了。”

“对了,老板,那张照片你是哪里来的,警局那里好像没人知道他出轨的事。”

“这个嘛。”公羊荣伸手拿出照片,撕成粉末。

“这可是证据啊!”

“回去再合成就是”。

“假的?”

“当然啦。我当时注意到死者包里有一款新戒指的收据,收据又写着马林的名字,所以,我开始怀疑他们是情人关系。这张照片可是我千辛万苦做的。不过,有一点我还是非常在意。死着上官韵无名指肥大,而我去调查的时候,店员回忆时,尺寸上不对路,戒指却更适合手指纤细的女子。”

张文君伸出无名指,细如柳丝。

“像我这样?”

公羊荣微微颔首。

“这样的手指,好像在哪见过。”

“会不会是马林贪便宜。”

“谁会戴不适合自己大小的戒指。大或许是看重含金量,小就不能理解了。”

“不是有发票么,问问就知道。”

“现在有点事。我去一下。”

“阿荣,你又贪吃了。”

“新开的寿司店,不尝,过几个月倒了怎么办。现在,经济不稳定。”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帮我点一份。”

“忘了,你我都是吃货。可你这身材,怎么不走样?”

“干吃不胖型。”

“羡慕。女孩子瘦点好。我喜欢瘦的。”

“可我想胖,还有,胸不够大。医生说,我没戏了。”

“我介绍你一种方法,运动。”

“管用?”

“多吃点,有肉以后,握拳,朝两边的胸部击打,时间长了,就大了。”

“老板,你那是练胸肌的方法,太男人好不好。”

“有什么区别?”

“一个让男人敬而远之,一个让他们神魂颠倒。”

“你有理性的思考过这个问题么?”

“自从医生说我再也挺不起来以后。每一天,每一分钟。”

“你们女人总是在意一些奇怪的点。”

一晃,寿司店已经近在咫尺。公羊荣大步迈进去,张文君随后跟进。

第三节

当天晚上,天气闷热,小米又睡不着,金莉筠只好抱着她一起睡。等安顿好小米,她就打开电脑,看起了连日追的剧。马林又推说和朋友喝酒,要晚点回来,而金莉筠告诉他,今天类似警察的人来过,让他早些回来。马林听后,一阵沉默。

接着,金莉筠想到谋杀案,遂点击自己城市的页面,翻看到社会版头条。

“一名年轻女性,豪仕宝健身会所老板娘,叫上官韵,于昨夜凌晨一两点在自己的别墅家中遭人杀害,疑似割喉。”

金莉筠望着女子生前的照片,身高得有175,长发,五官端正,长得颇有安吉丽娜茱莉的味道,尤其是那片厚嘴唇,很是惹火。

“这种水平的女人,怎么看得上马林。”金莉筠对着心里的自己摇头。

这时,她听见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心想应该是老公回家了。

金莉筠刚看到马林的头,预备发怒的时候,却瞥见两个熟悉的身影紧随其后。

“大姐姐好,又见面了。”张文君首当其冲。

“不好意思,打扰了,有些事想问你丈夫。刚好在楼下遇见。”

马林摸摸脑袋,疑惑的望着妻子。

“以为是你的客户。他们是谁?”

“为宜秀区的谋杀案,特地来找你的。他们就是我说的警察。”

“原来,就是你们。请进。”

公羊荣稍微用力,不小心撞上门,哎呦一声,张文君踢了他一脚,让他当心。

“请问你认识上官韵吧?”

妻子犀利的目光扫遍他的全身。

“认识。我有时候去健身房,她还经常送我们水。人很好,可惜了。”

“知道她有哪些仇人或者利益纠纷的关系人?”

“不是深交,所以,并不去清楚。”

“她好像已经离婚,你听说,她有没有情人之类的?”

“你就是那个情人吧,骗子!”金莉筠怒目而视。

“绝对不是我,筠,我真的没有。”

“你的手指,还没完全愈合,在哪里受伤的么?”

“工作。”

“几天前?”

“23号。”

“也就是案发时间。能告诉我,怎么受伤的么。”

“工厂里面,难免。”

“切口很整齐啊,刀伤。”

“粗心。”

“是你杀了那个女人,她就是你的姘妇,你就认了吧。”金莉筠的眼神几乎要迸出火花。

“我没有杀她。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在喝酒。”

“我可以见见么。你那个朋友。”

公羊荣冷峻的目光射进马林忐忑的内心。

“他昨晚刚去日本出差,要晚点回来。”

“这么巧?”

“赶上了,也没办法。警察先生,真不是我做的。”

“你承认,她是你的情妇?”

“她不是。”

公羊荣拿出一张纸给他看。

“你还不说实话?”金莉筠的声音已经有些歇斯底里。

“她不是。我对得起任何人。”

“谎话,我嫁给你以后,听得最多的就是谎话。”

“你能等客人走了再吵么。”

“你干吗不直截了当地说我是个泼妇。”

张文君扯过公羊荣的一角,用眼神问他,别掺合他人的家事,又一扭头,表示可以离开了。

“多有打扰。以后有事再来请教。”

“走啦,大姐姐。”张文君模仿日本人告别的方式,鞠了一恭。

“不好意思让你们听到这些。下次不会了。”金莉筠作了个礼貌的摆手姿势。

“非常抱歉。”丈夫马林也朝两人同步摆手。

张文君试探性地踢了公羊荣一脚。

“你倒是说话啊。”

“说什么?”

依然是那种漠不关心的死相。

“这就是婚姻噢。你觉得他们俩谁才是真凶。”

“谜题还没解开前,说再多都是多余。”

“跟我说说。”

“恐怕不能破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都在时间上说了谎。谎话越大,人就会以更大的情绪来掩盖。人都会伪装,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带上面具,喜怒哀乐,只有自己才知道。”

“或许他们是共犯。”

“我看不像,若是共犯,就不该没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随便编一个,不费事。但是,他们没有。不过,他们都有事隐瞒。”

“能有什么事,比排除自己的谋杀嫌疑更重要?”

“太多了。你小毛孩,还不懂。”

张文君撅起小嘴,吧唧吧唧吃着路途中买来的冰淇淋。

第四节

昨夜,金莉筠和马林争吵了一宿,吵累了以后,马林自觉的睡在沙发上,旁边是金莉筠事先放好的被褥。马林似乎已经习惯了和妻子的吵吵闹闹,并不太放心上。他了解金莉筠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说话虽然刻薄,事后又后悔。若是自己太在意,离开她,最后悔的一定不是自己。因此,就算吵架,他仍然留有余地,以免无法挽回。

待到清晨,早餐已经在马林梳洗完毕后摆上了餐桌,而年幼的女儿还在沉睡。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真相么?”

“可是,我没说谎”。

“我查过,你没有朋友去日本。还要我再说下去么。”

“你那晚不在家,又是跑到哪里去了。我自己开门进来的。”

“刚好出门丢垃圾而已。”

“两点多才回来?”

“我的事,还用不着你管!”

“警察在,我没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人。或者,你杀了上官韵。”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的。你和那婆娘到底有没有一腿。”

马林嚼了两口鸡蛋,继续喝牛奶。

“不管你信或不信,我和她真没什么。我不会那么一直不坚定。”

“她可是非常火辣,比我漂亮,也比我有钱。”

金莉筠不无揶揄地说。

“我结婚的时候,怎么说来着。你提醒我一句。”

“全世界再美,有我就是全世界。你以为我还是小女生啊。”

“才不过三年,你就不再单纯。”

“是没那么容易被花言巧语欺骗。这是成熟。”

“我最爱的那个女孩跑到哪里去了。”

“死在了岁月的洗礼中,或者说,和你一起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在枯萎的时候。”

马林站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盒乳酪,就着全麦面包吃了。

“我还以为,自己可以试图找到治疗的办法。”

“你的承诺呢,说会给我最好的生活。莫非你口中最好的生活就是地狱?”

“我还在努力。”

“在富婆的床榻上?”金莉筠火力全开。

“现在,我最需要的是时间。而且,你再怎么说我,我也不会离开你。我保证过的。还记得,我们相识五年,争吵了无数次,分分合合,最后还是走在了一起。这是我们的缘分。你和谁能有同样的五年。”

“你的意思是我还离不开你了。告诉你,龟孙子,我以后的五十年还可以和十个人有五年。”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我全都明白。和我在一起,让你受委屈了。”

马林是第一次说出真心话,倒让金莉筠不敢相信。

“不管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我现在选择,最后一次相信你。为了孩子,也为了我们。”

“你不会后悔的。结婚那天晚上我好像说过同样的话,”

“你说,你会用一辈子,让我只学会一句话,叫此生无悔。你还没有办到。”

“正在努力中。”

“只是,但愿这不是你的又一个谎言。”

“相信我,我也不喜欢一潭死水的生活。”

金莉筠望着家徒四壁,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恐怕又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吧?”

“结婚那天,你说,如果我不能给你想要的,要放你走。我记得。”

“记得最好,因为,我不是说着玩的。”

马林回想起那天说这话的情形,点了点头。

第五节

第二天,张文君打电话过去,金莉筠说自己要带孩子回娘家待几天,丈夫马林今天刚好休息。

公羊荣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嫌疑人的家,此时,马林正光着上身,吹着空调,在看《70年代秀》。见有女生来,连忙穿上短袖,出来迎接。

“抱歉啊,忘了还有女孩子要来,实在是有碍观瞻。”

“马先生客气,她也不是不经世事的女子。从年龄是看不出的。”

“听说你有事要和我说。”

“这是一件你不希望妻子过早知道的事。”

“你说过早,兴许你真知道了。”

“你和太太的结婚纪念日是在五天后吧。”

“你是真知道了。”

马林对着公羊荣一颔首。

“我想,你妻子的秘密或许和你有联系。”

“这么说,你也知道了她的秘密。”

“喂,你们当我死的,没一句听得懂。”张文君忍不住插嘴。

“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侦探先生,可以排除我们的嫌疑了么。”马林急切地问。

“凶手没绳之以法前,我不敢说,谁是,谁不是。”

“暂时不是就好,小筠担心死了。你知道的,女人喜欢大惊小怪。”

“婚姻生活不就是这样。哪能永远如意。”

公羊荣一副历经沧桑的模样,谁想到,他才三十出头。

“你们还是不想说,是吧。”

“还是要别人隐藏些秘密。没有秘密的人多无趣啊。”

“可我是个女人,女人天生就想知道别人的秘密。”

“每个人知道秘密都有数量限制,到了,就死了。”

“你吓不到我。”

公羊荣望了望马林。

“五天后,我们再一起说,好不好。”

“嗯。侦探先生,请问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个人,我太太的秘密。”

“我希望可以做到一视同仁。你太太不想你知道,也是有原因的。就像你一样。”

“也对。我就不多问了。”

“马先生,关于上官韵,你还记得哪些被遗忘的事么。”

“我对她印象也不是很深。”

“在健身房的时候,她有没有特别关照的客人。”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有一次来得早,在换衣间看到她送了一块金表给一个人。名字我真记不得,但是,他长得很帅气,阿飞式的发型,有185以上的个头,应该好找。”

“感谢您热心的帮助。”

公羊荣专注地望着一个个走在路上的人群。

“在看什么?”

“人不是唯一会说谎的动物,譬如变色龙也会改变颜色来保护自己。”

“但他们是最擅长说谎的,不是么。”

“知道为什么拆穿谎言这么重要。”

“谎言背后就是真相嘛。大叔,你每次都是这么说。”

“但是,它也分善与恶。不过,不管是哪种,所导致的后果也总是出人意表。界定不了。”

“你自己就常常说谎。”

“要鉴别谎言,自己不擅长,还做什么侦探。侦探更需要伪装。”

“太高深,听不懂。”

“你需要学习的还太多。告诉我,为什么你会选择侦探这个职业。”

“维护正义,这个理由够不够?”

“不够。”

“人不能知道太多秘密,你说的。”

“我刚发现,你有我不了解的另一面。”

“只有一面而已啊。女人可都是千面人。也许,某一天,我会让你知道。”

“你让我想起一朵花。”

“曼陀罗?”

“不,是依米花。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对你有这种直觉。不过,应该不会错。”

“既喜欢瞬间的美好,又能顽强得活下去。很多女人不都是这样。正夹缝中生存。”

公羊荣跨进一家火锅店。

“我想,我们都饿了。”

“今天,我也不客气了。”

“你没有客气过。”

“所以,照旧!”

公羊荣深深凝望着张文君,想,这女孩不简单,以后恐怕要慢慢了解。

天黑了,离真相大白的日子又远了。

作者:白羊座张文君

加入书架低俗小说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尸人难行那一天,我在船上看见一位红衣女人向我招手……从此以后,我开始一步一步变成了一具行走的尸体。作者:大斑马分类:灵异
  • 六界网商网商时代到来,玉皇王母众神也网购。 六界之中刮起一股网商大潮流。 程晓天瞬间鸟枪换大炮,走上人生巅峰!作者:花飘地狱分类:都市
  • 寻尸人我本是寻尸人一枚,帮助尸体回家是我的职责,可是谁料半路竟杀出来了一个老鬼硬是要替我寻尸护我一世安宁……作者:分类:恐怖
  • 美人纸自从纸扎店里来了一个打着油纸伞的女子,我的生活,一下子就改变了……作者:鬼秣分类:灵异
  • 妻子的秘密我老婆是时装公司模特,每个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当模特的漂亮老婆,可是最近我却发现,我的老婆好像……出轨了……作者:银蛇郎君分类:都市
  • 掘墓人一次偶然的路过,惹上幽魂三头狗;一次解救活动,发现了战国古墓;一次盗墓活动,揭示了三代人的恩怨纠葛,引发了对未知的无限探求……作者:大头狗分类:盗墓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