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关山坡闹鬼

绝命鬼医
第5章 关山坡闹鬼作者:野小子更新时间:2018-04-10 20:57:26字数:3008

买好了香和纸钱,吃过午饭,我去到了一家卖刀具的店铺中,买了一把锋利的大砍刀

做好准备工作,在镇上找到了一辆载客的摩托车,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到了怀仁村的村头。

提着香和纸钱,绕着怀仁村逛了一圈,才远远的看到一个年约六旬的老汉扛着锄头,慢慢的朝着村头走来。

见到来者,我迎了上去。“大爷,你好啊,我想向你打听一个地方,请问,我们怀仁村附近的关山坡在什么地方?”

“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

见到我点了点头,六旬老汉放下了锄头,问道:“你不是本地人,那你去关山坡做什么?”

扬了扬手中的香和纸钱,我笑了笑说道:“我有一位故人葬在关山坡,这不,中元节到了吗?我买了一点香和纸钱,准备去看看他。”

“埋在关山坡的人都是本村的人,本村的人,我基本上都认识,不知道你说的故人是谁?”

“杨增财,我的故人名叫杨增财,生前教过书,死了大概有七年了。”

“你应该是杨增财的远房亲戚吧?”

“不错,我是他的远房亲戚。”

“杨增财没有后人,平日里逢年过节连一个给他烧纸的人都没有。今天鬼节,也难得你能想起他。”六旬老汉叹息了一声,走到了一处田坎前。

“你顺着我的手指看,那边长了许多柏树的山坡就是关山坡。在关山坡的深处,有一个人工修建的蓄水池,杨增财的坟就在蓄水池的旁边。”

“知道了,谢谢你,大爷。”

冲着六旬老汉挥了挥手,我正准备离开,却又听见他在背后说道:“小伙子,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去关山坡烧了纸钱,记得要早点离开。”

“晚了,会怎么样?”

“我们村里面的人,一般都不会晚上去关山坡,那个地方到了晚上有点邪乎。”

“邪乎?”听到六旬老汉的话,我绕有兴趣的问道:“大爷,你和我详细的说说吧,这关山坡到了晚上,到底有什么邪乎的地方,难不成有人以前在关山坡见过鬼?”

“差不多吧,有人曾经在关山坡附近听到关山坡里面有哭声传出来。也有人曾经在关山坡的附近听到关山坡里面有笑声传出来。虽然没有人在关山坡里面真真切切的见过鬼,但这又哭又笑的声音,确实有点邪乎。”

“又哭又笑?”我嘀咕了一句,冲着六旬老汉轻轻的点了点头,与老汉告别以后,独自一人朝着关山坡走去。

关山坡上长满了柏树。柏树四季郁郁葱葱,阳光很难透过柏树的树冠直射到地面上。走进关山,我就感到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潮气。

也因为阳光常年都无法直射到地面,没有人愿意在背阴的关山坡上种植庄家。如此一来,整个关山坡完全荒弃了。地面上除了生长着柏树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茂盛的杂草。

在柏树与柏树之间,我看到了许多土包。这些土包大小相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土包应该坟堆。放眼看去,无数的坟堆密密麻麻的分布着。

偶尔有一阵凉风吹过,凉风吹动了坟堆上的茅草。茅草轻轻摇曳,配上四周寂静的气氛,不由给人一种异常萧条和阴森的感觉。

在关山坡中转了一大圈,最后我才在一处角落中看到了人工修建的蓄水池。

蓄水池不大,和关山坡的土地一样,早已经废弃了。蓄水池四周的水泥块差不多也已经完全脱落,杂草在蓄水池的四周疯长。

蓄水池里面的水,早已经变成了绿色,一只老鼠的尸体被泡在水中,有十几只苍蝇围绕着老鼠的尸体,不断的飞来飞去。

我站在水池边,朝着四周看去。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了杨增财的坟。

杨增财的坟很好辨认,因为放眼整个关山坡,只有他的坟上长着三棵碗口大的柏树。

又看了看西面,透过几棵柏树,我见到西面太阳已经西下,唯有一丝红云还留在天上。

“杨增财之前说天黑了以后才能砍树,却没有讲明具体的时间。接下来,我该如何是好啊?”

踱着步子,来到了杨增财的坟堆前,我将随身携带的东西放在地上。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晚点再说吧,免得因为砍伐柏树造成坟堆里面的阴气泄漏,惹得杨增财不开心。”

我在杨增财的坟堆前坐了下来,将砍刀、纸钱、纸人还有香全部拿出来,放在了地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终于黑了下来。

天刚刚黑下来,我就感觉到四周的温度突然下降了许多。同时,还有阵阵阴风突然刮了起来,吹得关山坡上的柏树枝丫不断的左摇右摆。

乌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站在树桠上,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声音。

面对此情此景,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掏出打火机,抓起来了一把纸钱。

“左领右舍的朋友们,小弟初到贵宝地,是为了杨增财而来。诸位和杨增财都是怀仁村的人,希望大家看在杨增财的面子上,不要为难我。”

自顾自的说完话,我先点燃了手中的纸钱,借助纸钱燃烧的火焰,我又点燃了三支高香,将三支燃着的高香插在了杨增财的坟堆旁。

“今晚小弟可能会弄出一点动静,如果不小心打扰了诸位,还望诸位朋友见谅。在这里小弟特别备了一些薄礼,如果有朋友缺钱,就来领点钱走。如果有朋友手上缺个佣人,就来领个佣人走,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说完话,我抓起了纸人,用火机将其点燃以后,放在了一旁。

“今天是中元节,小弟祝各位朋友们中元节快乐。”

不一会儿,我就烧光了所有的纸钱和纸人,等到讲纸做的元宝和钻石也烧光以后。我掏出了手电,捡起了大号砍刀。

就在我准备上坟砍树的时候,忽然,平地里挂起了一阵阴风。

阴风卷起了许多枯枝落叶和细沙,这些东西兜头朝着我的脸吹来,令我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过后,阴风乍歇,等到我重新睁开眼睛,重新看到插在地上的三根高香时,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了我的整个身体。

地面上的三支高香依然燃烧着,依然有渺渺轻烟升起。可是,香头燃烧的颜色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燃烧的香头由橘红色变成了诡异的绿色。

另外,地上纸钱和纸人燃烧过后的灰烬,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了,就像是被人拿走了一般。

“诸位朋友,想必应该收到了小弟备下的薄礼,如此,小弟的心头踏实了许多。”我壮着胆子说完这句话,握着手电和砍刀,爬上了杨增财的坟,来到了三棵柏树前。

这个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的砍倒三棵柏树,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关山坡,离开这一个是非之地。

“咔!咔!咔!”夜晚四周一片宁静,砍树的声音显得异常的清脆。

我将手电放在地上,抡圆了砍刀,砍在柏树的树干上。柏树的树干远比我想象中要结实许多。这不,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砍断了其中一棵柏树。

我擦了擦额头上渗透出来的汗水,正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一串清脆的笑声传到了我的耳朵中。

我捡起手电,循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了左右摇摆的柏树。

“见鬼了!”我暗自嘀咕了一声,不管不顾的继续挥动砍刀。

随着“咔咔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很快我又听到了一阵笑声在我的背后响起。

“朋友,小弟不是故意叨扰,还请你高抬贵手勿扰。等到砍断了三棵柏树,解决了杨增财的心病,小弟自然会安静的离开。”

等到四周恢复了平静,我才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挥动砍刀,砍断了第二棵柏树。

望着最后一棵柏树,我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连忙对其挥动砍刀,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串哭声传到了我的耳朵中。

通过哭声判断,哭泣的人应该是个不大的小女孩,就像是受到了他人的欺负,小女孩哭得异常的伤心。

这一次哭声响起的地方就在距离我不远的蓄水池旁。等到我深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循着哭声看去的时候。很快就惊骇的看到,蓄水池旁坐着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

坐在蓄水池旁的是个小女孩,她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长发披在她的双肩上。她用双手抱着膝盖,脑袋深深的埋在了双臂之间,这种坐姿另我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只能听到哭声不断的响起。

荒郊野岭,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小女孩的身份。所以乍一见到小女孩,我被吓得差一点摔倒在地。

不过,好在我很快稳住了身体,稳住身体以后,我不断暗示自己,我不招惹她,她应该不会来招惹我吧,我甩了甩膀子,握着砍刀,继续朝着柏树狠狠的砍去。

作者:野小子

第4章 纸钱<< 上一章绝命鬼医目录下一章 >>第6章 水鬼

  • 小羊6477说:
    做在真是辛苦电脑手机份额个国家好几次更好的发2018-06-07 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