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外露

鬼话闲聊
春光外露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8-04-16 15:59:00字数:2048

“倒杯水给你!”陶静宜将扯开的睡衣领迅即搭紧,防止春光外露。

这是她在谭宗秋面前一惯的动作。

谭宗秋知道,她心里仍是在排斥他的,以致于两人领了结婚证后,她仍只当是个外人。

谭宗秋满嘴的苦涩味:“不早了,早点睡!”

谭宗秋大步朝门走去,顺手将门带上。

谭宗秋一肚子的气,却不知如何发作。

他不知陶静宜到底给他施了什么魔咒,让他可以如此的死心踏地。

从陶静宜家出来,谭宗秋心绪低沉,想到陶静宜口中唤的“阑深”,还有她见他时的那一脸失望,他知道,她还是忘不了曲阑深。

不甘心啊!明明他打小就认识了陶静宜,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可怎么就进不了陶静宜的心。

谭宗秋烦躁地抓了把额头的头毛,车头一转,朝本城最高档的酒吧驶去。

陶静宜是被一阵门铃声唤醒的。

她听着门铃,瞧了瞧床头的闹钟,见时间不过五点,离她之前设定好的六点还有一个小时。起床气大起。

这种扰人清梦的事,除了谭宗秋她想不会有第二个。

陶静宜不情愿地起来开门。

“还有完没完!”陶静宜睡眼惺忪地一边揉眼,一边开门。

迎面对上一记寒光,她惊了惊,慌忙往后退。

曲阑深!

陶静宜没想到曲阑深又折了回来,不过看他一身狼狈楚楚的,好似昨夜没有回家,那他去哪了?总不会睡在楼梯口吧!

“阿……静!”曲阑深沙哑的唤她。

陶静宜定定神,见曲阑深双颊生红,两眼无神,摇摇欲坠间,高大身躯斜倚在墙上。

陶静宜觉得他不正常,壮大胆伸手去抚他额头,却在半空中被曲阑深将手握住。

从他掌心传来的滚热,让陶静宜证实自己的猜测。

“你发烧了!”

曲阑深哼了哼,也不知听没听进,只是死攥着陶静宜不放。他这样子像个离家归来的孩子,忽然间又重新见到亲人,亲呢间,又多了些许依恋。

这样的曲阑深让陶静宜瞧着心口窒痛,像哄孩子般地对他说:“乖啦,跟我进屋,帮你量下体温。”

曲阑深没有拒绝,乖乖跟她进了屋。

陶静宜从药箱中取出电子温度表,就着曲阑深的耳根处测起。

温度表上跳出39摄氏度。

陶静宜心揪起。

一边给他拿冰水敷额,一边倒水给他服退烧药。

好不容易等他温度降下,她自己倒累出一身汗。

陶静宜抚抚酸胀的额头,望着熟睡中的曲阑深,心口闷沉的紧。

七年了,她还是头回这么近的看他。

记忆中的眉眼越发的成熟英挺,却多了份她看不懂的狡黠和精明。

如今他是商业骄子,爱慕他的女人想必多的是,她与他不过是曾经的过客……

陶静宜心里浮起几许落寞。

转念想起小涵。

心口越发的痛。

曲阑深还不知小涵的存在,如果他知道,以他现在对她的态度,会不会抢走小涵?

不行,小涵是她的,哪怕他已不爱她,当她不存在,也绝不能让他带走小涵。

陶静宜起身,曲阑深恰在这时梦魇般地睁开眼,揪住她的一角衣袖说:“阿静,别走……”

陶静宜瞧着他无助的眼神,将他揪住衣袖的那只手拿下后摆回身侧。

曲阑深一觉醒来,发觉头沉的紧。瞧瞧周围陌生的装饰,细细回想起。

他隐约记得,陪客户吃饭,与客户边吃边聊间,无意间扯到了谭宗秋。想到白天谭宗秋与陶静宜的那番对话,心绪烦闷地多喝了些。

再他送走客户后,电话了Linda,让Linda将陶静宜的住址发了过来。

他做梦都没想到,陶静宜就住在他家马路对面。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缘份。不过他竟高兴地牵起嘴角,浑浑噩噩地来到陶静宜家。

恰巧碰上刚下班的陶静宜。

他本有一肚子的话要与她说,可在见到她后全然不知怎么说了。他无趣地离开,头却在这时候疼的很。他干脆坐在楼道口休息,哪知这一睡就到了天亮……

陶静宜瞧着上班时间快到,赶紧换了衣服走人。见曲阑深坐在沙发上怪异地望着自己。

下意识地走近他,抚抚他额头说:“不烧了!”

“昨晚……”曲阑深清清嗓子,理理情绪,想找个让两人友好点的话题。

陶静宜怕他误会自己,毕竟像他这样的多金男,她撩不起,抢先开口说:“您发烧了,服下退烧药后精神已转好,您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曲阑深没想到她会下起逐客令。

脸倏然间寒下,拾起沙发上的外套,直朝玄关走去。

陶静宜见他步伐摇晃,生怕他就此倒下,想到他还没吃早饭,赶紧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面包追上去。

曲阑深瞥了眼,她递过来的冰牛奶和冷面包,凉凉地说:“就这样打发了早饭?”

在曲阑深的记忆里,陶静宜一惯不擅长做饭,尤其是早饭,不吃是常有的事。上学那会,他就每天给她备早饭……

陶静宜撇嘴,将牛奶和面包硬塞入他手中,“爱吃不吃!”

没想到两人拉扯的动作,给前来接曲阑深的Linda看个正着。

Linda瞪大眼,嘴巴连连张翕。

再望望两人身后,不过刚离开陶静宜家不到两步。

Linda不得不发挥她做为职业秘书的想象力。

陶静宜知Linda误会了自己,碍于上班时间快到,也懒得与她解释,提起包朝电梯口走去。

Linda望着陶静宜钻入电梯的身影说:“Boss,你们昨晚……”

话尚未出口,曲阑深一记寒光劈来,Linda忙闭口讨论这种八卦。

曲阑深见她手里拿着一沓文件,料想是准备收购谭氏的方案。不时扯扯歪斜一旁的领带说,“将文件交给Steven,他知道怎么做!”

“是!”Linda回应,心里却在想,这么重要的事,老板怎不亲自出面,是顾忌陶小姐的感受?

到底是陶小姐男友的公司,老板这么很欠厚道。不知陶小姐知道会怎么想?

陶静宜一到杂志社,就被老马唤进办公室。

老马对她说,本季特刊上的专辑将由她来定。

老马说这话时一脸笑嘻嘻,全然与昨日那个将她骂得狗血淋头的人判若两人。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此文求收藏,求推荐 ,求留言,求各种鬼币,冥币砸来。嘿嘿,今日到此。

作者:于珏

开始梦游<< 上一章鬼话闲聊目录下一章 >>鬼门关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