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异事之陶碗借命

鬼姐姐湘西异事之陶碗借命
湘西异事之陶碗借命作者:轩辕三缺更新时间:2018-05-05 15:32:00字数:9849

你刨过坑吗?就是那种一铁锨一铁锨在地面上刨出的,长长的,但又不是很规整的坑。

如果你刨过,那么恭喜你,可能下面讲述的就是一则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如果你没刨过,也没关系,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也不要太在意。

(一)

蒋生不是一个真实的名字,它只是一个化名,一个为了保护故事主人公的隐私,而随意起的化名。

蒋生从小在农村长大,他所在的农村也像他的名字一样,简单而又朴实,就叫做蒋村。

蒋村面积不大,但又比较特殊。它东西长二里二,南北长也是二里二,刚好是一个方形。

蒋生家就坐落在蒋村的东南角上。

蒋生家的东南方向,是一片荒地;荒地的东南方向,是一片麦田;麦田的东南方向,是一大片丛林跟一望无际的深渊。

据老一辈的人讲,那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但是蒋生在很多次,望着那个角度看的时候,他在想:也许住在那里的不是神仙,而是魔鬼。

丛林的东南方向,乌云压的很低,天空总是灰蒙蒙的,显得阴暗跟潮湿,神仙不可能住在那个地方。

蒋生又一次抬头望了望天,东南方的乌云开始朝蒋村的方向移动开来,空气无比的沉闷。蒋生知道,这是下雨的前奏。蒋生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慢悠悠地进屋关起了门。

不一会儿天色就暗了下来,雨水就像是十万天兵一般,从高空向着蒋村扑面而来。

这一天是农历七月十五,鬼门关大开的日子。

相传这天,地府中的阎王会让那些终年受苦受难,禁锢在地狱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获得短期的游荡,享受人间血食。也有很多挂念在世亲人的魂魄,趁着这个时间回家探亲。

所以,如果这天你没什么事儿的话,夜里最好不要随意外出,以免遇到一些熟悉的陌生人。

对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或者察觉,好像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都会下雨,特大的雨。

笔者在想,或许这哗哗哗的雨声,正是为了掩盖他们急促的脚步声。

蒋生家在蒋村并不穷。他家盖着的两层小洋楼,在蒋村显得格外耀眼。

他爸爸在县政府工作,听说好像是负责县政府文件起草、审核一类的工作,听起来像是秘书,具体做什么没几个人说的清。蒋生的爸爸不怎么在家住,多数都是住在县城,跟老家的人也很少来往。

蒋生的妈妈也不在老家住,据说是无意中发现了蒋生的爸爸背着她找小三儿,一气之下俩人离了婚,一个人远走他乡,去了深圳。

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蒋生一个人在老家住,偶尔也会带三五个玩的比较好的朋友,在家里吃吃喝喝,小打小闹一番。

有些读者可能会有疑问,蒋生的爸爸为什么不让蒋生在县城住呢?他爸爸的条件那么好。

笔者猜测:也许是因为,蒋生的爸爸在县城有别的女人。

只是猜测,如果有认识蒋生,并且知道事情缘由的读者,不妨来信告知笔者,笔者在这里先行谢过。

来信请寄:幽冥市鬼云街436号,轩辕三缺收。

蒋生比较懒,他懒得爬楼梯,平时也很少去二楼,他明智的选择了一楼东南角的房间,作为自己的卧室。

这间卧室,背北朝南,窗户眺望着正南方。

蒋生的床铺,东西方向的摆在房屋里,并且床的内侧跟窗户之间,仅隔了一只鞋的距离。他习惯性的头部靠着西面的墙入睡。

试想一下,蒋生如果躺在床上,隔着窗子看向外面,是不是刚好看的是东南方向呢?

东南方向,老人们常说的神仙居住的地方。

(二)

农历七月十五的夜,雨水拍打着地面,拍打着窗子,显得格外的响。蒋生锁了门,关了窗,熄了灯,一层微弱的夜光开始笼罩在整个房间。

蒋生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蒋生没有拉窗帘的习惯,就算是寒冷的冬天,就算是阳光刺眼的早晨,他都没有拉窗帘的习惯。

他懒得去拉那扇窗帘。那扇厚厚的落地窗帘长年累月地站在那里,上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拉的话,不知道窗帘的后面会拉出一个什么东西出来。

也许什么都没有,也许是一只硕大的老鼠,也许是脸色苍白,穿着破旧长衫,因为害怕阳光,常年躲在窗帘后面的老者。管它是什么呢,反正蒋生是不会去拉那扇窗帘的。

亲爱的读者,你有拉窗帘的习惯吗?如果你也好久没拉过你们家的窗帘了,现在不妨去拉下试试,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在窗帘的后面等着你。

蒋生辗转反侧的睡不着,看了看手机,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三十七分。

蒋生失眠了。

蒋生一副心事匆匆的样子,双眼望向了窗外。

他不往外看还没关系,一往外看,仿佛是看到了一件特别不可思议的事儿,一下子提起了精神。

本来就睡不着的蒋生,这下更睡不着了。

蒋生没有开灯,他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看到麦田跟荒地的中间有一个人,一弯腰,一挺身的反复做着同一个动作,在这个大雨的深夜,在这个农历七月十五的深夜。

蒋生因为距离太远,外面光线又比较弱,看不清楚雨夜里的人在做什么。蒋生盯着雨夜里的人看了很久,才算看明白,那个人好像在刨坑,手上应该是铁锨一类的工具,一下一下地把土刨向坑外。

蒋生的兴趣越来越大,如此懒的他,竟然借着窗外微弱的光,为此翻起了储物柜,找出了他好多年前,读小学时候的玩具——望远镜。

望远镜上面也积满了一层灰尘,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不能用?

蒋生马马虎虎地擦了擦望远镜,生怕被外面的人发觉,他没有开灯,也没有借助手机屏幕的光,静悄悄地趴在了床上靠窗的位置,蒋生简单调试了下望远镜,惊喜的发现,这个望远镜竟然还能用。

蒋生调整好望远镜的焦距,物镜对准了那个一直在雨夜中刨坑的怪人。

蒋生在望远镜中看到,雨夜中的人穿着一身分辨不出是黑色还是深蓝色的衣服,头上也带着一顶分辨不出是黑色还是深蓝色的帽子,那人把帽檐压的很低,蒋生在望远镜里面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不过蒋生看得出,那人刨坑的时候动作很慢,很仔细,看起来很悠闲,就像是幽灵一样。从坑中慢悠悠地刨出一抔土,然后弯下腰,再从坑中慢悠悠地刨出一抔土。

蒋生脑海中闪过幽灵两个字的时候,心冷不丁的颤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蒋生从望远镜中看到,那个一直在雨夜中刨坑的人,铁锨伸进坑中不动了,他开始慢慢地扭头,帽檐缓缓地对准了望远镜。

跟着,蒋生从望远镜中看到,那人缓缓地抬头,朝着蒋生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蒋生背后一凉,望远镜从窗台脱落掉了床上。

而刨坑的方向,正是东南方向。

蒋生竟然再也不敢往窗外看了,他感觉雨夜中刨坑的怪人看到了他,虽然他没有看到那个怪人的长相,不过他确信那怪人肯定看到了自己。只不过那么远的距离,不知道那怪人有没有看清自己。

蒋生闭着眼睛,摸到了那扇落地的窗帘。

那扇布满灰尘的落地窗帘,终于给拉上了。

蒋生借着手机屏幕的光,摸索到了房屋里灯的开关,随着一声“咔”的响声,房屋里亮了起来。

窗帘的后面什么都没有,就连硕大的老鼠也没有。

蒋生长吁了一口气。

只是他再也不敢碰那个脱落在床上的望远镜了,他总感觉那个怪异的刨坑人,现在就藏在这副望远镜里。

蒋生随手拿起一件衣服,把望远镜包裹了起来,再次丢进了储物柜中。

笔者估计,蒋生今后,再也不会用望远镜了。

七月十五,雨夜,东南方向,刨坑人,蒋生这下是彻底睡不着了。

蒋生躺在床上,头部靠着背后的西墙,看着房屋内亮亮的灯光,看了一夜。

亲爱的读者,你也是像蒋生一样,喜欢睡在靠窗的位置吗?你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是不是也有看向窗外的习惯呢?

不要想多,笔者只是随便问问,没有别的意思。


1234下一页

作者:轩辕三缺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文馨之迷雾(上)<<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血滴魅影

  • 血亮丽丽安说:
    文笔真好2018-07-06 09:23

  • 112.39.214.*说:
    借个命用费那么大劲吗?2018-05-12 21:45

  • 120.210.190.*说:
    抓狂惊讶惊讶浮云浮云浮云hjjkdhkfnnbk2018-05-10 18:38

  • 106.118.220.*说:
    这也算恐怖故事?2018-05-07 16:41124.160.214.* 回复 106.118.220.* :人性的恐怖更为可怕!
    2018-05-08 1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