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噩耗

尸人难行
第2章 噩耗作者:大斑马更新时间:2018-05-07 15:05:06字数:2551

原本以为已经没事了,可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准确的说第二天我还睡在迷迷糊糊中,就被一阵紧锣密鼓的鞭炮声给吵醒了。

农村里只有逢年过节,或是谁家老人过世了才会这么隆重的放鞭炮,今日可不是什么节气日子,难不成村里有人死了?

“乾生,乾生你快起来,你师傅死了,公家来人了,要找你问话呢。”

我挣扎的睁开了眼睛,看见我妈一脸急切的瞪着我。

“什么?”

我脑子一炸,顿时就从我床上弹了起来,不敢相信的问道,“我师傅死了,不可能吧?”

“哎呀,你这孩子,当妈的还能骗你不成,他昨晚被淹死在河里了。”

我妈一边替我找衣服,一边催促着我赶紧过去。

师傅的尸体被放在村口河坝上,上面盖了一张长长的白布,从白布下的轮廓来看,尸体显得很臃肿,像是被水泡了许久的样子。

老村长见我来了,将我拉过去说道:“乾生啊,你师傅走了,你快去见他一面,送他最后一程吧。”

亲人见死者最后一面,村子一直有这样的一个习俗,意思是念念不忘,舍不得死者离去。

这本来应该由死者的直系亲属来做,可惜我师傅是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个老婆孩子,我是他唯一的徒弟,所以披麻戴孝就该由我来代替。

我点点头,扑通一下子跪在我师傅面前,我心中说不出的难受,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下子就走了。

老村长对其他人摆了摆手,周围人都转过身去,意思是亲属要送死者最后一程,其他人请回避。

我用手掀开盖在师傅头上的白布,师傅的脸也是臃肿无比,双眼紧闭,深深的凹陷在眼眶里。

我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响头,又重新将白布给他盖上,可就在此时,我竟然看见我师傅的双眼,突兀的睁开了。

我吓得手一抖,身子如被闪电劈了,全身都在发麻。

师傅的眼睛瞪得巨大无比,直勾勾的看着我身后,像是有什么话要交代我。

我彻底被吓坏了,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老村长听见声音,转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看见我师傅刚才睁眼了。

老村长顿时也吓得脸都白了,扭头看去,却说没有啊。

我再去看去,师傅依旧安详的闭着眼,难道是我眼花了。

“老黄你就安心的去吧,乾生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会替你张罗好一切的。”

老村长对着我师傅说着,最后将白布重新盖上。

他把我爸妈叫过去,说道:“黄老汉没有后人,只有乾生这么一个徒弟,他的后事就由你们操劳一下吧。”

我爸点点头,说灵堂都准备得差不多了,等公家问完话,就可以抬师傅的尸体去灵堂了。

很快,就有一个警察同志向我走了过来,这是个扎着马尾,五官很精致,透着一股英气的女警。

“你好,我是北川县公安局的林雨桐,经我们调查结果显示,你师傅是因为腿部抽筋,而溺水死于长丹河拐子弯,死亡时间大概凌晨3点半左右。据乡民说,你昨天一直和你师傅在一起,能否告诉我,你和你师傅最后分别的时间,以及昨天一整天发生的事吗?”

我彻底傻了。

我师傅死在了拐子弯。

死亡时间是在凌晨3点半。

这怎么可能。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和我师傅是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下了船,夏季黑的比较晚,我估计也就8点多。

而且我亲眼看着我师傅带我上了岸,经过青冈林又将我送回了家。

难不成我师傅趁我进了屋后,又转身回去了拐子弯?

“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女警林雨桐见我一直发愣,轻轻拍了我一下肩膀说道。

我回过神来,尴尬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正要把我想到的说出去,却突然想起昨晚师傅嘱咐我的话。

“不要向任何人提及昨晚的事。”

又想到刚才师傅瞪了我一眼,是不是在告诫提醒我什么。

我认真的想了想,即使没有师傅的嘱咐,我也不能将昨晚的事情说出来。

如果我告诉他们昨天我们遇见了红衣女鬼,师傅可能是被女鬼害死了。

恐怕这些警察也会说我是胡说八道,搞不好还会引起众人的恐慌。

我吞了一口口水,撒谎道:“昨晚我和师傅一整天都在捕鱼,因为没有捕捞到多少鱼,师傅就叫我回去了,时间大概是10点多。”

林雨桐也没多问,只是拿着一个本子记录,做完后就说没事了。

师傅的尸体被抬进了灵台,师傅死得太突然,所以办丧事需要的东西都很欠缺,甚至连棺材都没有,一下午我爸妈都忙得不可开交。

按照习俗,我晚上要去给我师傅守灵,所以我爸就叫我先回去休息。

我一个人回到了家,但是心里总是惶恐不安,我觉得师傅的死,和我们昨天见到的红衣女子脱不了干系,如果师傅是被她谋害了,那么下一个是不是就要轮到我。

推开家门的时候,没想到的是,上午询问我的女警林雨桐,正坐在我家院子里。

她旁边还有一个男警,个子挺高的,模样很俊俏,但却是一脸的冷傲。

他俩如同审问犯人一样盯着我,我心里有些发虚,就说了一句,你们怎么在我家?

林雨桐也没有解释,很直接的就对我说:“你师傅是被你害死的。”

这么大的一顶帽子直接就扣我头上,我肯定受不了。

有些怒气的说道:“难道警察就能这么随便诬陷别人的吗,我为什么要害我师傅。”

林雨桐旁边的男警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我说道:“臭小子,就你那撒谎的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我们雨桐,老老实实交代,不然有你好受的。”

这男警冲我扬武扬威一番后,又带着讨好的嘴脸对林雨桐说道:“雨桐,这小子太不老实了,要不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林雨桐厉眼瞪他一眼,“小何,你做事怎么还改不了毛毛躁躁的性子,你出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这个被称呼小何的男警,竟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很不爽的盯了我一眼,就乖乖的出去了。

不知怎的,本来有怒气的我,忽然对这个林雨桐有了一丝好感。

小何出去后,林雨桐对我说:“现在这里就我一个人,把你上午没说的,都说出来吧。”

我有些犹豫,这丫头一眼能看出我上午撒谎,看来她作为警察,经验应该很丰富。

可是我还是坚持,我说我没有撒谎,我没有害我师傅。

我刚说完,大门就被小何给一把推开了,冲我大声嚷嚷道:“小子,别给脸不给脸。”

接着他又对林雨桐说道:“雨桐,咱走吧,这次你得听我的,这事你不能管,你就让这傻乎乎的小子死了得了。”

林雨桐瞬间就从凳子上坐了起来,怒视着小何,“我让你进来了吗?”

小何脸色刷的剧变,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连连说道:“对不起雨桐,我错了,我不该多嘴,我这就走。”

小何的突然闯入,我本来是很生气的,但是我听到他说我死了得了的时候,我却是吓得陡然一惊。

林雨桐轻叹了一声,从她兜里掏出一块铜镜塞给我手里。

说道:“你叫石乾生是吧,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你印堂发黑恐怕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这块铜镜能为你当一次灾,想通了就来找我。”

林雨桐说完就挺着身子离开了。

我有些晕乎,“你印堂发黑,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样的话语竟然从一个警察口里说出来了。

作者:大斑马

第1章 河边女人<< 上一章尸人难行目录下一章 >>第3章 守灵

  • 淡水梨。说:
    哈哈,这可能是警察被黑的最惨的一次憨笑2018-07-27 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