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守灵

尸人难行
第3章 守灵作者:大斑马更新时间:2018-05-07 15:08:19字数:2486

林雨桐的一番话,让我又惊又怕,我看了看手里的铜镜,这丫头难不成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人吗。

我心里有一丝动摇,但是在师傅和林雨桐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师傅,还是选择了不说。

晚上7点的时候,我就去了我师傅家里帮忙,乡里人都很质朴,虽说是爸妈张罗师傅的丧事,但是乡里乡村的都在帮忙。

我到师傅家的时候,火纸、花圈、纸人等物品就已经准备的非常齐全,就连师傅的寿衣都穿好了。

过了一会儿,我爸和几个叔叔把棺材也买了回来。

“来几个人,把黄老汉抬进棺材里。”老村长在灵堂前指挥着。

几个汉子上前恭敬对我师傅做了几个揖,就抬着他往棺材里面放。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砰的一声,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突的一下子砸在了师傅的棺材里。

“打死这个怪物,快打死这个怪物。”师傅的院子外面,连续传来了几声疯疯癫癫的声音。

“是二傻子!谁让这个傻子来这儿了。”

我爸气的扛起一把锄头就冲了过去。

二傻子人如其名,是我们的村的疯子,平时就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说的话也是乱七八糟,不给他吃的,这家伙就一直缠着你,但是你打他两下,这家伙就会跑。

我爸用锄头顶了他两下,斥声痛骂道:“你这个疯子,快滚出去,这里没吃的,滚!”

“哈哈哈,好多死人啊,好多死人啊!”

二傻子嘻嘻哈哈的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后,一边跑还一边舔着嘴角的泥土。

“唉!幸好他扔的石头没有打到老黄,不然可就是对逝者的大不敬啊。”老村长叹气了一声。

把师傅放进棺材后,众人都说家里有事,就纷纷离开了。

看得出这二傻子把众人的心里弄得很荒,师傅院子里的十几个人,不到一会儿就剩下我家三人。

“儿啊,你也别怕,你爸你妈都在你身边呢。”

我妈摸着我的后脑说着,估计是怕我因为二傻子这一闹,不敢在这儿给师傅守灵了。

我笑了一下,“妈,没事的我不怕。”

在我们村守灵也是有讲究的,灵堂棺材前要点一盏灯。

因为人死之后要过奈何桥,哪里黑灯瞎火的,怕死者看不见路,所以要在灵堂的棺材下面点一盏灯照着,所以这灯叫“过桥灯”。

而且灵堂这盏过桥灯,千万不能熄灭,必须要求守灵的人看着。

我爸妈为了不让我们犯困,就一直说着我小时候的事情,闲聊了一会儿,我忽然就犯起困来,打了一个哈欠。

我妈看在眼里,有些心疼的说:“困了就去睡会儿吧,妈替你守着。”

我爸一听就反对,说:“不能睡,既然是守灵,就要诚心的守,这才刚开始就要睡觉,孩子他师傅会不高兴的。”

我妈又护着我说道:“儿子昨晚2点才上的床,今天又忙了一整天,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啊。”

我一听就纳闷了,我昨晚两点 上的床?

这不对啊,我记得我回家的时候,也就十点的样子,怎么就成了2点了。

我赶紧问道:“妈,我昨晚真的是两点上的床?”

我妈没好气的说道:“那可不是吗,你回来后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进了屋就睡觉,我叫你半天你也不应一声,还是我给你盖的被子。”

听到这里我后背顿时就冒了一层冷汗,刚才的睡意瞬间就没了。

我朝着师傅的棺材望了一眼,昨晚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

后半夜的时候,我爸妈各自靠着一根柱子边睡着了,说实话我也很想沉沉的睡一觉,然后一觉醒来就是新的一天。

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

盛夏的夜晚本应该是凉爽惬意的,可是我却感到一阵寒冷,周围没来由的飘来了几缕夜风,将师傅棺材的油灯,吹得晃晃悠悠的,险些熄灭。

我匆忙跑过去,用身体挡住吹来的夜风,又朝油灯里面加了一些油。

正准备回去的时候,我却忽然听见了一道声音。

“擦……擦……擦”

那种声音就像谁在用指甲,使劲抠木板一样,我又仔细的听了听,竟然是从我师傅的棺材里面发出的。

这一下可把我吓住了,我屏住我的呼吸,条件反射的抬起手里的油灯,朝师傅的棺材看去,我期待着有什么虫子,或者什么小动物的恶作剧。

可我才刚刚抬起油灯,就看见棺材板子,如拉抽屉一般,刷的一下拉开了一大半。

紧接着,我师傅的一只手从棺材里面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乾生,你快让开,别挡着师傅,拉师傅一把,师傅我好饿,快拉我出来。”

棺材里面传来诡异的低沉声音,那声音断断续续,就像是我师傅在哭泣一般。

我吓得都快尿裤子了,这根本就是诈尸了。

我啊一下子尖叫了出来,胸口如一团火焰在燃烧,脑袋更是天旋地转。

“儿啊,你怎么了?”

我猛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前我爸妈正一脸焦急的看着我,而我趴在师傅灵堂前的板凳上。

竟然是一个梦。

“孩子,你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我妈急的都快掉眼泪了。

我用袖子抹掉了额头上的冷汗,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说,“我梦见我师傅了,他说他饿了。”

我妈一听,顿时就把衣袖挽到胳臂肘的位置,然后冲着我师傅的棺材就开始没好气道:

“黄仁贵啊黄仁贵,我家乾生给你当徒弟当了这么久了, 你走了他还像亲儿子一样给你守灵,你个挨千刀的,你走都走了还吓唬孩子,有你这样当师傅的吗?”

我爸赶紧冲过去,一把捂住我妈的嘴,“哎呀,你少说两句,你怎么能在灵堂面前说这些话呢。”

我缓了好一会儿,胸口依旧隐隐传来灼热感,往怀里的衣服兜一摸,竟然是林雨桐给我的那一块铜镜。

我摸出来一看,这铜镜已经开裂了,上面列出好几道口子。

我呆呆的看着这块铜镜,难道我师傅真是我害死的,他刚才是找我索命来了?

若不是这块铜镜为我挡了一次,说不定我在梦中就被我师傅吓死了。

“儿子,跟妈回去,别给你这没心没肺的师傅守灵了。”

我妈也是个暴脾气,拉着我的手就要走。

我爸看了看时间,已经5点半了,天边也已经出现了红霞,也就没拦着我妈,只说一句你们娘俩先回去吧,做点早饭,我待会儿就回来。

我没有跟我爸妈说铜镜的事,我怕说出来会吓着他们。

我在厨房给我妈当下手,乡村没有煤气灶,还是用柴火做饭,一顿早饭差不多做了一个多时辰。

把早饭刚做好,我看见我爸也推门进了屋子。

我妈给我爸打了一盆热水,随口说道:“孩儿他爸,洗洗脸准备吃饭吧。”

我爸一边洗漱一边朝我望了几眼,他的脸色很难看,就像是被吓到了一般。

我妈一眼就瞧见我爸有点不对劲,就问他怎么了?

我爸抹了一把脸,缓缓开口道:“跟你们说一个事,我刚才走的时候,发现老黄的棺材盖子,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啊?这副棺材不是你们刚买的吗,怎么就裂开了一口子?”我妈一脸惊讶说道。

我爸转身又把门给栓上了,“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我去把棺材开裂的地方合上时,我竟然看见那一道口子边上有鲜红的血迹。”

作者:大斑马

第2章 噩耗<< 上一章尸人难行目录下一章 >>第4章 饿了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