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变身九尾萝莉
标题……作者:一世倾狂更新时间:2018-05-08 19:38:35字数:11220

小子,闪开,别挡着你胖爷的财路,这可是上古“九尾天狐苏妲己”的血脉。”

胖子恶狠狠地说道,时不时还挥舞着他那双粗大的手以此来恐吓楚墨,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你们猎妖人眼里难道只有钱吗!”楚墨愤怒的吼叫着。

这些猎妖人为了钱,无恶不作。不论青红皂白,见妖就杀且夺取内丹卖给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致使许多妖怪都无法转世。

“小子,废话怎么这么多,让开。”

为首的光头显得有些不耐烦。一把抓住楚墨直接往旁边扔去。

“你们……给我住手。”

楚墨不顾一切的嘶吼着。他曾在她的坟前发过誓。他!楚墨不会再让一个妖怪受到猎妖人的伤害。

“嘿,你小子真他妈烦。给我老实点。”

说着黄毛一觉踹了上去。

“噗……”楚墨只感觉喉中一阵甘甜。

“住手,住手……不,你们不能……”楚墨不顾一切的大叫着。

“唰,”异像窦生。小狐狸来到了楚墨的身边。呃……直接吻了上去。

“What,my first kiss give a Fox。”(翻译:什么,我的初吻给了一只狐狸。)楚墨直接飙出一段英文。

忽然,楚墨只感觉喉中一正阵清凉,一个珠子大小的东西滚进了楚墨嘴里。楚墨立马意识到这是妖丹,赶忙想吐出来。但为时已晚,妖丹早已经入了楚墨腹中。(楚墨晕了过去。)

“你很好,代我活下去吧,谢谢。”

说完,一代传奇九尾天狐苏妲己便陨落了。

“大哥,现在怎么办。妖丹被这小子吃了。”

黄毛有些汗颜。恐怕老大又要杀人越货了。

“走吧,记得把他记忆删了。上古妖丹只认两次主。。”

说完光头便离开了。

“真他妈晦气。”黄毛只得撒一些散忆粉在楚墨身上。

三年后……

“妹妹,姐姐终于找到你了,这些年你受苦了。”

一位少女死死地抱着楚墨,仿佛一松手眼前的人儿就会再一次迷失于人海之中。

“呃……这个……内个,同学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叫楚墨,而且我是男的。”

楚墨略有些尴尬的说道。说实话楚墨地却没见过眼前的少女,但心中似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提醒自己,眼前的少女就是他姐姐。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声音响了起来。

“楚墨!你公然扰乱课堂纪律,带着你姐姐给我滚出去。”

一听到母老虎的声音,楚墨的心一下子凉了一半。这母老虎得凶名可是响彻宜兴的。

只要报上她的名号基本上就能在宜兴横着走了。(简单来说就是宜兴的大佬们都受过她温柔的教育。)

“是,”

楚墨也不矫情,一把拽过少女就向着门口走去。

“你到底是谁!”楚墨有些恼怒。楚墨认为眼前的少女就是来拿他寻开心的。

“我都说了我是你姐姐啊。”

少女丝毫没注意到楚墨语气中的不善。

“你……”

一道红光闪过,楚墨失去了知觉。

“那个,老师,楚墨晕了,我带她回家。”

少女落落大方地说道。尽管身上驮着楚墨,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她。

“好,你们走吧。”

母老虎虽有些疑惑,但并没说什么。

一天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成这幅样子了。”

镜子里的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突然由成熟变得可爱,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再配上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和九条若影若现的尾巴,可爱如天仙。

“砰,烟雾四起。”少女冲了进……来吧。

“妹妹你怎么了。”

少女关切的问道。

“呃,没事。你真是人嘛?”

楚墨迟疑了半秒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有说我是人嘛?我是狐狸呀。”少女挠了挠头,呆萌地说道。

“狐狸精?”楚墨有些不敢相信。说好的建国后不允许成精的呢。

“可以这么说吧,但妹妹你也是的呢。”少女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这么说,我身上的变化和你有关了。”一团团黑色的气体不断地从楚墨体内冒出。

“这不怪我,你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小傻瓜。”

楚墨被少女最后几个字叫的简直是心惊肉跳。世间竟有如此奇女子。一身黑气也慢慢缩了回去。

砰地一声,眼前的少女变了样,九条尾巴不断的摇摆着。

正当楚墨惊讶之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神州浩土,广瀚无边。谁不知道,世间除去自己号称万物之灵的人之外,更有无数生来,与人类一同在这天地之间。诸如家禽有鸡鸭猪狗,猛兽如豺狼虎豹,俱是人所常见熟知。

而自远古以来,世间便颇多流传种种奇闻传说,在神州四方蛮荒偏僻之地,穷山恶水之间,有一些上古灵兽、洪荒道种,残存人世。千百年下,无数跋山涉水擒龙捉妖的热血少年传说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口口相传。

而在这些繁多的传说之中,狐妖一族,或许并非最凶猛最强大的怪物,但毫无疑问,是世人眼中最神奇、神秘及至于是唯一带着些人情世故的传说。

当诸如“黑水玄蛇”这等亘古巨兽成为无数少年心中证明自己修行实力的目标时,狐妖在人们口中,却似乎往往带有一丝暧昧。虽然一直也有流传着狐妖伤人的传说,但与其他怪物传说不同的是,狐妖一族常常会留下诸如与人相恋的动人故事,这在种种妖怪祸害人间的传说中,是非常突出而另类的怪事。

当然,这些不过都是在凡夫俗子、世间百姓之中所流传的,在真正的修真炼道之人眼中,狐妖一族是一群极聪慧甚至狡猾的生物。它们的力量远远不如黑水玄蛇这等不可思议的上古奇兽,但这些妖物却懂得人情,甚至传说中修行到了一定地步,狐妖一族竟有变化成人的异能,这也就是那些凄美人妖恋情流传出来的原因。

而在狐妖一族之中,有一支最聪慧最神秘的支系,传说他们随着修行道行的增加,身后的尾巴会不断增长,百年道行会有三条尾巴,称为妖狐;千年道行便有六条,便为灵狐;而到了出现有九只尾巴的地步,便已是世间妖物的无上境界,无人知道这究竟要修行多少年才能达到,但传说之中,道行到了九尾的狐妖已经是绝世妖物,法力通神,是为“九尾天狐”!

话闭,楚墨的一栋墙碎了,刚刚还未散去的烟雾再一次弥漫开来。,伴随这再次散开的烟雾的还有楚墨满身的黑气。

涂山雅雅:(就是第一章出现的少女。)

性格:活泼,温柔,天然呆。是个究极妹控。

实力:一身妖力通天,十万年前就修得九尾,主修:冰

故事:早些年,把刚出生的苏妲己弄丢了十分自责。

地位:涂山一当家,万界妖王。

涂山蓉蓉

性格:内向(对自己人是十分活泼的。)怕生

实力:近几年来刚突破到第六条尾巴。主修:狐火

地位:涂山二当家

楚墨(涂山苏苏)

性格:贪财,呆萌,还有些二。喜欢吃棒棒糖。

实力:九尾,实力远高于同为九尾的涂山雅雅。主修:无

地位:涂山三当家(隐藏的万界妖王)

丁科允

性格:二,二到不能在二。性格软弱。基本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实力:与涂山蓉蓉相差不多。

地位:就一屌丝(华山派掌门)

其余势力

天地会

势力与华山派差不多。

万道会

与涂山差不多。一直处于中立。

鬼王宗

势力与其他势力相比差得远,但新上任的鬼王十分厉害且行踪诡异。连涂山也不愿轻一招惹。

剩下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小门派。

(其余会在后面增加。

“我说的没错吧雅雅姐?”

丁科允眉毛一挑,笑嘻嘻地说道。

“嗯,他怎么来了。”

涂山雅雅不经眉头一皱,流露出些许不满的神色。

“砰”

只见一道黑影闪过,丁科允一下子便被这股巨力打飞了出去。

“你,赔我……”

话还未说完,便被刚刚打出去十米远的丁科允打断了。

只见丁科允扭扭捏捏地说道。

“其实……内个也不是不可以。”

“滚!”

楚墨瞬间明白了丁科允的意思,浑身气的直发抖,连眼中也似有红芒闪过。九尾之尊,谁敢践踏。

“别,别生气嘛。是我不对,诺,这个就当做你的补偿吧。”

丁科允见楚墨动了真怒,不禁有些害怕,赶忙从怀中拿出一枚九品妖丹赔罪。

毕竟九尾之尊,践踏者,死!

“砰”

丁科允再一次被打飞了出去。

“我的姑奶奶,你这又是干什么。”丁科允有些蒙圈。

“就拿这黑乎乎的玩样来赔罪,你是不是当我傻?”楚墨气鼓鼓地说道。

“噗,哈哈哈哈哈。妹妹,你可能真傻了,这二货手中的是九品妖丹,其价值足以买下整个无锡。”

涂山雅雅再也忍不住了,只得出声提醒楚墨。

“你……你怎么不早说呢。”楚墨鼓着小嘴气嘟嘟的说道。令旁边的丁科允一阵出神。

“喂,还有呢?”

楚墨伸出她那双雪白的小手傲慢地说道。(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嗯,还有?”

丁科允一阵奇怪。妖丹不是给她当赔罪礼了吗?怎么还问他要呢?

“你可别得寸进尺,我也……”

“呵呵,你说什么?我好像听的不大清楚啊!”

只见楚墨轻轻地在墙上一指。霎时间烟雾四起,有一栋墙没了。

“雅雅姐……”丁科允只得求助于涂山雅雅。

“我什么都没看见。”涂山雅雅瞬间用九只尾巴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内个,小祖宗,我今天没带这么多妖丹,要不日后再说。”丁科允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又把这尊大佛得罪了。

“砰”

丁科允飞了起来。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论如何都得说。”丁科允已经完全蒙逼了。

“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丁科允在心中怒吼道。

“妹妹,你这就有些过了!”一旁的涂山雅雅也有些可怜丁科允了。

“姐姐,他刚刚调戏人家。”楚墨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涂山雅雅。(少年,节操呢?作者君也看不下去了。)

“调戏……”一股庞大的杀意瞬间锁定了丁科允。

“喂喂,雅雅姐我没调戏她呀!”丁科允哭笑不得。

“那你把刚刚说的话重复一遍。”楚墨插着腰气呼呼地说道。

“内个,小祖宗,我今天没带这么多妖丹,要不日后再说。”丁科允只得再说了一遍。

“的确,没什么呀妹妹,你搞错了吧?”涂山雅雅也有些蒙圈了。

“谁说的,內谁把最后四个字重说一遍。”楚墨不依不挠的说道。(楚墨:老子节操都不要了,你就乖乖的把妖丹交给我吧。)

“日后再说。”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丁科允一脸疑惑的看着楚墨。忽然之间,三道狐火出现在了丁科允的面前。

砰地一声,屋子里瞬间充满了一股烤肉的味道。

“呃……咳咳,雅雅姐你发什么疯啊!”

一团黑乎乎不断地蠕动着,浑身散发着一股肉香味。

“你,还不明白吗!”

涂山雅雅气呼呼的看着眼前的“不明物质”,又甩了一道狐火。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

“姓楚的,大白天搞什么啊,这么吵!”

房东大妈不断地敲击这门着。

房中一片寂静,涂山雅雅和丁科允一同看向了楚墨。

“喂喂,别看我啊!是你们搞得。”

楚墨被看的有些发慌。

“喂,在不在家……奇怪,难不成这小子家里进贼了。”

房东大妈嘀咕着,从袋中掏出钥匙,插入了钥匙孔。

“咔嚓”

门开了,“啊啊啊!姓楚的我跟你没完。”

房东大妈目瞪口呆的看着屋内的一片废墟。

天上

“哇,姐你还会飞!”

楚墨惊奇地说道。

“那是,不看看你姐姐是什么妖。”

涂山雅雅高傲地说道。

“喂喂,别忘了我有恐高症啊!”

丁科允有些不满。

“怂货”,楚墨翻了个白眼。

“那你倒是不要抱着你姐姐。”

丁科允一脸鄙视的看着楚墨。

“要……要你管。”

楚墨满脸通红,气嘟嘟的说道。

“咕嘟”看着眼前的楚墨,丁科允不禁咽了口口水。

“太萌了,世间竟有如此萌妖,要是……”丁科允臆想到。

“喂,傻笑什么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楚墨一脸嫌弃的看着丁科允。

“喔喔,没什么。”丁科允立即抹掉了嘴角的口水。

“咦,真恶心,离我远点。”

楚墨不禁皱了皱眉,嫌弃的看着丁科允。

“到了!”

涂山雅雅激动地说道。

“这里是哪?”

楚墨有些疑惑。这儿的一切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涂山。”丁科允严肃地说道。

“喂,你怎么了。”

楚墨有些害怕,现在的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刚刚得知自己生世的,“小妖”罢了。

“妹妹,欢迎回来!”

一位少女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楚墨。

少女墨绿的长发随风飘扬着,配上肉嘟嘟的脸庞,别有一番韵味。

一股少女独有的体香钻入了楚墨的鼻子。

“你是……”

楚墨满脸通红,不敢直视眼前的少女。

“她叫涂山蓉蓉,是你二姐。”

涂山雅雅有些激动地说道。

“蓉蓉姐!”

楚墨的内心说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她从小就是一个人。但,从现在起,她不再是一个人了,她有家人了!

“喂,墨迹完了吗。”

丁科允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吵什么吵。”

楚墨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有些生气的说道。

“那你是不知道涂山究竟有多少……”

丁科允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危险?”

楚墨一脸不爽地看着丁科允。

“不,是吃的。”

“吃的!”

楚墨看向涂山雅雅以求证丁科允的话。

“是的。”涂山雅雅点了点头。

“还不快走。”

得到了涂山雅雅的证实,楚墨再也按耐不住了。直接拽着涂山雅雅和涂山蓉蓉就往街上跑去。

“喂,等等我。”

丁科允无奈的看着三人。

“诶诶诶,老板我要这个。”

楚墨激动的说道。

“喂,我说楚墨你买的吃的有些多了吧?”

丁科允气喘吁吁的说道。手中拎着一堆涂山特产。

“有吗?”

楚墨疑惑地看着丁科允,似乎丁科允一不答应就要哭一样。

“好吧,你赢了。”

丁科允无奈的摇了摇头。

“妹妹,你也买了这么多吃的了,该去买衣服了。”

涂山雅雅揉了揉楚墨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是啊,是啊!”

涂山容容不断地点着头。

“你们这么激动干什么?”

楚墨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了楚墨的心头。

“我……我能拒绝吗?”

楚墨弱弱地说道。

“不行”

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异口同声地说道。

“呃……我好像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了……。”

刚回家的楚墨便直接躺在了地上,(家里就是一堆废墟。)双目无神,感觉被玩坏了一样。

整个下午,楚墨都是在衣店内度过的。而丁科允那不仗义的家伙在楚墨被二女绑走后就不见了踪影,最后是在楚墨以抛弃尊严的代价(卖了个萌)才成功的脱了身。(楚墨睡着了。)

一道道月光撒了下来,照在楚墨的身上,竟将楚墨整个人拖了起来。

此时的楚墨如同入凡的仙女一般,美,美得不可一世。

早晨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

“嗯嗯,谁啊?”

楚墨懒散的说道。

“诶!这不是楚墨那小子家吗?怎么有小女孩的声音?”

门外的女孩显得有些疑惑。

“不好,今天是周一。”

楚墨瞬间清醒了。

“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呀!”

楚墨看着镜子里的小萝莉,不禁有些慌张。

“诶,这是什么。”

楚墨忽然发现在她的口袋中多出了一份卷轴。

“千面,九尾天狐苏妲己所创,九尾一脉只需三息便可参悟……”

三息过后,砰地一声,一位猥琐的少年走了出去。

“你怎么这么慢啊!”

少女有些不满。

“嘿嘿,有些事情耽搁了,不要生气了呗。”

楚墨有些尴尬的说道。

眼前的少女有着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没错,这位少女就是楚墨的女朋友(女性朋友)。

“诶诶,听说昨天你姐姐来找你了,是不是真的?”

方悦知有些八卦地问道。

“我……不告诉你。”

楚墨故意卖了个关子。

“告不告诉我!”

方悦知捏着楚墨的脸,恶狠狠地说道。

“嘶,好疼啊。”

楚墨的双眼立刻涌出了几滴晶莹的眼泪。

“喂喂喂,不是吧,你怎么哭了。”

方悦知有些不知所措。以前她也是这么欺负楚墨的,但从没见过他哭过啊。今天怎么就哭了呢。

“喂喂,别哭了,算我错了,行不行。”

方悦知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哟,哟,哟,我当是谁在这哭呢?原来是楚墨啊!”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

方悦知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别这么大火气吗,校花小姐。”

少年慢悠悠的说着,眼神却不断瞟向楚墨。

“原来如此,三当家的要注意好情绪啊!”

说完少年挥了挥手便离开了二人。

“切,没想道丁科允这小子也在这念书。”

楚墨抹了抹眼泪,小声嘀咕了几句。

“楚墨,刚刚的是谁啊!他为什么叫你三当家,啊!”

方悦知的八卦之魂再一次燃烧了起来。

“我去,不会吧,又来!”

楚墨不禁翻了个白眼。

“说嘛,说嘛。告诉我吧。”

方悦知拉着触摸的手不停的撒着娇。

“咦,少来这套,就算你再怎么求我都没用。”

楚墨不禁打了个哆嗦。

“哼,不理你了!”

方悦知直接甩下了楚墨,一个人独自往前走。

“诶,还是跟小孩子一样。”

看着方悦知渐行渐远的背影,楚墨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作者:那你算什么,你自己刚刚不还哭了吗?)

“叮咚,同学们下课时间到了……”

下课铃刚响全班便闹翻了天。

而唯独楚墨一人是个另类。

“喂,三当家你在不在!”

窗外的丁科允大喊了一声。

“……”

全班一阵寂静。

“我类个乖乖,这不是丁科允吗!”

不知是谁起的头,全班一阵骚乱。

“诶,你听到没,丁科允刚刚好像是来找人的?”

“没啊,我看丁科允那小子是来惹事的!”

“……”

“我靠,快看……”

窗外

“丁科允,你是不是想死啊,大庭广众之下叫我三当家,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楚墨直接吧丁科允一顿胖揍。

“黑虎掏心”“白鹤展翅”“猴子偷核桃”

“我去,三当家下手轻点啊。”

丁科允无奈的说道。这妮子下手也太狠了,差点就断子绝孙了。

“哼,要你管,九品妖丹快点拿过来。”

楚墨蹬了下脚,傲娇的说道。

“不是吧?画个圈圈诅咒你。”

丁科允小声嘀咕了几句。但还是将三枚九品妖丹扔给了楚墨。

“嘿嘿,这不就对了,我也不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走吧。”

说完头也不会的便走进了教室。

“壮士,受我一拜。”

全班集体向楚墨鞠了……三躬。

“喂,干什么,我还没死呢?”

楚墨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快,给壮士那些吃的来,不能让他饿这上路。”

全班没有理会楚墨,依旧我行我素。

“要不要这样,丁科允有什么可怕的。”

楚墨没好气的说道。

“喂,喂,唔,你们干什么。”

主角卒,死因:撑死的。

“呃,好饱。”

楚墨不禁打了几个饱嗝。

“上路吧,壮士。”

不由楚墨分说,全班直接把楚墨抬了起来,送向高三(5)班。

“丁科允,你的京东快递。”“呃,你们这是干什么?”

丁科允莫明奇妙地看着眼前的人。

“大佬,这小子对你出言不逊,我们帮你把他绑来了!”

一位身着黑衣的胖子谦卑地说道。

“呃……三当家,这可不管我事,要打你打他们去。”

丁科允不禁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这些人,怎么把这位小祖宗带到这里来了。”

丁科允暗骂晦气。

“哦,好的,现在就就地处……什么!三……三当家。”

胖子浑身的“肌肉”都在不断的颤抖着。

“我类个乖乖,敢情这楚墨的来头比丁科允还大。”

胖子瞬间搞清了形势,直接一脚就往丁科允身上踹。

“我让你欺负楚老大,看我不打死你。”

胖子一边踹一边叫骂着。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该不该说。”

丁科允满脸的黑线。虽说这胖子对他造不成一点伤害,但……太TM丢人了!

“好了,别踹了。”

一旁一直冷眼相看的楚墨出了声。

“喔,好的,大佬。”

胖子立刻停住了悬在半空的脚,如同仆人一般谦卑的站在楚墨身旁。

“你是个好……”

丁科允大喜过望,正准备好好谢谢楚墨时,楚墨的话直接让他跌入了无底的深渊。

“你太弱了,打的不疼让我来。”

楚墨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猴子偷核桃,“宝贝”碎大石,(什么宝贝你们应该是知道的。)断子绝孙脚……”

KO!

“嘶,太TM狠了。”

在场的男生不禁倒吸了口凉气纷纷捂住了自己的“大宝贝”,生怕楚墨踹的起劲给自己来那么一下。

“喔嚯,你也太狠了。”

丁科允强忍着来自……的疼痛,硬生生地从嘴里逼出了几个字。

“呃,还能说话,我再打!”

楚墨见丁科允还能说话,恶从胆边生,踹得更加起劲了。

“咳咳,这位同学不知小儿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嗯!”

一位中年男子气呼呼地走了过来。

“没什么,就是你儿子让我觉得不太爽,踹踹而已。”

楚墨头也不回,依旧在那折磨着丁科允。

“你!”

中年男子被楚墨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爸,她是……”

丁科允正准备提醒中年男子,却被中年男子直接打断了。

“什么他是,他是,除了那几个家伙,老子就没怕过谁。”

中年男子很是有底气的说道。

“可,她就是涂山的三当家啊!”

丁科允不禁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小伙子,收手吧,这样还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中年男子恶狠狠地说道。

“内个,楚墨啊,我家煤气泄漏了,我要回家看看。”

“对啊,我家祖坟不仅青烟了,我的祖父母还诈尸了,所以我……”

“对对对,我……”

“我去,还要点脸不!”

楚墨鄙视的看着眼前的众人。

“不要!命都快没了,节操……不要也罢!”

说完众人全都跑得没了踪影。

“MMP,一点都不给力!”

楚墨不禁吐了声槽。

“哈哈哈,果然还是有识大体的人的。”

中年男子大笑道。

“那么小伙子……”

“啪”

楚墨掏出了个牌子往地下一扔。

“对不起,三当家,我错了!”

中年男子早起看见牌子上的图案果断的……跪了。

牌子上赫然印着一只九尾天狐。

“现在学乖了?”

楚墨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的父子俩。

“三当家的,刚刚多有冒犯请多恕罪。”

说着中年男子变从口袋中掏出了十枚九品妖丹。

“嗯!你还挺上道的,快起来地上多凉啊。”

楚墨见到十枚九品妖丹立刻眉开眼笑,立即把中年男子从地上请了起来。

“那我呢?别忘了我。”

丁科允幽怨地说道,敢情这两人都把他给忘了。

“你吗……”

楚墨盯着丁科允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喂,帅哥我只卖身,不卖艺的。”

丁科允赶忙说道。(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喔,那就好办了。丁先生你的孩子我就买下了,说吧多少钱?”

楚墨嘴角的笑容更盛了。

“不敢当,不敢当,既然三当家都说了,那就送你吧。”

丁雪东谦卑的说道。

“喂喂喂,我都说了我只卖身不卖艺的,你怎么还是要买我呢。”

丁科允急了,要是落在这为小祖宗手里,那他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儿子,你脑子瓦塌了吧?”

丁雪东指着丁科允的脑袋有些怀疑地说道。

“我……呃,我好像猜到了了什么。”

丁科允一副神气的样子。

“你们一定是联合起来整我的,对不对?”

丁科允得意地说道。

“完了,你没救了。”

楚墨翻了个白眼,怜悯的看着眼前的“智障儿童”。

“咳咳,那个儿子啊,你的那句话说反了,是只卖艺不卖身,你说成只卖身不卖艺了。”

一旁的丁雪东看不下去了,出言提醒道。

“喔,那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丁科允恍然大悟,随后又可怜巴巴的看着楚墨。

“嗯……来得及,只不过就看你上不上道了?”

楚墨思索了0.1秒后果断地选择了要钱。

“给给,诺都给你!”

丁科允听了大喜过望,立刻把身上的九品妖丹全掏了出来。

“嗯,不错不错,起来吧。”

楚墨满意的从丁科允手中接过了五枚九品妖丹。

“那我们父子两可以走了吧?”

丁雪东试探性的问道。

“嗯,走吧,走吧。我只劫财,不劫色的。”

楚墨笑嘻嘻的说道。他现在可算是身价过百亿的土豪了。(一枚九品妖丹就价值十亿,而且是有价无市)

“还不快走”

丁雪东一觉踹在丁科允身上。

“喔喔,爸别踹啊!”

丁科允狼狈地说道,但脚上的速度一点也没变慢。

“那么,我也该回去了。”

楚墨眯着眼睛,慢慢悠悠的走进了教室。

“呃……人呢?”

楚墨呆呆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

“校长,你说气不气,全班同学没一个来上课的……”

远处传来了母老虎的声音。

“砰”

教室门被打了开来。

“你看我说的没……咦楚墨,你怎么在这,说,其他人去哪了?”

母老虎看到楚墨后,吃了一惊。

“喔,其他人都回去了,他们家里都“出事了”。例如有个人说,家里祖坟冒青烟了,祖父母还诈尸了……”

楚墨如实回答了母老虎的问题。

“什么!这帮人为了逃课连这种理由都说出来了!”

母老虎大吼了一声。

“嗯?那你怎么还在这!我看你也不像什么好人,跟校长说去吧。”

说着便把楚墨拎小鸡一样拎到了一位中年男子面前。

“我去,怎么是这小祖宗”

丁雪东直接懵逼了。

“校长,就是这小鬼撺掇我班其他同学逃课的,实为害群之马。”

母老虎义正言辞地说道。

“喂喂喂,怎么什么是都往我身上揽。”

楚墨有些无奈的看着母老虎。

“那个,张老师啊,你这是?”

丁雪东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不都说了吗!”

张琴不满的说道。

“哦,好好好,张老师麻烦您把你的玉足拿开。”

丁雪东强忍着恶心,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张琴一个不爽就给他来那么一个“红烧猪蹄”还是沾满“翔”的那种。

“帮我办手续,我退学。”

一旁的楚墨从张琴手中挣脱了出来,冷声说道。

此刻的楚墨有些生气了。他就看不惯张琴的这种作风。欺人太甚。

“哟,这么有骨气啊?”

张琴略有嘲讽地说道。

“退,退学!”

丁雪东吃惊的说道。这可不是小事,要是被涂山那两个家伙知道……可不是闹着玩的。鬼知道哪天一团狐火便从天而降,把整个学校给夷为平地。

想到这,丁雪东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不会追究的。”

楚墨察觉出了丁雪东的顾忌,出言说道。

“喔,那就好。”

丁雪东不禁松了口气。

“我要当老师!”

楚墨又说了一句。

“哟,你这家伙还想当老师,哪次考试你……”

张琴唯恐天下不乱,硬是插了一句。

“哼,仗势欺人,败坏师德的DogThings。”

楚墨狠狠地瞪了张琴一眼。

“这简单,立刻上任,以后你就是教导主任了。”

丁雪东也不管张琴什么反应,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什么!你们简直无法理喻!”

张琴恼羞成怒的说道。从来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怎么?你有意见?”

楚墨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直透人心。(嗯,透心凉,心飞扬。)

“哼,凶什么凶,老娘不奉陪了!”

说着张琴便气呼呼的离开了。

“那个,三当家,这是大当家让我给你的身份证。”

丁雪东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身份证,递给了楚墨。

“嗯?我的身份证?”

楚墨有些奇怪。

“好吧!还真是我的,快给我。”

楚墨一把夺过身份证,瞟了一眼后便急忙塞进了口袋。

“你没看过吧?”

楚墨试探地问到。

“没,当然没~”

丁雪东再一次抹了抹头上冒出的冷汗。

不过,这三当家还挺可爱的,当我儿媳也不是不可以……

丁雪东遐想当中。

“诶,这对父子没救了。”

楚墨翻了个白眼,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痴汉”。

“那个,你想当我儿……不对,你想去哪个班上课,教什么?”

丁雪东故作镇定的说道。

“几班吗?高三五班吧,就教……全教了吧。”

楚墨也不嫌事多,直接接下了高三五班的所有课程。

“额……你随意,三当家。”

丁雪东此时此刻只想说一句话“你们九尾一族TM都不是人。”(楚墨:本来就不是人,好不。)

“还有,我是用真身去教书的,你可别搞错了。”

楚墨提醒了一句。毕竟,以前的楚墨就是以为“出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能说会唱,除语数英物化地生政历这九门堪比世界未解之谜的科目外的全能学霸。”

人送雅号“不摇碧莲”。

“知道了,苏苏小姐。”

丁雪东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楚墨。

“嗯!你还说没看过。”

楚墨一下子就炸毛了,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于是乎,丁雪东整个下午都在捂着裆,不断的“喘息着。”

“嗯,啊,喔!”

下午

“砰砰砰,同学们安静。”

丁雪东不断敲击着桌面。

“……”

台下一片死寂……

“嗯,今天你们将迎来一位新“同学”。”

丁雪东见这么配合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家好啊!”

楚墨走了进来。

“哇哦,这谁啊,没见过啊!好可爱啊!”

……

“好像带回家啊!”

方悦知也被眼前的楚墨俘获了,一脸痴女像的看着楚墨。

“呃……”

楚墨自然是听到了方悦知的声音,心中无奈。

“做个自我介绍吧,苏苏同学。”

丁雪东略有些难堪的看着台下的众人。

“大家好,我叫涂山苏苏,今后就多多指教了啊!”

楚墨略有些俏皮的的说道。

“啊,好萌啊!”

“对啊,对啊。”

“喂,管家给我来一打这种类型的女仆。”

呃,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安静,都坐好,苏苏同学,你就坐方悦知旁边吧。”

丁雪东略有深意的看向了楚墨。

“嘶,这老东西,绝壁是故意的。”

楚墨狠狠地瞪了丁雪东一眼。无奈只好走向了她的座位。

“那,我走了别欺负“新同学啊。”

丁雪东临走之前又添了一句。

“怎么可能!”

全班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

说罢,向楚墨看了一眼后便离开了。

“哼,这老家伙。”

楚墨不屑地嘀咕了一声。刚刚那句话显然是专门说给楚墨听的。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我去,还自带出场音乐的。”

楚墨不禁眉毛一挑。

“我去所有正副科老师都来了!”

一个人充满恐惧的大喊道。

于是乎整个教室都炸了。唯有楚墨是个另类。

“开玩笑,我就是老师,我怕个屁!没错,不带怂的。”

“同学们,我们……”

众老师的话还未说完,便有人怂了。

“老师,手下留情啊!”

“对啊!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床上还有一位九十九岁的老母亲等着我去收尸呢去。”

“那这位叔叔,你多大了。”

一位女同学回了一声。

“安静,今天我们是来说以后我们不教你们了,会由一位新老师来教你们。”

说完,不给同学们反应的机会这几位老师便夺门而去。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全班。

“呃……我有一妈卖批不知该不该说。”

看着几位老师夺门而去的背影,楚墨无奈的要了摇头。

“叮铃铃铛。”

上课铃响了。除楚墨之外的全班五十个人一齐看向了门口。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老师还是“没来”。有几个同学已经开始怀疑老师不会来了,直接拿出手机在桌子上玩起了游戏。

“嗯,差不多了。”

楚墨看了看时间,心里想道。

“啪啪啪”楚墨拍醒了自楚墨坐到位子上后便一直在睡觉的咸鱼少女方悦知。

“嗯,别闹,吃东西呢。”

方悦知挥了挥手,又睡了过去。

“呃……”

楚墨一阵无语。

其实这也不能怪方悦知,实在是楚墨身上的味道实在太好闻了,似有勾人心魄之力。

“哎,不管了。”

楚墨有些宠溺的揉了揉方悦知的脑袋。大步走向了讲台。

作者:一世倾狂

命运轮回<< 上一章变身九尾萝莉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掘墓人一次偶然的路过,惹上幽魂三头狗;一次解救活动,发现了战国古墓;一次盗墓活动,揭示了三代人的恩怨纠葛,引发了对未知的无限探求……作者:大头狗分类:盗墓
  • 尸人难行那一天,我在船上看见一位红衣女人向我招手……从此以后,我开始一步一步变成了一具行走的尸体。作者:大斑马分类:灵异
  • 鬼语者一场大雨,一根黑发,耳边靡靡低语,诉说着令人心悸的故事···作者:贝壳分类:恐怖
  • 妻子的秘密我老婆是时装公司模特,每个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当模特的漂亮老婆,可是最近我却发现,我的老婆好像……出轨了……作者:银蛇郎君分类:都市
  • 寻尸人我本是寻尸人一枚,帮助尸体回家是我的职责,可是谁料半路竟杀出来了一个老鬼硬是要替我寻尸护我一世安宁……作者:分类:灵异
  • 末世求生法则重生之后,暮雨只想跟父母好好地活下去。可是总会有麻烦找上门。作者:苏苏砾分类:灵异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