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巫见大巫

鬼话闲聊
小巫见大巫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8-05-15 15:02:00字数:2098

“我……给你倒杯水!”陶静宜吞吞吐吐说。

曲阑深没出声,倒是肚子这时候叫了起来。

陶静宜愣了愣,才想起,这一天,她也没吃什么东西。

“冰箱里有面条,我给你下一碗!”

曲阑深依旧没吭声,陶静宜却自顾自地忙碌起。

曲阑深默默地抬首,望着陶静宜在厨房里忙着。

没一会功夫,她已将两碗面端来。

青菜鸡蛋面,翠翠的青菜上缀着一个白色的荷包蛋。

曲阑深视线落在面上。

“阑深,今天是你生日,我给你下面碗吧!”

曲阑深想起七年前,他过生日那天,陶静宜就给自己就下了这样的一碗面。

那会,陶静宜大概是第一次下面,面条煮得略显生硬,不过他仍旧将面连汤带水的吃个干净……

陶静宜见他盯着碗瞧,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合他口味。

其实这几年,她的手艺比之前进步好多,只不过他的嘴吃叼了,她怕她这样的手艺已入不了他的眼。

“不合胃口?”陶静宜忍不住开口。

曲阑深瞧着面,思绪纷杂,拾起筷子吃了几口后,越发觉得心里堵的紧。

没一会,他将筷子搁在桌上,倏然间起身。

陶静宜知他要走了,心里酝酿了许久的话,忽然很难张口。

“小涵他是……”陶静宜试着解释。

没想到曲阑深身躯一顿。

他现在极不想谈孩子。

不时冷冷地回首望她说:“一切,等报告出来!”

说时,拾起沙发上的外套走了。

陶静宜愣了愣瞧着他未怎么开吃的面,拾起筷子挑了根。

不硬不烂,韧性刚好。

味道也不咸不淡的,他还是没怎么吃,或许对着她,他纵是再饿也没了胃口。

原来她已让他讨厌到失了胃口。

陶静宜忽然觉得自己很悲催。

第二天,陶静宜以为曲阑深还会出现,望着来往穿梭而过的汽车,失望一波接一波萦上心头。

小涵见她望着车流走神,扯扯她衣袖说:“小姨,玩具叔叔今天还会来的吧!”

陶静宜惊了惊。

对于儿子的问话,她真不知怎么回答。

为了不让儿子失望,她扯动唇皮,笑着说:“玩具叔叔他很忙的,等他空了就会来看你。”

小涵嘴扁起,很是不高兴,没一会撅嘴说:“他比小秋叔叔还要忙吗?”

陶静宜想了想,曲阑深手上有上百家子公司,还有海外投资公司,每日要他处理的大小公务,让他很难分身,也亏得他昨天早上还有时间送她们母子,下午又准时去接小涵。

谭宗秋不过是谭氏集团的一位股东,与曲阑深相比,小巫见大巫,明显的曲阑深要忙得多。

“嗯啦,玩具叔叔他日理万机!”陶静宜见出租车来了,边说边牵着小涵上车。

小涵被拾掇着上车,脑子里却在想“日理万机”是什么意思?

曲阑深坐在总裁室里翻看文件,这时手机响了。

他拾起一看,是检测中心打来的。

料知检测结果已出来,心口不时收紧。

他按下接听键,负责检测的工作人员说:“曲先生,您的DNA检测报告已经出来。您与那位头发的主人,经我中心鉴定,你们的生物学父子关系99.99%。”

曲阑深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冲对方道了声“谢谢”后挂断电话。

曲阑深背靠在皮椅上,望着天花板哈哈笑起。

小涵真的是他的儿子!

陶静宜居然瞒了他七年。她是什么时候怀上的?

曲阑深伸手抚起脸。

回想到,有一天陶静宜说要给他个惊喜,那段时间他发现她特别能吃,身体也有明显的发福迹象……

曲阑深百分之百肯定是那时候。

可惜后来,他没等到她的惊喜,却等来了她无声的失踪。

那段时日,他满世界的找她,如今看来,她是躲到乡下生孩子去了。

他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那时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大一女生,没有经济基础,却背着家人休学生孩子,其中定然受了不少苦。

难怪小涵到现在还不知她其实是那孩子的亲生母亲,还唤着她“小姨”。

想来,她心里比谁都苦。

曲阑深又想。

若她当初不爱自己,何苦还要生下小涵?就算是她心慈,不忍心打掉孩子,或者说是她身体条件不允许,那她又何必要瞒着父母,受这份罪……

曲阑深忽然摇头傻笑。

结论只有一个,她还爱着他!

曲阑深心口一阵钝痛。

好傻的女人!

他将素指紧了紧,决定要追回这个女人,把这七年来欠她和孩子的统统还给她。

可他又不能正面开口说,现在的他十分要面子,想到那日他把那女人撂在路边,又拿话吓坏了她,也不知她心里怎么想他的?

曲阑深思虑一番,终于有了主意。他拾起手机,翻出陶静宜的号码。

陶静宜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整理稿子。

这季度杂志的销量飙了上去,有一大半是她的功劳,眼看下一季度即将开始,她半点不敢松懈,提前开始准备。

曲阑深的电话进来时,她眼睛还盯在电脑屏上,只下意识地拾起手机,适才瞧清号码。

陶静宜望着号码,心口一窒。

料知曲阑深是来通报DNA亲子检测结果的。

暗自闭眼,给自己打起气,她告诉自己,千万要沉住气,大不了与他法庭上见。

“喂!”陶静宜愣了半秒后才开口。

“我们谈谈!”曲阑深尽量将话说得轻缓,为得是不给陶静宜造成紧张。

陶静宜想想说:“关于小涵的?”

“嗯!报告已经出来,上面的内容我想不用我再说。”曲阑深回她。

陶静宜片刻间脑子转了几百个回旋。

他这是要与自己谈小涵的抚养权!

她不能退让,也绝不能退让!至少要选个折中的办法,与她和小涵都好。

“好!”她淡淡应道。

曲阑深报个了地址,陶静宜拿笔记下后,微微一怔。这居然她几月前去找他的海滨度假村。

那度假村想来现在已完工。

他约她去赏景?

想想又摇头。

开什么玩笑,这时候,谁还有心情赏景!

她又想了想说:“那里,太远了!我还要去接小涵的!”

曲阑深听出她要回拒,郑重地告诉她,“从今日起,儿子会有专人照顾,你若还想见到他,就准时过来。”

说完,挂断通话。

陶静宜有气无力地跌靠在椅上。

作者寄语:请与《于珏短篇故事集》交叉着看哈,感谢各位支持!

作者:于珏

都是男人<< 上一章鬼话闲聊目录下一章 >>云泥之别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