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煎蛋面

小酒馆
第三章 煎蛋面作者:溪沄更新时间:2018-05-16 14:25:16字数:3753

爱情,终究还是带着欺骗。

男人小心翼翼涂抹着药膏,生怕一不小心将女人弄痛,但是女人没有表情,似乎没有感觉到痛楚,只是痴痴的望着电视柜上的一副装饰画,望着画中那女人的背影,陷入沉思中。

三年前,女人得了重病,但是没有钱,前男友家里为了筹备两人的婚礼,砸锅卖铁买了婚房,更加没钱,而自己那贫困的家庭更难为自己提供什么帮助。

女人病魔缠身,日渐消瘦,男友拿出为数不多的存款,女人以死相逼,男友提出卖房,女人以死相逼。

就算他拿出存款,卖掉房,也只是杯水车薪,女人不想拖累男友,唯一的奢望只是想和他度过最后的时光,那段对于两人来说即幸福又痛苦的时光。

也许是老天怜人,也许是男友曾经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要将自己治好,和自己白头偕老的誓言感动了老天。

所以,他们被老天大发慈悲的眷顾了一下,当男友拿着一张纸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女人哭了,哭的像个孩子,哭的撕心裂肺。

五百万的大奖,是自己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更不知道五百万堆在一起会有多高。

彩票,自己曾经也幻想过,中个几千几百吃顿好的,买几件想要的,只是,自己从没想过它会这样突然得来到自己的身边,以这样的方法,幸福,有时来得太突然,也很及时。

这是一场很及时的及时雨,草要绿,花要开,都需要一场及时雨,因为这代表着希望。

希望,只要有执念,就有希望,男友带着对自己生的执念,让两人都看见了以后的希望。

病治好了,也还有余钱,生活便能得到极大的改观,也许,自己还能开间幻想过的奶茶店,慵懒的晒着太阳,看着潮流的人流,抚摸着怀中的小猫,看着男友忙碌的身影,说一句,岁月静好。

只是,出院的那天,男友说分手,很突然也很决然,因为她说他累了,也烦了。

女人觉得是这样的,几个月来,他没有一刻停歇,逗着自己开心,变着花样为自己做着想吃的,无微不至,但是天天如此,谁都会觉得累,觉得烦。

他说,那五百万本来该两人一起分了,但是她治病用走了一大半,所以剩下的就不给女人了。

女人觉得应该这样,没什么不妥,因为那五百万是男友中的,他可以不告诉自己,也可以不为自己治病,他做了,所以他已经仁至义尽,并不亏欠她什么。

他说,再抱一次吧。

女人点点头,男人说保重。

女人说,我想吃你做的煎蛋面。

男友推开女人,女人说,最后一次。

男友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走的很仓促,也很慌乱,像是无头的苍蝇,在四处乱撞。

明明那个拥抱里带着不甘和不舍,为什么就这样离开了呢,女人想不通,也不愿意再想。

三年后,女人遇到了现在的男人,男人也很穷,但是女人说她愿意,男人说我买了婚房,但是是二手的,女人说我不嫌弃。

但是老天说,这个世界太小了,也太无聊了,所以,它想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做。

男人买的二手婚房,是自己以前和男友的婚房,只是房屋的主人变了,没有梦中挂念的面孔,没有记忆中廉价又温馨的家具,更没了那熟悉的煎蛋面的味道,似乎一切都是一场梦,一场埋在心底不能忘怀的梦。

女人觉得自己已经释怀,已经真的放手,只是那幅挂在墙上的画,那幅画着一个女人背影的画却依旧没变,依旧在原来的位置,如同他在自己心里的位置一样,从来没变过。

那幅画里的女人,是自己,是曾经逝去的爱情,是曾经痛苦的起源,也是他画笔之下,两人最难忘的美好时光。

女人终究还是没能忘怀,他想知道男友怎么样了,哪怕一点点信息就好,她也想告诉他,自己现在很好。

也许女人不该问现在的房东,那样,她就能幸福的走完最后的人生。

可惜,这世界没有也许。

事实,其实就是一场骗局,一场由男友导演的骗局,粗劣不堪的骗局。

治病的钱是真的,但那五百万是假的,没有什么大奖,只是一场让自己安心治病的骗局。

骗子,一个可恶可恨,又让人爱得再也无法放下的骗子。

女人叫骂着,那钱是他贱卖婚房,用光存款,借着天价的高利贷换来的,是用他自己的命换来的。

那天,那最后的拥抱原来不是不甘和不舍,而是深深的眷念,是他对自己深深的爱,还有他最后对自己白头到老的渴望。

那天夜晚,男友沉在了怒江之下,走的悄无声息,最后连个认尸的人也没有,就那样烧得干干净净,抛洒在天地间,不留一点痕迹。

原来,岁月并没有静好,只有他为你独身负重前行。

陆亭听过不少的故事,有鬼说的,也有人说的,或痴、或恨、或怨、或爱,也许平平无奇,但是感人至深,令人唏嘘,也许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公平的,但是至少是有意义的,虽然那种意义,在别人看来是那么的不值。

那根烟早已烧完,只是烟灰出奇的没有掉落,陆亭看着烟灰淡淡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还想在见他一面。”女人卷缩着身躯,饱含热泪。

“还有呢?”

“如果可以,我还想再吃一次他做的煎蛋面。”女人抬起头来,很坚定的看着陆亭。

“好。”陆亭回答的简单直接。

陆亭起身,转去厨房,也不知道是自己动作太大的原因,那屹立不倒的烟灰也终于落下。

煎蛋面,不是珍馐,也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如同平平无奇的故事一般,只是一道平平无奇的煎蛋面,更不是什么番茄煎蛋面,简简单单,没有特色,谁也会做,但是味道却各有不同。

烧水煮面,蛋入油锅,撒点毛盐,没什么不同,在中火上,翻转两遍,前后三十秒,蛋色泛黄,便已起锅,只是陆亭在最后撒了点白胡椒面上去。

那面出锅,在冷水一过,放入碗中,两三片青菜过滚水放入碗边,一勺酱油,一勺香油,少许细盐,几粒葱花,几许姜丝,面汤一浇,葱花和姜丝的香气便扑面而来。

最后将煎蛋盖上,简单的煎蛋面便已完成,没有什么特色,简简单单的看不出什么出奇的地方。

女子闻了闻煎蛋面的味道,小心的挑开蛋黄上的那层金黄,霎时,里面的蛋黄如同小溪一边流出,顺着面条的纹路,流入热乎乎的面汤中,泛起黄色的蛋花,像草原上那贴着地面的小黄花般惹人喜爱。

女子吃惊的抬起头望着陆亭,陆亭举着手中的水杯,示意她继续,女子低下头,用筷尖沾了点蛋黄放入嘴中,脸色浮起不易察觉的笑容。

夹起沾着蛋黄的面条就吸入嘴中,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吸面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四处回荡着,不绝于耳,只是那吸面的声音还掺杂着些许笑声和哭声,到最后也听不清那究竟是什么声音了。

那碗面究竟还是被吃的干干净净,连一点汤汁也没剩下,干净如同洗过一般。

女人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看不见妆容,女人刚要张嘴,陆亭嘘声制止,“他说,他不错,他很开心。”

陆亭没有说这些他是谁,但是女人明白,“人鬼殊途,能见最后一面也只剩下执念了,这一面,此生便缘尽于此。”说完,陆亭不动声色的虚空一弹,一道看不见的气息钻入女人眉间。

陆亭看着墙角的黑影,男人看着那处空无一物的墙角,不明所以,女人也望向那处墙角,片刻后,便惊讶的捂住嘴,从没停过的泪水,更如决堤的江水一般涌出,一泻千里。

出门时,是那微胖的男人来送的,楼下,他小声的问道:“真的?”

陆亭看着男人想了想,道:“如果你信,他就是真的。”

男人神色有些不自然,因为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是真的,但是内心里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女人那最后的表情和那句‘我好想你’的话,都证明了这个事实。

男人很害怕,声音微颤:“他一直在我们屋里?”

“不,他一直在女人身边,没来就没离开过。”

男人吓得脸色苍白,冷汗直流,陆亭笑道:“现在他已经走了,他说谢谢你,让你好好爱她,不然他会回来找你的。”陆亭脸色一变,在昏暗的灯光下变得格外阴森恐怖。

该走的不会留,想留的也留不住,这就是天地的规矩,谁也打破不了。

陆亭拿着手中的两千块钱走了,带着一个消瘦的男子,夜深人静的街道依旧灯火通明,几个醉鬼高吼着跑调的歌曲,又跌跌撞撞的醉倒在路边的花坛里。

灯光再亮,也有黑暗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捕快拿着哭丧棒和铁链等候着陆亭的身影。

沉重的铁链缚住男子的双手,身影在下一刻也变得透明和暗淡起来,男子张张嘴,似乎说了些什么。

捕快笑了笑道:“他说,谢谢你。”

陆亭白了白眼道:“你以为我听不懂鬼话吗?”

“他的阳寿已经尽了吧。”陆亭追问着。

捕快一愣,看着手中竹简,微微道:“已尽。”

陆亭看着男子思绪一番,微微叹一口气,取出毛笔,捕快似乎察觉道了什么,问道:“值得?”

“虽然我还不知道爱情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他们的故事不错,他的煎蛋面也煮得不错。”

说完,陆亭毛笔翻转,点在男子印堂间,口中微微一念,笔随嘴动:“流盼无穷,朱景解滞,太玄守真形,九道还太真。修万劫证吾神通,惟道独尊罪消愆。”

捕快啧啧之声响起,“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轻命自杀罪更高,这小子是修了几世的福啊,这就免却了地狱之苦。”

谁知,陆亭还没完,将男子翻个身,在后背的头顶又一点,开始书写着:“天地有污秽气,散落玄虚洞天,昭昭有冥冥无,十方鬼神渡劫,五方徘徊其中,斩妖缚邪困无常,护法神王保平安,各安方位守神坛,诵经皈依归大道,超汝孤魂入轮回。”

捕快倒吸一口凉气,随之污言秽语从嘴中不断冒出,此刻的捕快除了羡慕,还有什么可说,“大机缘啊,大机缘,下辈子可真的是一世荣华富贵啊。”

“有情有义,送他一世富贵又如何?”陆亭满不在乎道。

“如果有一天我想去轮回做人,凭咱两的交情,是不是得送我个一世帝王啊。”捕快开着玩笑道。

“你美得很,想得美得很,别说我没那本事,就算有,也不送你,谁叫你那么抠门,真有那天,让你当个癞皮狗好了。”陆亭笑骂着。

“是是是,我抠门,你大方,那今晚,陆老板是不是给弄点小菜下酒啊。”捕快不怀好意的看着陆亭装入怀中的钱。

“想得美,煎蛋面要不要。”三人渐渐隐入更黑暗的黑暗之中。

“诶,我倒觉得那癞皮狗和你也有些缘分,不如赐他机缘,点化一番。”

“关你屁事。”

作者:溪沄

第二章 小酒馆<< 上一章小酒馆目录下一章 >>第四章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