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酒馆
第四章作者:溪沄更新时间:2018-05-18 21:18:22字数:3214

人生一世,会忘掉很多东西,忘得多了,人也就老了。

唯一不变的只剩下味蕾中的回忆。

古井镇有个神奇的小酒馆,在不可知的世界里不是什么秘密,白天做着人的生意,晚上做着不可知世界的生意。

小酒馆以前不是小酒馆,是一个卖着元宝蜡烛,还有些小玩意的杂货铺,只是被那个有着厨师大志,叫做陆亭的家伙变成了酒馆。

陆亭的本事并不大,对于很多人来说现在的他的确很弱小,别人对他的尊敬,只是基于他那众多的名号和责任。

那姓陈的阴司捕快早已吃饱喝足,在第一声鸡鸣前,便押着新魂回去复命了,今夜,客人寥寥无几,陆亭简单收拾后,去往后院。

那间败絮其外,金玉其中破旧的长生库。

深夜的房内,隐隐有灵气素绕,只是不知来自何方,灰堆不规律的在房内四处摆放,杂乱不堪,但仔细一看,似乎这些杂乱又有着某种说不清的规律。

房间不大,但陆亭却走得并不轻松,每一步走向,每一步大小,每一步落在何处,似乎都经过缜密的计算。

最终,陆亭抹掉额头上的细汗,站在房间正中的一片空地处,右手一挥,房内无风自起,那些灰堆上的灰尘被层层吹开,吹到空中,附在了屋顶下,渐渐地,那些灰堆下的东西也逐渐露出它们本来该有的面目,霎时,灵光大显。

此刻,那丝丝灵气也在一瞬间迸发出来,格外的强烈,只是那灵气无论浓厚,那灵光如何强烈,终究只能在这破旧的房间内大显神威,跑不出一丝光,半点气。

寂静的夜,依旧的寂静,房内,是堆积成山的天材地宝,奇珍异物,刀枪剑戟,书符笔墨,道袍僧衣,凤冠玉指,应有尽有,每一件都堪称精品,每一件都能让不可知世界卷起一场争夺的腥风血雨。

每每看到这些东西的本来面目,陆亭都情不自禁的血气翻滚,只要是个人,就没有不心动的,就算你天天看见,也会如此。

陆亭贪婪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扫过每一个宝堆,痴痴的眼神如同守财奴一般,只是很快陆亭的眼神暗淡下来,瘪嘴轻哼,能看不能用,这才是世间最痛苦的事。

陆亭当时不是来找不痛快的,只见手指翻动,快速结成手印,又不断变化出另外十八种手印,口中大喝:“吒!”

满屋灵气与灵光似乎受到感召,立刻向陆亭聚来,附在其身,落于脚下,在地面延伸,在周长一米的地方停止,变成一个金色圆柱将陆亭包裹,片刻,陆亭手印一推,口中急喝:“开。”

一阵强光闪过,陆亭不见踪影,圆柱顿时散开,灵气与灵光散落四周,回归原有的位置,那屋顶下的灰也一并缓缓落下,宛如大雪,原封不动的盖在那些灵宝之上,一切又重归平静。

而陆亭,早已来到破屋的地底之下,那是一处幽闭的洞穴,没有阳光,却恍如白昼,洞顶之上,是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洞穴不大,四面也没有任何通道,形状如同一个半圆的蛋壳一般,封闭而窒息。

这里没有风,也没有声音,也无任何物器,唯有一口孤单的古井,正好处于夜明珠正下方,古井没有浮雕,也没有文字,甚至连苔藓也没有,唯有那千万年不变的青砖,诉说着时光的流逝。

夜明珠的光芒很盛,却也敌不过那井中幽森的黑暗,光明只延伸到井中几十米深的距离,便被黑暗完全吞噬,那井安静的没有一点生息,就算丢进去一块石头,也永远不会听见任何声响,这井,没有底,没有光,只有无边的黑暗,是无底的深渊。

陆亭小心翼翼的侧耳贴在井口,听了很久,确定没有任何异常后,便朝里面吐了一口老痰,看着那口浓稠的老痰落入黑暗中再也看不见的时候,陆亭立马缩回脑袋滚到一旁,似乎早有准备。

就是那么一瞬间,井底传来一阵恐怖的呼啸声,伴随着愤怒和威严,那口老痰也在那呼啸声中被送了回来,像是一个逃兵,但更像一柄利剑,带着不可一世的霸气。

‘叮’的一声脆响,如同刀剑碰撞之音,那口老痰碰到夜明珠后,像冰块一般碎裂后,洒落在四周,发出吱吱之声,飘起屡屡青烟。

夜明珠的光芒也随之暗淡了一下,但就那一瞬间后,便光芒大作,光芒如枪,直入井中,带着神威的杀意,那井中的黑暗也害怕的急速后缩,井中更是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和愤怒声,但是很快,随着黑暗中一个闷哼响起,光明似乎遇到了强敌,不断后退,发出不甘的雷鸣之声,剧烈的雷声过后,一切重归平静,光明和黑暗继续保持着那几十米的距离。

陆亭眼珠瞪得极圆,耳朵更是竖起聆听这片寂静,确认无误后,才高兴的拍起手来:“有趣,有趣,十分有趣。”

随后,陆亭从怀中取出一个古朴的铜壶,其内装着些透明的液体,散发着浓浓的异香,顺着井沿缓缓倒出,那水顺着井壁缓缓向黑暗流去,没入黑暗之中,奇妙的是,那在光明前都不曾退让半步的黑暗,却无声的向后退去数米,将那片黑暗的领土交给了光明。

井底也隐隐传来一丝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声音。

传说,天地初分,有无渊古井,共一百零八口,井中无水,可通阴阳,是为阴阳井。

阴阳井自古便有守护之人,而井为阴阳之门,所以世人尊称这守护之人为看门人。

鸡鸣,陆亭终于将那黑色的彼岸花门帘缓缓拉起,迎来清晨的第一缕曙光。

身处黑暗,才知光明的可贵,清晨的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美中不足的只是那只癞皮狗还在不知疲倦的刨着那个狗洞,等感受到陆亭的眼神时,那癞皮狗身躯微微一滞,前脚微曲,对陆亭伏地一拜。

陆亭若有所思的看着那癞皮狗身上的疥癣,叹息道:“也许你我真的有缘,只是缘分未到。”

癞皮狗听着陆亭这么一说,似乎也在思考,片刻后又开始刨着那狗洞,寻着陆亭口中的机缘。

陆亭摇摇头,也不知道当初随意下的决定是不是有些轻浮,你若刨开那狗洞,我便给你一场机缘,陆亭本事不大,却十分自大,但是他的确有这个能力来自大。

癞皮狗是条白色短毛的细犬,头如梭,腰如弓,尾似箭,四个蹄子一盘蒜,虽然满身疥癣,但却是是条好狗,陆亭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试问能穿梭阴阳两界的狗,能不是条好狗吗。

陆亭的内心多少有些松动,不是因为它的灵性,而是因为它能不远万里跑到小酒馆门口,像虔诚的教徒一般在小酒馆门口跪地伏拜三月,撵不走,打不跑,赤诚之心可嘉。

不是陆亭不愿意帮它,而是自己信奉的从来就是利益优先,昨晚,他帮那人轮回,那是因为别人给了钱,虽然钱不多,至少别人给了自己期望得到的利益。

而这癞皮狗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利益吗?至少自己现在还看不到。

“执念啊,执念。”陆亭无头无脑的冒出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是说癞皮狗的孜孜不倦呢,还是说自己的脑袋转不过来弯。

“又在絮絮叨叨什么啊,小陆。”远处,一个中年女人花枝招展,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似乎并没看见那墙边的癞皮狗。

陆亭笑脸相迎,做出人畜无害的样子,“王大妈,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哎哟喂,你今天这身打扮美得啊,像是出嫁的小姑娘。”

镇组织委员王大妈噗呲一笑,“你这嘴啊,怎么那么贫呢。”

“哪有,我可是说得大实话啊,我们这十里八乡的,哪个小姑娘有你美,比你有能耐啊,不信,你看,那远处的蝴蝶都围着你打转呢。”

王大妈更是喜笑颜开:“你啊你,我都徐娘半老了,那还什么美不美啊,要说能耐啊,那我还真敢说别人比得过我。”

“啧啧,看看,看看,王大妈这气色,这身段,什么徐娘半老,我看那是风韵犹存啊。”

“嘿,你这孩子,不跟你贫了啊,说正事,一会去镇里开会啊。”

“开会?开什么会?这千百人的小镇还用得着开会吗,喇叭都不用开,在东头吼一声,西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可是大事,县里领导来了,说是要打造我们小镇,成为县里的旅游招牌。”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可旅游的,城里人莫不是疯了,才会跑到这里来旅游。”

“嘿,可不能说这些丧气话,怎么说我们这也是个古镇,几百年前也是出过状元的风水宝地。”

“几百年前的老黄历还好意思拿出来翻啊。”

陆亭正嘀咕着,却突然发现王大妈脸色开始变得羞涩,扭扭捏捏尽是小女孩的作态,正当陆亭大感疑惑时,王大妈那粗狂的嗓门不见,嘤嘤之声变得宛如黄鹂:“罗大哥,起来啦。”

“嗯。”一阵鼻音在陆亭耳边想起,“小丽啊,不进来坐坐?”

“好,一会我忙完了就来。”王大妈羞红的脸蛋像是要滴出水来,低着头扭捏着跑开了。

陆亭抖动着眼皮,看着身旁捧着茶缸的罗老头,“这么大年纪了,你们还没羞没臊的,不觉得恶心吗。”

“黄口小儿,岂知情为何物。”罗老头咕噜的灌下口中的茶水,吐出几个茶梗,美滋滋的看着王大妈远去的背影。

陆亭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落荒而逃。

作者:溪沄

第三章 煎蛋面<< 上一章小酒馆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尸人难行那一天,我在船上看见一位红衣女人向我招手……从此以后,我开始一步一步变成了一具行走的尸体。作者:大斑马分类:灵异
  • 六界网商网商时代到来,玉皇王母众神也网购。 六界之中刮起一股网商大潮流。 程晓天瞬间鸟枪换大炮,走上人生巅峰!作者:花飘地狱分类:都市
  • 寻尸人我本是寻尸人一枚,帮助尸体回家是我的职责,可是谁料半路竟杀出来了一个老鬼硬是要替我寻尸护我一世安宁……作者:分类:恐怖
  • 美人纸自从纸扎店里来了一个打着油纸伞的女子,我的生活,一下子就改变了……作者:鬼秣分类:灵异
  • 妻子的秘密我老婆是时装公司模特,每个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当模特的漂亮老婆,可是最近我却发现,我的老婆好像……出轨了……作者:银蛇郎君分类:都市
  • 掘墓人一次偶然的路过,惹上幽魂三头狗;一次解救活动,发现了战国古墓;一次盗墓活动,揭示了三代人的恩怨纠葛,引发了对未知的无限探求……作者:大头狗分类:盗墓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