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鬼

鬼姐姐心中有鬼
心中有鬼作者:暗夜有灯更新时间:2018-06-14 19:10:00字数:8202

窗明几净的接诊室里,一位头发斑驳的老医生正戴着厚厚的老花镜仔细地看着手中那几张薄薄的化验单。

晚清隔着桌子坐在老医生的对面望着他,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焦虑。

半晌后,老医生轻轻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化验单,微笑着对晚清说道:“你没什么大碍,就是身体单薄了些。等会给你开点维生素,补充下营养。回去后要多注意休息,否则对胎儿不好!。”说完,老医生便拿起笔在药方笺上“刷刷”写了起来。

“等一下,医生!”晚清突然惊叫了起来,“刚刚您说,什么胎儿?”。

“是啊,你怀孕了,快两个月了!”老医生停下笔,有些疑惑地看着面前那个模样清秀却一脸惊讶的女人。

听到这,晚清的心中像是被一道炸雷“轰轰”滚过,“天哪,我怀孕了,我有自己的孩子了!但这,这怎么可能呢……”。

早上起来时她突然头晕得厉害,胸口憋闷喘不上去气,似乎还伴着些恶心。她以为自己只是昨夜受了凉,所以请假来医院看看,拿些药回去而已,怎么就成了怀孕呢?

此刻,晚清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脑子里混乱一团,连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大门的也不知道。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步履急促,匆匆奔赴着他们要去的地方。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漠然刻板的,与这个世界的节奏融为一体。

路边,一排高大的梧桐树巍然屹立,枝叶密不透风。

晚清停住脚步,斜靠在一棵树下,脸上满是惶然。在这个流火的季节里,她的身体却在瑟缩发抖。此刻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现年三十岁的晚清在当地的一家事业单位里上班,很清闲,是那种可以一眼望到三十年后的工作。

丈夫马龙在政府机关任职,虽然只是一个小科员,但还是有发展前景的。

平日夫妻俩相敬如宾,日子过得和和睦睦。但是,每个人都会有烦恼,这对夫妻也不例外。要说烦恼是什么,那就是孩子。

晚清和丈夫结婚已有好几年了,但无论二人怎么努力,晚清的肚子却始终不见动静。

为此,这夫妻俩没少往医院跑。但经过大大小小数次严密细致的检查,结果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夫妻两人的身体都很健康,没有任何毛病。

不孕不育诊疗室里,一个专家口沫腾飞地向晚清解释着,像他们夫妻俩的这种情况现在很常见,具体原因不详。可能是因为越来越严重的食品污染,也可能是因为越来越严重的全球气候变暖,还有可能是因为……

晚清望着专家那张不停一翕一合的嘴,感觉很可笑。要不是马龙托关系找熟人又预约了很多天才能看到这所谓的专家门诊,她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江湖骗子。

回到家,看着大桌上那一堆从医院里拿的保健品,晚清感到无奈且无助。

自己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像这样拖下去,何时才能有自己的孩子啊!天知道她有多么喜欢小孩,多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一番深思熟虑后,她有了自己的计划。

既然两人的身体都没毛病,那肯定是因为时机赶得不恰巧。为此,像平日里的工作一样,晚清给自己和马龙制定了一套制度。

她严格记录着自己每天的体温变化情况,记录每月的生理周期,对自己每月的排卵期进行严密的推算。

她要求马龙只能在她的排卵期与她同房,其他时间都不可以,说这样才能保证“质量”。

面对妻子的要求,马龙最初倒也配合。但是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根本就没见任何成效,马龙便开始不耐烦起来。经常他还没开始就已半途而废,或者根本就开始不起来……

那种无助的挫败感让马龙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已颜面扫地,但晚清似乎不以为意,还在继续严格执行着她制定的“规则”。

这让马龙感到非常愤怒,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般被人肆意摆弄。慢慢地,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找借口拒绝晚清的“要求”,每天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迟。他在积极想着办法,想着怎样才能摆脱目前状况的办法…

对于马龙的态度,晚清感到很伤心。她是一个敏感的女人,丈夫态度的转变她不是不知道。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些什么,她只是单纯地想要个孩子而已啊!

这天,晚清下班回来,看见马龙正在收拾衣物。

“回来了啊!”马龙向她打了声招呼,接着说道:“有个事和你说一声!单位最近在邻市搞下乡扶贫试点,我报了名。虽然远了点,但在那待上个几年,回来之后级别就不一样了。你知道的,我对这方面一直看得是很重的……”。

他低着头把衣服往行李箱里放着,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声音里没有一丝情感在里面。

“你怎么这样,说走就走?”晚清有些急了,“你走了,那要孩子的事怎么办?”。

马龙放下了手里的衣物,看着她道:“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那地方离这不就三百多公里吗,坐车很快的,你休息的时候也可以过来啊!我们还年轻,要孩子这个事不急的。但现在这事对我来说就是机遇,错过就再也没有了!”他的目光中透着恳求。

听到这些,晚清有些哑口无言了。此刻如果她再多说什么挽留的话,似乎就成了耽误他升官的千古罪人了!

她没有再说话,转身默默回了卧室。马龙盯着她的背影,眼中有道星芒闪过。

就这样,马龙去了邻市的县城,开始追逐他设想好的仕途之路。

期间,他偶尔回来过几次,但很碰巧,都赶上了晚清的生理期。对此,晚清又气又急,但毫无办法。

后来,晚清自己坐车去邻市那里找过马龙几次。但每次马龙都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态度,没有什么温度,更别提激情了。

这让晚清感到很受伤,她没再去那里找过马龙。当然,马龙回来的次数也更加少了。

时间像紧攥在手中的沙,匆匆而落。晚清整日里除了上班,下班,就是待在家里,哪也不去。对于要孩子的事,她已经逐渐淡忘了。

经常,她独自坐在家中的窗台前,看外面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大概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她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道。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好友阿蓝打电话过来,“晚清,你下班后来家里吃饭吧,你一个人,就别回去烧饭了。”晚清笑着应允了。

刚进门,就看见阿蓝坐在电脑前,手指使劲敲着键盘。“你来了,赶紧过来帮我看看电脑,刚刚突然一下子蓝屏了!”阿蓝急忙说道。

晚清过去摆弄了一会,但并没有任何起色,电脑显示屏泛着蓝幽幽的光,上面满满的英文加符号。

“这可怎么办啊,我刚才的文档还没来得及保存呢,急死我了!”阿蓝焦急地在一旁来回踱着步,突然她眼睛一亮, “对了,我怎么把那小子给忘了,赶紧给他打电话!”说完,她立即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十几分钟后,门响了。阿蓝过去打开门,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一身浅蓝色薄款牛仔装,干净索落。大致看去,年龄约莫在二十五,六岁左右。

“来的真快啊,小陌!”阿蓝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你蓝姐打电话,我敢怠慢吗?”男人笑着说道。

“就嘴巧,来,电脑在这边!”阿蓝将他带到电脑旁,晚清站在一边,笑着对他点了下头。男人礼貌地一笑,然后坐下专心调试着桌上的电脑。

阿蓝进了厨房,着手弄着晚餐,晚清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对于厨艺,她不是很精通,所以并没有去厨房给阿蓝帮忙。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传了过来,晚清转头望去,原来是那个叫小陌的男人在抽烟。

他的手指夹着烟卷,偶尔吸上一口,眼睛一直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一眨不眨。他的神情很专注,在淡蓝色烟雾的笼罩之下,侧脸的线条硬朗而不失流畅。晚清突觉心下一动,好像漏了半拍。

等阿蓝把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小陌已调好了电脑,就连阿蓝没保存的那个文档,他也给恢复了。

阿蓝很高兴,特意开了瓶红酒表示感谢。席间,三人推杯换盏,倒也热闹。

交谈中,晚清得知小陌和阿蓝一个单位,只不过阿蓝坐科室,而小陌则是个打杂的编外人员。平时工资不高,但空闲时会帮别人修修电脑和手机,赚点小钱。

吃完饭聊了一会天后,晚清起身告辞,阿蓝见状便拜托小陌送晚清回去。

晚清家离这并不远,于是两人就没有打车,一边闲聊一边不紧不慢地走着。到了楼下,小陌礼貌地和晚清告了别。

晚清上楼回到家中,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下一片怅然。

她倚在窗边,拉开帘布想看看外面的夜色,没曾想竟看见了站在楼下的小陌。

小陌抽着烟,身体靠在一棵香樟树下,眼睛却望向晚清家的窗户。

刹那间,两人的目光触碰在了一起……小陌尴尬地伸手挠了下头发,笑了笑,向楼上的晚清挥了挥手,转身离去了。

晚清看着小陌的背影,不经意间一丝笑容浮上了她的唇角。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临下班时,一个电话打到了晚清的手机上。

接通后,里面传来了小陌清爽的声音,“姐,我是小陌。那个,嗯,你晚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顿饭!”,晚清这才想起来那晚他送她回家时,曾给他留过电话。

对于小陌的邀请,晚清没有拒绝,欣然同意了。

街边的小饭店里,人声鼎沸。晚清和小陌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喝着冰镇啤酒,面前摆着几道清爽的菜肴。

晚清的酒量其实并不太好,一杯啤酒下肚,她的脸就已绯红起来。她絮絮叨叨地和小陌说着她单位里的事,家里的事……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事。


123下一页

作者:暗夜有灯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

死去的一家人<<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奶奶我回来了

  • 125.110.135.*说:
    睌清?晚清民国2018-08-06 17:22

  • 923900yxy说:
    写的不错2018-07-07 11:16

  • 115.48.8.*说:
    好棒!!!憨笑2018-06-22 13:50

  • 59.60.252.*说:
    写得很好憨笑继续努力2018-06-17 08:47暗夜有灯 回复 59.60.252.* :感谢玫瑰
    2018-06-18 16:33

  • 183.15.176.*说:
    好看2018-06-15 14:24暗夜有灯 回复 183.15.176.* :感谢!
    2018-06-18 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