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头之鬼

鬼姐姐飞头之鬼
飞头之鬼作者:唯爱雨落更新时间:2018-06-17 18:11:00字数:2996

在古老的民间有很多的禁忌,像白蛇的传说,灵鸟的显灵。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传说所有的禁忌都会被人铭记在心,时间总会冲淡一切,而恶性总会来临。

某处山村的边缘一座山坡上,这里离着村子很远,可以算得上是世外桃源了。这里住着一对夫妻,两人20几岁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

男子精壮,经常被女子称呼了阿郎,负责家里的耕种田地以及捕猎填补家用。女子貌美,经常被男子称呼为美妮,负责家里的女织以及把家里的六只羊放牧。

两人的生活自给自足,家里的羊可以卖,包括男子捕猎回来的动物一样可以到村里买卖交换可以说日子过得幸福美满,直到有一天……

阿郎一如既往的在田里耕作完就带着弓箭去山里狩猎,有时候会带回来一只兔子有时候会带回来一只野鸡,反正没有空手而回的时候。今天也不例外。

阿郎走在山路上,茂密的丛林生活着应有尽有的动物,足够阿郎狩猎百年千万都用不完,原本每天往林子里走一会的功夫就会遇到猎物,但是今天寻找了许久,就在刚才原本以为捕捉到一直兔子的时候,却发现兔子已经死亡,兔子脖子被东西咬了一样,还残留着一丝血迹,阿郎看着四周,因为血迹刚干不久很有可能是只吸血的蝙蝠或者什么东西。

阿郎慢慢的走在林子间,而在前方不远处,阿郎看到一只野鸡,正翘着尾巴,脑袋埋在从木中似乎是在休息,阿郎搭弓拉箭,嗖的一声正中野鸡,只是奇怪的是野鸡并没有倒下,阿郎看着射中野鸡就跑了过去,但是他没有看到野鸡的脑袋好像刚回到脖子上,因为本应该嘴朝下的脑袋此时却是反着呆着,嘴朝上,就在阿郎跑过来看到的那一刻,脑袋咯吱转了回去,恢复了正常的状态。阿郎眨了眨眼,将野鸡提了起来“刚才是我看错了,它的脑袋好像…?”

正在阿郎琢磨的时候,野鸡的眼睛睁开了,脑袋旋转,飞速飞出正好撞击在阿郎的头部,一声鸡叫一声人叫,只见鸡头落回到身子上,阿郎却昏迷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渐渐变深,家里的美妮在门口张望着,原本早该回来的爱人为什么此时还不回来。夜色中迷离的身影慢慢出现,朝着屋子走来,美妮焦急的面庞流出笑容,笑容逐渐布满脸庞,自己的阿郎回来了。

“怎么回来这么晚”屋子内,美妮摆放好饭菜问道。

“我也不知道,脑袋昏昏沉沉的,有可能是不小心撞到那里了,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就有这么一个东西”阿郎揉着自己的脑袋,将野鸡放在一旁。

“人家有守株待兔,你这是用头碰鸡,你们俩撞在一起了吧”美妮笑着说道。

“哈哈,有可能是吧,要不怎么我醒来它就在我身边呢”阿郎也没多想,但是总觉得自己好像缺失了一些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用完晚饭后的两人,因为阿郎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就早早入睡了。

今天的夜晚格外的寂静,就连外面羊圈里的羊都趴在地上进入了梦乡。

屋内,两人一左一右的躺在床上,而就在这时阿郎的身体绷的僵直,而脖子却慢慢的伸长,慢慢的足足伸长一个头颅的长度,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脑袋左右摆动,咯吱咯吱的响声好像是骨头的摩擦,啪的一声,阿郎的脑袋与身子分开了,但是奇怪的是无论是脑袋还是身子的脖子处都没有任何血迹。

断开的头部慢慢飞在半空,突然睁开双眼,咧嘴一笑露出牙齿,脑袋抖动着,头发就好像变长了一样披散而下,就这样顺着打开的窗户冲出了屋子。

飞头发出嘻嘻嘻的笑声,从长长的头发下环顾着四周,看到羊圈里的羊,嘻嘻嘻一笑,从嘴里伸出的舌头足有二十厘米,红色的舌头似乎有着贪婪和渴望,然而飞头并没有飞向羊群,而是飞到了墙角下阿郎打回来的野鸡那里。

飞头看着野鸡,嘻嘻嘻一笑,长长的舌头摆动,将野鸡脖子处的鸡毛拨动狠狠地咬了上去,不多时,飞头转了过来,嘻嘻嘻的笑着朝着羊群的方向飞去。

屋外羊群躁动,咩咩的叫声从外面传来。

一会的时间,从窗户处披头散发的飞头飞了进来,沾附在阿郎的身体处,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第二日的清晨,美妮看着羊圈里的羊,两只在一边,四只在另一边紧紧挨在一起。而让美妮疑惑的是那两只羊死掉了。美妮喊醒了熟睡的阿郎,阿郎昏昏沉沉的走了出来,看着两只死去的羊,将它们从羊圈里拉了出来,而就在阿郎看到羊的脖子处有两个血洞的时候,眉毛一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总觉得好像在那里见过一样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而让两人下定决心的是墙边的野鸡死状和羊完全一样。阿郎看着美妮,决定自己晚上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就在阿郎将羊皮剥下的时候,才发现两只羊和野鸡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血液,好像是被抽干血液才死掉的。阿郎皱着眉头,总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

当天晚上,两人早早地吃完饭,今天的饭可谓丰盛,烤全羊炖全鸡,丰盛的饭菜换来的却是愁眉苦脸的两个人。

屋内灯灭,按照两人安排好的,美妮上床去睡觉了,而阿郎坐在屋里的桌子上,悄悄地透着门缝望着门外,一切安静祥和。

枯燥的等待,阿郎不觉得打起来哈欠,迷离的双眼越来越睁不开,慢慢的闭合了。坐在椅子上的阿郎昏昏沉沉的陷入了沉睡,而就在这时,阿郎的脖子慢慢伸长,慢慢的越来越长,直到脑袋与身子分开,飞头从窗户飞了出去。

屋外羊群的叫声咩咩的响动,本就担心会出事的美妮睡得并不沉,羊叫的声音吵醒了美妮,朦胧的睁开双眼,透过窗户望向外面,而美妮看到的是在羊圈中一个黑乎乎的飞着的东西追赶着羊群,追上一个就朝着羊的脖子吸附了上去,眨眼的功夫羊不在叫,再一会倒地,死亡。美妮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会叫出声。看着自己的丈夫做在椅子上,急忙冲了过去,而更让她惊恐的是她看到自己的丈夫竟然没有头。再一想外面飞着的东西,她的脑子里闪过一个鬼,飞头鬼,专门吸食血液的鬼。

眼泪顺着脸颊流下,伴随着屋外越来越低的羊叫声,美妮身子有些颤抖,但是她依旧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让自己的哭声尽量的小,当外面的羊叫停止的时候,美妮一愣,飞速跑向窗户将窗户关闭,而美妮透过窗户却看到紧紧挨着窗户的黑色人头影子,它发出嘻嘻嘻的声音。

屋内,美妮环视着屋子,抄起一根棍子饱含着泪水看着窗外的人头影子。她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它,它必然不会放过自己,即使今天没有发现估计明天晚上也是自己的死期。

美妮紧紧的握着棍子,身子向后退了几步,碰碰的脑袋撞击窗户的声音,每一次撞击都让的美妮出现一次颤抖,每一次声音都摧残着美妮的心脏,每一次都抽搐一下。

飞头撞击了几下,看着没有结果,飞头消失了。美妮颤抖着慢慢靠近窗户,只是这时却传来门的击打声,是的那是飞头撞击门的声音,美妮拿着棍子慢慢的靠近门,听着声音消失,美妮蹲下身子顺着门缝偷偷的看向外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突然那个飞天吐着舌头瞬间出现在门缝处,一只长舌顺着门缝伸了进来,美妮只觉得脸部有些湿润,是的那是飞头的舌头,美妮大叫一声,门哐的打开了,双手的棍子飞速的打向飞头,一下一下又一下,连美妮都忘了到底打了多少下。

此时的人头掉落在地,披头散发的样子根本看不出那是自己爱人的脑袋,那根长长的舌头从嘴里吐出着,耷拉在地上,再也不能挥动了。看着地上的头颅,美妮双眼留下眼泪,呆呆的坐在地上不知怎么办才好。

美妮看着面前的羊圈,已经没有了一只活羊,再回头看着自己的爱人,眼中泪水不受控制的滚落,美妮起身朝着爱人走去。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背后那颗死去的飞头又飘了起来,就在美妮的身后发出嘻嘻嘻的声音,然后美妮眼前一黑,她的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清晨阳光美好,神清气爽,美妮慢慢的从床上坐起,看着空空的家里,美妮捂着自己的脑袋“怎么感觉昏昏沉沉的”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尸人难行

茅山道士在纽约

作者寄语:唯爱雨落感谢您的关注,长篇小说《僵尸道长》已发布,欢迎点击欢迎收藏

作者:唯爱雨落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内涵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野鬼岭<<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时间手表

  • 103.83.60.*说:
    强强强像一个日本传说2018-07-01 1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