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

鬼姐姐真的有鬼?
真的有鬼?作者:郝高刘丁更新时间:2018-06-22 11:11:00字数:7445

我叫王众,是个孤儿。从小跟我华叔长大,华叔把我更看成是徒弟来对待,一言一行都严格。而在别人眼里,华叔却是个怪人,会妖术,那是他们是不懂得其中的奥秘。

我十五岁开始跟华叔学神打,所谓神打,就是古圣先贤在生活中领悟到的一套让人们怎样回归自然的方法。神打又称请神上身,善避刀枪,修炼更高敬意,甚至可以上刀山,下油锅。更有高手,用神打降妖捉怪。

两年前,华叔施法使我开了金眼之后,我不止一次,在黑夜深幽的野外见过鬼。甚至在我自己的住处,搭盖在海边的两层小木屋里也见过。

那时我正读高中,当我每次和同学们提及到鬼,结果只是惹来一阵讪笑。

“王众,你当真见过鬼吗?”

亚根用手托着腮向我做个鬼脸说道。

“哼!相信他在搞鬼罢了。”张元冷笑几声,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说。

而其他同学跟着起哄,一阵狂笑。

“难怪你们不会相信的,以前,以前我跟你们一样。可是自从……”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亚根不等我把话说完抢着说:“自从开了金眼是吗?哈哈,只有你看得见,我们看不见那就好办了!因为你可以随便胡说八道,你可以说看见清朝的亡灵,可以说看见明朝的鬼魅,或者什么什么!我们有什么办法证实你在撒谎?”

我被这几个人闹得真没有办法,当时没有与他们争辩,也没有什么可说。

放学之后回到家吃过晚饭,独子坐在海边的小木屋里,满肚子气。

退潮了,阵阵腥臭带咸的气味,由地板的缝隙生起来。秋天的斜阳仍旧热的叫人喘不过气来。同学们的嘲笑声不断地在我耳边响:“自从开了金眼是吗?只有你才看见……”

“他们认定我撒谎呢!”我在心里不止一百次反复对自说。直到睡在床上,我仍旧不舒服,因为我对他们说的全是真话。干脆,明天一早找师父去。

“就是因为这件事来找我么?”华叔说道。

“师父,被他们的无知所打败,真的有理说不清!”我叹了口气说。

“王众,那你打算怎么办?”华叔面色凝重的问。

“我要他们相信有鬼,要他们亲眼看见鬼。”

“为什么?”华叔走进我身边,把眼睛瞪的多大问我。

“为的是证明我不是撒谎之人。”

华叔沉寂一段,而后说道:“好吧,叫他们都来,这等小事,我还是有把握的。”

为了洗脱“说谎者”这个不名誉的称号,周六约好了亚根、张元和几个要好同学,叫他们一起到我的小木屋过夜。

周六,张元、亚根、亚发,带了些生活用品和衣物,跟我一齐到海边的小木屋过夜。

晚饭后,我在小木屋底层点上了一盏油灯,灯光暗淡无力的在摇晃,好些角落仍旧被黑暗支配着,楼上更是一片漆黑。

几个不相信有鬼的年轻人,围着木台坐着,见他们的神色都带有轻蔑之意,我心里到有几分好笑。

“王众,你真的可以使我们见到鬼么?”张元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我说道。

“我倒是不能,不过我师父一会就来,全看他的。”

“告诉你,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今天我们哥几个来,就是想看看你小子搞什么鬼把戏罢了。”亚根哼的一声后,冷冷说道。

其他人也随声附和,我不做任何过多的解释,静等华叔的出现。

屋子外面一片漆黑,静的可以清楚听到每一声秋虫的鸣叫,冷冷的风由窗外吹过来,我把窗子关上。

“哼!都这般时候,你师父不会来了。”亚根轻蔑的说道,其他人更是用眼睛瞪着我。

“师父会来的,他老从没说过谎话。”我竖起耳朵,聆听远方的动静。

他们开始不耐烦了,回到屋里沙发上坐下,准备与我长时间等候。我心里也是很郁闷。

要是师父真的不来,我以后在他们面前说什么都是谎话,更加没人相信了。

我正不停的想着,突然,远处一阵狗的犬吠之声,那声音充满了恐惧,一听就可以辨别出来,那是狗见到了鬼物所发出来的声音。

“那些狗为何会发出如此惨烈的叫声。”亚根问道。

“那是因为有鬼的出现,所以.....”我耸耸肩想继续说下去。

“又是鬼话连篇么?”张元裂开嘴笑打断了我的说话。

可张元的话才出口,一阵方向不明的风,猛地袭来,把木窗吹的啪啦一声响,不白地给吹开又关上,窗户上几根铁条松动,叮叮地摇摆不定,油灯卜的响起,火头缩小得豆粒那么大小。室内的空气变得似乎有了重量,吹到每个人的身上,就好像一齐被急冻住了!

“这阵风可真怪!”亚根看着大家,眼里漏出疑虑的又说道:“邪风!这风可真的有点邪!”

“莫不是……”张元一下站起来走进我身旁。

当然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盯着木楼梯,用手拍着张元的肩头低声说:“回到老地方坐下来,千万不要乱走动。”

张元乖乖的回到老地方坐下,每个人的眼睛一齐透出了惊恐,没有人再说话。

“你们留心听!楼上有声音!”我低语的吩咐每个人。室内每个人全竖起耳朵,静的可以听见每个人心脏跳动的动静。油灯的火焰明而复暗,暗而复明一熠熠的闪得叫人心紧。

楼板响了,由一个黑暗角落开始,活像有人走路似的,一步一步渐渐接近每个人头上的天花板。张元、亚根还有亚发,他们挤在一起,六只眼睛死往上盯着,同时他们下意识的张开嘴再像合唱一首歌曲。

就在这时候,楼上的脚步声停止了,在楼口停住,我立刻抄起一张椅子放在楼口下边,端端正正的坐下。小油灯的火焰一吐,劈啪一声,玻璃外罩被吐出一道裂痕。与此同时,室内莫名的卷起旋风,那个刚被风关上的窗户又被猛烈的吹开,很显然,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去。久久被压制的灯光立刻回复老样,室内如前亮,大家终于长吸了口气。

“王众....”,几个人同一时刻大叫我的名字!

作者寄语:我又回来了!


123下一页

作者:郝高刘丁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短小鬼故事

他死在夜里<<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驱邪术

  • 125.68.38.*说:
    还可以加油给力2018-07-01 22:16

  • 夜苍冥说:
    错别字有点多,不过题材很好,加油给力2018-06-22 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