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谣(by紫凝)

鬼姐姐童谣(by紫凝)
童谣(by紫凝)作者:沫沐梦馨更新时间:2018-06-17 22:04:00字数:6539

“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四姐靠在石头边。天青青,草青青,弟弟妹妹去寻青,小妹穿着红衣裳,小弟和狗闹翻天。”

天青村,几个孩子手拉手,围成圈,一边跳一边念:“天青青……”路子佩看那些孩子,疑惑:“哥,这些孩子在念什么啊?”路子钦摇头:“走吧,赶紧去找村长,我们不是来玩的。”路子佩点头。村口一个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看到他们,立刻笑着跑向他们:“各位是A大的高材生吧?”路子钦笑着点头:“我们是A大的,但高材生不敢当。”男人笑了:“辛苦你们敢这么远的路到我们这个小山村,我叫天亦夏,是村长的侄子,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村长。”六人跟着天亦夏到村庄中央,一老人一脸和蔼的看着他们:“各位高材生,路上辛苦了。”莫北环顾四周,没说话。路子佩摆手:“村长,叫我们老师就行了,我们是来助教的。我叫路子佩,这是我哥路子钦,这四位是莫北,宁米涵,肖楚楚,刘科越。”村长:“好好好,亦夏,带几位老师去他们的屋子。”天亦夏点头,看六人:“各位,跟我来。”

学校旁的一间屋子,男女生各一个房间,各自放好行李,再到村长家。村长家门前的小广场上摆上了酒席。村长看见六人,笑呵呵的招呼六人入座。肖楚楚点头谢意:“村长,这,不好意思,劳烦你们弄这么多。”村长摆手:“没事没事,几位老师能到我们这小山村助教,我们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嫌麻烦,坐坐坐。”天亦夏端上菜:“小肖老师长得真水灵,希望我闺女长大后,跟小肖老师一样。”肖楚楚笑笑:“没有没有。亦夏大哥,你闺女多大了?”天亦夏:“昨天刚出生。小肖老师,给我闺女起个名吧,我们这女人姓青,单字。”肖楚楚思考一会儿:“青意,如意的意,希望她找到如意郎君,万事如意。”天亦夏连连点头:“好好好,就叫青意。”莫北扫视众人一眼,不说话,静静地吃饭。其他五人和村长他们聊得很开。

隔天一早。他们早早起身,在校门口等孩子们。孩子们陆陆续续跑进学校,也不忘跟他们打招呼。孩子们看到莫北沉这一张脸都不敢靠近他,打了招呼就跑了。肖楚楚走到莫北身边:“别老沉这一张脸,孩子们都不敢靠近你。”莫北看肖楚楚:“没事,我教体育,严肃点也好。”另一边的宁米涵皱眉:“莫北怎么只跟肖楚楚讲话。”刘科越跟孩子们打个招呼:“美女谁不喜欢,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比得过肖楚楚吗?”宁米涵冷哼。

一天的课程结束,他们看着孩子们出校门。“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路子佩皱眉,又是这童谣。他们回到住处。路子佩:“嗯?哥哥还没回来吗?”宁米涵回忆着:“从下午第一节课后就没有看到他。”肖楚楚皱眉,看屋子,在他们之前,似乎没有人回来过,那么路子钦回去哪?肖楚楚:“我们去找找,路子佩,你去找村长,我们分头找。”肖楚楚跑出屋子,莫北跟着她。肖楚楚看莫北,皱眉:“莫北,分开找会快些。”莫北戳戳她的头:“身为路痴的你,你还没找到路子钦,你就迷路了。”肖楚楚捂着额头,嘟嘴。莫北的嘴角微微上挑:“走吧。”路子佩找到村长,带几个青壮年去寻找路子钦。

“路子钦!”“路老师!”“哥!你在哪!”村庄东面的大榕树下,一人,直立在那,瞪大了眼。看到路子钦现在半空,肖楚楚双腿一软,莫北立马扶住她,抱住她颤抖的身体。一个人影从他们身后闪过,莫北回头,却什么人也没有,连脚印也没有。宁米涵也到了,看见路子钦,失声尖叫。陆陆续续有人赶来。“哥!!!”天亦夏指挥人:“快,快放下来!”两个男人上前,将路子钦放下,探鼻息,摇头。路子佩两眼一翻,向后倒去。天亦夏立马扶住:“小路老师!小路老师!”宁米涵看到莫北抱着肖楚楚,咬牙。

在村里,手机没有信号,只能派人去最近的小县城报警。村长叹气:“各位,我对不起你们,你们刚来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四人都没有说话。莫北让肖楚楚靠在自己怀里,轻拍她的背。村长:“一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早点睡吧。”村长长长叹口气,离开屋子。路子佩还处于昏迷,在村医那。莫北带肖楚楚进屋:“楚楚,有事就叫我,我给你们守夜。”肖楚楚面无神色的点头。莫北摸摸她的头:“好好休息。”莫北出房间,正好宁米涵关上门看肖楚楚:“装得很好啊,白莲花!”肖楚楚抬头:“米涵,大家都是朋友,你为什么不伤心,现在子佩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好好的助教,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宁米涵不屑的看她,冷哼:“继续装!”房间外,莫北坐在大厅中扶额,到底怎么回事。天亦夏进屋:“你们还没休息?这个是在路老师身上找到的。”莫北接过天亦夏手中的小纸卷,打开——“情人眼里出西施,每对卿卿每销魂。”莫北皱眉,好熟悉的字体,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第二天,孩子们依然照常上课,村长封锁了消息。四人强撑着上课。路子佩在今早醒了,只是,依旧两眼无神。课间,看着在外玩耍的孩子们,肖楚楚叹口气。莫北:“怎么了?”肖楚楚摇头。女孩子们手拉手,唱童谣:“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肖楚楚看着她们玩耍,莫北却皱起眉,榕树?一男人跑进学校,看见他们俩,就直奔他们。肖楚楚认出这是天亦夏的弟弟天亦冬。天亦冬大口大口喘息:“小肖老师,莫老师,不好了,小路老师,在,在池塘边上……溺死了!”肖楚楚一震,两人迅速赶往村庄的小池塘。路子佩躺在池塘边,平平正正地躺着,浑身湿透。肖楚楚不敢相信的捂嘴,让自己无法尖叫:“子佩……”莫北的眉头皱得更深,榕树,池塘?大哥,二姐?刚好一男一女,而且路子钦是路子佩的哥哥,怎么会这么凑巧?莫非……莫北看向肖楚楚,将她拉入怀,放任她哭泣。天亦冬将一张浸湿的纸条交给莫北,上面是——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肖楚楚看着字迹,久久无法回神。“是柯儿的。”莫北皱眉,刘柯儿?一人影从他们侧边飘过。莫北看见了,但只看见了残影,好像,是刘柯儿。但,这不可能,刘柯儿早就死了。刘柯儿是莫北的高中同学,也是初恋女友,只是莫北并不是很喜欢她,临近高考,提出分手,没想到,又会在一个学校,一个系,只是,那时,他已经对肖楚楚一见钟情。莫北轻拍肖楚楚的背:“没事的,没事的,肯定是有人恶作剧,别多想。”一边早已赶到的宁米涵脸色苍白,刘柯儿……

出去报警的人,迟迟未归。

第三天。莫北走到楚楚身边:“楚楚,你来一下。”肖楚楚疑惑,跟着莫北到一边。莫北看肖楚楚,目光极其温柔:“楚楚,若我出事了,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明白吗?”肖楚楚皱眉:“莫北,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不会有事的!”莫北摸摸她的头:“有你这句话,足够了。一定要活下去,我也会尽力活下去。小心童谣,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肖楚楚看着莫北,不解,又有种不安感:“莫北。”莫北笑笑:“走吧,去上课。”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看见桌上的纸条,莫北皱眉,来了……走出办公室。“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莫北回头看一眼不远处的肖楚楚,抿唇,转头,走出学校。肖楚楚听孩子们念童谣,眉头紧皱,去莫北办公室,没有人……难道,第三个是莫北?榕树,池塘,第三个是,飞在半空中!肖楚楚拼命跑出学校,看高处,寻找莫北的身影。“莫北!你在哪里!”一些村民被惊动,皆以为又有人失踪,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一起找。村后的山上,隐约有人在崖边,不知为何,像是与人搏斗一番,被人推了一把,落下山崖,但是山崖上,看不见另一人。肖楚楚呆楞着,看着坠下的莫北。“莫北!!!!!”村长看身后的青年:“你们快去山上看看,是谁推了莫老师,亦夏,你去找莫老师!”村民开始奔向两方,肖楚楚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村长叹气,又是一个。山崖上,有个飘忽不定的身影,静静地看着崖底,然后消失了。

傍晚。村民们都回来了。天亦夏他们摇头,说只发现血迹,没有发现尸体,而去山上的村民,发现一张纸条——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绝顶聪明予今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肖楚楚只是呆坐在地上。天亦夏:“这山间,有时也有野兽出没,怕是,被叼去了。”肖楚楚眼中黯淡无光。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要杀莫北?村长让人将肖楚楚扶回住处。宁米涵、刘科越得知时,面无表情,已经麻木。只是宁米涵走向肖楚楚:“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莫北!我看到你跟莫北偷偷讲话,是不是你!”宁米涵抬手要打肖楚楚。刘科越上前,将宁米涵拉开。肖楚楚只是呆呆的坐着,周边的事,她不想知道。

又是一天,第四天。宁米涵简单收拾自己的行李,趁着天色微亮,冲出屋子,冲向村口。村口,一人站在那,死死的看着她。宁米涵一脸惊恐:“你不是已经……”不知何处来的巨石,砸在宁米涵的头上,血浆迸溅。一人走出,将宁米涵的尸体用袋子套住,搬到别处,而那滩血,竟一点点消失,仿佛从未有过。肖楚楚看着窗外的太阳,未觉一丝温暖,只有阵阵寒意,如果真的按童谣来,这次将是她或宁米涵,只是前面的人,似乎是按年龄来,那么这次,是宁米涵。到底,是谁做的?刘科越敲门:“肖楚楚,时间到了,该去上课了。”肖楚楚起身,开门。刘科越面无表情:“走吧,已经有孩子到了。”肖楚楚呆呆的走出屋子,去学校上课,十分麻木。孩子们多少也知道了一些,比平常要安静许多。看窗外的操场,肖楚楚想起在操场上与高年级孩子一同打球的莫北,拳头紧握。


12下一页

作者:沫沐梦馨标签:短小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白色婚纱<<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给你啊

  • 180.121.166.*说:
    人物有点多2018-11-02 12:43

  • 116.23.59.*说:
    所以最后是姐姐还是妹妹?可怜可怜2018-07-10 17:17

  • 223.104.189.*说:
    莫念柯?莫忆柯?不念柯?不忆柯?2018-06-29 11:16沫沐梦馨 回复 223.104.189.* :这个……没办法,别在意姓氏
    2018-07-01 20:07

  • 223.104.10.*说:
    最后姐姐上了妹妹的身。。。。。。2018-06-21 22:55

  • 223.104.247.*说:
    恐怖…太恐怖啊流汗细思极恐!2018-06-19 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