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之画皮

鬼姐姐骨之画皮
骨之画皮作者:唯爱雨落更新时间:2018-07-01 07:01:00字数:3534

俗话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句话一点没错,好色有时候不单单会害及自己,甚至一个不走运还会连累家人,致使家破人亡。

话说在古时候,跟现在的一夫一妻制不一样,男人三妻四妾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唯一不变的是诱惑时时刻刻存在,禁不住诱惑的人会成为美色的傀儡,任由摆布,运气好,人财两空,运气不好遇到骨女,也就是咱们常说的画皮鬼,那失去的就是你自己的生命了。

就像接下来咱们要说的这个人,名叫赵括,但不是纸上谈兵的那位,只是名字相同而已

赵括今年30岁,家有一妻,但是没有子女。

赵括本人长的精神白净,跟个大姑娘似的,家产阔绰,是一个大户,人称赵大财主。为人和善,尝尝出资捐助穷苦人,也有人称他为赵大善人!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也架不住美色的诱惑!

事情发生在一个夜晚,赵括外出办事,也就是咱们现在说的跑业务谈合作经商。

虽然是夜晚,但是当晚明月当空,月光皎洁,照的道路足够让人看清,一点不会耽误赶路。

赵括在路上步行如飞,走的那叫个快,恨不得一步就飞回家里。

为什么他这么着急呢?因为老百姓常说坟前路闹鬼,而今天赵括走的路正是抄近道的小路,也就是坟前路。

赵括着急回家,不得以才走的这条路。

路边一座座的坟墓,孤零零的坐落在那里,寂静的夜一声乌鸦的啼叫都吓得赵括浑身打了个冷颤,心里不禁骂骂咧咧的。

看着两侧灰暗的林子,放眼往林子深处望去,那更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走在路上的赵括头皮直发麻,脑子嗡嗡作响。

就在这时,林子树枝上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赵括,突的一声,一个黑色的跟鸟一样的东西忽然朝着赵括脑袋上面就冲了过去,擦着赵括脑袋上面的头巾啪啦一响。

赵括吓的抱着脑袋就蹲下了身子,这东西飞过去的时候速度极快,赵括根本就没看见是什么东西,只觉得脑袋被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原本就害怕的赵括在受了这么一刺激,赶紧抱住脑袋蹲下闭着眼睛,生怕睁开眼看到血淋淋的恶鬼。

就在这时,狂风大作,雷声滚滚,一瞬间大雨倾盆,瓶盖大小的雨点砸的赵括抱着脑袋就往前跑,一边跑一边想,“我的老天爷啊,我这是犯了什么错,临近到家了又闹鬼又下雨的”。

而且这雨怎么来的悄无声息的,连一丝预兆都没有。

雨水浇的赵括有些睁不开眼,也没空抱怨这些。

正在赵括苦恼的时候,迷迷瞪瞪的就看见前方不远处路旁有一座宅子,一看还是个大户人家。

可是他经常走这条路,怎么不知道这里有一家大户人家,许是自己平日里只顾着赶路,未曾留意这些吧!

也没多想,赵括心想能躲一会是一会,连忙跑到人家门下,紧紧地贴着门,奈何风雨交加,赵括是怎么躲都躲不掉,一声惊雷吓得赵括身子一斜,也不知是巧了还是没关门,赵括身子对着门一用力,门开了。

赵括往里面一看,一个妙龄女子正打开内屋门看着外面的雨。

女子一看赵括,回屋拿出一把伞就把赵括接了进来。

屋子里,赵括坐在椅子上,浑身都被雨水淋透了,搓着双手,抖着双脚,身子还是颤抖着。

女子端来一碗茶水,放到赵括的面前,“公子,喝口热茶暖暖身子吧!”

“谢……谢!”赵括嘴打着颤说出两个字,就连端起热茶的时候,茶碗与茶盖随着赵括的颤抖发出相互碰撞的清脆声音。

咕咚咕咚,一碗热茶下肚,赵括顿时感觉好了一些。

此时赵括再看面前的女子,一身青衣盖其身,纤纤玉手垂其侧,粉透透的鹅蛋脸,一时间看的赵括竟有些失神。

“公子,吃些水果吧!”女子指了指赵括身边的果盘,“公子这是做什么去了,赶上这么大的雨。”

赵括拿起身边的水果,咬了一口,淡淡的果香让赵括精神了许多,“外出办公,正要回家,偶遇大雨,幸得姑娘搭救!”

“公子客气了!”女子起身端来一碗热茶,“公子,请。看来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谢谢姑娘!”赵括起身接过茶水,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公子衣服都湿透了,不如换下来吧!”女子说道。

听着女子的声音,赵括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当双眼看到女子的时候竟显得有些模糊,女子说话的声音逐渐变得听不清了,赵括站起的身子晃晃悠悠的,刚要倒下,却被女子给扶住了。

当赵括再一看时竟然是自己妻子的模样,只是此时的妻子跟往常大不相同,娇嫩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着赵括,赵括笑着一个公主抱就抱着自己的妻子奔着床上去了。

一夜无语,屋外连夜雨,屋内春风起。

翌日清晨,躺在床上的赵括脸色有些苍白,而此时在他身边躺着的并不是昨夜的妻子,也不是貌美的青衣女子,而是一具白骨。

白骨颤抖着从床上坐起,白色的骨手抚摸着赵括的头发,骷髅头对着赵括的嘴巴,一道白色的气流从赵括嘴巴里飞出,从骷髅的嘴巴里进入,慢慢的,赵括的脸色越来越白,而反观白色的骷髅却慢慢的变成昨夜青衣女子的模样。

青衣女子看着床上苍老了很多的赵括,舌头舔了舔嘴唇,伸出手摸了摸赵括的脸,“长得还怪好看的,不知道你这副皮囊怎么样,是不是能吸引更多美丽女子的皮囊呢?”

床上,咳嗽的声音让女子收回了手。

女子连忙坐在床边抽泣着,听着哭声,赵括睁开了双眼,看着床上的被子和衣衫不整的自己和女子,赵括心中大惊,“这,这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好意思问,昨夜不知你发了什么疯,我好心收留你,你竟然霸占人家的身子,你叫人家以后怎么办啊?”女子的模样楚楚可怜,抽泣的样子如梨花带雨,让床上的赵括愧疚万分。

“姑娘,若你不嫌弃,我愿娶你过门!”赵括双手摸着女子的双肩,坚定道。

既然是自己强占了人家姑娘的身体,那他就该负起这个责任来,况且这女子长得貌美天仙,自己娶了她也不亏。

看着女子无奈的点了点头,赵括起身穿衣,“我这就回家准备,稍后就来娶你。”

“这么急,人家连一件像样子结婚用的衣服都没有!”女子低低的说道。

“我马上吩咐人去做,晚上就给你送过来!”赵括回答。

“那你可一定要来啊!”女子看着赵括,抱着赵括的身子,“人家等你”。

辞别女子的赵括直奔家中,慌忙派人准备喜宴,吩咐下人赶制新衣,府里上下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所有人只知道家里赵老爷要办喜事,但是具体是什么喜事却不知道,唯一知道实情的也就是置办新衣的管家了。

内堂,赵括坐在椅子上,心里有些愧疚,“这该怎么跟夫人说呢?”

毕竟是他对不起夫人在先,可是他又毁了人家女子的清白,不对她负起这个责任于理不合,而且那么美貌的女子,他也不舍得放过。

“老爷这是怎么了,怎么愁眉苦脸的?”赵括的妻子过来喊道。

赵括闻声抬头,却吓了夫人一跳,只见其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着就像一个将死之人。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赵夫人担忧问道。

“确实有些不舒服,说来也倒霉,昨夜赶路回来,正在半路遇瓢泼大雨,着了凉了!”赵括也觉得身子虚弱的很,“我回屋休息一会,一会管家回来了,你再喊我。”

说完,赵括就去里屋休息了,想了半天也不知该跟夫人怎么解释,干脆一会再说吧。

“老爷,你是不是糊涂了,昨晚哪有下雨,天晴得很!”赵夫人疑惑道,但奈何赵括就跟没听见一样,身体僵硬的往前走。

赵夫人也是稀里糊涂,直到看到管家把结婚用的衣服置办好的时候,她才知道,赵括这是要娶人进门。

当然赵夫人也没反对,男人三妻四妾本属正常,况且她也相信自己的男人不会沉迷美色,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当赵括醒来已经是傍晚了,赵夫人问了半天,最后只知道要娶的是个妙龄女子,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在哪,家中有什么人,赵括一概不知。

看着匆匆忙忙走出门的赵括,赵夫人皱着眉,不放心也悄悄跟了上去。

到了青衣女子的宅子,赵括递给女子新衣,女子高兴的抱着赵括的脖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能娶到美若天仙的你是我的荣幸!”赵括抱着女子的腰。

他发现,他现在越来越离不开女子了。

两人一阵亲亲我我,而窗外赵夫人一直看着屋内的赵括。

此时的赵括正坐在椅子上,而女子则是进屋说试下衣服,赵括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起来。

而在门外看着的夫人却看到赵括吃的哪里是新鲜的水果,而是腐烂的甚至手用力一捏都会流出腐臭液体的烂水果。

但赵括嘴里吧嗒吧嗒吃的很是香甜,却不知嘴角留下的是黑色的腐臭液体。

赵夫人简直被吓呆了。

一会儿一身新衣的女子走了出来,赵括看着美人,手中的水果不知不觉的掉在地上,女子坐到赵括的腿上,双眼带桃花,桃花朵朵勾人魂。

赵括一把将美人抱起,干脆入洞房。

而在门外的夫人却看到赵括抱起的哪里是什么美女,而是穿着红色衣服的骷髅,甚至骷髅的眼洞里还有几个虫子在蠕动。

看到这一切的夫人靠在门下喘着粗气,着实被吓得不清。

听着屋内传来亲亲我我的声音,夫人再转身,床上的赵括已经不省人事,一道道白色气流流入骷髅嘴中,原来那骷髅竟是在吸人阳气。

夫人就这样被吓死了。

而夫人头上,窗户打开,一个白净的男子望着窗外,正是赵括。

只是此时的赵括却阴险的笑着,“这幅皮囊一定能吸引更多貌美的女子,我的衣服又要多了!”

贪恋美色,终将会害人害己。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狐妻

鬼怪书舍

作者寄语:感谢阅读,欢迎评论。长篇小说《僵尸道长》已发布,欢迎收藏,推荐

作者:唯爱雨落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现在你知道了吧<<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午夜敲墙声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