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鬼姐姐阴间那些事儿
阴间那些事儿作者:郝高刘丁更新时间:2018-06-30 23:29:00字数:2218

后街的李爷算是本村老人,年轻时在县里参加过乡村医师培训班,能够简单的行医治病。

而且据传言,李爷可以与阴间通灵,村里大小白事丧事都请李爷操办。

老爷子跟我家关系很好,村里小孩子们时常聚在他家听李爷讲故事,当然灵异故事也不在少数。

盛夏,天气炎热,晚上一群孩子们聚集在李爷家,照理讲故事。

也不知道哪个熊孩子问了句:“李爷,都说您老去过阴间,阴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日月星辰,有没有山川河流,有没有医院饭店?阴间的鬼魂穿着如何,阴间的鬼魂吃喝什么,阳间送去的衣物纸钱真的能收到吗?”

一连串的发问,令所有孩子都产生强大的好奇心,我更不例外,即恐惧又渴望。

李爷坐在台阶上,卷了颗烟,点着火猛抽几口,看着眼前一帮孩子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

“你们啊,都是听大人胡说,我老糟头子哪会那种本事。不过呢,阴间那些事儿倒是瞒不了我,闲着也是闲着,给你叨咕叨咕。”

小伙伴们瞪大眼睛,直呵呵盯着李爷,这时夜幕即将来临,谁的心里不免产生恐惧,但谁也不愿离去。

“其实阴间和阳间一样,没有啥区别,阳间有啥阴间就有啥,只是他们那里雾气蒙蒙,死气沉沉,毕竟都是鬼魂。”

听到这里,我想起,人死后要闯好多道关口。

“李爷,是不是鬼魂都要过什么奈河桥或是阴山涧?”我突然问道。

“恩,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哈。

不错,人死后,要历经大大小小关口十几处。那么去的第一站是本地土地庙。”

“土地庙?”这个可是头次听说。

“快给我们讲讲,为啥第一站是土地庙呢?”

“土地庙里的一把手就是土地,别看土地官职小,可掌握当地的人口。他手里有一本《户籍册》,上面登记他所掌管的所有人的名单,人死之后就必须到本地土地庙报道。”

这时又有其他小孩问道:“李爷,过了土地庙是啥啊?不会跟着土地佬去见阎王吧!”一句话引起在场的所以孩子的哄笑。

李爷不打紧的抽了两口烟,继续说道:“阴间第二站,就是那黄泉路。常听人说黄泉路上不好走,黄泉路上无老少。确实这样。据说啊,无论你向上看,看不到日月星辰,向下看,看不到土地尘埃,向前看,看不到阳关大路,向后看,看不到亲朋四邻。”

“对了,李爷,我看过死者的家属给死者烧去了纸牛、纸马、纸车,这些工具都是干什么用的呢?”我插话道。

李爷一笑:“干什么用的啊?熟不知黄泉路上不太平啊!人死了后,到黄泉路上也不能叫做真正的鬼魂,只有进了酆都城才能叫做一个真正的鬼魂。黄泉路上一路崎岖颠簸,各路灵魂有的哭嚎不肯前往,后面会有黑白无常、大小鬼卒在督促前行。

黄泉路上还有很多孤魂野鬼,他们是那些阳寿未尽而非正常死亡的,他们即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幽间,只能在黄泉路上游荡,等待阳寿到了后才能到九幽报到,听候阎罗王的发落。扎些牛马、武器,好防备孤魂野鬼的偷袭啊!”

“那么过了黄泉路是什么地方呢?”我问道。

“下一站就是望乡台。走出了黄泉路便上了望乡台。老话说,一到望乡台,远望家乡回不来。高高一个石台,发出阵阵阴光,坐卧路转之势,上可回头瞻望。

走到了望乡台,几乎就没有还魂的可能了,阳间的肉身这个时候也差不多都到了黄金入柜装殓的时候了。

站在望乡台上最后的看一眼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亲人。站上了望乡台,能看到阳世的家宅,看到亲朋好友,看到了自己已经死亡的肉身躺在那里。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是不明白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的。”

大家整听得津津有味之时,隔壁有人大喊一声,这一嗓子把小伙伴们吓的不轻。

“李老爷子,快来我家,我爹要不行了。”

李爷抬头一看,原来是隔壁老徐家,说话的正是徐老爷子的儿子,徐晓亮。

徐老爷子名叫徐德利,患上哮喘几十年,可今年又查出肺癌,没钱医治,医院开了几支杜冷丁。

“都这么晚了你们都回去吧,明天再讲。”

小伙伴们一哄而散各自回家。

李爷收拾好用具从梯子顺到徐家,进屋一看躺在炕上的老徐头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

“李大伯,您给看看,我爹今晚突然病情恶化,怕是够呛。”

李爷先把把脉,探探鼻息。

“你爹真的危险,你家还有杜冷丁吗?”

“还有两支。”

李爷给注射上,老徐头立马精神许多,看到家人以及李爷,很欣慰。

说也奇怪,老徐头一下子缓过这口气,拉住李爷手再三感激。

又观察一会,大家都觉得老徐头今晚肯定没事,还能对付几天。

李爷回到家中,老伴询问几句,老两口关灯休息。

也不知晚上几点,李爷还在睡梦当中,突然有人喊他的名字。

“徐德利,你阳寿已近,今晚我等奉阎王之命索你来也。”

“哗啦啦”一声铁索链响动,死死的套住睡梦中李爷的脖子上,不容分说往怀里一带,将李爷拖拽在地,哗啦、哗啦,往外便走。

这时李爷突然发觉不对劲,怎么,前面有两道黑影,身高丈余,魁梧无比,一个头上略有两个凸出物体,一个脸长如驴。

啊……难道是阴曹地府的牛头马面?

自己身子不断前行,想挣脱,可手脚不听使唤,想喊人救命,嗓子被勒得死紧死紧,根本说不出话来。

一眨眼到了外屋门口,李爷也是一个急劲儿,一把扣住门槛,死死不放手,心里明白,一旦撒手,自己再也回不来。

前面两条黑影见趴在地上的李爷不放手,刚想施法将李爷拖出,一道闪电从徐家房上划过。

两条黑影对视一下,其中驴脸大下巴的那位,将锁链一抖,李爷身子被卷出一丈开外,身子实实在在碰到屋内的炕上,昏迷不醒。

第二天金鸡报晓,从徐家传出悲凉哭声,门上挂起白纱引魂灯,徐老爷子当晚病重不幸过世。

而李爷每晚继续为小伙伴们讲故事,可是,他再也不敢提及阴间那些事。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妻子的秘密

末世求生法则

作者寄语:我又回来了

作者:郝高刘丁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我当司机的日子之西安轶事<<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惊魂幼儿园

  • 110.212.254.*说:
    字是不是打错了?2018-07-12 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