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怪谈

鬼姐姐童年怪谈
童年怪谈作者:柿子更新时间:2018-07-01 17:05:00字数:2323

“咳……咳咳。”我满头大汗,满脸恐惧地从梦魇中惊醒,目光呆滞地望着天窗外的世界。窗外那轮洁白无瑕的明月、蔚蓝无比的天空有无数璀璨的星光。都说小孩的眼睛最明净,能看见常人所不能看见的东西。不过,在我十岁那年,我便不再看到什么脏东西了,即便如此,在关键时刻我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不得不说,那些超自然现象总是让我感到敬畏。

我一直以来都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听家父家母说:

“我们的孩子小鑫。天生与众不同,可医院诊断一切正常啊!不过,能长大成人,健健康康的我们也都满足了。”

其实,父母有时候并不奢求你大富大贵,只要你平安无事,他们就很开心了。值得一提的是,父亲是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鬼神,也就不再理会此事。相反,街坊邻居们,虽然他们表面上把我当正常人,可实际上,背地里不知把我当成什么异类。反正有好多个版本,什么恶魔转世、恶鬼转世诸如此类各种乱七八糟的绰号。不仅如此,在我幼年的时候,他们还跟自己的孩子危言耸听:

“孩子!妈/爸告诉你,你千万别跟小鑫那小子玩儿,他是‘恶鬼转世’,会吃了你的。”

因而,那时小朋友们都对我敬而远之。可我也并不孤单,我经常与一些半透明的长得跟他们差不多的小孩玩儿。只不过他们光着脚丫有时还会流着血。

就像四岁那年第一个与我相识的玩伴:“若曦”。我们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相遇的。那个时候外面雷声炸响,下起倾盆大雨。我在家里玩玩具。玩着玩着,耳边却隐隐约约听到窗外传来了小女孩哭泣的声音。听着听着我也想哭,很奇怪!小孩子都是这样,看见其他伙伴哭自己也会不自觉地跟着哭。

于是,我便穿着小红鞋,撑起一把小雨伞,走出家门看个究竟。一路上在风吹雨打下,磕磕碰碰地,不久便来到窗下。只见她蜷缩着身子,缩在窗下,任凭雨点如暴雨梨花针穿过他的身体。我问她怎么了。他说:“打雷,我好怕。”我跟她说;“别怕,有我在。”说完我把她领进家门。拿我的衣服被子给她盖上。她很感激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她成了我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他们跟我一样,喜欢阴暗潮湿的地方。那个时候我经常到树林里、瀑布下、山洞里、大桥下去找他们玩儿。什么打弹珠、跳绳子、过家家、踩格子都玩过。

可是,他们的父母一点都不友善,每次他们孩子稍微有点晚归,就对他们大打出手。因而我跟玩伴儿们一样惧怕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有的长相着实有点吓人。有缺胳膊少腿的、有皮肤浮肿的、有五官扭曲的等等。可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欺负我,反而对我很友善。此外,偶尔我还能看见有一些其他的孤魂野鬼在我们身边徘徊。他们的长相更加恐怖。听若曦的父母说:

“一般情况下,那些孤魂野鬼死的时候都没有被好好安葬,怨气过重,因而总是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而且身上的血腥味儿都会很重,随时可能发疯害人。”因此,我们都会对这些孤魂野鬼避而远之。

可明知这是祸,是祸躲不过!六岁那年暑假,我们一家子到湘西凤凰古城旅游。凤凰古城风景秀丽、依山傍水,确实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古城人口大多是苗族和土家族,只有少数居民为汉人。爸爸妈妈牵着我的小手满怀期待地行走在古城的街道上,一路上左右摆摊的可谓是五花八门啊,各种色彩斑斓的特色工艺品映入眼帘。六岁的我把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奇地窥探着凤凰的风土人情。不过,沿途这些奇珍异宝,最吸引我的还是那些玩具工艺品。相反,父母则更喜爱那些平安符还有玉佩。当时父亲就给我买了一个龙龟玉。记得当时小贩信誓旦旦地说:

“先生,你真有眼光,这是我家祖传的龙龟玉,仅有一个。现如今小弟我急需用钱,就把它也拿出买,如若假货,我刘鹤清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父亲仔细地端详着玉佩,再上下打量着小贩几眼,庄重地问道:

“那这个值多少钱?”

“这个毕竟是祖传而且仅有一个。不过,有缘人就算便宜一点,嗯……399吧。”小贩有些兴奋又有些犹豫地把玉佩包装好,递到父亲手里。

“看你也不像是坏人,呐,钱拿好了。”父亲从厚实的真皮钱包里拿出四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小贩。

“哦!那一块就不用找了,都给你吧。”我很庆幸自己生在这大富之家。父母花钱从不吝啬。母亲亲自把玉佩给我戴上,一脸满意,继续前行。而我则不舍地望着那些玩具和洋娃娃。

终于,游玩了一天的我们在沱江河边的客栈安顿了下来。站在这客栈三楼窗边,凤凰的夜景尽收眼底,十分迷人。

我洗完澡独自在小房间里玩玩具。忽然,窗外传来孩子嬉笑的声音,我好奇便准备走过去瞧瞧。可还没等我走到窗口。我惊讶地发现白天看到的玩具还有其他的洋娃娃,竟然悬空漂浮在窗前,甚至还对我招手眨眼睛。要知道年仅六岁的我对新玩具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我喜出望外,飞也似的跑到窗边伸手去抓。可是洋娃娃竟然往后退了,还诡异地笑着。我不服气,搬来椅子垫着爬上了窗户,拼尽全力去抓取玩具,终于被我揪住了一只洋娃娃,可此时洋娃娃却突然猛地被弹开了,消失在黑暗中。我也着实被吓了一跳,身体一歪,整个人就从窗口掉了出去。

可就在我大声地哭喊着时,我脖子上的龙龟吊坠红棉线也不知何时绑在了我的手上,而龙龟吊坠则卡在了窗户缝隙中,我大声地哭喊着,连爹妈都叫出声来了:

“爸……妈……救命……救命……”

此时,若曦突然飘到我屁股下,使出浑身解数正托着我。她咬紧牙关说:

“快……大声点!我快坚持不住了,你的玉佩使我越来越乏力……”

过了一会儿父母惊愕地发现我竟然挂着窗外,正大声呼喊着。二话不说,父亲迅速用他强壮的臂膀把我抱了起来。我惊魂未定。随后,严厉的父亲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顿,并叮嘱我,以后他们不在时,不准我私自靠近窗户,很危险。

因此,之所以有现在的我,全靠这龙龟玉佩还有若曦的帮助。

从此,我爸妈再也不把年幼的我单独留在空房间里了。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狐妻

鬼怪书舍

作者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柿子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短小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偷尸鬼<<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恶魔的镜子

  • 119.134.108.*说:
    图片吓人,但是故事不吓人鼓掌2018-07-08 22:37

  • 122.156.81.*说:
    什么几把图片2018-07-01 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