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头很古怪

鬼姐姐这个老头很古怪
这个老头很古怪作者:李文豪更新时间:2018-07-07 17:04:00字数:2478

在大马桥的北面有一座名叫大马村的村子,村子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这天凌晨天还未亮,村民阿程,便早早的起床穿好衣服,他要赶去北关区农贸市场批发蔬菜,阿程是一个走街串巷卖蔬菜为生的村民,所以每天都要去市场批发一些新鲜的蔬菜。

天空依然是漆黑的,空气也有些湿冷,阿程骑着三轮车出了村庄。

要去农贸市场就要经过大马桥,而这个大马桥却不是个好地方,因为这里曾经淹死过两个小孩,这两个小孩相约来到这里戏水,不慎落入水中身亡,其中一个小孩的母亲异常的激动,连续三天三夜在桥下撒泼打滚,又哭又嚎,村民们都没有办法,只能心痛这对母子,后来这位母亲在晚上的时候把自己吊死在桥下。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六年,但是村民们却都没有忘记,想起来这事都是满眼的愁云。

阿程登着三轮车行走在小路上,车子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声,在这寂静的荒野里面显得很响亮。他已经走习惯了这条道,没什么好害怕的,毕竟死去的那两个小娃子还是阿程的侄子,不会害自己。

三轮车缓缓的来到了大马桥,坐在三轮车上的阿程抬头看了一眼大马桥,他似乎隐隐约约看到在大马桥的中间有一个黑点,可是路的中间怎么可能会有一个物体阻挡着道路呢,阿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仔细一看,那个黑点依然在桥上。阿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可能是脏东西,他怀疑是树枝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没多想,他向着桥中间骑了过去。

当他来到桥头的时候那个黑色的物体竟然消失不见了,阿程还特意下车往桥下看了一下,发现除了缓缓流动的河水并没有那个黑色的东西,阿程心里泛起了嘀咕,明明看的清清楚楚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呢,他也不敢耽误,急急忙忙登着三轮车离开了大马桥,他来到桥头的下坡路,用力的登三轮车的脚蹬子,可是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用力登,三轮车还是不紧不慢的缓缓的下坡,这不符合万有引力的定义啊!阿程低着头下意识的往后面看了一眼,他看到三轮车的车厢里面赫然蹲着一个老头!老头穿的一身黑,双臂蜷缩在身子下面,就像是蹲着拉屎的样子,而且这个老头还一脸的得意!阿程的双脚一下子就软了,他从三轮车上面跌了下来,惊恐的看着车上的老头。

老头张口说话了;“小伙子,我家老伴想吃猪肉炖粉条,可是没有粉条了。”

阿程含糊不清的说道;“粉条卖完了,卖完了。”

老头呵呵的笑了;“你带我去批发市场买吧”

阿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说了一句;“您老坐好,我这就带您过去”

虽然阿程对这个老头充满了狐疑,觉得这老头不正常,天还没亮跑出来买什么菜?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坐在自己的车里面,他是怎么无声无息的就上来的?这个老头肯定有古怪,但是事到如今阿程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听从老头的意愿带他去农贸市场。

阿程一路上机械式的登着三轮车,不敢东张西望,更不敢看向身后那蹲着的老头!

夜色依然漆黑,乌云在头顶盘旋,遮住了毛月亮,空气中还是那般阴冷。

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农贸市场,阿程看到前面稀稀落落的人影和明亮的灯光,就好像看到了一线生机,这段路程就如同暗无天日的地狱,阿程就像是被魔鬼戏谑的囚犯,他拼了命的登三轮车,三轮车的车轮转速突然加快了,他感觉车子变轻了,这时候他也不顾不上车子会不会翻,像是箭一般飞射到了人群当中,焦急的阿程由于太过紧张,车身擦到了一个批发蔬菜的人,那人大叫一声转身就破口大骂,指着阿程:“你不长眼睛啊!着急买菜给你妈上坟吗!”

这个时候的阿程哪还顾得上与这个人理论,他窜下车子猛然回头看向三轮车的车厢,这个时候三轮车上已经不见了那个老头。

在极度恐惧当中的阿程突然放松了下去,一屁股蹲坐在地上,眼睛直直的,发出重重的喘息声,脸颊上也出现了细密的冷汗,被撞的那人看到坐在人堆里的阿程,以为阿程是个傻子,就悻悻的走开了。

过了大概一支烟的时间,阿程逐渐的缓过神来,人群也越来越多,东边的天际也泛起了鱼肚白,此时的阿程神智已经完全恢复过来。

他从老于的摊位前批发了一些蔬菜,就转身骑着三轮车回家,回家的路上还在不停地安慰自己,那个老头可能是一个疯子,不对!他肯定是一个疯子,这世上哪里有鬼,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早晨六点钟了,明亮的阳光挥洒在阿程身上也照亮了村庄每一个角落,阿程为了减轻自己的恐惧,在一个名为王家村的村子里面转悠,一边大声的喊到:“黄豆芽!兰豆牙!大葱番茄!”

正当阿程扯着嗓子叫卖的时候,身后的车厢突然“佟”的一声,阿程被吓了一跳,瞬间向身后看去。

一个老头举着个拐棍正在敲打他的三轮车,老头的头发胡子花白,看着车厢里面的蔬菜。

阿程觉得自己今天犯老头,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老头吓唬自己,阿程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毕竟是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的村子里面,阿程壮着胆子说道:“老头,你想干嘛?”

老头从蔬菜堆里扒拉出一捆粉条,然后在口袋里面摸索了半天,掏出来一枚古币递给阿程,阿程的脸瞬间就白了,这莫非就是今天凌晨的那个老头吗?他也不敢去接老头的那枚古币,甩腿上了三轮车就急急忙忙跑了。

老头在身后诡异的笑了,满口的黄牙,皱纹就像是某种符文一样布满了整张脸。

一路飞驰的阿程想要赶紧回到村里,在大马桥的上面突然就翻车了,他一个跟头载进了桥下,也因为他紧张过度,居然昏死了过去。

村里面还有一个叫狗蛋的傻子,整天疯疯癫癫,哈喇子都能耷拉到地上,身上的破衣服全是布丁,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味道,这天他跑到了大马桥上玩耍,狗剩发现了桥下有一辆三轮车,在三轮车的下面,有一个人,这个人正是阿程,狗剩嘻嘻哈哈的跑到桥下,在阿程身上蹭来蹭去,可是阿程却一动不动,没有了心跳,阿程死了。

狗剩在阿程的手中发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买粉条的那个白胡子老头手中的古币,他从阿程的手中掰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当中,然后傻傻的回到了村子里面。

那个三轮车上面的老头说要买粉条,而白天的那个老头说也要买粉条,难道他们是同一个人吗?也许是同一个鬼?这个问题也许连死去的阿程都不知道吧。

可是有一个人也许以后会知道,那就是拿走老头古币的那个傻子狗剩,因为在狗剩的身后,正不紧不慢的跟随着一个古怪的老头。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霸道鬼夫好粘人

恐怖童谣

作者寄语:好久不见,今天突发脑中风,写了一件我们村的往事,对了,那个傻子现在依然活的好好的,只是衣服还是曾经的那件衣服。

作者:李文豪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夏天,雨,和她的尸体<<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禁忌黑魔法之天狗食日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