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白鱼索命

人在诡途
第1章:白鱼索命作者:星海淼淼更新时间:2018-06-29 08:36:12字数:2948

“武陵川径入幽遐,中有鸡犬秦人家。先时见者为谁耶?源水今流桃复花。”

说出来你们不信,我们的村子,就是桃花源。至于是不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还有待考证。

但我们村子的确历史悠久,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古老的习俗,而我充满了诡异和离奇的人生,就是从其中的一个小小习俗开始的。

我还记的那是一个清晨,正在清扫庭院的我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当时我很是疑惑,心说是谁那么早来拜访?

我跑过去打开门,才发现是我小婶白芳。

“小枫, 今天打了几条好鱼,这条大的给你们,预祝你们年年有余。”

这就是我们村里的习俗了,临近佳节,便会给亲近的人家送鱼,也是一个美好的祝愿。但没想到,这条鱼就送出了事。

我当时却没想过那么多 ,看着她冻得发红的脸,不禁想入非非。但在她的目光注视下,又有些不好意思。

我挪开视线,看她还提了一条白花花的大鱼,那眼睛滚滚流转,有泪花跌落。

我被它的眼睛深深吸引,隐隐约约看到了人性的存在,像是一个无助的女人,在苦苦哀求路人帮忙。

我回神,笑着伸手过去接,碰到她手的那一刻,心里有些不自然。

白芳脸上微红说:“小……枫,替我谢谢你爷爷指点明路!”

我心中疑惑,不明白指点明路是什么意思,但看她匆匆离开的背影,也没法追问。

白芳是村子最美的姑娘,肌肤白嫩嫩的,一摸就可以出水,仙女般的容颜,精雕细琢的美腿,每个男人看了她那身材和美貌都得动心,想娶她。

当然其中还包括我。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大家几乎打消了这个念头,纷纷躲避、嫌弃她。

那事发生在她和我小叔成婚的时候,大伯、大姑突然暴毙七窍流血而死,婚到了一半没有结成。

后来因为要守孝,白芳又不顾流言蜚语和小叔一起守大伯,大姑。不久,小叔也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了很多年……

所以大家都说白芳是倒霉鬼,克夫、克家人,以至于男人都不敢再浮想联翩。

我叹息一声,不再去想白芳的事情,提着大白鱼放进鱼缸里先放着,打扫了院子之后,才回来磨刀嚯嚯。

但准备将大白鱼抓出来杀了的时候,我的目光又不禁被它的眼睛吸引了。 鱼缸里的那条大白鱼,眨巴眨巴眼眸十分灵动,似乎知道了自己马上要成为砧板上的肉,所以在向我求饶。

那可怜的神色凝视久了,像是拥有魔性一般,我的身体有些轻飘飘的感觉,仿佛灵魂要被抽离,怎么也躲不开。

忽然听到屋子内茶杯跌落的声音,才被惊醒。

我后背冒出冷汗,心里有些害怕,这条鱼莫非有灵了?

她盯得我慎得慌,但我心想是白芳送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没有再多想什么,伸出手抓鱼,它身体滑溜溜的,而且力气特别大,玩命的在我手中挣扎。

“嘿!我就不信了,一头鱼儿我还斗不过”我的征服之感涌上脑海,手里提着大刀,对准白鱼的头敲了下去。

哐啷一声,它的头涌出血液,把整个鱼缸给染红:“看你还不死!”

白鱼在水中翻卷,眼里很是痛苦,在闭眼那一刻,毒辣的凝视我一眼,怨念十足。

“什么破鱼,这么吓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应该不会有事吧!”

我小声嘟囔了一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休息一会,我还是将不安感暂且压下了。将这个死鱼开肠破肚加工,做出了一锅鲜美的鱼汤。

但能吃到的,也只有我和我爷爷。我亲人死的都比较早,只有祖孙二人相依为命。但这鱼汤芳香四溢,爷爷却筷子都不动一下,我不禁劝道:“爷爷,您喝酒,还有这条大鱼也多吃一点”

爷爷呵呵笑着,吐出一口旱烟说:“枫啊,我吃腻了鱼,你自己吃吧!”

我苦笑摇头,心说爷爷有福不享受,嘴吞入大鱼的肉,特别的鲜美,一口下去,欲望不断的膨胀,只想把它占为己有,谁敢和我抢,我就跟谁急。

吃着吃着,喉咙感觉被手给捏紧了,气息一下子上不了,肚子中刚刚吞入的鱼肉,要呕吐出来。

“吃那么急干什么,没人和你抢”爷爷笑骂,巴掌拍在我的后背,才让我将这鱼肉吞下去。

此时,我不禁回想起了白鱼死前瞪着我的眼睛,后背一阵发凉,爷爷却笑着道:“吃东西慢一点就好,不要想太多,呆会好好休息吧!”

我点点头,但总觉得爷爷的话里好像带着深意。

我 本想等待十二点的闹门,可身子莫名有些疲惫,饭后我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不知不觉就到了夜晚。

此时寂静的村子很是寂寥,冷风嗖嗖的吹着,枯败的落叶满天飞舞,大门轰轰轰的敲动。

我睡意朦胧走出古代房间,还没有走动几下,大门砰的一声打开,邪风滚滚而来,吹得沙尘满天,眼睛睁不开。

等睁开眼睛时,诧异看到外面有一身穿白素衣女子,化身白芳模样,头上鲜血滴落,洁白玉足踩在地面,身上的素衣染红血液滴答落地,那脸庞上被刮了两刀,血肉模糊。

幽幽声传来:“我好疼啊,你为什么要杀我?”

“小……小婶,我怎么杀可能你啊”我被吓着了,吞了一口唾沫,身子踉踉跄跄的后退。

“你用刀打死了我,粗鲁的扒开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上狠狠的刮了十二刀,破腹取肠子这些血液,就是伤口流出来的!”

我一屁股坐在庭院里,抬头凝视那恐怖狰狞的白芳,飘飘的头发缠住了我的脖子,狠狠的拧紧,并且嘴里冷声说:“你……想起了吗!”

我脑海里瞬间掠过了杀大白鱼的画面,破开鳞片、开腹取肠,接着划上十二刀,蒸煮更加入味。

我脑子就要缺氧,手舞足蹈拼命挣扎。

可那白芳,眼神毒辣,犀利如蛇,抬起了她锋利的指甲,对准我的胸膛,要抓出我的心脏。

千钧一发之际,一口白烟从我的身后喷发,凄厉的惨叫发出,白芳被白烟给撕裂。

我睁开眼睛,从床上猛然做起,大口大口喘气,爷爷在抽旱烟,担心道:“娃子,干什么亏心事了,在这里瞎汪汪什么?”

“爷爷,我没事,刚刚就做了一个噩梦而已”我深呼吸解释,目送爷爷离开:“太恐怖了,以后再也不杀鱼了”

这时,房子在的喧闹声音吸引了我,抬头看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连忙起身出去观看。

外面喜气洋洋,这里没有烟火炮竹,没有各种华丽的铺垫,只有大伙围在一个庞大的篝火下跳舞嬉闹。

我在人群中欢乐玩耍许久,等到了最后的项目,乃是祈福的抬红花轿。

男子抬,女子坐花轿撒桃花、水、还有抱着猪头,一路上歌唱,预祝明年风调雨顺,生子接代。

我凝视人群中的爷爷穿着大巫的衣服,脸上勾勒出奇怪的符号,唱起苦涩的曲儿,带领花轿一直前行。

风凄凄的拂过。

顿时,花轿上的红色布条被清风拉开,露出一道阴森恐怖的身影,定眼看去,只见白芳身穿血衣,手上抱着一条惨死的白鱼,低声的哭泣。

她的衣服有猩红的血液流淌,猛然惊悚回头,狠狠凝视我,油绿的眼神如同深夜的猫发出的光芒,犀利而恐怖。

她的嘴角挂起了邪笑,嘴硬似乎在说:“我!要你……偿命!”

我的耳朵不断徘徊回声,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身躯突然腰酸背痛,说不尽的疲惫。

眨眼再看那花轿的景象,白芳恐怖模样已经不见,而是捧着猪头在唱歌,还回头对我浅笑。

可这个笑,使我不禁想起刚刚还有梦中的恐怖一幕,鸡皮疙瘩落了一地,连忙调头就跑。

我跑出一段距离,摇了摇沉重的头颅,身子感觉像有一块大石头碾压,使得我寸步难行。

我踏动吃力的腿,来到了家中,伸手推开大门,两边的门神闪烁光华,无声息的笼罩在我的身上,进门后,便觉得轻松自在。

与此同时,凄厉的咆哮发出,如一声惊雷怒吼!

我的要耳朵炸裂一般,回头看到一条黑猫龇牙咧嘴,在瓦房上吼叫,嘴里还叼着一只白鱼,狰狞的神色,一副要吃了人的样子。

我心里后怕,特别是脑海那白鱼的样子,瞬间抓起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在它的头颅上骂道:“发情个屁啊,赶紧滚蛋”

黑猫灵活躲过石头轰击,跳下墙壁,一直徘徊在我家大门外,抬头仰望两道门神,似乎有些顾忌,又像是带着恐慌。

被这样一只黑猫盯着看,我心中也有些发慌。黑猫通灵,它是看到了什么?

作者寄语:开新书啦,希望各位读者大大可以支持!!

作者:星海淼淼

加入书架人在诡途目录下一章 >>第2章:情迷 诛邪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