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情迷 诛邪

大巫师
第2章:情迷 诛邪作者:星海淼淼更新时间:2018-06-29 08:39:21字数:3011

我疲惫地回到房间,那只黑猫的眼神一直在烙印在脑海中,每当我闭上眼睛,就看到那只猫,它像是在看我,又不是在看我!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直到被一阵鞭炮声惊醒,已经是第二天了,大年初一,村里也热闹起来了,但我还未出门,便听到一声声的吵闹声,火药味很浓,倒不像是互相祝福了。

我走出门去看,只见白芳和我叔奶奶吵架,闹得可凶了。

“不下蛋的母鸡,还是我们村子头一个,小昆把她给不要与她成亲了,免得落下话舌给外人指指点点!”

“哼,我是母鸡不错,要下蛋也得看他行不行!”白芳歇斯底里地大吼道,这话是戳到了她的痛处, 她哭着独自一个人跑了出去。

而小叔眼神空洞,一直在沉默,没有说任何话语,亲戚纷纷谩骂离开,我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直好打道回府,偷偷关注小叔家动静。

直到天色缓缓黑了下来,我有些担心,小婶也没有再回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小叔也没有去找,就当做没有这个人一般,真是有些过分,好歹白芳曾经如此帮他,怎么可以这样不闻不问。

我思来想去,有些不安,按着记忆中她跑掉的路线,来到了后山一直呼唤她,寂静的山林满满都是回音。

走了许久,在半山腰深邃的小溪旁边看到了白芳赤脚缓缓走下去,我大惊失色,赶忙过去托起她。

别看女人娇弱,挣扎反抗委实要命,闹了很久,她抱住了我,脸贴在我的胸膛哽咽,泪水打湿我的衣衫。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很是害羞,应有的生理反应都来了,心里很是难受:“白……芳,你能松开吗?”

她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抱得越紧委屈说:“小枫,不是我不行,是你叔他太软弱……”

我看着她清澈干净的美眸,早已是泪眼婆娑,里面有不尽的哀愁和痛苦。

本来是安慰安慰她,但年方十八的我,血气方刚,还是第一次和女子靠的那么近,心里蠢蠢欲动。

我意识就要模糊之时,脑海想着她是小叔的未婚妻,要是发生不理智的事情,就会一辈子都不能开脱,背上了沉重的骂名。

想到此处,我也只能忍住:“白芳,你松开,咋们回家去”

白芳抬起头,美眸和我对碰,双双变得迷离,呼吸急促间,她承受烈焰焚烧般,脸色绯红再也忍不住,狠狠的亲吻我的嘴唇,火花四处迸溅,焚烧我整个身躯。

我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手足无措,犹豫被雷电劈中,肚子里仿佛有一团气息在源源不断的传输进入她的身体。

我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弱,她还没有松口,继续贪婪的吸纳我的力量。

危机之时,我的脑海被敲醒,伸出手把她给推开,气喘吁吁的说:“白芳,你冷静一点,我们趁现在还没有天黑快点回去,不然路会不好走的”

她好像还没有回神,伸出舌头舔舐嘴唇,嘴角挂起弧度,贪婪的眼眸犹如野兽,要恨不得把我给撕碎。

我害怕着后退说:“白芳,你怎么了?别吓唬我,我们快点回去吧!”

她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一步一步的靠近,犀利的眼眸犹如毒蛇,让我不禁想起昨晚的情况,那白鱼也是这么盯着他的。

“白……芳,你别……别过来”

我吞了一口唾沫被吓得后退,白芳的诡脸消失,哈哈大笑,说:“傻瓜,我在吓唬你呢。走吧,我们回去”

我听到这句话释如重负,刚刚差点把命给吓出来了。我和她并肩走路,眼神时不时瞄她,先前那吸纳我力气的举动,感觉就是古代小说里描述的吸纳精气。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走着走着,天色黑了下来,四周的虫鸣声音全部消失,一片寂静,白芳走路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尴尬下去。

忽然她停下脚步,缓缓回头,伸手拉着我的手臂,微微用力,我的手有些疼,心说她也太大力了。

她冷声说:“我们快点走吧”

“不对啊,东边不是下山的路”

我有些不解凝视她的古怪行为,着眼大量前方,那里猛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油绿的眼神散发寒光。

“啊!”我和芳一声呐喊,心说白鱼又来索命了,拉着她到处逃跑,走了许久,跌跌撞撞的下了山。

我和她胸膛起伏,眼神慌乱的看向四周,发人影消失后,不禁松了一口气。

她看向我说:“还好你拉着我跑得快,不然就惨了”

“没……什么,我们各自回家吧”我凝视她的笑脸,心里悸动,说完话,转身害羞跑掉。

我想起先前接吻的画面,越想越烦,心里乱成了一团,赶忙的回到了家里,爷爷在门槛上抽旱烟,看我急匆匆的笑骂一句:“跑那么快干什么,有饭吃啊!”

回到房间,我心里扑通乱跳,委实刺激,躺在了床上,身心疲惫,倒头就睡。

到了半夜时分,睡熟的我便听到了刺耳的嚎叫声音。

睁开迷糊的眼睛,点亮油灯,疑惑凝视纸窗户,月光照射进来,地面上浮现了一条大白鱼在上下翻腾的画面,而后磅礴的血液不断的流淌,在地面上勾勒出:我要你偿命!

我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耳朵嗡嗡叫,心弦被拉紧,随时会断裂。

那幽幽的眼神浮现毒辣,熟悉的影子前来,我惊恐连忙跑下床榻,要冲出房门。

轰隆一声。

“轰轰轰”大门被关上,我焦急用力拍打,怎么也打都打不开门。

刚刚要呐喊爷爷时,脖子却像有一只手却死死的锁住了喉咙,任我怎么叫都发不出声音。

我眼眸布满了血气,呼吸急促,神色充满了恐惧,身子卷缩在被窝里颤抖,窗外的风声停歇,发情的猫叫也停止了。

我壮大胆子探出头颅,却看到一只血手拍在了纸窗户,一直蔓延到他旁边。

消失的黑猫忽然出现。

砰!

雷鸣闷响,心弦断裂,它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如人一般。

那些鲜血驱动,像是一道道白鱼张开大口,围绕在他的周围,要吃了他。

“啊……啊”惊天动地一声吼!我从梦里醒来,擦去头上的汗水,眼神瞬间瞄向了窗户,那里有一条黑猫在狰狞的盯着我,越看越觉得那神色很是熟悉。

幽幽的绿光射出,从我的眼眸划过,整个人像是着魔一般掀开被子出去,走在寂静的黑夜里。

那头黑猫像是领头,带领我往东北方向前行。

最后来到了一口古朴的井旁边,下面漆黑一片,没有尽头一般。

听村中的老人说,这口井很深,却没有水,以前有几个壮汉下去,三个钟都没有到底。

后来,听他们的描述,下井的那三个壮汉是急冲冲的跑上来的,神色恐慌,受了很大的惊吓,直到当天的半夜,三人同时暴毙在床上。

村子人恐慌,便把这口井唤为禁忌。

我双眼无神,黑猫站在井旁边邪笑,神情像人,脑子被死亡的念头充盈,一步一步的前方走,想要跳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抓得特别有力,柔劲把我给拉了下来。

爷爷总是笑嘻嘻的,脸上皱纹些许,古朴之气流淌:“娃子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不怕这口井把你吃掉啊!”

我整个人回神,想着刚刚的一些,惊魂未定,再看那只黑猫,全身扑籁,很是害怕爷爷。

旱烟飘飘从爷爷的嘴里喷出,那看似平静的眼眸,却是深邃得让人害怕。

“爷爷,我老是做梦,梦见一条白鱼化成白芳找我索命,这个猫就是她幻化的……”

我要疯掉了,心想爷爷乃是村子中的大巫,可通鬼神,这种事情也许他可以解决。

“娃子,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打鬼不能怂”爷爷认真说,眼眸冷冽:“化成白芳?害我孙子,你的能耐有多大?”

我还在发愣,爷爷的眼眸划过了一丝冰冷,吐出一口旱烟就制造出了狂风,把黑猫吹落古井,凄厉的惨叫发出:“李坤,你不得好死!”

我简直佩服爷爷魄力,简单有粗暴,没有任何的举动。

“娃子,万事万物皆有灵性,以后看到有灵的动物,可要放生,不要动了杀机,否则,灵会变为鬼怪,死死的缠住你不放手”

我想起鱼灵动的眼睛和爷爷不吃鱼的景象,心里有些生气:“爷爷知道这回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非要我受这些折磨”

“凡事都得讲个因果轮回,大鱼可是你杀的,不让你受点惩罚,以后怎么长脑子”

爷爷吐出一口旱烟,伸手就在我的头上敲了三下,疼得我龇牙咧嘴。

回到了家里,爷爷进屋睡觉的时候说:“娃子,凡事都要留一个心眼用看穿事实的真谛,多注意一下某些人,别让人迷惑了心”

某些人?是谁啊?爷爷没有多说,进屋直接睡觉,让我一头雾水,迷惑不已。

作者:星海淼淼

第1章:白鱼索命<< 上一章大巫师目录下一章 >>第3章:祭祀 小叔诡死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