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祭祀 小叔诡死

人在诡途
第3章:祭祀 小叔诡死作者:星海淼淼更新时间:2018-06-29 08:41:55字数:2473

次日清晨时分,各路人纷纷起床忙活祭祀事宜,敲锣打鼓声震响四周。

我村子的祭祀很是特别,没有炮竹香火,是用乐队上埋葬山吹揍美妙的乐章,以表对先祖各方鬼神的敬重。

爷爷身穿大巫衣服,幽幽带领大部队前行。我时不时和白芳靠在一起,神情有些慌乱,弄我的心里特别难受,特别燥热。

我越发觉得非常奇怪,一但和她碰上,就莫名的躁动,难道是爱?

白芳洁白肌肤有些红润,像一个苹果,那红唇轻动,我越看越悸动。

凝神定气后,我的心里乱成一团,眼眸紧紧盯住前方的小叔,总觉得他和以前不一样了。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小叔永远都是眉开眼笑,非常朴实的,自从五年前生了一场大病,就变得沉默寡言,眼神空洞没有神华。

我靠近去和他说话,小叔总是脸带僵硬的微笑:“叔,你有没有不舒服啊,要不要去请医师?”

小叔回头僵硬一笑,没有说什么话,而是对准我的额头莫名其妙的敲了一下,疼死人了。

我看着他这奇怪的举动,以为他在教训我,也没有多问什么东西。

直到祭祀结束,我的脑子繁乱,一直在犹豫,最后还是觉得要去找白芳好好的聊一聊。

恰逢爷爷要去和大伙商谈要事,按照往年的惯例,大会需要七八个时辰才开完。

我把白芳带回家,孤男寡女坐在床上,她眼里灵动羞涩无比,那熟透的脸庞像是一个苹果,散发诱人的气息。

我极力压制冲动,却被白芳吻住,接着,我用力推她:“白芳,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你不想吗?我好难受!”

我看她又想扑上来,赶紧偏头躲过说:“白芳,你是我叔的未婚妻,别乱来”

她嘴角微微挂起,那个微表情有些慎人,眼眸中带有一丝丝的毒辣,好生吓唬人。

我的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难以动弹。

这般诡异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她温柔说:“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心说你快点走吧,别过来了。

可是白芳非得蹭上来,一把吻住我的嘴巴,而后,我体内的气息仿佛又在流失,身体很快虚弱下去。

忽然之际,我的额头灼热,身体仿佛可以动弹,接着身体仿佛进来了一股气息,让我神清气爽,身体变得结识有力,反观白芳整个诧异的弱下去。

我连忙把她给推开,大口大口的喘气,说:“白芳,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快点走吧!”

她捂着胸膛难受,眼里带着疑惑,凝视我的额头,我以为她又想扑上来,心里郁闷无比,只好把她给请出去。

我认真说:“我们之间的亲密举动就当是没有发生过,这也是我找你来的目的。白芳,我不可以对不起小叔,你走吧”

她冷哼一下,那眼眸中有一丝丝的欲望在焚烧,不过一下子就被扑灭了:“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秘密”

过了很久,爷爷都没有回来,我开始烦躁无比,推开门出去游荡,在转角处,就撞到了小叔。

我就这么轻易的一撞,感觉撞在了铜墙铁壁上,肩膀酸痛。

小叔没有回头,笔直走路,不理会摔倒的我,我拍了拍衣服的尘灰喊道:“小叔,你看到我爷爷了吗?”

声音幽幽,没有得到回应,小叔走在了光明小道上,走姿有些僵硬!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无意的低头,看到自己的影子被拉的很长。

突然,我身子颤抖,嘴巴因为害怕,说不出话语,全身开始僵硬,颤抖抬起头,在纸灯笼的光芒下,小叔没有影子。

我不可置信的眨眼,让我看到了更加诡异的一幕。

一道非常不协调、和身躯不符合的影子浮现,形状像是男人,缓缓地从他的脚底被拉长,漂浮到我的旁边。

我不由自主的打哆嗦,头皮发麻,胆战心惊,因为那影子想要吃了我。

我被吓坏了,转身撒腿就跑,心想一个人没有影子算什么事?

记得爷爷跟我说过,肉体乃是外在,魂魄是内在聚集人的精气神,没有实质,却成为影子与人相伴。如果一个人没有影子,那就说明他没有灵魂,便无生命了。

恐怖的念头攀升,大步流星的跑回家里,大口大口的喘气。

爷爷在大厅上换衣服抽旱烟,潇洒自得。

我的心很是乱,不知道怎么把小叔的事情告诉爷爷,脑子想了很久,委实有太多的反常。

如果小叔死了,他的肉体是怎么保存完整如初的?

推论一步步被瓦解推翻,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没能回过神,缓缓躺在床上,闻着枕香,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清晨。

一声凄厉的尖叫把整个村子都惊扰了,歇斯底里的哭喊还有谩骂纷纷而来。

我被惊醒,起身穿好衣服快速出门去观看,发现事情是在小叔家里传出来的,步伐加快,冲入人群中,步入房子。

房间内,白芳恐惧而害怕,整个人卷缩在地面,脸色煞白让人心疼。

我抬头一看,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映入全部人的眼帘。

那就是……小叔死了!

他被一阵白色的布条吊在了屋梁上,舌头伸得老长,眼睛狰狞而毒辣,布满了血丝,脸庞紫青色恐怖,七窍流出血液。

这般惊悚的画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过。

我心里在想小叔父母死的早,如今他也离开了,白芳岂不是成为了被唾弃之人?

父老乡亲都在一旁指指点点:“自从白芳想要嫁给了啊昆,各种倒霉事附体而来”

“就是,一开始克了他生病,如今又克死了啊昆,真是一个害人精,现在就应该把她装入猪笼浸水”

父老乡亲恶语伤人,白芳神情挣扎,很是无辜。

我暗暗握住了拳头,怒火中烧:“各位,请不要断章取义,凡事都得讲个公道,如此中伤无辜的小婶,岂不是再往死里逼迫她?”

我的话语让村民的毒舌纷纷指向了自己,真是可叹人言可畏,一人一口唾沫都可以喷死我。

最后该死身穿大巫的衣服的爷爷出马,神色严肃道:“各位安静,有什么事,等啊昆过了头七再议论,现在重要的是要送这苦命孩子一程”

爷爷出马,凡事都可以解决,毕竟他是村子里的大巫,有崇高的地位和无上的荣耀,相当于皇帝一位。

村民人都住嘴,心里都暗暗晦气,纷纷避而远之,人情冷暖就是如此,有谁愿意在新年里触霉运?

我感概一下,和白芳联手,在礼堂里布置了一场简单的葬礼。

白芳低声抽泣,在棺材的面前有说不尽的委屈。我心里难受,搂着白芳入怀抱:“不怪你,你是无辜的,村民就是那样,见多莫怪”

白芳哭的更加厉害,我们默默的给他烧纸钱。

这时爷爷进来幽幽的说:“明天乘着天气好,把啊昆给葬了”

白芳抬起头,不解的问:“不是要等头七回魂夜后才下葬吗?”

“唉,这娃子死的恐怖又是自杀,怨气很大,所以早点下葬早点安宁,我怕生出任何的事端”爷爷叹气,坚定道。

“可是这不合礼仪啊,莫非啊坤真的会回来?”白芳泪眼朦胧问道。

“你觉得呢”

爷爷眼眸深邃,仿佛是地狱深渊,那嘴里一点点笑意,让人不寒而栗,小叔真的会回来?

作者:星海淼淼

第2章:情迷 诛邪<< 上一章人在诡途目录下一章 >>第4章:天意 害怕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