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葬的婚姻

鬼姐姐海葬的婚姻
海葬的婚姻作者:甘草板蓝根更新时间:2018-07-09 21:18:00字数:2359

领取结婚证的第二天,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就出现在了罗夏的家中,是丈夫姜未然约来的,为夫妻二人办理意外险。保险的金额一样,都是三百万。一旦被保人因为意外事故身亡,就能获赔。

“这是对你未来生活的保障,没有了我,你拿着保险金可以继续过着吃穿不愁的舒适日子。”姜未然对妻子罗夏说。

丈夫姜未然在保单上签字,收益人是罗夏。保险业务员放在她面前相同的一份保单,她也在上面签了字,收益人是丈夫姜未然。罗夏没觉得不妥,觉得丈夫姜未然是真爱她,连将来的身后事都想好了,为没有工作的她争取更多的生活费和养老钱。她高兴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妹妹罗莎莎,听到了罗莎莎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罗夏与姜未然交往时,家人通过私家侦探获知,姜未然花销大于收入,靠借贷来维持表面光鲜的生活。家人听说这个爆料后,都反对罗夏嫁给他,但罗夏仍坚持着嫁给了他。罗莎莎不相信他会出于一片好心为罗夏考虑将来。为了保险金杀妻,有案例在先,而且并不鲜见。罗夏和妹妹罗莎莎发生了争吵,气的双方都是不欢而散。

罗夏闷着气进入家门,却看见丈夫姜未然正在装包旅行箱,要带她去旅行。乘海轮出游,为期一周。罗夏把妹妹的怀疑论抛在了脑后,开心的和丈夫出门去旅行了。

半夜里,睡梦中的罗莎莎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迷糊的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看见屏幕显示是姐姐罗夏的来电,她接听了,听见了海浪声,哗哗的响成一片,其中还有女人的哭泣声。她问了几声,听筒内仍是海浪声和女人的哭泣声。十几秒钟后,通话结束了,是来电话的罗夏挂断了。罗莎莎记忆中的姐姐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从这通半夜里拨过来的电话感觉到她出事情了。罗莎莎清醒了,立即将电话回拨了过去,但姐姐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之后,她迷糊的睡一会儿就惊醒,担心姐姐罗夏的安危,又拨了她的手机号,仍是关机状态。一夜的煎熬过去,罗莎莎黑着眼圈等到了天亮,罗夏的手机还是关机状态。

罗莎莎接到了老家的来电。刚刚,姜未然来电话通知了他们,罗夏掉海里面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昨天半夜里,夫妻俩乘海轮旅行的途中,睡梦中的姜未然被海风激醒了,发现睡在身边的妻子罗夏不见了,房间的门是敞开着的。

船分上下五层,姜未然一层一层的甲板寻找一遍,没有看见妻子的身影。又请船员们帮忙寻找,找的更仔细了,还是没有找到罗夏。

茫茫大海,落下水的罗夏早已经失去了踪影。打捞工作队根据洋流方向,综合了一些环境因素,推断出了罗夏自甲板上坠落入海后,在海水中漂流着,可能漂流到了某一片水域。潜水员和水下机器人都没有在那片水域的海底找到她,打捞工作队收工了。

罗夏被司法判定了是落海身亡了,保险公司走了一场审核的程序,向受益人姜未然兑现了保险金。三百万拿到手,他当天就向高档车行订购了一辆进口车。通过海运,进口车将在一周后运到海关,然后付清全款,他就能提到货。这件事情让本就疑问罗夏抑郁症跳海的罗家人,更加重了怀疑,是姜未然骗保,为了三百万的保费杀妻。

罗莎莎陪同父母去派出所报案了,但是,怀疑论不能作为判案的证据,立不了案。派出所的协警被推到前台,劝说哭嚎中的罗母。人死不能复生,保重身体,拿出能够立案调查的证据,警方才能正式的受理。

没有罗夏的遗体,办理丧事,就以她的衣服代替,放进棺材中,埋入土中。姜未然出现在葬礼的现场,全程沉默不语,罗家人也因为罗夏的死亡不愿意与他说话。

葬礼结束了后,他告别了在场的一些参加吊唁的人,匆匆离开。

进口车运到了海关,停在码头上。姜未然接到了取车的通知,兴冲冲的乘出租车前往高档车行,支付了剩下的车款。再乘着出租车前往码头,路上接上了一个等在街边咖啡店内的时尚美女,一起坐在车后排的座位上。美女亲密的紧挨着姜未然。司机透过后视镜,看见了美女的眼睛,白色的,没有黑仁。他吓了一跳,定睛再看,美女的眼睛真是白色的,没有黑仁。

司机努力的稳住心神,紧抓住方向盘,将出租车行驶到了目的地。已经是夜幕降临后的码头,大部分的工人都已经下班了,只有值班的几个工人留守。姜未然搂着美女的腰,走向码头停放了进口车的位置。出租车司机则脚踩油门到底,惊恐的驾车逃离。刚才,他透过后视镜看见,时尚美女在跟着姜未然钻出车外时,突然转过脸来看着司机。歪了头,脖子后面竟然还有一颗人头。正伸长了脖子,苍白着一张没有血色的肿胀的脸,眼睛是一对黑洞,没有眼睛珠子。黑色的长头发湿漉漉的贴在皮肤上。

借助酒精的麻醉,出租车司机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吃着外卖,边看着新闻。突然,他手中的筷子抖掉了,单手抓住的饭盒也抖脱了手,摔在地上。他的眼睛看着电视的屏幕看直了。屏幕正在播放的新闻画面上,是海堤公路,一段护栏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开了口。工程车停在海堤公路上,吊臂伸出了护栏,从海水中吊起来了一辆进口车。玻璃破开了洞,灌在车内的海水随着车体吊离了海面后倾泻而出。

车内只有一个女人,已经死亡。面部被视频处理过,一片模糊,但身上的衣服没有模糊。颜色和样式,司机认得,就是昨天夜里送到码头的时尚美女。脑海中过电影画面,回放了美女的一双眼睛。只有眼白,看不到黑仁,还有后脖上连接着的另一颗人头。

交警调取了码头和海堤公路上多段路面的监控视频,拼凑出了车祸发生的经过。姜未然坐进了进口车内,时尚美女坐在了副驾驶座上。车驶离了码头,车速很快的行驶在当时车流量很少的海堤公路上。突然的,进口车的行驶方向偏了,仍保持着高速,冲向了海堤公路的护栏,冲破了护栏,掉进了海水中。

三天后,打捞姜未然的工作结束了,没有打捞到他的尸体。获悉消息的罗莎莎,捧着鲜花登上了姐姐罗夏生前最后乘坐过的海轮,重走她生前最后的旅程。当海轮航行到了海面上,罗莎莎捧着鲜花来到甲板上,面向大海,抛出了鲜花,祭奠了葬身海中的姐姐。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霸道鬼夫好粘人

恐怖童谣

作者:甘草板蓝根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家的钥匙<<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红眼魔

  • 法师说:
    不错,加油2018-07-10 00:13

  • 220.173.186.*说:
    看不懂……2018-07-09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