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夢尋云夕:肆世花孽緣> 序章 痛苦折磨的开始

序章 痛苦折磨的开始

作者:羽翼更新时间:2018-10-16 23:41字数:2222

“你可知Macao不是我真姓,我离开你很久了母亲!”听到这首歌,我不禁地落下了泪水,没错这个歌词出自闻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之澳门》,可我为何要情不自禁的落泪呢?

唉!这事说来话长。。。。。。不过,我想以一个叙述者的身份来,慢慢阐述我所经历的一切,不,也许也是中国所经历过的艰苦岁月。

我叫舒匀奕,生于1999年12月20日零时,现在是香港大学人文学院的大二学生,如果你们对历史了解的话,应该知道,我出生的日子就是澳门回归的日子。

如你们所见我出生的日子注定着我不平凡的经历,因为我曾经历过苍茫荒凉的岁月,历经了颠沛流离的生活,看到了风风雨雨对中国的吹打。

我也曾彷徨过,痛苦过,挣扎过。但是当你一次次被命运折磨后,你会发现你是无比的胆小懦弱,贪生怕死,不知所措。

故事得从距离虎门硝烟的十年之前开始,澳门原本是一个县城,又称濠江,现在被誉为“东方赌场”。而当时的的澳门还没有现在那么好,但是也没有被葡萄牙完全占领,但几乎沦为了殖民地。

三百年左右,一群葡萄牙人发现了距离澳门一海之隔的香港,想要登陆于此可没有想到被明朝兵打退了,于是他们又将目标转向了以前曾为一个小县的澳门。

1553年,他们借口以晾晒货物,来贿赂明官,以此达到在这个“暂住”的目的,后来贿赂慢慢变成了地租,再然后明朝灭亡之后越加猖狂了,有了自己的议事公局、军队甚至海关,他们就此烙下了根,也带来了自己文化,“西学东渐”的思想也逐渐在中国兴起。

香港是离澳门一海之隔的岛屿,由香港岛九龙以及新界等组成,现在被誉为“东方之珠”,香港在地理上与广州唇齿相依,而广州是清朝对外开放的唯一商埠。在英国占领香港前,香港基本上是一个荒岛,岛上大约有3000多人那样,他们十分贫穷,但是也有极少从事商业和在朝廷当官的大户人家。

我生于澳门而成长于香港九龙半岛。我的父亲是广东省巡抚,我母亲是一个生于葡萄牙的贵族伯爵的女儿。

看到这,你们是否觉得奇怪?

我的父亲为什么是巡抚,这不是封建主义时代的官职吗?现在可是现代啊!别急,请听我细细说来。

我之前并不叫舒匀奕,而是舒云燚,云是云朵的云,燚是四个火组成。我爸为什么要给我起这个名字呢?云是我们家的辈分,而燚则是代表着平安,又代表着朝气。

而起这个名字的时间,也就在虎门硝烟的十年之前,也就在这时我开始有了记忆。

我有一个跟我差2个月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她的母亲就是一名渔夫的女儿,她叫舒芸邤,她在香港是出了名的美人,而在香港相依的广东省也有许多俊采星驰拜倒于她的石榴裙之下。

她正直舞勺之年的时候,许多人找我父亲与姐姐订婚,但是我的父亲却总是婉拒他们,因为我姐姐有一个比我和她长3岁的娃娃亲,他是我的第一个拜把子的兄弟,但也是伤害我姐姐最深的人。

对了说道我姐姐的名字啊,也是有故事的。她出生的时候,正是初夏,邻近我们家的一个小山僻白花初开的时候,那花的香气每到夏季都会传入了我的家中。

所以我姐姐,在云字辈的上头加草木便成了一个芸字,而邤则是邻的意思,又与“馨”或“欣”字同音,馨代表着散布很远的香气,欣则代表草木生机旺盛的样子且又有让人欣赏之意。

而这小白花,就是那小小的栀子花,它也便成为了姐姐所喜欢的花。

栀子花对环境要求特别高,喜温湿,向阳,较耐寒,耐半阴,怕积水,要求疏松、肥沃和酸性的沙壤土。

杜甫曾经作过一篇诗《栀子》,详细的说明了栀子花比起其他植物要少见许多,可以取色,可以入药,而且经历过雨的吹打和霜的洗礼变得跟美丽,它不受任何情感的控制。

它的花语是喜悦,因为它生长于生机盎然夏季,在这时充满未知的希望和喜悦,它又是着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代表着平淡、持久、温馨、脱俗的外表下,蕴涵的,是美丽、坚韧、醇厚的生命本质。这不正是我姐姐的样子吗?

比起姐姐喜欢这栀子花,我更偏向于莲花。莲花的历史有一亿三千五百万年,而它的身上各个都是宝。比如,莲藕,莲子,莲心以及莲梗等都可以用来吃和用来药用,甚至连帮它作陪衬的荷叶都可以用来煮茶,蒸饭。

但比起这个我更喜欢的是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君子作风,而且它也是最常见的用来作为宗教和哲学象征,比如,神圣、女性的美丽纯洁、复活、高雅和太阳。。。。。。也可以象征着一些关于富贵,幸福和爱情的一些东西。

我姐姐的娃娃亲,他的名字叫做陈墨夕。他的爹是广东省总督,而我的父亲是广东省巡抚,他们两个曾经都是渔民的孩子,也同生活在这个地方,一个中了探花,一个中了榜眼,也算是发小吧,但我一直搞不明白他们两个为什么会成为朋友。

因为我父亲是属于比较开明的,我爷爷去世的早,我奶奶一边捞鱼,一边把他和我姨拉扯大。所以,父亲从小受到了奶奶的教育,对奶奶有很大的感激,也正是这样的家庭让我爸爸变得如此开明吧。

而陈墨夕的父亲呢,在这个破败不堪的小岛上以前是唯一一家可以算的上当时大户人家的,他爷爷专门雇人收鱼,然后将鱼逐步倒卖给内陆地区。他爷爷的观念十分封建传统,连娶了四个老婆,生了带他父亲共8个孩子4男4女。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爹娶了十一房太太,有28个孩子,但是只有陈墨夕是男娃,他是第七个孩子,所以我们都称他为“陈七生”。

不过,我从未见过他有几个妹妹正面出来过,不过有一天我去他家,倒是瞟见他排行二十的小妹妹在他家侧房里裹脚,我也由此大胆的揣测他们家是不是各个女人都裹着小脚,每走一步都饱受着痛苦。

陈墨夕这人也遗传了他爹的保守,这是我看不惯的,我姐姐这么美丽的明珠为何要落入他的手上,我父亲这脑子是怎么想的?

然而,我姐姐接下来会经受这个封建人家少爷的一点点地折磨。。。。。。

---- 作者寄语:回归新作,有时间就更新几章以前的,或者是这个,要上学的说,本小说十分不错推荐你们可以看看,顺便提出我有哪些不足。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