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男友暴毙

送灵师
第一章 男友暴毙作者:参差更新时间:2018-07-10 10:20:58字数:2264

许文浩死了,陈娴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点。

许文浩是她的男朋友,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平日里陈娴跟个丫鬟似是伺候周到,处处小心。

现在许文浩死了,赤身裸体死在别的女人身上。

他心脏功能不全,不意味着他不多情。

在知道他是因为出轨死掉之后,陈娴的伤心就像浇了水的火堆,一点也烧不起来了,她甚至嘀咕了一句,劈腿就劈腿,你跟我说呀,分手就是了,找什么刺激。

现在让陈娴矛盾的是,她要不要帮许文浩一把。可是,见了说什么呀,多尴尬,一个魂对一个人说,小娴,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啊,你都翘辫子了。

“小娴——”手机那头,许文浩母亲的声音拉回了陈娴的意识,“我知道是小浩对不起你,但现在他都……你们都在准备婚礼了,你也算是一只脚进了我们许家的门,就不能来送送他?伯母拜托你了,小浩生前经常对我夸你的好,说你贤惠懂事,他心里是有你的,你就来送送他吧,行吗?”

贤惠懂事,四个字狠狠扎了陈娴一下,她是什么性子,直来直去,雷厉风行,一个拥有直男性格的女汉子,为了许文浩,换下牛仔裤,穿上长裙,蓄长发,画淡妆,裹上围裙忙于灶台,两个人交往的三年里,陈娴曾无数次看着自己的打扮精神恍惚,这是她吗?这一定是梦。

“小娴?”许文浩母亲听她又不做声了,声音颤抖地唤了句。

“她呢?”

“谁?”

“那个——女人”,说实话,陈娴对那个被许文浩的尸体压在身下的女人不怎么在意,相反,还有点同情,正做好事儿呢,可能马上就要到达顶端,不料许文浩突然浑身抽搐,她大概还以为他肾不错,两眼发空,海洋上飘荡的时候,呃,彻底不动了。

她八成得吓个半死。

许文浩母亲倒是义愤填膺,痛骂女人,“她有脸来?小浩要不是因为她能出意外?她就该为小浩的死负责!等葬礼过去,我就告她去!害死人还想着逍遥法外,做梦!”

陈娴知道这话里有讨好她的成分,但她还是问了句,“您告她什么?”

许文浩母亲怔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告她卖淫!”

“呵”陈娴绝对不是故意笑的,她就是没忍住,男欢女爱,你情我愿,一个人死了,活着的人就是有罪的,何其荒谬。

许文浩母亲大概听见了陈娴那声极短暂的冷笑,手机那头没了声音。

陈娴清了清喉咙,“什么时候?”

许文浩母亲忙说,“明天上午十点,敬西殡仪馆。”

挂断电话后,陈娴有些奇怪许文浩母亲近乎谄媚和哀求的态度。

她今年刚踏入五十岁的关头,为人不说刻薄,但的确傲慢,顶瞧不上陈娴孤儿的身世,过去陈娴和许文浩回家的时候,她会刻意穿得上流得体,拿眼尾瞄着陈娴,恨不得把“教授女儿”四个大字贴在脸上,逼到陈娴眼前,恶狠狠地说,你看看,你的气质出身配得上我们家小浩吗?

但这次,她却显得这样卑微。

或许是因为丧子之痛吧,许文浩是她的主心骨,骨头抽了,拿什么强硬。

次日一早,陈娴穿着黑色短袖、黑色牛仔裤、黑色帆布鞋,搭乘公交车,坐了两个半小时,才到达位于城郊的敬西殡仪馆。

一进大门,入目皆是飘扬的白幡和摆在过道两旁的糊着金纸的花圈,哭声从里面传出,虽远,却极清晰,是许文浩母亲在撕心裂肺地哭。

陈娴平静的心情添上几抹沉重,沿着过道往里走,一排装修整洁的平房前有一块偌大的空地,许文浩的告别会就在空地上举行。

此时,许文浩母亲身边围了很多人,看年纪,都是长辈,除了陈娴,竟没有一个往日的同学好友。

许文浩寡言孤僻,两个人在大学相遇时,陈娴就知道。

他们同系不同班,偶尔会有课程在同一间大教室上课,许文浩个头很高,身材羸弱,一张脸比女生的还白,嘴唇总呈现出一种暗红色,让人想要靠近却又怕不小心把他伤到。他就是给人这样一种感觉,尚未接近,怯意先存。

所以,当许文浩开始表现出追求陈娴的意思时,陈娴吓得落荒而逃,但机电系的人谁都没想到,这个看似懦弱沉闷的病秧子竟有一种迫人的韧劲和疯狂,对陈娴围追堵截但又绝对识趣,不会造成打扰,深更半夜,宿舍楼下大喊“1201室的陈娴,做我女朋友——”,被宿管抡着扫帚怒气冲冲地出来驱赶,他抄着口袋,淡定地垂下眼睑,对矮他一头半的胖宿管说,“我有病,心脏病,你别吓我,我会死的。”宿管嘴角抽搐,定定地审视他两秒,不得不败阵而归。

想到这,陈娴微微一笑,原来他对她也是有过付出的。

再看供桌上许文浩的遗像时,陈娴不免感叹,多可怜哪,人走了,一个送行的朋友都没有,连她的真心,他也失去了。

有人看到站在几米外,迟迟不肯近前的陈娴,拍拍许文浩母亲的手背,“诶,这是小浩他媳妇吗?”

许文浩母亲泪眼望过来,一见陈娴,就以老鹰扑食的姿势奔了过来,一把钳住陈娴的两条手臂,身子都站不直了,“小娴你可是来了,我还怕你不肯来,”拉着陈娴,来到遗像前,对着许文浩的面孔,指着陈娴说,“小浩啊,你看见没?你老婆来了,你该放心了吧——”

陈娴心里一阵别扭,两人虽决定了结婚,但连订婚都还没来及,许文浩母亲和长辈都口口声声喊她是“小浩媳妇”,这多少让人觉得不自在。

甚至,在陈娴手足无措时,有人拿来一只白花,不顾陈娴反抗,别在了她的左胸上。

她成了一名孀妇!

陈娴绝非任人摆布的性子,猛地挣开几只手臂,厉声道,“干什么!”

几名长辈的神情都有些僵硬。

许文浩母亲见状,转过身来,像母亲一般抚摸着陈娴的后背,眼泪珠串子似的往下掉,“小娴啊,伯母这不是想让小浩安心吗,他临走前一直说要娶你,你就遂了他这个愿吧,反正他人都走了,又能耽搁你多大一会儿。”

陈娴不为所动,利索地摘掉白花放到供桌上,略鞠了一躬,“伯母,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说完,决绝地往大门走。

“小娴!”许文浩母亲凄厉叫了声,这声音刺入陈娴心底,针扎一样地疼,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但她没有转身。

“小娴,你至少——去看他最后一眼。”许文浩母亲颤抖着说。

陈娴犹豫了一下,背对众人点点头,“好”

“来,小浩在这屋。”

作者:参差

加入书架送灵师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 遭袭

  • 落叶·非心给力:
    给作品打赏1鬼币2018-07-27 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