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遭袭

送灵师
第二章 遭袭作者:参差更新时间:2018-07-10 18:22:18字数:2191

陈娴回身,在许文浩母亲的引领下,目不斜视走进一间房间。

房间有二十余坪,单放了一座水晶棺,棺里躺着长眠不醒的许文浩。

“你们待一会儿?你好好看看他,往后就……看不着了。”许文浩母亲打开墙壁上的灯,揉着眼皮退了出去,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带上了门。

陈娴的注意力集中在许文浩身上,几天不见,阴阳两隔,她虽对这类事司空见惯,但毕竟是曾经靠在身边的人,多少有些感慨,因此,她并未察觉许文浩母亲的动作。

往前走到许文浩头部的位置,低头看着他安静如常的面容,如故惨白,除了暗红的嘴唇褪尽血色,好像和他活着的时候没什么差别。

陈娴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想摸摸他平展的眉头,他总是爱皱眉,年纪轻轻就有了刻痕,此时却是罕见的舒展,仿佛死时未受多大的折磨,而对死亡这件事,他也平静接受。

“哎——何必呢,就别见了吧,祝你下辈子身体健康。”陈娴喃喃自语。

没碰到许文浩的皮肤,陈娴就收回了手,正打算查看棺内情况,“梆”一声,后脑一痛,身子就软了下去,昏倒前,她呜呼哀哉地想,失策了,那儿还有个柜子,不知哪个王八蛋藏在里头等着敲她。

再醒来,还是在那间房间里,还是倒下时那种扭曲的姿势,水晶棺里的许文浩仍在眼前。

扶着后脑,踉踉跄跄站起来,看了一眼许文浩,摇摇晃晃朝屋门走去。

外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乱糟糟的,似乎有人在争吵,偶尔掺杂着摔打声、惨叫声。

家属和殡仪馆的人打起来了?

陈娴猜测着,伸手去拉门,旋转门把手,打不开,从外面锁住了。

扶着门框,拖着步子,在墙根慢慢屈腿坐下,指腹小心地在后脑的发丛间抚了一下,摆到眼前,还好,疼得厉害,但没流血。

她不急着出去,此时头晕目眩,出去了难免遭无妄之灾,不如等他们打完了,火葬场总归要来拉尸体的。

趁这个时候,好好琢磨了一下昏倒前的情形。

墙边的柜子里有人,并且袭击了她,眼下柜门大开,里面的人兴许就在屋外。

房间门是许文浩母亲关上的。

这些人搞什么鬼。

杀了她给许文浩陪葬?轮得着她吗?

陈娴苦涩一笑,或许是因为她在这世上无亲无故。

无亲无故——陈娴怔住了,口中咂摸着这四个字。

抬起手,食指指腹有针孔,看来她被取了血,之前,许文浩亲属强硬给她戴上白花,让她成了未亡人的身份,再往前,本不屑于她的许文浩母亲突然态度大改,对她苦苦哀求。

陈娴冷冷地勾起唇角,原来打的是这算盘。

目光落到平躺的许文浩的脚部,一双皮鞋底纹路精致,纤尘不染,他这洁癖也算做到家了,死了都能这么干净。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妈为了他费尽心思,怎么着也该让他出来见见。

撑着冰凉的墙壁站起来,蹒跚地挪到棺前,指腹上的血已经干了,按压着不起眼的小伤口,又挤出了一滴,探手摁在许文浩眉心。

“小娴”身后响起呼唤声。

陈娴镇定自若地转过身,倚在水晶棺上,眼神淡淡,“你有什么话要留吗?”

许文浩去世不久,模样仍是生前的模样,甚至看起来更健康了一些,“你……看得见我?”他错愕地盯着陈娴的眼睛,确认她的视线确实在他身上。

陈娴摊摊手,“要留什么话,说吧,我帮你转达。”

许文浩举步,欲走近些,陈娴侧过脸,不再看他,“就站那儿吧,人鬼殊途。”

其实许文浩此时的状态不算鬼,他只是一具等待下地府的幽魂,但陈娴习惯了统称这种脱离肉身的灵魂状态为鬼。

“你为什么能看得见我?你是什么人?”

陈娴乜然一笑,“问这些还有必要吗?”

许文浩一时语塞,接着目露期盼,“你是来……看我的?“

“我是被你妈叫来的,行了,别说我了,你想对谁留什么话,要是不想让我听,就写纸上,我保证不看,”说着,转着脑袋四处找纸笔,嘴里嘀咕着,“这儿好像没有。”

“小娴——”

陈娴停下寻找,正视许文浩,“还是我帮你传吧,现在门锁着,出不去,你放心,谁都可以,什么话都可以,我肯定一字不落地帮你传到。”

“小娴!”许文浩看不得她现在逃避的样子,大喊一声。

陈娴挖挖耳朵,蹙眉道,“你他妈能不能别喊我名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是的。”

“你恨我吗?”许文浩目光闪烁。

“恨?不至于,你又没杀我全家。”陈娴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你知道我是……”

“知道,”陈娴调侃道,“你这也算是现世报,打个炮把自己给崩死了。”

“我跟她是……”

陈娴打断许文浩,“你们是什么跟我没关系,赶紧好好想想,想跟你妈交代什么话,或者她也行,不过你得把她联系方式给我。“

“我们……你能原谅我吗?“

“我原不原谅的,有什么重要。”

“当然重要,如果你愿意——”

“我他妈不愿意!”陈娴厉声道,目光灼灼地注视着许文浩,“我还以为这件事你不知道,呵,原来是蛇鼠一窝。”

“我没有,这都是我妈为了我……可是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

“凭什么,我活得好好的,干嘛跟你一块下阴曹地府,想得美哩。”

“我以为你——”踟蹰许久,终究说不出那个“爱”字来,转而换了一个委婉些的词,“在乎我。”

“你在乎我吗?”许文浩急欲点头,陈娴一句话将他打回了原形,“你要是在乎我,就不会死也要拉我当垫背的,行了,你爱传不传,跟我有毛线关系。”说着,一步一步蹭到门后。

外面的打斗声态势不减,在杂乱的闹声中,陈娴听到一个男人大喊,“快,快烧,烧了她就跑不了了!”

“哎哎哎”回应的是许文浩母亲。

“操!”陈娴痛骂一声,猛烈地拍起门,嘴里不停地喊,“住手!”

“小娴”

陈娴回头,许文浩神色悲怆地捂着心口,“晚了”

“不晚,只要我没死就不晚!”陈娴咬着牙说。

门忽然开了,一个混混模样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外,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紧接着回头喊道,“丰哥,这儿还有一个!”

陈娴往身后一指,“那儿还有一个呢。”

作者:参差

第一章 男友暴毙<< 上一章送灵师目录下一章 >>第三章 僵持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