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君子多作怪

鬼话闲聊
伪君子多作怪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8-07-11 14:22:00字数:2067

这一夜对夏拂云来说,注定了无眠。

夏拂云看着腕上的手表,时间已是凌晨2点。再过七个小时,她就能与狄野火见面。

夏拂云枕着手臂轻笑。

离开的这几天,她居然有些想他。

夏拂云理不清自己对狄野火的这种感情,迷迷糊糊间闭上眼。待东方微微泛白,她又睁开了眼。

见门外的保镖还在,借说自己做了个恶梦,想去看看纪思跃的父母。

保镖倒是没拦她,一路不远不近地跟着她。

夏拂云想,栾凤远应该是彻底相信了自己。

夏拂云来到储藏室,隔着仓门上的玻璃条,见纪思跃父母都好好的,两位老人这会都靠在身后的木柜上睡着了,顿时放了心。

她没有进去,怕惊扰了两位老人。

夏拂云来到甲板上。望着辽阔无垠的海域,思绪重重。

油轮仍在破浪前行,只不过眼前的海域再不似之前那么的荒芜。时不时可见不远处的灯塔,偶尔也有船只从油轮对面驶过。

夏拂云往对面的海轮上无意瞥了眼,居然看到了狄野火。

那是艘万吨海轮,与油轮相隔数海里,她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眼力特好,居然一眼瞧见那海轮顶层甲板上站着的那个人。

那人白T恤加一条深色牛仔裤。

这是狄野火回H市时,一惯的装束。

夏拂云的血管里的血澎湃起。

狄野火伏在铁栏杆上抽烟。

想到与夏拂云已失连了三天,心急如焚。

这三天来,他寝食难安。昨日收到卧底的无线电波,说夏拂云与纪思跃的父母暂时安全着,他这才放心。

想到还有几个小时就能与夏拂云碰面,狄野火既兴奋又担心,就跑到甲板上来抽烟。

夏拂云心弦绷紧着,她不敢高喊,也不敢招手,任何多余的语言和动作,都会引起栾凤远的注意,继而将狄野火一行人的行踪暴露。

那海轮上标着泰文,想来是从泰国驶入缅甸的游轮。

船上承载着游客,真要搞起事来,到时会伤及无辜。

海轮前行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功夫,已与夏拂云乘坐油轮相隔很远。

狄野火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直至完全看不到。

夏拂云两手握着甲板上的铁栏杆,不时紧了又紧。

“夏小姐,这里风大,为了您的安全,还是请回船舱!”

栾凤远的保镖见夏拂云神色不对,以为她要跳海,忙跑来劝她。

夏拂云白了这位多管闲事的保镖一眼:“这里空气好,哪像船里,快要闷死人了。对了,早餐做好了吗,我饿了。”

保镖被她问住。

他也不知道那厨师几点做早餐的。

见保镖不说话,夏拂云越过他,朝餐厅走去。

夏拂云一进餐厅就见那厨师正在忙碌,她一边借势翻找吃的,一边与那厨师小声说:“给我一把枪,必要时候,用得上。”

那厨师正在合面,听闻她要枪,身躯微微顿住,冲她悄声说:“会用吗?”

夏拂云拾了块蜜饯在嘴里,望着不远处的保镖,回他说:“不会!”

厨师摇头轻笑:“其实很简单,你把子弹装入枪膛,扣动扳机,对准目标就行。不过,千万别将子弹装反了,否则,后果自负。当然,遇上擦枪走火,谁也没办法的。”

夏拂云没想到这厨师还会冷幽默,敲敲他手边的不锈钢餐盘说:“快点,饿死了!”

厨师笑着,继续垂首揉面。

“枪在哪?”

夏拂云趁机又说。

厨师望了眼栾凤远的保镖,见那些保镖正在抽烟,小声说:“从这里出去,往左五十步的地方,有个消防栓!”

夏拂云勾嘴轻笑,拍了拍厨师的肩头说:“这么慢,算了,我还是回去睡个回笼觉,回头好了,再叫我!”

“OK!”厨师冲夏拂云打了个手势。

夏拂云一出餐厅,就数起脚步。果然在第五十步的地方看见一个消防栓。

那消防栓外面用玻璃罩着,玻璃罩则用一把挂锁锁着。

那挂锁看似不是很牢靠,稍动下应该就能打开。只是眼下,她要是打开这消防栓,就将自己的计划暴露给了栾凤远。

夏拂云快速离开,渐而进了自己的房间,合上门,好好想了一番。

没一会功夫,那中年男子就来给夏拂云送早餐。

夏拂云见餐盘里没有厨师做的馅饼,嘴一噘说:“不是说好有馅饼的嘛,不吃不吃!”

说时手一挥,那滚烫的粥汤硬是浇了栾凤远的保镖一身。

“不好意思,两位大哥,我不是有意的!”那两位保镖一脸的杀气。

夏拂云心里却在拍手大笑。

瞧着他们身上粘粘的粥水,又瞧瞧天色,见天才微亮,含笑说:“要不,两位大哥赶紧回房换身衣裳。反正我又逃不出你们老板的手心,你们还怕我跑路不成!”

那两个保镖想想也是。这女的就算跑了,一旦毒瘾发作,还不是要哭着回来,找他们老板。

两个保镖转身朝更衣室走去。

夏拂云让那送饭的中年男子将地上收拾下,趁机溜回消防栓处,用发卡将挂锁打开,伸手往消防栓后面摸了摸,果然摸到一板微型*手*枪。

那手机不过巴掌大小,塞入口袋倒是很合适。

夏拂云将枪藏好,将消防栓又恢复原样。

等两名保镖回来时,她正坐在自己房间里吃着馅饼。

栾凤远的保镖见她真没跑,终于放了心。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离九点越来越近,夏拂云的心提得紧紧。

栾凤远唤人来接夏拂云过去。

夏拂云想,栾凤远是在为油轮靠岸做准备了。

她知自己,还不能打草惊蛇。

栾凤远见夏拂云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远远就能闻见她身上的汗味,嫌弃地捂起鼻子说,“你房间的衣柜里不是有衣服吗,干吗不换。”

夏拂云笑着说:“那些晚礼服,只有沐姐那样的女人喜欢,可不等于我喜欢。”

栾凤远皱皱眉头,那表情像似看不懂夏拂云。

他指指面前摆好的早餐:“本来,想邀请你一起共享早餐的,现在看来没心情了!”

夏拂云想,这家伙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

上回他请同事们吃饭,怎没见他有这么反常?看来是他心里作祟!

伪君子多作怪,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作者寄语:今天到此。

作者:于珏

确实是个恶魔<< 上一章鬼话闲聊目录下一章 >>不要管我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