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阴婚

送灵师
第五章 阴婚作者:参差更新时间:2018-07-12 07:48:08字数:2125

“哎,听天由命吧。”陈娴从口袋摸出手机,按下开机键,开机铃声还没结束,来电提醒就一股脑地涌了进来,她没来得及点开查看,许文浩母亲的号码在屏幕上上下跳跃起来。

指腹下滑,电话接通。

“你把我儿子弄哪儿去了!”许文浩母亲愤恨的声音传过来。

“没在骨灰盒里?”说这话时,陈娴觉得自己心肠真硬。

“你少跟我胡扯!我都看见了,我儿子在哪儿?你把他怎么了?”

“想见他?你知道该怎么做。”

那头没了声息,两分钟后再张口时,语调冷静了很多,也越发阴沉,“道长说了,阴婚一结,阴缘簿上落了名,谁都解不了。”

陈娴轻笑一下,“你花请他结阴婚时三倍的钱,你看他能不能解。”

“凭什么!我凭什么给你花这钱!”

“你活该”

陈娴把手机丢到桌面上,没开免提,托腮望着巷子里另一侧颓败的墙壁,嘴角泛起自嘲的笑,爱情里的女人果真是白痴,以前就算知道许文浩母亲难伺候,拼着一腔盲目热烈的爱意,傻乎乎地以为只要自己一心对她好,她迟早会明白自己不是为了他们家的财产去的,甚至为了自证清白,前一段时间,她主动提出要和许文浩去做婚前财产公证。

当时许文浩是怎么回应的?他躺在床上,沉溺于网上聊天,匆匆施舍给她一个眼神,不经意地说,说什么傻话呢。

那时他就知道所谓的他和她的婚礼从来不存在,也就无所谓财产归属。

真是傻呀——

“哼,你想得美,不见就不见,反正我儿子下去了,你也得跟着下去!”

“让我给你儿子永远当奴才?不可能的,我会让他魂飞魄散,他连地府都不用下。”陈娴学着许文浩不经意的口吻说。

“你敢!”许文浩母亲暴怒,“我儿子要是不好,你也没好下场!”

“我无所谓的”

“你……你少吓唬我,你哪来那么大本事!你就是一个怪物!”

“你去问道士,问他送灵师是做什么的。”陈娴正要挂电话,那头又说,“道长都被人绑走了,我去哪儿问!”

“那是你的事,三天之内不把阴缘结解了,你儿子跟我一块魂飞魄散。”

所谓阴婚,自然是替那些阴间的东西办的婚事。

阴婚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冥婚,即并骨合葬,两家人商定好,替伶仃亡人定下婚事,由稍懂行的人于夜间举办婚仪。

另一种,则是由术士做法,取得阴婚双方的八字及血液,以近乎强迫性的方式将两人魂魄绑在一起。

这种方式结成的阴婚,有主仆之分,一方为主,一方为仆,主在何处,仆在何处,永世不离,如果转世轮回,主者可在人间自由婚配,仆者却是痴恋主者,为其无限付出直到死亡,如此循环往复,永无终结之日。

说白了,阴婚是极其阴损的,而其来源则是古代帝王下令嫔妃殉葬,但多半的嫔妃可能连帝王的面都没见过,自然不愿殉葬,即便肉身消亡,灵魂也是不甘的,帝王之蛮霸,不仅要旁人随他死,还要旁人死后,灵魂顺从,阴婚之法也就自此而起。

上行下效,地府明知此法有损天道,但先例已起,也就不好太过桎梏效仿之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阴婚延续至今,今儿个坑到了陈娴头上。

也就是说,等许文浩的魂魄一下地府,她也得跟着嗝屁。

所谓送灵师,人死后有七天逗留人世,因死法不同,比如意外、自杀、谋杀、寿终正寝等,不同的死亡方式造成不同的后果,有人没来得及安排后事,有人没机会和至亲告别,有人执念深重,而陈娴所做的就是帮这些刚脱离躯体的魂魄在七天内完成心愿。

这是极有功德的一件事,功德越厚,修为越高,陈娴没见过别的送灵师,也就不知道自己的修为到底算高算低。

仔细算算,她统共接手了二百多具灵魂,不说每具都妥善安置了,但至少没有亏心的地方。

其实,柳先生的事轮不到她管,同被结阴媒,操作的必定是活人,就像她被许文浩母亲坑害、由道士作法,柳先生也定然是被活人设计,有术士参与,这是道上的事儿,她算是编外人员,只跟鬼魂打交道。

之所以要插手,是柳先生本人的原因。

跟鬼魂接触久了,对活人的灵魂颜色也大多能一眼看破,是好是歹,是黑是白,除非心墙异常坚固,否则瞒不过陈娴的眼。

柳先生的灵魂不自由,但极其纯净,又念着老主顾的交情,陈娴如果对他的险境视若无睹,心里过不去那道坎。

欧林别墅群位于洛城东南,是洛城近百万人眼中的乌托邦,一生奋斗的终究目标,其占地之广、布局之豪奢让人瞠目结舌。

方青子甫一踏入这片富贵地,顿时觉着自己这五十多年都白活了,绿树如茵间清湖点缀,一栋栋别墅如棋子般嵌入其中。

“别眼馋了,赶紧走!”偏有人不识趣,恶声恶气地说,说着还推搡了他一把。

方青子狠狠地白了那人一眼,“有你后悔的!”

做道士这些年,素来只有别人低声下气地求他办事,还从没有胆大包天,敢把他从殡仪馆绑来,坐着一辆破面包车,颠得他七荤八素,胃里一阵阵翻涌。

他有这番遭遇,多半是底下人,就是这群小混混办事不利,误解了主顾的意思,他们怎么会知道主顾请他这个道士来,定是有求于他呢?

“嘁”混混头冷笑一声,“待会后悔的,可不是我。”

“哼”方青子一改刚才的狼狈相,故作高深地捻了一下胡须,还甩了甩脑后的小辫,不用混混们架着,自个儿往里头走去。

“看你一会儿怎么哭爹喊娘。”混混头在后面说。

方青子不屑理会,可二十分钟后,两百多平的客厅内,那坐在沙发里的年轻男人云淡风轻地说出“我叫左原,还记得吗?”之后,方青子登时如遭雷劈,面色煞白。

他怎么会不记得,三天前做的那桩阴婚法事,仆者就叫左原,他不会傻到以为是重名。

可找他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穿金戴银,一副土大款的模样,谁能想到他们算计的,是一位住在欧林别墅的贵人!

作者:参差

第四章 柳先生<< 上一章送灵师目录下一章 >>第六章 左原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