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盖弥彰

于珏短篇故事集
欲盖弥彰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8-07-12 14:49:00字数:2055

夜冥寒望着秋浅荷轻笑说:“只是脸耐看了些,做起事来笨手笨脚的,哪里比得过佤儿那般聪明伶俐。”

秋浅荷明知夜冥寒冷是在演戏,听了他对自己的评价,心里仍忍不住吃味。

伊佐听闻笑起,两手一拍,一位蒙着轻纱的红衣美人,伴着乐声,翩然起舞来。

秋浅荷不用瞧也知这美人是伊佤。

今日这宴席,伊佐其实是为伊佤而办,用意么,不言而喻。

伊佤身姿妙曼,一个舞步,一个旋转,都显得那么完美。

秋浅荷平生什么都会,却独独对这跳舞没兴趣。

她最喜欢的是舞刀弄剑,偶尔也会弹些乐器。她最拿手的是反弹琵琶,当年凭这一手,赢了冥都城的花魁,也就在那时认识了夜冥寒……

夜冥寒瞥了眼走神中的秋浅荷,笑着开口说:“伊佤小姐才貌双全,妙哉妙哉!”

秋浅荷听闻瞪了他一眼,在倒酒水时,有意将酒水洒在他手上,借此提醒他,不要沉迷美色。

夜冥寒趁机一把扣住她的纤手,传音给她说:“沉住气!”

“你要看美人,赶紧看个够,千万别忘了正事!”

秋浅荷回他。

说时,提起空空的酒壶,作势要去取酒,实则是借这会试探那老巫师去。

那老巫师自宴会开始,就一直盯着秋浅荷。见秋浅荷忽然望向自己,忙撇开眼,待伊佤跳舞时,那老巫师居然起身走开了。

秋浅荷自然不能放过他,她一路跟随来。见那老巫师转过几个篱笆院后不见身影。

秋浅荷站在原地。

夜里风雪更大,秋浅荷裹紧身上的棉衣,正欲往回走,耳边响起了老巫师的声音:“姑娘一路跟着我,可是有事?”

秋浅荷双手抱怀,勾嘴轻笑说:“一年多不见,大师兄这般见外了!”

老巫师身躯一顿,不过稍一会就笑起:“师妹莫不是想我了!”

“呸,我是想你啊,想着要你的命呢!当年你对我和冥寒做的,就是将你挫骨扬灰了,都难解恨!”

“师妹就这么巴不得我死!”

老巫师也不跟秋浅荷演戏,身躯一晃,现出隗汀的本貌。

除了五官身形没变,隗汀一头墨发已变成红色。周身萦绕着魔气,让他整个人充满了狂戾之气。

秋浅荷也不跟他客气,纤手一伸,长剑在手,剑刃直指隗汀。

“我问你,师父是怎么死的?”秋浅荷至今都怀疑当初她师父的死,是隗汀勾结魔教中人,嫁祸给夜冥寒的。

隗汀勾嘴轻笑,将一缕红发卷在指上玩弄,“那老家伙冥顽不灵,到死都不肯将门主之位让给我,我若不给他点厉害瞧瞧,哪对得起自己!”

“你,混蛋!禽兽不如!师父视你如子,你居然杀了他。”秋浅荷胸口酸胀的紧,腕中长剑提起,直刺向隗汀。

隗汀用两根手指将秋浅荷刺过来的剑夹住:“凌泺师妹,我对你的心意,从未改变过,只要你顺了我,我一定会加倍疼惜你。比起夜冥寒来,我会比他更爱你。”

“不稀罕!”

秋浅荷剑锋一偏,从隗汀手中挣脱。

这剑是把软剑,舞动起来如同白缎,实则非常刚猛。

隗汀以手代剑,居然将秋浅荷的宝剑斩成三断。

秋浅荷心下一惊,来不及将剑收回,反倒被自己的剑气所伤,捂住心口忍不住吐起血。

隗汀身子一移,将秋浅荷抱住,盯着她苍白的俏脸说:“夜冥寒是不会赶来救你的,他身边已经有伊佤小姐相陪,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秋浅荷美目一瞪,扬手就要给隗汀一掌,却被隗汀将手擒住:“你被自己的剑气反噬,再动用真气,只会伤得越重,为兄劝你还是收起这心。”

隗汀说时,在秋浅荷身上各要穴点了几下。

有那么一会,秋浅荷似乎又看到那个体贴入微的大师兄。

她与隗汀打小一起长大,而她又是黑暗门唯一的女弟子,在黑暗门清一色的男弟子里,她是相当抢手的。

曾有那会一段时间,秋浅荷以为隗汀会是她后半身的依靠,连她师父都默认了他们的关系,有意无意地撮合他们。

哪里知道,在她遇见夜冥寒后,一切会改变。

原来爱情与亲情终是不同!

难道他是因为自己才入了魔?

秋浅荷见隗汀在灌输真气给自己,带着丝苦笑说:“你是因为我才入了魔?”

隗汀身躯一顿,将真气收回体内,起身说:“你多想了。我入魔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秋浅荷感觉隗汀有事瞒着自己。

当年她下山去找夜冥寒时,曾受魔族的魔血兽所伤,那时她浑身上下几乎无一处完好,本以为要葬身魔血兽之腹。在那紧急关头,隗汀忽然出现,将她从魔血兽口中救下,而他自己却被魔血兽的毒液喷到,受了重伤……

“是魔血兽!”秋浅荷忽然想起。

隗汀却已不看她。

“我们的恩情早已割断,今后我要做什么,你再无权来管!你走吧,下回你若再阻拦我,我依旧要杀你。”

隗汀将秋浅荷送到夜冥寒的卧室外,随后转身离去。

秋浅荷见夜冥寒屋里还亮着灯,正欲抬手敲门,门内传来女人的娇*喘声。

“呈哥哥,你好坏,把人家这地方弄疼了,你让人家明日怎么走路!”

这是伊佤的声音。

秋浅荷没想到,她才走开一会,夜冥寒已将伊佤从宴会席上带到了床上。

她不想面对这样香艳又尴尬的场面,缓缓把把手放下。

正欲转身离去,夜冥寒悉悉索索地在里面穿起衣服,瞥了眼门外俏脸失血的人说:“站在门外做什么,还不进来给本王更衣。”

秋浅荷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有底气让她去更衣。

是想在美人面前显摆么!好,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秋浅荷纤指掩在袖中紧紧,垂首道:“是!”

进了屋才知,那伊佤早就被夜冥寒点了昏穴,此时和衣躺在床上。

伊佤的脚上有伤,伤口正在脚踝。

刚才那让人面红心跳,想入非非的对话,原来说得是她的脚。

想来,夜冥寒那会正在给她上药。

上药用得着脱衣服吗?

他分明是在欲盖弥彰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想看长篇人鬼恋的来QQ阅读啊,我的人鬼虐长篇《民国夫人》正在更新中,期待你们来支持!

作者:于珏

美人相伴<< 上一章于珏短篇故事集目录下一章 >>蛊惑人心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