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孕婴

鬼姐姐鬼孕婴
鬼孕婴作者:夏日的微风更新时间:2018-08-03 07:09:00字数:2441

吴金花和老公老张是一对恩爱夫妻,两人从青梅竹马一直到现在已经四十来岁了,可惜的是,两人没有一儿半女。

虽然生活中有些遗憾,不过夫妻二人倒也看得开,觉得对方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人。

就比如说,老张去别家里坐席,吃席回来,还要给吴金花包一个鸡腿。

吴金花看老张下地干活累,总是挑着水和食物过去,累了两口子就坐下一起喝水吃食。

村里人都羡慕这对夫妻,几十年过来了,感情还这么好,真是难得啊。

可惜好景不长,老张生了一场重病死掉了。

让人奇怪的是,老张死后,吴金花竟然一滴眼泪也没有,头七烧纸的时候,硬是不见她哭闹,相反神情怡然自得,好像没事人一样。

大家私底下再说,老张死的不值啊,老张生前对吴金花这么好,可是这人一刚死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说什么恩爱夫妻,那都是假的。

吴金花不介意村里人说闲话,总之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

她跟从前一样,背着背篓唱着山歌去山里采药,大家见了她就问道:“金花啊,你到底有什么好事这样喜滋滋的啊。”

吴金花抿嘴一笑道:“这人活着干嘛要愁眉苦脸的。”

“可是你家老张死了,你都不难过,不想他吗?”

吴金花回答:“想啊,不过这日子也要过啊。”

说罢她唱着歌开心的离开了,村民却皱着眉头,吐了一滩口水道:“无情无义的女人。”

这天,天已经黑了,半个毛月亮挂在高空,朦胧不清的月光撒遍大地,照耀在房顶上,水洼里,印照出树枝拉升的影子,仿佛恶魔的爪子一样。

二狗子手拿酒瓶,喝了一口酒,刚走了几步,竟然看到吴金花家里还在亮着灯。

要说这吴金花虽然四十来岁了,可是皮肤光泽细腻,面貌美丽,风韵犹存,一点也不想农家妇女。

这二狗子是光混,早就对吴金花垂涎三尺了,如今她老公一死,就想借着酒劲骚扰吴金花。

可是刚走到窗前,竟然看到屋内亮着灯,一个男人的身影在屋里走来走去。

二狗子这下子酒瞬间就醒了,嘴里骂道:“好你个吴金花,原来偷人啊。”

到了第二天,二狗子光明正大的来找吴金花,吴金花正在院子里晒包谷,谁知二狗子一走来就对她动手动脚,嬉皮笑脸,就跟个流氓似的。

这可惹怒了吴金花,大声嚷嚷道:“二狗子,你好生找个媳妇,别来骚扰我,寡妇门前是非多,被人看到了总归不好。”

二狗子不但不走还咧嘴笑道:“你装什么装,昨晚我都看到了你家里有男人。”

吴金花一听,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忍着气道:“你准是喝酒了看错了,快走,这里不欢迎你。”

这下二狗子就不依了,开始大声宣称,说吴金花不守妇道,在外面勾搭野汉子。

无奈村子作风比较保守,这样的话传的到处都是,大家说话也很难听。

虽然大家也没有证据,可是这样的话一传十,十传百,吴金花的名声也拜坏了。

而那些无赖也经常来找吴金花的麻烦,白天的时候,都被吴金花用棍棒打出去了。

话说二狗子一直对吴金花不死心,找了一些门道,准备给吴金花来一只迷香。

夜晚三更时分,风呜呜的刮着,虫儿鸟儿也呱噪的叫着,二狗子看着吴金花早已入睡,屋里黑灯瞎火的,蹑手蹑脚的来到大门前,很快就把锁给撬开了,抹黑走进了屋子里。

二狗子拿着打火机看到吴金花一个人睡在炕上。随着呼吸胸脯上下起伏,这可看的二狗子口水直流,悄然的摸了过去。

二狗子刚过去的时候,打火机瞬间灭了,这一瞬间,外面的月光暗了下来,虫鸟也停止了鸣叫,大地万物死寂一般,二狗子心情激动,朝着她扑了上去,嘴里激动喊道:“亲爱的,我来了!”

奇怪的是,二狗子一张嘴在吴金花脸上一阵猛亲,却感到吴金花脸上长了胡子,有些扎入。

二狗子觉得不大对劲,而且此人的皮肤冰冷中透着一股死气,就在他接触对方皮肤的时候,一股冷气迅速袭来,让他打了一个颤抖。

这时候一个粗犷的男声说话了:“舒服吗?”

这可把二狗子吓得够呛,这哪里是吴金花的声音,分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好像死去的老张。

二狗子一个激灵,吓得滚落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跑出屋子,还摔断一条腿。

事后他到处跟人说,吴金花家里闹鬼,死去的老张又回来了。

不过人家看二狗子疯疯癫癫的样子,倒也没人相信他说的话。

这日子也就一天天过,时间久了,大家对吴金花的闲话也越来越少。

这村里的妇人,永远不缺新鲜的话题。

要说这吴金花啊,还是跟往常一样,大家也没见她身边有什么男人,也就算了。

奇怪的是,吴金花的肚子一天天的变大了,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她是变胖了,可是眼尖的却觉得不对劲,其中一个当过媒婆的老太太,一口断定说吴金花怀孕了。

这在封建的当时,事情是很大的,大家是不承认偷摸的爱情,更别说未婚先孕了。

村长找来大夫给吴金花把脉,大夫眉头紧皱,也不怎么说话。

村长有些急了,说道:“这到底是怀了还是没怀啊,你倒是说个准话啊。”

“这怀倒是怀了,不过……”

这大夫的话还没说完,村长一听就觉得吴金花败坏名声,要吴金花说出奸夫,不然就浸猪笼。

吴金花流着泪,拼命的说没有奸夫,可是全村人都不信,也气愤这种行为,要把吴金花浸猪笼,眼看就要抛下河了。

这时候,阴风大作,把地面的落叶石子刮了几尺高,风声里好像有个男人在哭泣。

大家全都吓坏了,只好改变主意,明天在浸猪笼。

当天晚上回去,全村人做了同一个梦。

原来大家梦到了死去的 老张。

老张告诉大家,在他死后,本该跟随阴差去地府报到,可是阴差来的时候,发现他功德良好,二口子又非常恩爱,如今他一死,恐怕吴金花也不会独活。

阴差就让老张待在阳间,三年为限,让他陪着老婆吴金花。

吴金花知道老张陪着他,就跟活着没有两样,自然就不怎么悲伤了,两人像以前一样生活,不同的是,老张只有晚上出来,那天晚上二狗子看到的男人就是老张。

也因为两人没有一儿半女,老张找鬼医要了一个偏方,鬼医说这个偏方,可以让人鬼结合,生下来的孩子不会有什么影响。

吴金花也为了给老张留后,忍住骂名,硬是要生孩子,事情才会这样。

当村长和村民们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个个都感动了,没想到这夫妻两人的感情这么好,就把吴金花放了出来。

打这以后,吴金花生了一个男娃,三年后,老张的鬼魂随着阴差走了,吴金花也有后人给他养老了。

(完)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蛇骨婆

13路死亡公交

作者:夏日的微风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内涵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江水渔<<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为什么要背叛我

  • 36.63.56.*说:
    写的真好,加油!鼓掌2018-08-10 11:01

  • 她说~给力:
    给作品打赏1鬼币2018-08-09 01:23121.22.159.* 回复 她说~ 疑问疑问疑问疑问疑问疑问
    2018-08-15 12:26

  • 她说~给力:
    给作品打赏1鬼币2018-08-09 01:23

  • 她说~说:
    好结局喜欢2018-08-09 01:23

  • 223.104.1.*说:
    感人,太感人了大哭大哭大哭大哭2018-08-05 18:38

  • 淡水梨。给力:
    给作品打赏1鬼币2018-08-05 11:31

  • 222.91.14.*说:
    鄙视鄙视2018-08-03 12:02

  • 111.78.161.*说:
    感动(?Д`)2018-08-03 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