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棺材铺

鬼姐姐柳州棺材铺
柳州棺材铺作者:杳嫣更新时间:2018-08-10 17:16:00字数:7106

一,爷爷死了

广西柳州,一座以“棺材”出名的城市,素有“生在杭州,死在柳州”的古语。

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就是柳州市的一个古老传说——柳邕路44号棺材铺。

柳邕路44号棺材铺像是会隐身一样,一般人看不到这家店,它暗红色的木门还是上个世纪的产物,改建街道时大家好像都看不到它,唯独让它成为了这现代化的城市里最突兀的存在。

有时候它半开着门,收容那些无法投胎的鬼魂;有时候它闭着门,挡住来路不明的野鬼……但无论如何,棺材铺永远不会把门全部打开。

陈君灿从小就生活在这个棺材铺里,那天他刚刚回家,就被自己的爷爷给拉住了:“阿灿,你听爷爷讲,从明天晚上开始,不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有什么人用什么借口敲门,你要记得,一定不要开门,你父母都在外地,赶回来也还要几天,切记。”

陈君灿被困在这棺材铺里学习“生意”,本来就够不愉快了,又听来爷爷奇怪的嘱咐,牢骚更加是一大堆,不过他没有好意思发脾气,只是嘟囔了一句:“知道了。”

至于爷爷说的,他的父母要赶回来需要好几天的说法,陈君灿就当做没有听到。父母都在北方工作,飞机不过几个小时就能飞回柳州,哪来的几天?

看来爷爷是真的老了,陈君灿不禁有些感慨。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二天爷爷就咽了气。

事情是这样的,他爷爷几十年如一日,每天天不亮就会起床,然后等到天微微亮的时候,就会准时打开棺材店的半边门。

由于棺材店的门,是老式的转轴开合,每天开门都会发出巨大的声音,而陈君灿的房间就在一楼,每天都会被开门的声音吵醒,让他每天烦不胜烦。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陈君灿没有听到那该死的开门的声音,反而准点的自然醒了。

爷爷今天怎么没起来开门?

回想到爷爷昨天说的事情,他打了个激灵,赶紧翻身下床,跑到爷爷房间,看到爷爷正安安静静的睡在床上,他这才安心下来,心中不禁也有些得意,这老头,也有睡过头的一天啊。

陈君灿叫了他爷爷几声,但是他爷爷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陈君灿感觉到了不对,一摸果然爷爷身体冰凉冰凉的,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陈君灿活了十七年,经常在棺材铺里听说死亡之事,却是第一次接触真正的死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爷爷。

瞬间,他慌了神,跌倒在地上,脑海里关于爷爷的记忆翻滚起来……陈君灿一面忍住悲伤,一面拿手机联系父母。没想到,巧合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父母回信说这几天没法赶回来,碰到了交通限制。

陈君灿不免回忆起爷爷昨晚说的话,难道爷爷真的通了灵,知道自己会死,也知道父母会遇上交通限制回不来?

爷爷还说什么了?对,还说了晚上之后绝对不可以开门。

大概意思是要等到父母回来才可以开门拿主意吧?可是那边的交通管制又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结束……陈君灿听从了父母的话,拿了块白布盖住了僵硬的爷爷,等他父母回来再说。

只是,他却止不住的悲伤。

二,半夜谁敲门

失魂落魄了好一阵子,陈君灿才回过神来,因为爷爷的嘱咐,他干脆没有开门。

柳邕路虽然是在郊区,但是随着新市区的规划建设,周围的房子已经新建好几次。唯独这44号棺材铺,平时像隐形一样,如果不是特别注意或者有人指点,根本不会发现有这一扇门的存在,而且建筑也没有翻新。

陈君灿曾经埋怨过父母,家里并不是没有钱,怎么就不把房子翻新,好让自己在同学面前也有面子。

可是父母反而把他骂了一顿,说棺材铺建新房岂不是让地狱的鬼出来庆贺?那还了得?陈君灿还没有成年,按照规定是不可以接触棺材铺的事务,所以没有多问。

现在,他一个人和一具冰凉的尸体共处一室,就算曾经是自己十分熟悉的爷爷,也会觉得害怕。他试图用打游戏转移注意力,连续几盘都碰到了猪队友,扫兴的放下手机。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父母和亲人要好几天才能够回来,他总不能够打游戏打发几天呀。

爷爷的遗体怎么办?陈君灿想起来,棺材铺里最不少的就是棺材了!他记得爷爷生前给自己备了一副不错的棺材,就放在楼上!他跑上楼,发现太久没有打扫到处都是灰尘,拿起扫把就是一股子灰尘,呛得他下了楼。这时候到了午睡时间,他倒是觉得累了,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陈君灿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听到外面有很大声的敲门声。拿起手机一看,显示已经是23:30了。

好家伙,这个时候会是谁敲门?

陈君灿等了一会,敲门声还没有停止,并且也没有人开门,他才想起来棺材铺里只有自己一个活人了……爷爷,已经去世了……这个时候,陈君灿才迟钝的感觉到了悲伤。

从此之后,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那个和蔼的老人招呼他吃饭,开门和客人拉家长,让他帮忙看管棺材了。

陈君灿并不打算开门,爷爷嘱咐过的,过了黄昏就不可以开门了。

他正打算置之不理,可是听到了熟悉的一个声音:“陈君灿,帮帮我,求求你……”

陈君灿觉得头疼,一方面是睡的时间太长了,另一方面是这个声音——好像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林佳熙的。

陈君灿开了灯,走到大门透过门口的缝隙一看,果然是林佳熙在敲门,而且大口的喘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追赶,惊恐不已。

开还是不开门?

陈君灿陷入了两难。

如果开了门,爷爷的嘱咐就没有办法遵守了。如果不开门,就要这么置林佳熙于不顾吗?

这时候林佳熙又敲了几次门,整个人都趴在门口上,哀求道:“陈君灿,我知道你就在里面……你快点开门好不好?过了零点就来不及了!”

陈君灿的心咯噔了一下,看了一眼时间,距离零点还有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开门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爷爷也说过,零点时棺材铺一定不可以开门,但是这之前应该没问题吧。

于是,陈君灿将大门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口,林佳熙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扑了进来。陈君灿正好就站在小口处,还没有回过神就被撞了个满怀。

林佳熙显然也没有预料到,红着脸从陈君灿怀里离开,伸手扒了扒自己的碎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站在这里……谢谢你救了我。”

她的脸红彤彤的,仿佛盛放的玫瑰花。陈君灿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门就吹进来一股寒风,这时候分明是夏天,却让两个人都发抖。这时候陈君灿才想起来关门。

林佳熙显得很紧张,从门缝处看外面,又扭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陈君灿满腹疑问:“怎么了,你是被谁追赶吗?”

林佳熙抬头看着他,抿着嘴:“我暂时还不能够说,不过你以后会知道的。”

三,林佳熙你是谁

两个人面对面有些尴尬,林佳熙跑了一路也确实累了,就问道:“你爷爷呢?我来总得跟他打声招呼吧?”

陈君灿低下头,低声回答:“我爷爷刚去世了。”

“啊?”林佳熙瞪大了眼睛。

陈君灿可以理解她的反应,让一个女生和不熟悉的人的遗体共处一室,的确是为难她了,于是开口说道:“没事,我已经把爷爷的房间锁起来了……你要是想走,我也可以开门,不过我觉得天亮你再走比较好。”

陈君灿说的是实话,虽然他不知道林佳熙在被什么东西追赶,但是直觉告诉他一定不是好东西,否则也不会说是“零点之后就来不及”了。

“没事,我不是害怕……”林佳熙低着头,绞着自己的手指,活脱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学生:“你爷爷现在……我是说遗体……在哪?”

她突然关心起来这个问题。陈君灿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从一开始到现在,她一直在找机会见到爷爷,就算知道了爷爷不在了,还要追问。

不过,更大的问题来了,自己平时和林佳熙并不熟悉,只是非常普通的同学关系,她怎么知道自己有爷爷?而且还知道这个地址。

“你饿不饿?”陈君灿提防着她,又不好直接问,想迂回的问一下。

林佳熙这时候猛的点头,好像脑袋都要被她甩下来,回答道:“饿,你这里有吃的吗?”

陈君灿把她带到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饼干,一盒牛奶:“你先吃这些吧,我家里也没有买菜,将就一下。”可

是林佳熙只是看着食物,并不动手,于是陈君灿问她:“怎么了?”

林佳熙又低着头,说:“你能不能出去一下?你在这我不好意思吃。”

陈君灿的疑心越来越重了,她都好意思大半夜的敲自己家的门了,怎么不好意思吃东西?不过既然她这么说了,自己也只能够退出去,留她一个人在厨房。

陈君灿出了厨房门,就立刻登陆微信,找了一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女同学陈雅询问关于林佳熙的事情。

幸好罗雅还没有睡着,回复:“怎么啦?”

陈君灿打字的手都在哆嗦,他就害怕林佳熙突然出现,看到自己怀疑她。陈君灿问:“你记不记得我们班有一个叫林佳熙的女生?”

罗雅秒回:“当然记得,她怎么了?”

陈君灿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安心了不少,继续输入:“她在我家。”

罗雅先发了两个疑问的表情,再问:“她在你家的棺材里?”

陈君灿毛骨悚然,罗雅是班里为数不多的知道他家里是开棺材铺的同学,怎么罗雅也和他开玩笑。

“不是,刚才她在我家门前敲门,我就把门打开让她进来了,”陈君灿点击发送。

罗雅的回复则很快:“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陈君灿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了,问:“为什么这么说?”

罗雅的发过来的消息让陈君灿发抖,因为她发过来长长的一句:“林佳熙上个月就去世了!听说是自杀!你没有发现她一个月都没有来学校上课了吗,虽然老师没有宣布,但是大家都在传,你竟然不知道!”

陈君灿的冷汗落了下来,他转身悄悄地观察厨房里的林佳熙。桌子上的牛奶饼干没有动,林佳熙拿着放在旁边柜子里的香烛和烟在啃!那是家里放来敬供路过的饿死鬼的!

她啃完了,看到桌子上的牛奶和饼干,笑了,拿起来倒在洗手台上,打开水把牛奶和饼干冲下去!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一定会以为是她吃了牛奶和饼干!

陈君灿整个人吓软了,连罗雅的消息都忘记回复了。林佳熙到底是人是鬼?难道爷爷不让自己开门,意思就是不要让林佳熙进来吗?

现在,他没有听爷爷临终之前的话,父母也要好几天才能够到家,林佳熙又在自己家里,他该怎么办才好?

四,谁说谎了

一双冰凉的手突然搭在陈君灿的肩膀上,他不敢动,也不敢回头,就怕会看到一张恐怖的脸……

“陈君灿,你干嘛啦?”林佳熙丝毫不懂他和罗雅之间的交流,所以对他的反应感到奇怪。

陈君灿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的脸,他吓得退后了一步,差点跌坐在地板上。林佳熙叹了口气,伸手拉住了陈君灿的手腕,说:“没事吧你,要是你也出事了我怎么办?”

陈君灿想甩开她的手,因为她的手就像冰块一样凉。陈君灿假装镇定,说:“没事,我没事。”

他看着林佳熙拉着自己的手,用眼神暗示可以松开了,这时候林佳熙好像才想起来自己拉着他,赶紧放手,说:“对不起……我……”

“没事,”陈君灿那里敢让她道歉,自己道歉还来不及,万一得罪了这个姑奶奶,他不得死在这里:“你累不累,现在也该睡觉了吧?”

林佳熙被他这么一说,倒真的觉得困了,打了个哈欠,说:“我可以睡吗?”

陈君灿求之不得,说:“你到客房睡吧,我给你带路。我今天睡多了,给你守夜好了。”

“你说什么?守夜?”林佳熙突然停住脚步,她的眼神空洞,看着前面的路。

陈君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说:“不,我的意思是我保证你的安全。”

林佳熙这才走到陈君灿的右边,原来她一直走在陈君灿的左边。陈君灿突然意识到,大厅的右边供奉着祖宗的灵位,所以林佳熙其实是害怕灵位?陈君灿心里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这就坐实了林佳熙是鬼!他造的什么孽,要被这个无冤无仇的鬼魂缠上!

“你知道我们班那个罗雅吧?”陈君灿问,他坐在一边的桌子上,而林佳熙躺在床上,直挺挺的就像死鱼。

林佳熙回答:“我知道,她不就是一个月之前意外去世的那个女生吗?一个月没有上课,班里都传疯了。”

陈君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你说罗雅一个月前去世了?”

林佳熙突然坐起来,脊背挺得直直的,就像恐怖片里的贞子,她看着陈君灿,说:“你不知道吗?难道说,她找你了?”

陈君灿被问的心虚,只好回答:“是我找她了。”

林佳熙立刻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接着问:“你怀疑我,是不是?”

陈君灿沉默,不敢回答。

林佳熙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家在这,还知道你家是棺材铺?实话告诉你吧,这都是罗雅告诉我的。我和她关系很好,一个月前她约我放学之后一起购物,说要给一个男生选生日礼物。我当时就猜到是你了,罗雅喜欢你!没想到那晚上她就出事了。”

陈君灿这才回忆起来,林佳熙在班里一直都是很没存在感的女生,自己会注意到她,好像也是因为她经常和罗雅走在一起。

“今天是罗雅去世一个月的日子,所以我才会被她追到这里来。这一个月,我一直做梦梦到她,她说她有没有完成的愿望……让我帮她,”林佳熙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醒之后发现自己不在家里了,而是在罗雅出事的那个地方。我很害怕,这个时候不敢回家,怕我家里人被我牵连,只能够来找你了,我觉得罗雅既然喜欢你,那么就不会伤害你……真的对不起。”

陈君灿的心凉了半截,他到底该怎么判断这一切?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原来是罗雅给他打微信电话。陈君灿找了个借口,说:“我爸来电话了,我出去接一下。”

电话刚刚接通,罗雅就在那边咆哮:“陈君灿,你千万不要相信林佳熙说的话任何话。她去世之前就被女生排挤,因为她总是喜欢说谎话骗人。不仅仅骗我们她的家庭背景,说自己家里很有钱,又骗我们班里谁出事了,让我们害怕。我们着了好几次她的道,你千万不要相信她!对了,我待会就到你家门口了,你记得给我开门。”

陈君灿来不及说一句话,罗雅连珠炮一样让他来不及开口。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询问一切,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声。

“是不是罗雅的电话?”林佳熙出现在他身后,陈君灿吓了一跳,说:“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

林佳熙的头发很长,因为睡觉的关系披散到腰,她盯着陈君灿,又问了一遍:“到底是不是罗雅的电话?”

陈君灿瞒不下去,说:“是。”

“你要相信谁?”林佳熙追问,她说话的语气也很冰凉。陈君灿不能够明说,往后退了一步,说:“待会她来了,你们两个当面对质吧,我实在搞不清楚。反正天快亮了。”

林佳熙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窗户,果然是天开始亮了。

五,阴谋揭晓

咚……

咚咚咚……

红色的木门被狠狠地敲响,陈君灿知道是罗雅来了。

他急忙下楼,这时候林佳熙在楼上叫住他,用哀求的语气说:“陈君灿,你相信我好不好?你不要开门,你只要让我在你家待几天,等到你家人回来我就走好不好?”

陈君灿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楼。他心里想,既然林佳熙已经这么说了,那么答案不就是出来了吗?他一个人不太敢和两个死人一起待着,让罗雅来也好给自己壮壮胆。

陈君灿走到了一楼,路过爷爷的房间,爷爷还被那块白布盖着。

他突然想起来爷爷临终之前的嘱咐,竟然产生了犹豫,是不是也不能够让罗雅进来?可是,罗雅是人,林佳熙才是鬼呀!爷爷的话应该是针对林佳熙才对!

想到这里,陈君灿打开了门。刚刚打开一个门缝,一股子寒风就吹了进来,陈君灿下意识的想把门合上,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双惨白的手扒开了门,比陈君灿的力气大得多,于是门口被全部敞开了!

棺材铺的门绝对不可以全部打开,否则孤魂野鬼就会以为棺材铺欢迎他们,全部跑进来!这是爷爷每一次开门都会交代的事情!

陈君灿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双手就攀上了他的脖子,他觉得呼吸困难。身边的凉风不断,好像有无数人的肢体在触碰他,让他觉得十分恶心。

陈君灿心想完了,按照爷爷的说法一定是那些孤魂野鬼趁机来了,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能够看见他们,所以只能够感受到。

陈君灿撑着最后一口气,想扒开掐着自己的那双手看看到底是谁。这时候主人终于出现了,正是瞪着大眼睛坏笑的罗雅!

她伸出舌头,在陈君灿的脸上舔了一下,然后凑在陈君灿的耳朵边,说:“想不到吧,我和林佳熙都是鬼。一个月前我和她去给你买礼物,我在路上问她是不是也喜欢你?她没有回答我。所以我们就吵起来了,她以为她瞒得很好,我不知道她喜欢你?这时候一辆车过来了,我们都没有活下来。”

陈君灿想不到自己被两个鬼算计了,可是看起来林佳熙并不是那么坏的……鬼。她来到自己家那么久,一直没有害自己,如果她想害自己,应该早就动手了。

陈君灿以为自己死定了,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时候他突然觉得可以呼吸了,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林佳熙扒开了罗雅的手!陈君灿无力的坐在地上,已经成为鬼魂的两个女生对峙着,看起来应该旗鼓相当,谁也打不过谁。

“林佳熙,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护着他?”罗雅发问,看来她死的时候怨气很深。

林佳熙则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大喘气的陈君灿,看到他暂时没有事情,松了口气,说:“罗雅,我们的事情并不是他的错。”

罗雅的脸都扭曲了,眼角溢出血来:“不是他的错是谁的错?难道是我们自找的?林佳熙,你就算想帮他你也帮不了了,你看看周围的鬼魂,哈哈!他是看不到的,周围那么多鬼魂要把他吃掉!”

陈君灿只觉得周围凉嗖嗖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被孤魂野鬼包围着,随时准备吃掉他!

“陈君灿,你快点去抱住你们的家灵位,把盖着灵位的布掀开!”林佳熙冲着陈君灿大喊,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这时候罗雅紧张起来了,说:“你疯了,我们也是鬼,我们也会和那些野鬼一起被驱散!”

陈君灿大概明白了林佳熙的意思,他们刚才路过祖宗灵位旁边,林佳熙就避让三分。如果把祖宗灵位上的布掀开,那么孤魂野鬼和她们两个,都会被驱散!

陈君灿犹豫着,他不忍心伤害林佳熙,但是林佳熙坚持着:“你快点,天亮之后就来不及了,我来挡住罗雅!”

陈君灿爬起来,冲到了灵位之前,在他掀开布的那一刻,天边亮了起来!

罗雅痛苦的大叫,林佳熙的魂魄扭曲起来,周围的温度慢慢升高,棺材铺的门也自动的合上了。陈君灿浑身无力,晕倒了。

六,后记

陈君灿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他的父母赶到家的时候发现他抱着灵位晕倒在地上。

不用多问,他们猜到了发生什么。陈君灿做了个梦,梦里他梦到了林佳熙,他忍不住问林佳熙,既然没有想伤害自己,那么为什么还要来棺材铺。

林佳熙低着头,害羞了,脸颊红彤彤的,她说:“我知道我要去投胎了,所以我想在投胎之前再见你一次。没有想到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

尘归尘,土归土,阴阳若是牵扯不断,定会出很多的乱子。

陈君灿明白了,做他们这一行和死人打交道的,得懂得克制自己。不管出于什么样的情况,有些禁忌真的不能破。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上门鬼婿

拜阴人

作者:杳嫣标签:最恐怖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美容之面膜<<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不要相信任何人!

  • 夜客说:
    写的很好 把人物的都写过了就2018-10-25 00:35

  • 923900yxy说:
    写的真不错2018-09-04 09:47

  • 113.57.183.*说:
    感人,给力!我看哭了~给力大哭2018-08-29 17:33

  • 穿过地狱的风给力:
    给作品打赏1鬼币2018-08-13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