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收下吧

鬼话闲聊
你就收下吧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8-08-09 14:38:00字数:2082

女人的直觉告诉叶海妍,牧宇翔口中的“她”一定是个女的。

“她是牧总的前任女友?”

叶海妍试着开口说。

牧宇翔倒也不瞒她,“算是吧!”

叶海妍见他一脸惆怅,不由开导起他:“那位小姐后来移情别恋了?”

牧宇翔拾起酒杯,晃了晃杯中红艳艳的酒液说:“她死了!”

叶海妍持着刀叉的手一顿。

隐隐感觉牧宇翔口中的女人,可能就是她姐姐宋宜兰。

不时将手中的刀叉握紧着:“那位小姐,可是宋宜兰?”

牧宇翔一口酒液含在酒里,不时喷了出来,溅了个满身。

牧宇翔忙拿纸巾擦拭。

“你认识宋宜兰?”

牧宇翔追问。

叶海妍想,她姐姐宋宜兰死得实在蹊跷,如果她告诉别人她是宋宜兰的妹妹,再调查姐姐的死因就有点困难。

万一牧宇翔就是疑犯呢,岂不是要被杀人灭口。

“不,不认识。只是听同事曾提起过。”

叶海妍眸里各种情绪暗涌。

对牧宇翔提到宋宜兰产生这么大的反应,着实可疑。

牧宇翔并没有正面回应他与宋宜兰的关系。

叶海妍持着刀叉的手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对不起,牧总,我去上个洗手间。”

牧宇翔指了指对面,“那里,地砖滑,小心点脚!”

看似好心的提醒,听在叶海妍心里却是冷汗津津。

这种惊愕的感觉,对于叶海妍来说,从无有过。

叶海妍觉得牧宇翔有点不太正常,具体哪里不正常,又说不上来?

叶海妍一进洗手间,就将门反锁,随后给孙绮拔了个电话,不巧的是,孙绮这会与刘泽玉在电玩城正玩得嗨,加上电玩城本就杂声大,这电话打了也是白打。

叶海妍预感到,牧宇翔将她带到这里,目的不简单。为了自身安全,她接连拔了好几个熟人的电话,却没有一个顺利接通,最后无奈,她只能打给祁遇。

祁遇这会正在与自己的发小卓少宁在泡吧。

两人这会就“女人与妻子”这个话题,争论不休。

卓少宁是本市最有名的法医,年纪轻轻就破了好几桩陈年悬案疑案。

卓少宁家底其实非常殷实,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视为卓氏未来的继承人选,在这个拼爹的时代,他与祁遇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不依靠家里的关系,选了自己喜欢的职业。

两人目前都属单身,对于“女人与妻子”这个话题,不过是两家长辈,灌输给两人的,毕竟这两人都快三十了。

“你天天与死人打交道,一身的福*尔*马*林味,哪个女人见了你不皱眉头。”祁遇拾起酒杯抿了口酒液,轻笑说。

卓少宁听闻扫他一眼说:“那么祁大少爷你呢?整天跟纸和笔打交道,把自己弄得跟个纸片人似的。瞧你这张小脸苍白的,都快比上我那手术台上的尸体了。”

不提尸体还好,一提尸体,祁遇就忍不住作呕。

“哎,你这洁癖的毛病还没改掉。这后半辈子,怕是难寻伴了,处节,就咱俩凑合着过吧!”

祁遇听闻,将卓少宁头往桌上一摁:“本少爷性取向很正常,你这免爷少来陷害我。”

正说着,叶海妍的电话打了进来,祁遇摸出手机一看,当即愣住。

接与不接,让他踌躇不定。

卓少宁瞥了他手机屏一眼,见上面显示名字是“那个女人”。

卓少宁哈哈大笑:“接吧,再不接,对方可要生气了。”

祁遇对叶海妍的印象并不怎样,只是觉得这女人并不像为工作而来,原本以为,她是同行派来公司的商业间谍,可前后试探她多次,又觉不像。

这女人还真是让他琢磨不透。

祁遇在最后一秒按下接听键。

叶海妍等了许久,直到对方的铃声将要终止时,终于被接通。

叶海妍不等祁遇开口,就说:“我在牧宇翔的海滨别墅,你能不能过来接我,求你了。”

“你明知牧宇翔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同她去那种偏僻的地方,不是找死么!”

祁遇生气地挂断电话。

卓少宁很少见他为女人生气,忙劝他道:“好不容易有个女人送上门,哥们,你就收下吧!”

祁遇没好气地瞪他,将杯里剩下的酒水一口饮尽。

卓少宁见之,哈哈大笑,指指他说:“哥们,这女人不会就是我未来的嫂子吧!哪里人士,长相如何?”

“去去去!扯哪去了,不过就是我新来的助理。小丫头片子一个!”祁遇没好气地回他。

卓少宁听闻,唇角的笑意越发浓深:“办公室恋情,嗯,好像很适合你这个闷葫芦。不过,你的助理,怎会跟牧宇翔那渣男在一块?”

卓少宁说完,拍拍祁遇的肩头道:“行了,哥们,人家能打电话向你求救,表示,她对你充满了信任感,赶紧过去吧!免得闹出什么事。我也要回局里了,最近有人给上头发了封匿名邮件,要求重审宋宜兰死亡一事。我记得这个宋宜兰,好像是你的学生吧!”

“是半个学生!”

祁遇拾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

卓少宁目送他离去。

祁遇走到包厢门前,忽然间又回过头来:“我忽然觉得那小丫头片子与宋宜兰有几分想象。”

卓少宁被他没头没脑的话给愣住,摆摆手道:“行了,快走吧!”

叶海妍在洗手间呆了好一会,没想到好不容易拔通一个电话,竟被祁遇给挂了。

牧宇翔见她进了洗手间好一会,不时走来敲门说:“叶小姐,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叶海妍怕他起疑:“没有,就是肚子有点疼。”

牧宇翔听闻,笑了起:“你们女人还真是事多!”

叶海妍再出来时,牧宇翔已将餐桌收拾干净,此时已换上一身丝质睡衣。身上飘着沐浴露的清香,慵懒地横在大厅的沙发上。

见叶海妍终于出来,牧宇翔笑着说:“要不,你也去洗个澡?”

叶海妍对这种暗示十分反感,心生戒备道:“时间不早,我该回去了。”

牧宇翔听闻,从沙发上幽幽站起,一改之前的谦谦君子样,大手一伸,锁住了叶海妍的纤。

“忘记跟叶小姐说了,其实,那女人长很像叶小姐。”

叶海妍满心不解地望着牧宇翔,眸里不时惊现骇意。

作者寄语:今天到此。

作者:于珏

非奸即盗<< 上一章鬼话闲聊目录下一章 >>没齿难忘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