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不知足的

于珏短篇故事集
有什么不知足的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8-09-14 14:01:00字数:2052

晚饭时候,秋柏念来找叶海棠。

叶海棠见秋柏念面色不佳,吩咐下人再加两个菜。没一会菜端了上来,没想到上菜的竟是桐薇。

秋柏念望了眼桐薇,桐薇借着上菜间,朝秋柏念眉目含笑。

叶海棠见二人眉目传情,料知秋柏念将桐薇安插在自己身边目的不简单。

叶海棠很想知道秋柏念到底在图什么?按礼,她与秋柏念早有婚约,等他们一完婚,叶家的一切就成了他秋柏念的,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可人心这东西往往是最难揣测的。

如果换作以前的叶海棠,定然不会想这么多,现在叶家接二连三的出事,叶海棠不得不对身边的人起了防备之心。

叶海棠极为不悦地冲桐薇道:“去看看参汤好了没有,好了,给我端过来!”

桐薇下意识朝秋柏念望去,秋柏念知叶海棠已开始怀疑桐薇,见桐薇还愣在原地,拉下脸道:“你家小姐唤你去,还不赶紧去!”

桐薇咬咬唇瓣,摆作一副不甘心的。

叶海棠扫了她一眼道:“桐薇似乎不喜欢别人差遣,你若是心疼,还是将她领回去吧!我叶家虽已没落,但从不养闲人。何况,如今铺里生意骤减,原本就打算精减人手的!”

桐薇知道叶海棠是在赶她走,忙跪在叶海棠跟前道:“小姐,你再给我次机会吧!我只是刚来这里,对周围还生着。”

叶海棠冲一旁的赵管家说:“赵叔,你领她去各处转转!把什么地方能进去,什么地方不能进,跟她道明了,省得她没规没矩的到处乱跑,坏了叶家的规矩!”

秋柏念听闻轻笑着,替叶海棠夹了块红烧鸡块,“海棠,你今天刚出院,别跟个下人怄气!’

“桐薇是你介绍来的,往常我可不敢多说她不好,今日当着你的面,我定要把她说个清楚,她干得好,就留下来,干不好,我还是要赶她走的!”

叶海棠明里暗里皆在试探秋柏念。

“行行行!你是主人,你说怎样就怎样!”

秋柏念含笑说。

一顿晚饭,叶海棠吃的十分不畅快,饭后急说胃不舒服,早早上楼休息。

经过赵管家时,她朝赵管家递上个眼色,没一会功夫,赵管家就来楼上向她报告。

“赵叔,你刚可看清楚了?”

叶海棠在书房里问赵管家。

“二小姐,看清楚了。您刚一上楼,秋少爷就去找了那桐薇。桐薇在秋少爷面前直说您的好,秋少爷安慰了她好一会的。这两人的关系………恕我多嘴,并不像主仆,倒像是对情侣!”

叶海棠闻搁在书上的手一顿,轻笑起:“好了,我知道了,以后留心点桐薇就是!你也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叶海棠这一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并不惊讶秋柏念背着她勾搭上桐薇,她只是在怀疑秋柏念是不是与自己父母和哥哥的死有关?

天未亮,叶海棠就起了床,借说今日要出去谈笔生意,就早早驾了车出门。

叶海棠将车停在镇西边自己家的铺子前,改坐黄包车去了海南饭店。

她之前已让人递了书信给张东涟,约他在海南饭店见面。

张东涟正在为红音的事头疼,没想到叶海棠会在这个时候约他见面。

张东涟将身边的人支开,带着黑仔来到了海南饭店。

张东涟让黑仔在海南饭店门口蹲守,以免巡捕房人来此,自己则去了楼上的包厢见叶海棠。

“叶小姐,找我到底所谓何事?”张东涟边说,边将帽子和大衣挂在衣架上。不时瞥了眼早坐上桌的叶海棠。

叶海棠见他好似憔悴了许多。

猜想,这人想要么纵*欲过度,要么就是香烟抽得太多,痰多,晚上睡不宁。拾起咖啡杯啜了口咖啡说:“我有法子将付红音捞出来,不过,你得帮我找出杀害我父母和哥哥的凶手!”

张东涟听闻呵呵笑起:“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把红音捞出来?”

叶海棠知他不相信自己,抿抿嘴道:“就凭我是秋柏念的未婚妻!”

张东涟听闻,越发笑得厉害:“别自以为事,秋柏念精明着呢!”

“你不我!那就等我把红音救出来再说!”

叶海棠知道与这人商谈很困难,将两人的咖啡钱钱压在桌上,拿起手包欲要起身,却被张东涟唤住。

“你是女士,我是男士,这茶钱,怎好让你来付!”

叶海棠觉得这人不开口损自己还真不叫张东涟的,默默地将钱放回包中。

张东涟冲着她欲离去的身影嘴角牵牵说:“你自己小心点!”

叶海棠闻声收住脚步,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应他,踩着高跟鞋离去。

叶海棠提了些吃食和酒来监狱。

那几名狱警都是秋柏念的手下,自然是认识她的,见她前来,为了捧好秋柏念,个个笑着相迎上来。

其中一个开口道:“什么风把叶小姐您给吹来?”

叶海棠将手里的吃食和酒扬了扬。

那狱警知她有事相求,继续问道:“不知叶小姐想探望谁?”

叶海棠将手上的吃食往那狱警手上一按,笑着说:“我就想知道,春兰院的头牌花魁付红音到底长个什么样!”

那狱警望着怀里的吃食,伸手翻了翻,见全是进口食物,馋得他暗自咽起口水,“除了那张脸还有些许看头,其余的都不及叶小姐您万分之一!”

“这种马屁话,你还是留着跟柏念说吧!”

叶海棠冲那狱警摆手,说时朝付红音的牢房走去。

红音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此时手脚双双被铁链绑着, 一身血迹斑斑的,连同那张白皙俏丽的脸上也有一道清晰的血迹。

叶海棠出身名门,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狠辣的折人手法。只稍一眼,就让她心口收紧。

付红音已被打得神智不清,这会垂着脑袋像是晕死过去。

叶海棠的皮鞋声惊醒了付红音。

付红音缓缓抬起头,一头乌黑的头发因为沾了血水,湿湿地粘在额头上。

付红音极不舒服地甩甩头,透过根根铁栅栏,这才瞧清铁栅栏外站着个衣着考究,身形窈窕的年轻女子。

作者寄语:今天到此。这的人越来越少了额!

作者:于珏

不怕死<< 上一章于珏短篇故事集目录下一章 >>放开我

  • myli326说:
    一直都在的玫瑰2018-09-14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