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潇潇夜雨 霸道王爷找上门> 第三十六章 痊愈

第三十六章 痊愈

作者:婉蝶琳公主更新时间:2018-09-23 12:12字数:3245

“仪,端之则矣。心,静之则…………”

还没小声念完一句,沈西溪拿过了书。

“西溪,把书给我。”

“这是什么呀?”

沈西溪放下手里的书,在桌子上又翻了几页。

“殿规,我们朱雀和穷奇的。”

梁冰拿过书,又看了起来。

“总感觉冰冰姐很厉害呢!”

梁冰笑了一声,“怎么厉害了?”

“姐姐从小便背那些医书和规矩,我倒是做不得姐姐那份认真刻苦。”

“西溪,不是我说你,你们家负责武籍,你现在学会几招了?”

沈西溪撇了撇嘴,“哼!冰冰你莫要笑我,我已经看完书阁全部的书了。”

难得没有带着撒娇的语气,沈西溪用了梁冰的小名叫了梁冰。

梁冰眨眨眼,“都背下来了?”

沈西溪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冰冰姐你家医书你都背下来吗?”

梁冰笑,“对啊,我们家的医书从第一章背到第五千九百三十二章,我没问题的。”

沈西溪僵了片刻,“唉……我们家那一百四十七本的武籍和你们家比都不算什么。”

梁冰伸手,“给我说说第五十四本是什么。”她曾经也去过沈家住过一段时间,至于原因………总之她从第一本看到了第五十六本就对了。

说完这句话,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嗯……先以……

看着她依旧有时笑的没心没肺的模样,梁冰才想起自己以前的生活。

对啊……

她以前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随心所欲,无忧无虑。

可是一切都变了。

她穿越到了这里,不管怎么说,也是她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而且……我似乎…………

不会的吧?她……

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簪子,准确说是一把剑。

“………”

时间线—-切回现代梁家—祠堂

“小冰到那个世界,既然没回来………”

在祠堂最前面跪着的梁曲嫣低着头说道。

“那孩子……那孩子在那个世界无依无靠……可怎么办啊……”

说完,梁曲嫣哭了起来。

身后的男人扶起她,“小嫣,没关系的,那孩子从小便让人处处惊喜,肯定能在那边有好的朋友的。”

这个男人是梁曲嫣的追求者之一,也是最后坚持下来的一个人。

梁曲嫣现在已经三十七岁了,梁冰的奶奶是一个高龄产妇,在四十多岁的时候生下了梁曲嫣。

梁曲嫣从小懂事,懂得比别人都多。

照顾梁冰,也是自己自愿的。

“小嫣,我们……我们结婚吧。”

梁曲嫣愣住了,看向了一脸严肃的爱人,在这种情况过后她点了点头。

十一年前—

“左踢,转,抓,后滚翻,右拳,过肩摔!漂亮!”

“哈……哈………哈………”

“小冰?累不累?”

梁曲嫣看见她刻苦努力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

这孩子从小到大一直都没有休息的时间,连学校放假的周六周日也要训练很多东西。

梁冰扬起一个笑容,“没关系的小姑,我还能坚持一会。”

看着她的笑颜,梁曲嫣又不禁心酸起来。

“左闪,右出腿,下腰,侧手翻!不对!你的手太没力气了!给我站直!”

梁冰捂着手腕,梁曲嫣眼尖的看到她的手腕红肿了一片。

“家属不得干涉孩子的训练。”

一旁的一个人工作人员拦住了想要去查看梁冰手腕伤势梁曲嫣。

晚上—-

“小冰,手腕怎么样啊?”

“没事。”

眉眼之间带着笑意,梁冰抬起头。

梁曲嫣见状更加心疼了,抱着梁冰去了家族的医院。

当天晚上,梁冰就被诊断了右手腕关节处有些不正常。

医生是这么说的。可是梁曲嫣心里明白。

“骨折了……”

“嗯。”

她的声音听不出来什么异样。

像是伤不在她的身上。

“不疼吗?”

这是每次梁冰受伤之后沈西溪会问她的话。可是毫无例外的,她都是回答:“还好。”

而这次,梁冰回头,“不……有些疼。也可以说不疼……因为习惯了…我…我………”

看着梁冰的情绪起伏不定,沈西溪抱住了她。

“冰冰姐,以前都是我在你怀里哭,能不能这次换一下,我也长大了!能安慰你了!”

梁冰突然笑了,“抱歉啊,西溪。”

“让你受惊了。”

沈西溪听到这话把梁冰抱住,“你哭吧冰冰姐,我不说。”

梁冰愣了一下,身子僵住了。

“我……对不起……我……我……”

沈西溪抱的更紧了,“为什么!”

憋了好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次全数发泄,“我这么努力……怎么没有人……没有人……会……”

沈西溪咬紧了唇,“不…不…我在看着你。没事的冰冰姐,我……你还有我呢!”

等梁冰哭累了,沈西溪也很累了。

梁冰慢慢的睡了过去。

之后,沈西溪经历了梁冰一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

“你是?”

“江千航。”

“你要做什么!”

“抱走她,顺带一提,这是我未婚妻。”

“不可能!梁家绝对不会把冰冰姐嫁出去。”

“怎么就不可能?梁家人情淡薄,虽然女性为尊,可是对于无法接受去往平行界的女孩,只有一个解决办法—联姻。”

——-沈家,主堂

“梁家当真不解人情世故吗?那梁冰不过刚刚十几岁,为何如此便要嫁出去?”

“梁家就只指望着能改变平行界的神女,盼神女,都盼的要疯了!”

“我们沈家虽说没有去往的权利,也没有这样作践自己家族的人呀!”

“晚辈恳求,向梁家请求抚养义务,将冰冰姐接回来。”

“好!梁家不能再这样糟蹋家中无辜的了!能救一个是一个!”

—————

“梁冰,无情给你的东西,他刚让千缘拿过来的。”

夏侯千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桌子上赫然多了一个盒子。

那盒子是木质的,顶端两头镂空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在盒子一侧的中间夹着一个精巧不失美观的小扣,小扣是金制的,上面刻着两个小小的字。

“冰儿”

“………”

“哇哦!是不是哪位奇怪的王爷?定情信物?哎呀……”

听到沈西溪这句话,梁冰脸红了,缓了半天才用正常时声音说道:“谢谢你,夏侯千泗。”

“好了,那里面的东西你自己戴在身上吧,能……”

夏侯千泗迟疑了一下。

“能什么?”

梁冰略微疑惑的皱眉,“没什么!”

夏侯千泗大声喊完,随着一声“咚”的一声闷响,外面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梁冰一种直觉使得她一下站了起来。

“怎么了?夏侯千……”刚想推开门,便听见他的声音带着些许惊慌。

“别过来!”

梁冰心中猛地一惊,“什么?”

“没……没什么……”

声音渐渐弱了不少,梁冰下意识推门。

“哲,别动……是我……”

门外的动静随着一声巨大的声音归为平静。

“怎么了?”

梁冰随着夏侯千泗的视线看见了一个全身是血的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此刻昏迷不醒在地上的一个人。

“千羽?南宫元柳?”

他试着拍了两下他的肩,还有些恶趣味的想再打几下脸,南宫元柳猛然睁开眼,“别动。外面有人。”

外面有人。

一句话明显的标注了他们此时的处境。

“是谁?现在清楚吗?目标?”

南宫元柳在夏侯千泗耳边说:“暗部的……袖口有一黑一白两种花纹,目标似乎是梁冰,我试了一下,修为不高,但是我打不过,这边的人应该也没几个达到的……能直接抓。”

“好。既然没受伤就给我站起来。”

南宫元柳‘邪魅’一笑,“骗不过你啊……”说完这句下一句压低了声音,“不过倒是把他们骗过去了。”

夏侯千泗突然大声吆喝道:“这位公子您这是怎么了?快来人啊!来人啊!”

梁冰看了他的眼神也懂了他们的意思,“哥哥?这是谁啊?怎么?啊———”

这场戏演的很好。

————客栈外—————

“那个人被别人发现了,记住皇上的话,这里不是夜玺,撤。”暗处为首的黑衣人刚想撤,却被一把剑拦住了去路。

“啧……和主人比起来,你们哪位皇帝差的不止一星半点。我岂会让你们这么快就走?异想天开!”

少年将苍白的脸抬起,剑轻轻一划,一个生命便就如此陨落。

生在无情帝王家啊……千缘自然明白,如果今日仁慈,下次他们要动的就是谁。

“你们已经不止接到过一次警告了,说了,不要动梁冰。”

说罢,一把剑变为两把,一左一右的黑衣人自颈部喷出了血液。

“唰——”

“既然不听,不必让我留活口。”

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小巷子里的血腥,外界无从得知。

“呵。”

千缘回到客栈的时候,脸颊粘了不少的血。

东方透已经在那边等着了,因为墨无情清楚的吩咐过,去接应一下。

“这几年的武功进步挺快。”

他开玩笑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别这么难受,我的剑可不是白借你用的。”

千缘无语了,片刻才道:“你又和主人提了什么要求?”

东方透一脸大义凛然,“不就是借了那只青鸾过来吗。”

千缘叹气,“那是梁冰送给主人的……”

“真……真真真……真的假的?”

东方透认为墨无情绝对没打什么好主意,然而千缘因为他太啰嗦还把东方透打了个大舌头。

当然也因为他说了墨无情的坏话。

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梁冰等人看到的就是肿着脸的东方透,脸上一块青一块紫,惨不忍睹。

“噗——”

南宫元柳憋笑憋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最后随着东方透一句:“李呗系(你别笑)”让他直接破了功,笑的脸色发红。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