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纽黑文港

丁小丸传奇
第一百九十六章 纽黑文港作者:旮旯更新时间:2018-09-25 23:42:00字数:6919

王喆被情药的作用,迷糊了思想情素,被女人一点一点调情式,解开了皮衣下裤

凑近的欲是要爬坐在他身,激起高.潮上荡漾。但,这突来的敲门声

“咚咚咚……!”

“咚咚咚……!”

不但,女人瞬而驻停了动作,这男人,也像是惊了醒

他睁开了眼,晃了晃头,慢慢直起身子,女人赶紧也不敢吱声又呆坐一边

…………

我“咚”了老半天,里边也没什么回应,黑乎乎的里头也什么都看不见

“应该没人,今晚能住这么结实免费的越野车,太好了,嘻嘻!”

我自我欣喜地,就把那开了缝的车门,直接掰了开

…………

车门的大开,借着街上空荡的路灯,这车里,很快,就出现了两双亮晰晰的眼睛,直注视着我

“啊……?”,我差点叫出了声,连急得后退

“糟了!糟了!惨了!原来有人,人家好像还一对准备干那事的情侣呢!”

我拔腿跑开,不敢解释,更别说看清里头的人了

但我没想着,跑了没几米,那车子里的,就“嘭哒”下,跑下来了一个衣冠不整的男人

他动作飞快的,疯追着我,我没敢过多的回头看的,只顾着跑着,就怕他抓走我去警察局了

可我却没享受着多少跑劲的味,这男人,就一个大噗通纵跳了下

直接就将我整个小身板扑压了在身下,“跑?看你跑?啊?”,他爆喊了出

我只得,“叔叔……,叔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您和您女友在那,我不是有意打扰您们的,我是天气太冷了,就找地歇歇的……!”

男人边听着我的道歉,边就把我两壮臂紧箍着我埋在他怀里

我和他两眼对视了去,“叔叔?什么叔叔?嗯?我是你叔叔吗?给我看清楚!……”

王喆抱得力度超级大,我差点就窒息!

“啊……,是,爸……,爸……,我……我,难受!你抱得我太紧啦……!”,我认清他后拍打着他的胸脯想透出身

男人这才松了松手臂,但还是揽着我的腰,生怕我又逃脱

“你老子我追你追到这了你知道吗?你这小泥蛋样的孩子!你果然还真在这!恩?……”

我大大地呼吸喘气着,听着男人的这苛责我式的囔

万万也没想着这男人竟还这么连夜追我追来这

我也不知道该对这个男人解释什么了,我也害怕男人会强问我离开的理由

就想到转移话题,转移男人注意力,瞅去了男人上下全身

“爸,你刚才跟车上那女人?”,我含着话,视线在身前的男人和车里那全裸的女人来回瞅去

男人上身的皮衣散开着,裸露了一方块大胸肌,下边的裤子也半边渗

男人光顾着追我,却是完全忘却了自己全身的上下衣着凌乱

“额……,我这……”,男人这才俯视下自己,又瞥了眼那车里的女人,“我这……,唉!”,男人一拍的脑袋,“丸儿,你别误会,我这,喝酒喝多了,我跟她刚才什么都没有!”

车里的金发女人,这会也早已穿上了衣服,从车里下来,也挪步了来

“刚才这位大哥说的对,你误会了,我们两个刚才,真没有什么呢,就是车里热,我俩脱了脱,凉快呢!”

男人也听得对我点着头,赶紧地也把衣服给整整

他俩互相地在配合着,明显着这理由烂

只是惊奇,男人为何这会这么急着给我解释这些,他从来也不会怕我对他误会什么的!

但我还是庆幸的,男人似乎被我这转移注意力给转移成功了

我不由得捂嘴笑了笑,男人便很快就感觉到了一种他曾经如此强大的门面,瞬间地被我弄得滑落谷底的味

撑出大手掌,馄重的声音又回来,“有什么好笑的?额?笑?笑?笑?我让你笑?嗯?你个小捣蛋,让你笑?额?”

他倒是挺会为自己找台阶下的,缓和气氛,一把扛起我的整个小身板驼到他的宽背上,把我当个小宠物样的两只粗大手臂翻滚玩腾

“啊!爸!我不笑了,我不笑了,真的,爸……!不笑了……!”

我被男人玩逗地又拼命地对他求饶式和撒娇式

金发女人在一旁,看的两眼也发起了直愣!

男人看着也兴致不错的,玩着我挺起劲的

倒真就不像是要为我这么不打招呼就离开而准备对我要轩然大怒的样

扛着我,来到了越野车前,往车里头拿了公文包下来

“诶,小兔崽子找着了,就得在这找间小旅馆来歇下了,明天还得开工干正事了咯!”

他酣畅地喊着,关上车门,带上我,后面尾随那金发女人

兜了好几个街区,才寻了间这夜里唯一还在营业的旅馆

这里,虽看起来环境挺不错,可客房也就只剩了一间了,其他的,也就那旅馆楼顶上的储物房了

王喆果断下,“好吧!给客房这丫头吧!我爷俩住楼顶!”,他绅士风味的十足

旅店老板便就应承下,把金发女人就安排了去

另一伙计,就领着我俩,到了一条通往楼顶的阶梯

“就往这上去了,那房门也没关……”,伙计给指了指路

“好!谢谢!”,男人谢意而去,挎着公文包,又把我大力无比地横抱起,“嘎吱嘎吱”踩着那木梯,上楼了!

我两手挂在男人的脖子上,贴着男人的怀

“这样,还不如,就睡你那车里呢,呜呜呜呜!这上面肯定折腾人呢!”

男人,“额?就这么想睡我车里?我车里有小老鼠的,怕不怕,恩?咬人的……!”

我,“不怕呢!”

男人,“真的?”

我,“……嗯呢!”

男人,“为啥?”

我,“因为有你在啊,它肯定先咬你呢,你那么大块,肉多多呢!”

男人,“额……哈哈啊哈哈……这小捣蛋的!”

……

他像抱着自己的小媳妇似,上楼入洞房的调步样,一摇一晃的,他还有些微微的酒意

这上来的楼顶储物室,小小的,幽深的,静静的,也没有床,铺满一堆墙边的稻草

进来后,男人后脚带上了门,抱着我,把我轻轻地就放到了那堆软软的稻草上,两只大臂,还留在了我的身下

和他这再次见面后,我已是弥足的惊奇与迷惑

他从未有过的对我的这般温柔的力度与迷离的眼神

与他对视,与他相粘,被他紧紧捧着,甜语漓着,还有那浓的不能再浓的亲情味

“你不是最爱爸爸身体里的这味吗?……,那爸爸,今晚,就让你闻一整晚……”

男人现在已经像是,千里寻我而来的一个猎人与屠夫,把我俘获,将我驯服

他那有毒似的味,我渐渐甚是忘了,我是谁,他又是谁了

空房的稻草堆上,欲罢不能地开始疯狂吸吮与紧拥

扯皱得男人的皮衣宽背,纤细手指地抓挠享受

除下自己的衣物,脱去男人穿的上下

间歇性的情药,男人也发作起的药性效应

涟漪我的全身白露躯皙,反压上我的绮臀,久久回响起他的淫语

“常言……常言就听传,女娲下凡胎的你,柔软羚滑的比女人还要美,如今试来,果不……虚传……,果不……虚传!……”

我从来不知道闻他身那味下去,会发生什么,又会令我得到什么

但男人带给我的这种快感,深入我身体无余地满足,可能,也就是这么一个奇特的美妙绝伦的夜晚罢!!!

。。。。。。。。。。。

。。。。。。。。

。。。。。

第二天的清晨。。

醒来后,睁眼开,还是这充满那味的裹怀和沉厚的鼻鼾!

男人也是累了!真累,闹腾的我对他一晚!

我爬起了身,拾起他的皮衣和外套,给他盖了上

出了这楼顶的储物房,下了这狭长的阶梯

恰,这走到的前台厅,金发女人早早坐在了大门口边的沙发上

远远看我下来,她站了起,“小弟弟,那大哥……,他”

我知道她最关心的也该是这个了,她手里还捧了一袋早餐

我对她应了应头,也没回复她任何话,匆匆的步子就出了这旅馆

我加快的速度,回到那几条街区外的那间牛肉店

老板,巧的了,老式的美国车停到一边,他就下车来开门做生意了

我二话不说的就上前,这欠我的工资

“老板!你昨晚怎么说话不算数,不是说好了,等我下班的吗?”

见我的急来,如瘟神一样,这老板马上就准备跑进店里

我立即也紧跑了上去,抓住他的手臂

“你不会吧,难道你要耍赖吗?这么不讲诚信的吗你?”

老板使劲就甩出我的手臂,推出我,“滚,我可不认识你,你再这样我报警了啊!”

他大喊地,这种无赖也把邻居店老板帮衬,直接把我蛮力推去了大路边

我后倒的身子,快是要摔坐到地,这刻,一个身子,就出现了

站在我的身后,把我身子抱了住,撑在了原地

我回首望他而去,他没有对我道来什么话

把我轻轻搁下,就越过我,大步地朝这牛肉店去

便是他高大强壮的出现,邻居店的老板都吓跑了

他径直地又往这店里去,破开店门,大步迈入

我站在店门外,等了也没几分,这男人,就出来了

雄厚地阔步,夺到我面前,手就递了过来,十几张的美元就到了我的手心

“上车吧,这你要的,爸爸都给你要回来了……!”

男人又是奇怪的也没问我一大早偷跑出来要这些美元来做什么

他这又一次意料之外的出现,我又是没有办法逃开他了

更别说着,拿着这些美元去这镇上的汽车站买张长途汽车票去往纽黑文港了!

男人手臂下来一捞我又扛去了肩上,我抓紧的他的衣肩

这会,金发女人也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她手里还提着那早餐

男人把我扛到了他的越野车上,放坐在腿上

“你这孩子,就为那点钱,一大早跑出来,不冷么?嗯?”

男人暖心地握上我的手,“你看,小手都冻成什么样了?唉”

他合着我手用力搓了搓,放嘴吹了吹,又塞进了他的大皮衣里,与他的胸怀肌肤相贴,让我手紧紧保暖着

我已是麻木了,男人这些突来对我如此反差大的细心呵护

好像,他这么追我而来,就仅仅为了给我释放一份简简单单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条件的爱似!

女人也瞅到了我俩的暖味,开门也坐上了副驾驶座

“来!大哥,你们都吃点吧!趁着还热!这天冷的!”,她打开着手里纸袋还在冒热气的早餐包裹

“这家店,可是这镇上唯一的一家中餐馆店了,我一早起来就找了挺久的了!”

这金发女人看上去还是挺热心面善的知道我俩都是中国人

“好的!谢谢你!”,男人倒也不辜负她的这番美美的好意

接了过去,肉夹饼,给了我另一半块

男人吞得也特别快,三下两除二吃完

他就收拾起了遍自己的公文包,就开动起了车子

“丫头啊,额……,现在我儿子也找着了,那你看我这,该送你到哪,离你家是最近了呢?”

男人用着导航,盘弄着示给金发女人看着方向地点

女人倒没把目光定在这,对她来说,似乎和男人到哪,都是家

“呃,大哥,其实我家离这很远很远,我现在也没想着回去了!”

男人,“嗯?没想着回去?”,他手回到方向盘,“那,额呵呵!”,男人有些哭笑不得,“那,大哥总不可能一直这样带着你吧,你不也是大学生吗,现在,也要回到学校上课去了吧?额要不,我就送你回你学校吧?”

金发女人明显地感觉男人在赶她,她头瞥去了车窗边有些不愉,“大哥,你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现在学校还在放假,等过几天学校开学,我会自己离开的!”

男人听便,车速放了放慢,欲道出的话就卡在了喉里,也不知道回她什么了

金发女人毕竟是美国人,那她想做什么,可是直接了当表达了。她沉静了会,又接着说

“我的学校也就在纽黑文港那,离这就隔了一个州,不算特别远,我就只是,这么跟着你边玩着这么几天而已,等过几天开学了,你也不用送我,我自己坐车离开便是了!”,女人敢情还直接自己帮男人打上了计划了都

男人虽对她还得保持绅士风度,但她话的说完,男人又实在忍不住该说的还是得说

“丫头啊!你这,唉,我这可不是玩啊,我也得上班啊干我自己的事啊

而且,我是个男人,你又是个丫头片子,我这带着你,我俩并不太熟,就昨晚聊了聊,还闹了昨晚的尴尬,这样,真,真不太合适吧?”

……

我听着他俩一句接一句的,我即便再怎么放空

但女人刚说的那“纽黑文港”一词,我是怎么也不会放过的

我立而起了劲,从男人怀里直起身,对向女人,插入他们的对话里,“姐姐,你,你,刚才,是说,你的学校,在,纽黑文港?”

女人被我这一问,“嗯!”,她啃啃地点头

我眨了眨眼,“呃!那,那是在东北部州的,一个港口城市吗?”

女人,“对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听到我这反应,也不时往我这看来,“丸儿,怎么了?怎么突然问她这个?”

他俩的视线还挺是齐的,都往我这看来

“没,没什么!”,我回过神,送了他俩这句,然后又靠回了男人怀里保暖

他俩见罢,也都沉下了声,没有再相互对峙下去

应该也算是我的戛然插入,给了他俩这暂停的可能

男人继续稳稳地扶着方向盘开着下去

我闷思地想了半天,渐渐的,眼前,女人就靠着车窗,睡着了,打起了盹

我就又直起了身,抓了抓男人的衣角,轻轻伏到男人耳边

“爸,要不,你就别这么赶她了,就按她计划,继续让她留下来这几天嘛!她人还挺好的呢!”

我还帮女人说着话,男人听完,“呵?你这小子”,他腾了只手过来,掐了掐我的脸蛋,也轻语来,“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么通情达理了?嗯?你这小捣蛋的,你懂什么?这女人可麻烦的很呢!”

我笑了笑,搂着他脖子,“哎呀,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人家她喜欢你呢!想留下来和你多玩玩几天呢!嘻嘻嘻!”

男人马上被我逗得满脸的溜酸,“你这臭小子,瞎胡说八道什么呢?越说,你还越来劲了不是?”

男人车速又放了个慢,腾出的手臂拍了拍我的臀

“诶!爸,这你就不诚实了不是!嘿嘿!您昨晚可还跟人家那个了呢!”,我逗得他,还做着手势,“你看人家身材多辣,多性感呢!多符合您呢,嘿嘿嘿!”

我现在感觉对男人已是大胆了不少,和他的悄悄玩笑话,也水涨了船的多

男人倒也没对我生气,也想跟我逗下去

可这时,一旁的那金发女人醒来了,貌似是被我的动作晃醒

男人见此状,把车子马上一停,好像就被他抓到什么时机似

手臂一把箍紧我,“你这小淫蛋!”,他声音也大了起来,有点带故意着,故意趁女人醒来

“要身材辣性感的,有谁比的过你这呢?嗯?哈哈哈!”,男人开始对我淫笑起,眼神色色地上下扫视我的身躯,“昨晚,爸爸不也是跟你那个了吗?额?怎么?就忘了?哈哈哈……,你昨晚那小骚样,要了又要,一晚都折腾你爸呢……!”

他这超级不同寻常的举动,我都尴尬了,他却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似,完全明目张胆放广播似,且更像是做给旁边这金发女人看的样

金发女人果然,惊异的表情很快就来了

“你们……,你们?刚刚,刚刚说,的,什么……,什么意思啊?额……你们”

男人,“看不出来吗?嗯?”,男人把手又一捞我的腰,厚大的两片唇就过了来一把含住了我的嘴!!!

金发女人立即瞪大眼的捂嘴大叫了一声,无穷无尽地难以置信样

“看出来了吧?呃?”,男人松开我的嘴,又把我的手,想往他身下塞去

“行了!”,我倒一声喊了出来阻止,迅速一抽的手,“我到后边去坐了!呵!”,我明显的对他生起了气

懒得理会他,从他腿上用力挣脱马上爬到了后排的座位上

我想了想,这男人,做这样,无非就是想赶走这金发女人

或者,他心里肯定还有那罗晓娥,怕着这金发女人像昨晚那样又打他主意了都

便就拿着我,甚至是他自己的名誉还有大男人形象,就来做了牺牲品!

“真不过来了?呃?”,男人还在转头过来对我色咪.咪的撩骚样,“坐我腿上不更舒服?那后边可真有小老鼠的噢~嘿嘿!”

女人恐怕是被他这闹得三观都尽毁了,一直捂着嘴凝视着男人的每一个动作

我脸一撇,冷话丢去,“王喆你可以了啊!你赶紧好好开你的车行吗,别老这么瞎不正经的!”

男人嗤嗤地笑了笑,便是回身了过去,“妈的这小淫蛋,看老子今晚又怎么收拾你,呵呵!”

他闷着嘴的淫话,就继续开动了车子

旁边的女人估计也已经被他成功地吓傻了,愣在了一旁

男人弥足地对自己刚才这一出满意着,点满了油门飞窜着

他把车子,下了山路,又上国道的

没过了几会。。。

一片空旷的平原,就出现了!男人,把车子,晃悠悠地越过几条大水渠

在直逼我们眼前而来的一座偌大的基地,就,现出了身

男人就把车子,停在了基地的前边空位

……

“你们在这等我,我很快就回来!”,男人留了句下来,就开了车门下了车

他从车尾箱掏下了行李皮箱,挎着公文包,就拖着皮箱,步入了那庞大的基地里

我趴去了车窗边上,细致地观察了起这座基地

看上去,这挺像是个军事基地似,大门的口子,还有几个美国大兵,在那庄严地放哨守岗

金发女人也像是从坏梦中惊了个醒,也凑到了车窗边望着

“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她远送着男人的身影,嘴里回转的这疑问

我瞅了她半刻,“额……,这位姐姐!”,我对她出了声,想给她解释什么

“其实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你刚才看到的那样的关系!我和他,真的就只是父子而已!”

女人听着,埋了埋头,微微回了我一笑

“嗯!呵呵!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你俩是父子了!”

我一惊,原来这女人还这么明白了事理着

“我跟他昨晚在车里喝酒聊天时候,他就酒后吐真言的,说他还想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离开了他,他不甘心呢!”

我还是有些对她这不明的,“那你刚才怎么反应还这么大,看到他对我那样?”

女人转过身,“我装的呗!”,她面对着我,“这男人我就想让他开心下,取悦下他呗!给他点成就感!

我是当然知道他的目的了,不就是想让我对他的性取向害怕,知道我们女孩子恐同,然后我就会主动避开他,不用跟着他了罢!哈哈哈!”

我看的金发女人这机灵的很样,也陪笑了她会,给他竖起拇指

“哈哈哈!姐姐,你可高明啊!这男人,迟早,都是你的啦!”

女人一听,有些入中她怀,“怎么?你也支持我追他?”

我向她伸手过去,摊开手掌,“来!我俩击掌,祝你成功!成功得到他!”

女人,“哈哈!好,谢谢!”,马上乐意无比地“啪”下,跟我踊跃的拍击了过来

我趁机地,她对我的这份满意,我对她就窜入了我的主题了

“姐姐,我还有一事想问你,找你帮帮忙的?”

女人,“嗯好!你说?”

我赶急地爬了过去主驾座上,“姐姐,我问你

你刚才,说,你的学校,是在东北部州的港口城市纽黑文港是吧?”

女人,“对啊?你刚不也是问过了吗?嗯?我的傻弟弟!哈哈”

我,“那,那你们那,是不是,有一块树林,非常特别,就是

就是感染了那种传言说的“荷兰榆树病”的病.毒的呢?”

金发女人顿了顿,“晤!”,她捋着自己的金色长发扪思了刻,“应该……,应该是吧

我好像也听当地人说过,那里,确实,有着这么片树林,感染了你说的那种罕见病的!”

我接上,“那,你可知道,那地方在哪?可否,带我一去?”

金发女人见我这急切,啃啃地点起了头,“知道,当然知道,呵呵!那里离我们学校也不远呢”

她抬着头,像是在遐想着那之间的距离……

“额,不过,弟弟啊,你要去那,干嘛呢?那里我听说可是很诡异也很可怕很危险的噢~”

作者:旮旯

第一百九十五章 金发女人<< 上一章丁小丸传奇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13路死亡公交遭到封杀的湖北13路公交车灵异事件,你想知道吗?作者:地狱书生分类:恐怖
  • 鬼夫在上晚上十一点,有人打电话让我送纸美人过去,到达目的地我发现竟是一片墓地……作者:雪人.(q_q)分类:恐怖
  • 绝命鬼医夜半三更,佳人有约,骇然发现她的身上长满了尸斑......作者:野小子分类:灵异
  • 错乱的培训班阿良进入了一家古怪的培训班。当天夜里,一个女孩焦急地告诉他,这里是地狱一般的场所,叫他快和他逃命!作者:童尧娃娃分类:恐怖
  • 寻尸人我本是寻尸人一枚,帮助尸体回家是我的职责,可是谁料半路竟杀出来了一个老鬼硬是要替我寻尸护我一世安宁……作者:分类:恐怖
  • 好人财富系统一个患有癌症晚期的屌丝少年,再人生迷茫时,获得好人财富系统,多做好事就能获取巨额金钱,改变自己的生活,当张扬回头一望,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能决定世界经济的强者,不要惹我,不然哥跺跺脚,让你生不如死。作者:鬼故事高手分类:恐怖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