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乖乖被带回家的小白兔

有你人间尽好
第8章 乖乖被带回家的小白兔作者:依木千年更新时间:2018-11-07 23:44:46字数:2335

祁言还没尴尬多久,那种眩晕感就再次来袭,他不由得画符给自己又来了一下。

这下也顾不上什么尴尬了,他直接就问:“你,刚刚说结契?”

沅灵栖的疼痛感稍微让她清醒时间多了点,“那个骨牌有结契的法印,刚才你要是过去绝对会被强行结契”。

祁言很复杂打量了她一眼,他本该怀疑或者再具体去问一下的,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也没空做这些确定工作了。

强行结契的话……祁言掏出一张符咒,往前面甩去,符咒碰触到那个看着平平无奇的黑色小牌子上,轻轻附着在上面,然后猛然炸开,升腾起一大团火。

被火焰灼烧过后,木牌显现出绿色的繁复图案,沅灵栖的厌恶感更甚,赶忙往后退了几步。

祁言皱了皱眉,有些摇晃地起身,又拿出一个白色的珠子,一指忽然淌出血,他把血滴在珠子上,血滴在上面,就被吸噬,但是珠子依然湛白如初。

滴了了有十几滴,珠子终于有了反应,“嗡嗡”地微晃了一下,出现了一条条裂纹,祁言就拿着珠子走到木牌前面。

珠子忽然化成一团白色的光,慢慢浮起,覆在木牌之上。

这时候这团光开始像水一样,一点点流下包住木牌,能听见轻微的木头断裂声响,空气里还隐隐飘荡这一股被灼烧的焦味。

祁言一直紧紧盯着这团光,或者说是发着光的水,眩晕感在慢慢消去,他眼里的迷茫之色也已经褪去。

倒是后面的沅灵栖,现在醒了个透彻,脸色就变得很是古怪了。

回想她刚才的胆大妄为之举,她用一种惴惴不安的小眼神悄悄打量祁言,不过祁言现在一副漠然的样子看不出情绪。

她现在没有自己的身体,祁言要是想,估计可以一掌把她魂体拍出去,真到了游魂状态只能四处飘荡的话,她哭都没地哭。

山神大人就算能把她的灵魂安在别人身上,也不见得能在茫茫世间把她魂体捞到,就算捞到了,那时候的她也不见得还会是完整的,毕竟恶鬼和贪心的道士那么多,她不掉几片灵魂是不可能的。

能少危险就少危险一点吧,趁着祁言专心看木牌的时候,沅灵栖转过身想悄悄溜走。

现在阵眼也找到了,那破出祁言那个保护的法阵也没事了。

“去哪?你还有很多事情没交代清楚的”,祁言并不看她,一动不动注视着木牌的样子让人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和那人在说话,“你只要都说清楚了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沅灵栖默默收回了刚伸出的腿,乖巧坐着。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但这两人都不是会在意气氛尴尬的人,祁言眼见木牌被腐蚀地越来越快,最后只剩一小点的时候,眼神凝重了起来。

那团水吞噬了最后一点木牌,静止了一瞬,然后就要朝祁言扑过来,祁言一扬手,那团水上瞬间就起了火。

那团水似是很痛苦地挣扎了一会,翻来覆去,水不停翻涌。

祁言两指抵在眉心,在低低吟诵着什么,随着祁言的吟诵,火越烧越大,水看着越来越少。

沅灵栖有些惊奇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水被烧掉最后一滴的时候,好像听见一声不甘的尖啸。

祁言也放下手,身子有些不稳地晃了下,转过去对向外面。

被黑雾掩盖的一方天地,燃着金红的火焰,白骨困在外面想要冲上来,地面暗红的法阵在崩裂,上方金色的法阵正在缓缓降下。

白骨似乎很是焦躁,不停挥舞破烂的手骨。暗红的法阵彻底消失的那一刻,规规矩矩排好图案的金红火焰猛地膨胀张开,如同一朵盛开的巨大火花,向四方伸展花瓣,火焰的热浪一下子铺散开来。

沅灵栖也免不了被冲进来的火焰扑到,但是没有被灼伤,相反,还很温暖,是她很喜欢的温暖的感觉。

但是在外面的白骨就不是这个感觉了。

它们被包围在一片火海里,无助地伸手,想要逃开,但是到处都是能将它们烧着的火。

黑雾也被火驱散,天渐渐显出光来。

白骨在火海里渐渐被吞噬,化为黑烟,怨念与恨意也被火烧得一点不剩。

火是最能将一切吞噬彻底的,这话果然不错啊……

沅灵栖收回视线,不想看那些可悲又可恨的怨魂死前最后的挣扎与哭嚎。

祁言还是面无表情,看着白骨被火海一片片吞噬,法阵落下,将那几缕黑烟,都压制得破散无影。

最后就是法阵落下,火海又猛地收拢,火焰收拢到只剩一缕,,像是舞女结束舞蹈时旋转几圈然后猛地停止一样,它闪动跳跃几下忽地消失。

法阵那些金色符文也飘散,黑雾散去。

宅子像是从来没发生过这些事一样。

守在祖祠的两个徒弟见状也松了口气,互相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都看见了如释重负的笑意。

祖祠里面哭哭弟弟喊叫不停的人也慢慢安静下来,看到这个情况也知道自己得救了,纷纷说着多谢祁先生,是祁先生救了他们的大命……

但是他们所念的救命恩人,现在正冷嗖嗖逼问一个小丫头。

“你不是贺月旻吧?贺月旻要是有你这样的本事,绝对不会去做倒卖法器的事情”,祁言抱着手好整以暇看着她,语气淡淡但是就有一种压迫力。

沅灵栖好像有些头疼地捂着头:“刚刚被刺激了一下,我又失忆了……”

“刚刚抓着我喊的时候不是很有胆魄吗,怎么现在就被刺激到了?”祁言不理会她蹩脚的谎言,走到她面前,蹲下来与她平视,直直看着她,逼得沅灵栖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沅灵栖假意咳了几声,别过头不敢看祁言那双黑沉又直白的眸子,继续顾左右而言他:“你这种人肯定没女朋友吧?都不知道给女孩子一个台阶下,以后绝对讨不到老婆,追到手的估计都要被你气跑”。

“你这样支支吾吾避而不言就能随便招到好男人?”祁言见她还是转过头不愿意看这边,本来还想刺她几句,却忽然瞥见她红了耳尖。

这辈子甚少遇到这种状况的祁言,也终是真的意识到,这是一个女孩子,而他自己是一个大了她几岁的男人,他现在这样咄咄逼人,的确是会让人不太自在,对人家来说,有点失礼了。

在拷问情报和继续失礼的选项中,他还是垂下眼眸,起身不再用那种严厉眼光看她,语气也稍微微和缓了:“你现在不说,那你就替贺月旻吧,贺月旻犯了大忌,我要带回去”。

又瞥了眼沅灵栖,看她松了口气,还有点纳闷,宁愿被扣押都不愿意说出自己的来历?

“跟我回去,你要是反抗只会让你更麻烦”,祁言用眼神询问,看沅灵栖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转身走出门,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问她:

“你真名叫什么?”

作者寄语:慢热的我终于是写到他们能凑一起了| ???ω??)??? 接下来就是两个大佬威风除鬼(吃瓜看戏)的时刻了。 顺带一提,他们的感情也是慢慢来的,不存在一见倾心啥的,大家不用太着急,糖会有的,嫁衣也会来的(?ò ? ó?) (今天继续小剧场):祁言:我真的,很注意给你台阶下了吧?沅灵栖:嗯?????祁言:不是你说,不会给女孩子台阶下,追到手的都会……跑吗……沅灵栖:……那是我瞎掰的祁言:那……沅灵栖:不给人女孩台阶下的那根本就不是喜欢好吗祁言:……沅灵栖:你放心,我没在记仇的祁言:……沅灵栖:真的,你信我祁言:我错了沅灵栖:请吃饭?(????)祁言:……好

作者:依木千年

第7章 难得的尴尬<< 上一章有你人间尽好目录下一章 >>第9章 你来我往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