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警局里抉择

丁小丸传奇
第一百九十八章 警局里抉择作者:旮旯更新时间:2018-11-19 15:52:00字数:5891

今天又是局里开会的日子,刘文波很早就来了警局里签到

小分队的队友也更是早早就等候在了办公室里

“刘队,不好的消息啊,你的那死对手,他今天,可是回来了啊……”

小孙见刘文波从办公室门外进来,就似是遇着了噩耗般对着刘文波叨了起

“行了!知道了,老子刚在那签到表里,就看到他的大名了!”

刘文波一挥的手的,挺是不想提这事的

越过了小孙,“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准备下,到会议室开会吧!”

刘文波给大伙下着令式地,也边往自己的办公桌上收拾着些文件

小分队由刘文波作为队长的带领,此次鬼工厂案件,分局里派来美国的那几支分队里,刘文波分队就是其中一支

……

大伙准备完了各式的开会文件笔记的,就随着刘文波来到了会议室里占坐了一席

这会的,其他分队的人马,也都齐齐陆续的露脸到来

王喆,便算是这些所有分队的暂时分派上司了

这王喆告了事假的前段时间,刘文波也便得势了半会,暂替了替王喆的那位

“诶,去看看,那软蛋怎么回事,这都几点了,他到底还来不来组织会议?”

刘文波翻手看了看表,现离开会时间,也就没差几分几秒了

现在王喆回来了,他还是得还位于主

“是,刘队……”

得令的队员,离开座位席,就出了会议室,步上了楼梯

几个大拐角的弯,他就到了王喆的办公室

这室子里,也没关紧的门,露了半条缝的

队员透着往里,就顺势地扫了一眼看了看。

他站直回身,沉思了半刻,就转身离开了门口

快的步子,就回到了会议室,跟刘文波一五一十地道述得方才里头的所见所景

刘文波“嗦!”下站起身,“奶奶的,这软蛋终于肯把我儿子露出来了……”

他扔下一堆的案子文件,往桌上一砸,推开椅子就踏着步子就走上了楼

。。。。。。。。。。。。。

。。。。。。。。。。

一大早从那小镇旅馆起来后,王喆就搭着我俩驱车赶来了这萨默斯小镇的警局

把那金发女人送到了临近的车站后,王喆就带着我来到了他的这间警局里的办公室

我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的大皮椅上,桌上,也就是一叠的厚厚的字符书了

王喆抖着根烟,在我坐的桌前来回地走来晃去

“丸儿,还在生爸爸的气吗?嗯?”,他时而地停住身子又向我看来

看着我还是端坐着,呆呆地依旧在瞅着那叠字符书,就是无动于衷

只有我,看过那鬼工厂的真实地址字符了

那一天,刚来美国的第一天,在霍大叔家里,那只失散的小分队,给刘文波发来的无线电里,就是那鬼工厂的真实地址字符了!

我的记忆慢慢恢复,那些字符我还是能记得个一清二楚!

他要我把这叠上的字符书给翻完,让我边记忆着,有没能与那地址字符基本匹配的桥段

“他真是奇怪,明明不是可以直接去问他的大黑影那地址字符之事了,又是那大黑影把那无线电里那些真实字符给篡改了的,现何必又来问我?”

我对着身下的影子一句默默的心灵话语而去

“诶我说你是还真不懂假不懂的,那大黑影本来就背着他,参与了鬼工厂之案的事,他压根就不知道呢!他咋问呢?”

我听完,“那这么说,他的大黑影,岂不是除了把他送猫山外,还背着他还干了不少坏事了都!”

“嘿!你知我知可他不知啊!”

…………

王喆见我这呆坐依然维持了好几分钟,他翻了翻表看了看,掐灭了烟,结束徘徊的步子

就步到了我的前面,蹲下身,对我伸出手将我按进了他的胸前

“丸儿,不生气了,嗯?爸爸现在就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和那罗晓娥联系了,好不好?嗯?帮爸爸这次忙吧?额?”

他带着祈求式的话,我被他双臂按的,脸贴他的皮衣肩上

…………

“嘿!又有好戏看了!刚才那刘文波的队友看完你俩在这里后就走了

现在,你没想到吧,那门缝外,刘文波也来了

他在摩拳擦掌地看着你俩呢!嘿嘿嘿!”……,影子笑得都快合不上嘴了!

“是你故意把门给开了的吧?让外面的人特意看到……”,我对影子的腿踢了踢

影子更是笑的在地上打起了滚了乐呵!

“不过,也好吧,就让刘文波那臭男人看看,我丁小丸在别的男人怀里的幸福感……”

我想到这,便就蓄意地,头更是紧靠上王喆的肩,抱紧了他,伸开了手,攀上了王喆的宽背,闹娇地挠了起,装势地对王喆的依恋!

。。。。。。。。。

。。。。。。

“我他妈的,这小兔崽子,啊?还真这几天,就认上了新爹了?这么爱这软蛋?还撒娇得这份的,怎么之前也没向我这么撒娇过啊?”

刘文波越看的,越快被气的爆破的,恨不得就想把那碍眼的软蛋给踢翻出九霄云外

。。。。。。。。。。。。

。。。。。。。。。

王喆见我的突然对他有了强烈好感似动作,他也有了反应

抱起我,又往皮椅上安坐我,“好,爸爸懂你的意思了,你已经原谅爸爸了对不对?”

他直起身,手挎起旁边桌的公文皮包,又翻看了下表

“你在这听话,别乱走,爸爸先出去开个会……

你在这就边好好养着脖子上的伤,边也帮爸爸查查那字符,嗯?”

他细语慢粘地道着,给我又在我嗓子上上了上药

就挎起包,加上了些速度,开门,出了这办公室!

我的嗓子被那晚跳下后的树枝割伤,就哑的不成声了

王喆远去的身影,我即而就掏出了手机

下了皮椅子,奔到门前,打开了这办公室的门,走出了这外围的走廊

。。。。。。。。。。。

。。。。。。。。

警局会议的正式开始,王喆的重派出场,即便迟了许久,但还是在众人的恭维中主持起了会议

他开始了从公文包里翻出了这些天获得的几瓶解药成品给大伙摆弄摆弄

紧接着又大嗓子眼的,炫耀的这段时间对于这个鬼工厂之案自己的所有收获和成就

刘文波坐在台下,有眼没眼地看着听着,转动着手里的钢笔

小孙,“刘队,你说,这小子,真的,跟美国军方,有了第一手的联系资料?”

刘文波,“呵,有可能吧,不然他这得瑟!”

小孙,“那破这案子的功劳,可不全给这小子尽占了便宜抢了去?”

刘文波停下了手里转悠的钢笔,坐直了身,“这样,你们几个在这守着,我出去下,一会再回来,有什么事,直接call我”

刘文波披上警服,往位子旁侧的地方,就半低着头,悄悄地就遛了出会议室

。。。。。。。。。。。。

。。。。。。。。。

“姐姐,你在哪?我现在可以逃出王喆的控制了,我现在就可以去找你”

我夺步在走廊边,焦急无比地给金发女人发出这条信息去

金发女人还没离开,在车站里,按着我和她订好的计划里,一旦我逃出王喆的视线,我就去找她,她会带我去纽黑文港的那片树林

女人过了好几十秒钟,才来了一句回复

“哦,好的,弟弟”,她用了用停顿的符号卡顿了几秒,接着,又说

“可我,唉,对不起啊,刚才我又想了好久,想着,我还是想回来说服大哥,让他把我留在他身边啊,昨晚的事,我都不放心他一个人了呢……”

她的回答,我觉得我应该不出意料之外的了,她会这么轻易地放弃王喆那是天理不容了吧!

我没有回复她再多,放下了手机,往走廊的末端楼梯出走去

还是靠着自己,摸索的这陌生的路,去那纽黑文港

楼梯拐角的盲区,没有留神着过多,这里就已经冒出了一个人了

我刚完全地看清他,他就一把强大的力量扛我上肩,飞梭的步子,就把我背到了另一间办公室内,锁上了门

任凭我的拍击他的上身,他把我放下后,我立即转而又跑去了门前,闷着嘴叫唤的,抓拉的门

这人便是不慌不忙地也向我走了过来,硬朗的身躯压上,两只大手将我拼拉大门的身子,直接就扭了个回头

板压地我无法的动弹的,“奶奶的,还叫?啊?看清楚,老子是谁,额?”

刘文波扑红的双脸的,爆着脖子上的青筋对我喊着

“兔崽子,刚才竟然对那软蛋这么好这么温柔,还帮着那软蛋核对那些字符来对付你老爸我了不是?”

他愈发大口说的,手臂箍紧我的全身的力气愈加的大,强硬的身躯直挤的我

我难受无比地,想是挣脱又挣脱不成的,闷着嗓子,只得,就用着这沙哑的嗓音,半哭泣成声着

刘文波倒也很快,意识到了些我的这不对劲

他停下了些力气,低了低头,往我嗓子处看来

“额?怎么?这里怎么了?”,他伸开了一只手,就朝我喉咙上摸来

“什么时候受的伤?额?”,刘文波手指娴熟地按了片刻我的这处

他横抱起我,到了沙发上把我坐腿而抱

“他奶奶的,那软蛋,把我儿子搞成这样,老子早晚收拾他去”

刘文波嘴里边破骂的,手里就施起了法给我这疗起了伤

门外,也没分钟后,就阵而,传来了几阵男人的唤声

我很是清楚的听晓,是王喆的声音,他必是发现了我的离开了

刘文波倒是没有理会这在门外对我唤叫的王喆,手里还在运功

我也趁着刘文波没把我抱紧,不留神中,我就“溪流”下,从他腿上如风般跑了开

噼啪的步子就又快速回到了这大门前

刘文波也直了大眼,马上站起身,两腿一蹬地没几下又追了我上来

这时的我也破开了大口,对着门外就也准备喊去

刘文波却突然间,这一刻,他触到我身子的手臂,却不是把我一把捞回去了

而是,轻轻放在了我的后背上

“好了!别喊了,我不拦你了,既然,你想投入他的怀抱,我也不强迫你了……”

刘文波这忽然间亮起的话,似是想通了什么似的,我都完全大吃了一惊了

话落下后,他驻望了我半刻,就转身过去,退到我的身后几米处,不再约束我的半分半毫了

王喆还在门外对我叫唤,我回头望了望刘文波沉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地板

好像,他也是在等待着什么似,十字路口里,我的抉择,对于两个爸爸间的抉择

我站在门前的照旧,便势地闭上了口

没有去回应外面王喆的叫唤,也没打开门柄的反锁门

等着一分又一分的悄然过去,门外的王喆也渐渐地离这远去了

我才,动开了自己的身子,越过刘文波,回到了沙发上,静静地坐了下去

刘文波省了省神,瞥了瞥门前,又认真瞅了几下我

他,接着就,“哈哈哈哈……”,大笑地仰头就停不下来了

慢慢地就拖着脚上的皮鞋,就又步到了我的面前,蹲了下身,抚揉着我的脸蛋

“啊?还是跟我亲,哈哈哈,还是我刘文波的亲儿子,哈哈哈……!那软蛋,哈哈哈……!”

我渐而一把拉出他脖子上系的那条黑色皮领带,拽紧在手腕里

他马上止住了些笑,被我弄了个突意

“儿子,怎么了?还在为上次老爸打你,生气不?”

他还是任凭地我玩弄的他的皮领带,把他的脖子卷了个半圈,又扯得不成形的

他没半分再挂上愤意,以前时常犀利的眼神,今天这起,对我就持久地柔和的

他继续地,又施起他体内珍贵的真气,为我的嗓子眼处疗伤运法

大概也是想在为他上次对我揍打而赎罪歉意吧,或者,还有别的事!

我这很快就恢复起了些许的嗓音,我也没有对他开口说出一句话

和他对视的双眼几阵,他倒嘴里叨着

“既然,你还是选择了老爸,那就留在老爸身边,别再离开老爸了,好吗?”

刘文波也对我伸出了怀抱,紧搂着我不放,让我静静地感受的他的体温几分钟……后……

…………

“来,儿子啊,帮老爸,快,那桌上那些字符书,帮老爸核对,来!”

他接然又,站起身,从那办公桌上,就给我抱来了束之高阁的那一堆的经文符号书

果然,他还是有目的的,跟王喆一样,他俩都想抢先破获那鬼工厂的真实地址

刘文波在我面前,一本本书端起,一页页地边哄我的边给我翻着

我二话没多说,“你们就休想着我帮你们吧”,冷的就一个推开,身子站起,越过他步去另一边

刘文波很快就扔了怀里的书本,紧步又跟上我

“唉,儿子啊,老爸,这次,真的是祈求你了,帮老爸这次忙吧?老爸跟那软蛋不一样,老爸这次要是没能立功破完这个案子…………”

他磨叽磨叽地便又是一大堆哄好我巴结我的话,随步地一直跟着我

我不想理会他的,乱转悠的步子,到了房门前,又步调到房窗边,这间偌大的办公室,他紧步跟的我,毫无放弃……

…………

“我说,你要不,就借着这次他恳求你的机会,完成你这次美国之行的那个目标吧?”

影子探出个头,卡了卡我的双脚,对我说道

我听罢,顿了顿身子,晃悠的身子想了想

…………

摸索到了一张办公桌前,凑坐了上去

刘文波见我有了这巨大的反应,马上似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般,也挨了上来

“怎么?儿子啊,想通了?额?”,他还是挂满了柔和的笑意着,丝毫也没因方才对我一遍又遍的祈求而感疲倦

“想让我帮你也可以………”,我顺腾地又揪拉住他的被我弄得散乱的领带,垂下的两条小腿晃悠了起,“不过……”

“不过什么?”,刘文波听我说着也欢腾急了起来,挨得我更近了

我脸,慢而,就淋上了起一些邪意的笑,拽得他的领颊子亦是翻得起伏褶皱

刘文波见我这撩骚的样,似乎挺懂我之意起的,应该是被那天在医院里我对他的那些举动记忆犹新中

他笑了笑,“额,哈哈,好,老爸懂了,你是想要老爸,对不对”,他说着,就手往衬衣扣子处解了起

三下五除二,他那上身的衣服全被脱了个精光

剩的下身环绕的皮带,刘文波两手又往这去解

我即而迎前,按住了他的手,“你这想的什么啊?”,我把他的手进而垂落下

“我的意思,是我有个条件,你必须得答应我,我才会帮你这个忙而已”

刘文波光着身,挺着大肌肉胸脯,眨了眨眼,“额,好,儿子你说,什么条件?老爸都答应你”

他这豪爽的,都快卖了爹娘了都。我继续仰着头向他抬视

“呵呵!”,我嘴角往两旁侧一斜,“这次…………,你这次完成这个案件之后,你就必须,必须跟我,回家!”

我嘴里绕旋的这话,有些是试探他口气式的,脚就边凑上刘文波的皮鞋壁上撩蹭了几下

刘文波听状,“回家?”,他皱了皱住眉,“回家?回……家?”

看他不知是否想装犯糊涂的,我插上,“对,回家,回浣熊县,阴风山脚下,我和妈妈的,那个,家!”

我的话,刘文波倾耳的听完,他就,沉住了声,两眼视线就立而也低垂了下去

这,我没猜错,应该也就是戳中他肋骨,他最不想提及的话题

我依旧的,便坐着,在办公桌上,仰着头,望着他

没有了言语接下的忽然沉静,我该是知道他听完我的这个条件道出后的这般反应了

“好吧,到这份上了,他都不愿意答应我,我也觉得以后肯定没有什么机会能把他带回去了!”

我对自己说着,也算是给自己这次美国之行一个失败式的交代了

也没对他回应什么了,磨移着身子,准备跳下这办公桌台

“好!”,刘文波骤然的,这时就开口了,对我又重新提上了对视

“老爸答应你,跟你回家,回浣熊县,回你说的,那个,家!”

他弯下了些腰,两手臂就过来,撑在了我的身旁两侧

我能看出,他的眼睛里,说出这些话后,夹杂的深意里,还是话中里有话的

但我依旧下意识地,却极力里说服了自己,还是该去相信他,信任他说的,这些话里,实则就是了,他对我的承诺了!

“好!这你答应的,决不允许反悔!”,我如若是与他有着千情百交的交易定论,与他默默地来了个击掌成交

但我又像是一场大功告成般的欣喜与兴奋

亦算是交还了读大学出发前,妈妈交给我的那个任务了!

垂下的小腿往他腰上一勾,两手地挂上他的脖子

他也配合得我,把我捧着去了一旁的沙发上

………………

…………

“刘队,你在哪?你在哪?”

……

失去矜持的理智,警用装备的忽而狂响,我俩的嘎然停下

刘文波卡到了兴致里的一半,拾起了地上衣着的穿上

拿起那警用手机,就和里头的小孙对发起了信息

“你在这,等老爸,老爸这去下会议室,很快回来!”

我听他说罢,赶紧又拉住了他的手臂

“今晚,你带我回霍大叔家吧?别把我留在这警局了”

刘文波马上就驻步了下,回头看向我

“我的书包都落在那了,我想回去收拾!”

我给他解释的,他紧紧地看了我好几秒的注目

我,“怎么?你怕罗晓娥那女人知道?”

他,叹了叹嘘气,回声,“唉!额,好吧,老爸都满足你吧,好吧?”

我听状的,松开了他的手,他飞步起,离开了办公室

作者:旮旯

第一百九十七章 猫妖怀胎<< 上一章丁小丸传奇目录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复制品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