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围炉夜话> 六、雨夜出租车

六、雨夜出租车

作者:旅行家更新时间:2015-03-11 14:27字数:6247

如果说最了解一个城市的职业,出租车司机应该算是一类吧。强子就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只不过他只跑夜车。又是一天下午的五点钟,强子早早的就来到交接班的地方,不为别的,只为了趁接车前这会功夫跟其他司机侃一会,聊以打发漫漫的长夜。

“看天,今天想要下雨啊。”大春子发了句感慨。

“咋?大春子,你还想要作诗啊,别整的跟个娘们似的。下雨而已,下吧,下的越大打车的人越多。”强子有些嘲笑的冲着大春子喊着。

“艹,瞅你那傻样,赚钱赚疯了吧,你不知道最近都流传雨夜出租车吗?是赚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大春子气急败坏的冲着强子就吼了过去。大概强子也是第一次见大春子这个样子,竟有些愣住了。

“你特码吃错药了,冲我吼什么?谣传的话你也信,出租车司机拉一人去了火葬场,找回来的都是冥币等等,这都是那些无聊的人编出来的,多了去了,你特码也信,真特么是个娘们儿。呸。”强子有些火了,还冲着大春子啐了两口,大春子并没有那个胆量再回嘴,就是恨恨的看了强子两眼,强子也冲大春子挥了挥拳头。恰巧在这尴尬的时候,接班的人回来了。

“强子,我回来了。今天真特码邪门了,一天没拉着几个人。也不知道啥日子。”说话的大老李,也是强子的对班。

“哦?我看,八成是让大春子那小子‘念叨’的。嘿嘿嘿。。”强子说完,和大老李同时笑了起来。

强子和大老李交接一下之后,开着车就走了。只不过他没注意到,大春子的眼神一直很惊恐的看着他。

“大春子?看啥呢?”大老李走到大春子旁边插句嘴。

“到时间了。嘿嘿。”大春子兀自的笑了出来,看的大老李竟也有些发毛。急匆匆的离开了。

果然,强子发出车去没多久,就下起了雨,是那种不大不小的雨,不像暴雨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那么痛快,也不像那种霏霏细雨一样,让人舒心的雨,即使不打伞,也可以在路上浪漫一把。而现在这种雨,下起来没完没了,最是磨人,就好像,对,就好像大春子那小子一样。一想到大春子,就想起了今天提起的雨夜出租车的话题,强子心里顿时就像堆了一堆棉花一样,有一些重量,重要的是,堵得难受。让人有些喘不上来气。

雨夜出租车,强子怎么可能没听过,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城市流传着这个雨夜出租车的传言。据说在下雨天,会有一辆出租车,载着一些乘客就莫名其妙的消失在这座被雨水冲刷过得城市里。等雨过天晴的时候,会在很偏僻的一些地方发现死者,追查下去,只知道这些死者的共同点是在下雨天乘坐了一辆44车牌的出租车。

在监控下,这辆车显得若隐若现,车牌号也看不完全,像个幽灵一样。警察查遍了整个城市的出租车,甚至连周围城市的边界地区的车租车,都没有找到嫌疑的车辆,这辆车,在平时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只有在下雨的夜晚,才会出现,而被害的人,有大公司的老总,政府的公务人员,普通的市民,甚至于一些社会混混,而且,这些人被发现的时候,死相都很恐怖,有的好像被狗咬过一样,支离破碎,有的眼睛没有了,有的鼻子耳朵没有了,有的头颅分了家,还有的身上像整个被烫坏了一样,还有就是那种身体碎成好几段的,像是被生生拽下来的一样,伤口参差不齐。最可怕的是有些尸体是完整的,可是让人多看一眼都有种让人觉得心理承受不住的绝望。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唯一的,都是在下雨天乘坐了同一辆出租车。这些,都是大春子那小子讲的,大春子来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强子见他第一眼,就有股莫名的敌意,这小子看起来很软弱,可是总是会说一些话,让人心里有股躁动。似乎,似乎能看透强子心一样,比如前天,强子出车前,大春子会莫名的读一段报纸上的新闻,哦,好像是一位独居老人在家去世一周了才被发现,大春子说现在的人情真是冷漠啊。恰恰在强子听来,这样的消息直直的戳着他的内心,再比如今天,大春子又提起这雨夜出租车的话题。本来,强子并不在意,还曾经戏称,这样岂不是开出租车的最安全,直到一周前,另一个公司的一个出租车司机,在城市的最北端郊区被发现死亡之后,强子就开始渐渐的不安起来。那个出租车司机强子认识,外号刀疤脸,强子特意去打听了一下,那晚,刀疤脸本是开着车在路上的,可是事后调查,他当晚开的出租车在两点就被开回了公司。并没有什么依据,可是在出租车司机里确流传开来,当晚他就是坐了雨夜的出租车才出的事。

“喵。。”什么声音,强子立刻停住车,好像听到了猫的声音,顿了几秒,哦,应该是雨水打在车上的声音,肯定是听错了。强子吓出了一身汗,自己安慰自己,都是大春子那个混蛋,没事提什么雨夜出租车,明天见了他一定要狠狠给他一拳。

呲,呲。。。一个急刹车,强子从心不在焉的状态恢复过来。惊吓状态之后,强子第一反应就是开口骂人,但在前照灯的映照下,看清是一对母子之后,到嘴边的脏话强子硬是没说出来。这对母子并未理会刚刚的惊险和强子的怒视,兀自的打开了后车门,上了车。

“去哪呀?”强子还是有些余怒。态度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钢泉路,钢厂宿舍。”

什么?强子听到这个地方,心头又是一炸,这是强子的一块心病,一般偶尔会碰到去那里的乘客,强子都会找理由拒载。可是这次,强子想开口,却艮在胸口说不出来,尤其是从后视镜里看着那对母子,是一位年轻的母亲,看起来三十多岁,孩子大概四五岁,很乖,安静的紧紧靠着她妈妈。强子甚至不敢直视那位年轻母亲的双眼,尽管是在后视镜里。

强子又发动起车子,掉头,朝着这个城市最原始的方向走去,钢泉路,以钢厂为荣,以前是这座城市的中心,后来,随之改革开放,工厂因为领导贪污以及管理不当,厂子的效益日益衰落,大批工人失业,以前城市的骄傲渐渐地变成这座城市的边缘地带,现在提起钢泉路,就是贫穷,落后,脏乱差。好像,在城市化进程和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每一个城市似乎又有类似的痕迹。

以前的钢厂宿舍楼可是这座城市为数不多的几座楼房,强子曾经也在那住过,从这到钢泉路,还要四十多分钟呢。强子有些烦躁,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表。现在是晚上九点十分。

车开出去也应该十分钟了,车里安静的有些过分了。强子时不时的就看一眼后视镜,确定那对母子的存在,因为车里实在太安静了,除了强子自己的呼吸声之外。以至于强子多次怀疑这对母子的存在性。就在强子又一次从后视镜里看向那对母子时,恐惧让他先开口了。

“今天这雨真大啊。”强子开始试着引起话题,但是并没有附和的声音传来。

“你们怎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呢?下雨了啊,路上不好走啊。”还是没有回声。强子又开始下意识的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吱’的一声,强子急刹住车,刚刚那一眼,后视镜里什么都没有,强子就像犯了颈椎病一样,脖子艮住了,后背好像吹来了阵阵凉凤一样。不过强子还是缓缓的转过头去。

“呼,”自己都听到自己倒吸的那口凉气。那对母女仍然好好的坐在那,那对母子的脸就像麻木了一样,即没有疑问,也没有惊慌。反而是强子倒是有些慌乱。

“今,,今天雨真大啊。呵呵,有些,看不清路了都。”强子讪笑着。

“是啊。雨真大,下过这场雨,这个城市又会干净一些。”女人终于开口了。但是回答的有些莫名其妙。强子复又发起车子,继续向前行驶。心里更加慌乱,有些不知所措的他看了两眼路边,一个路牌很快的被闪过,强子眼睛扫过的时候只扫到了泉路两个字,这么快就开到了钢泉路了。现在是九点四十分。可能是心里紧张,无意中就开的快了一些吧。

赶快到地方吧,强子心里在默默的念叨着。突然地,一道闪电在强子的车前划过,强子的眼睛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差点连方向盘都抓不稳,紧接着就是一道落雷。震得强子都有些握不紧方向盘,心跳的很快,全身的神经都处在跳动的状态,脑海里全是一些恐怖的画面,比如车前会不会突然出来一个人,然后撞上去,溅出的血喷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在雨刷的挥动下,一道一道的血迹滴下来。又或者,车子后座的那对母子突然的站在车的前面,满身是血,在雨水的清洗下,露出了身上的白衣,双手伸向强子而来,再或者,后座的那对母子突然爬过来,没有五官的面孔或是一副没有眼睛,没有下巴的恐怖画面。这些想象在强子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越是告诉自己不要想却偏偏要想,控制不了。

“妈妈,什么时候到。”后座的小孩第一次出声,这一声也打断了强子的胡思乱想。不过,这孩子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像小孩子应该有的可爱的声音,听这个孩子说话就像拿一把钝锯在你心上来回的割一样。

“快了。”母亲的声音这时候多了一点慈爱的味道。

强子也定定神,专心的开车,刚刚可能太紧张了,强子都没有注意到,路两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路也越来越窄,只有雨越来越大,这根本就不是钢泉路,而且强子跑出租车,不敢说这座城市的边边角角都跑遍了,但起码是跑过九成以上的城市范围。这条道路,强子从来没有遇过,本能的反应,强子刹住了车。

“大姐,我们好像走错了地方啊。你看看,外面不是钢泉路啊。不过刚刚确实看着路牌上写着个什么泉路,刚刚我可能走错了,你应该提醒我一下的。呵呵。不过你放心,多走的这段路我不收您路费。”强子自顾自的说着,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对母子。

“呵呵呵呵呵呵呵,这当然不是钢泉路。”

“啊,那,那这里。。”

“这是,黄泉路。”

那对母子好像快进一般的,整个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一点点的腐烂,发出恶臭,直到最后剩下两副骨架,却还保持了坐着的姿势和状态。眼镜的位置是空洞的,但是就好像有两道视线狠狠的盯着强子一般,像是要把自己吸进去了一样,强子在车里撕心裂肺的喊着,叫着,四肢开始胡乱的挥动,车外,雨依然猛烈的下着。母子又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车又发动起来了,可是这次没有人去发动,它自己就那么开着,走着,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

是的,强子的心病。四年前,强子还是一个入室偷窃的惯犯,他平日就住在钢厂宿舍,盯上了一对母子,这对母子是外地人,丈夫常年不在,女人从早到晚的在借口卖饭,日子过得不算容易,孩子白天送到幼儿园,放学后就被锁到家里或者在外面与女人一起。日子也就这么过下来了,那一年,强子就打了这对母子的主意,在摸清了他们的活动规律后,一个冬日下午的五点,强子潜入了这对母子的家里。可是看到的是这对母子血淋淋的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强子一瞬间就喊出了声,转身就向外走去,可是,没走两步,他复又折回去。

“反正都进来了,不如,不如。。。”强子开始翻起来,在床垫下面,搜到了女人放在那得两包钱,整整两万块,可能是女人一年的收入。强子面对着现金,已经忘记了刚进来时的恐慌了,顺便又搜刮了女人唯一的一件首饰,一个款式老旧的金镯子。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脚踝,他又惊得发出了声音,是那个女人,她的眼神充满了哀求,发出了不连贯的几个词。

“救,我们,钱,拿走。”边说,嘴里边流血。强子狠狠的踢开了女人的手。没有理会女人,向外走去,复又折回来,将女人的手机拿走。女人的气息越来越弱,看着强子做这一切,强子不敢看向女人的眼镜。

“不能让你报警,报警了警察肯定会怀疑我的,肯定会被屈打成招的,你,你就认命吧,过得这么辛苦,不如早去投胎,去个好人家。”强子擦掉了自己的痕迹,匆匆的离开了现场,然后去外地呆了半年多,没听到什么风声,回来后,打听了一下,周围的人都说最近没见过那对母子,可能是回老家了吧。这时候的钢厂宿舍,大部分都是外地务工人员,流动性很大,就算是有察觉不对劲的,也不会多管闲事。强子在之后的一次盗窃中,被抓住,判刑两年。在监狱里,他认识了刀疤脸,刀疤脸把前一个狱霸打败之后,成了新的狱霸,也成了强子拍马屁的对象,在快出狱之前,强子知道了刀疤脸的一个秘密。那一天,新闻上播了一条民生新闻,本市钢厂小区一民居,一对母子死在屋里两年之久才被发现,记者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讨论着现代人的冷漠无情。强子看到这的时候有些不淡定了,这个时候,刀疤脸突然靠近强子。

“喂,那是我女人。”强子惊讶的看着刀疤脸。“你拿了我女人的两万块钱,还有一个金镯子。”强子犹如掉到冰窟窿里一样。

“嘿嘿,放心,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事情过去两年了,警察也查不出什么来。像我们这种底层人物,警察也懒得管。不过,出去后,你要把我女人的钱还给我。”刀疤脸这时候露出了他的意图。

“你,你杀了你老婆和孩子?你当时,当时在屋子里?”

“那不是我的娃,我女人是偷跑出来的,那娃是跟她的野男人生的,那野男人被我打死了。我跑了。不过,你还真特么狠啊,不但不报警,还拿走我女人的手机,让她也不能报警。哈哈哈。别那么看着我,你应该感谢你自己救了你自己一命,如果当时你多管闲事,现在,电视上就会报道是三个人了。哈哈哈。”强子感到一阵阵的恶心,后怕。这刀疤脸,已经变态了。

一周后,强子和刀疤脸出狱了,强子去了出租车公司,再也没干过入室偷窃的事情。而刀疤脸,也去了出租车公司,专门开夜车,好像,还想着要在干一票。可是,还没等他物色好对象,自己就出了事。那时候,这个城市开始流行雨夜出租车的传闻,刀疤脸出事后,强子本应该安心,毕竟知道这个秘密的唯一的人已经死了,也不用再担心刀疤脸的勒索。可是,强子反而更加心慌。

车子还在飞快的开着,强子呆坐在座位上。。。

第二日,大老李去接班。

“咦,强子人呢?这么早就走了?”

“不知道啊,昨晚大概两三点左右吧,强子就把车开回来了。我当时还问他,怎么了?那小子说,去还债。当时我也迷迷糊糊的,挥了挥手,他就走了。”

“就知道这小子不老实,肯定去赌了。”三天之后,强子的尸体被发现。不过,好像被野狗啃食的不成样子了。

“大春子,那天,强子出事的那天,你看着他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到一对母子跟着他上了车。”

强子的事情,几天之后,人们就淡忘了,似乎这个人就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人们又被其他的新鲜事物所吸引,直到,大春子有一天被警察叫去。在刀疤脸死之前,有人看到大春子跟刀疤脸有过争执。后来又听说,大春子是那对母子的第一发现人,不过大春子被警察问完话之后就在也没再出租车公司出现过。

在一块四周开满油菜花的田地里,大春子站在其中,撒着什么。

“哥,你和孩子还有秀秀姐在那边好好团圆吧。”

雨夜出租车还是依然在这个城市流行,后来又一种说法,说那些消失的人,都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的人,被索了命去了。

。。。 。。。

“这就完了?老大,你出去了十五天,你说的大Case,让我一个人在这干这么多活,你就去解决了这样一件事?你是不是去偷懒了。”我有些火大。

“是呀,这肯定是有人再和我做一样的买卖啊,老大你不会也学苗晓松那样吧,生生的断了我们的财路吧。”

“呵呵,小夜辛苦啊。这是我路过那个城市才知道的,不知道是谁布的局,我因为赶路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刚刚做出坐车回来想起了,就说一下,可能以后,我会再去会会那个高人。毕竟这样做,是违反天道伦常的。”

“小夜姐,那些人为什么死的都那么惨啊?”新来的那个小伙计已经有些脸色发灰的,在旁边弱弱的问了一句。

“恩,应该是过了黄泉路,受到了该受的惩罚吧。比如那些像是被狗咬过的,可能是在过恶狗阵的时候,被恶狗所咬伤,这就是为什么人死后,手里要攥着一些打狗的干粮。那些缺鼻子少眼被分尸肢解像是严重烫伤的。估计是进了拔舌地狱,分尸地狱,和下了油锅吧,至于那些让人感到绝望的完整的尸体,应该进了无间地狱吧,生生世世永不轮回永不出头,受尽绝望的折磨。这些估计都是根据生前的罪孽而进行了应有的惩罚。不过能做到这一步的,不简单啊,竟然可以自如穿梭两界,实力在你之上啊,阿游。”

‘咣当’小伙计手里的杯子被他打碎了。

“啊。。。你知道这个杯子多少钱吗?从你工资里扣。”

“我。。我都不敢坐出租车了。”

“你有什么不敢的,难道你做亏心事了?是不是偷喝我的酒了。。”

“呵呵,小夜,你不要吓他了,有时候,也要像个女孩子一点嘛。。”

“闭嘴,玄天烨,如果你不给一个让人满意的交代,我也罢工十五天。。。”

书评(3)

1/500发表

  • 缠绵!忧伤

    写的很好,不过结束的太早了

    2015-04-27 16:27举报回复0

  • 0.0.0.*

    写的真心不错,很欣赏你!加油

    2015-03-12 03:34举报回复0

  • 113.57.182.*

    写的太好了,看的都停不下来,赞赞赞

    2015-03-11 22:32举报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