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永宁街番外篇> 第十章:微笑

第十章:微笑

作者:sx小落更新时间:2018-12-12 18:35字数:3246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医院当中了。

白乐侧着身子趴在床边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烟灰和泪痕。

盯着白色的封顶愣了半天,我撑起了身体半坐起来。虽然我尽量小心轻微,但依然惊醒了她。

“你,你醒了!”白乐猛地抬起头,一小会儿后迷茫的眼睛才变得清醒。她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没等我说什么就冲出去叫医生了。

医生检查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大碍。除了后背轻微的烧伤,只是虚脱和吸了太多的浓烟而已。

而且现在我已经清醒了,随时都可以出院。我除了身体酸痛,甚至连背后的烧伤都没什么感觉。

不会我也被鬼附身,然后伤口能快速愈合了吧?我有些荒谬的想着。

但不管怎么说,我和白乐都平安无事。真的是万幸。

况且……这件事情之后,明显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咳咳……我们没有打扰到你们把?”突然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肥鸡咳嗽了几声站在门口,眼睛四处乱瞟着。

“你说呢?”我没好气的怼了他一句。“死胖子快点进去,我要看看我们的大情圣这次舍身救美身上有没有缺啥零件?万一白大美女不喜欢残疾人呢。”肥鸡身后传来了张子文的声音。说着他挤了半个身子进来,整好看到白乐正不怀好意的瞪着他。

“那个……刚才我说什么来着?”张子文扯扯嘴角,若无其事的对旁边的刘和问道。

“ 你说……。”

“ 是的,我们是要来看看陈磊怎么样了。”还没有刘和说完,张子文就打断了他,然后提着手里的水果走到了病床边。一脸关切的嘘寒问暖起来。

看着寝室的三个损友,我心里依然很感动。虽然他们嘴上很损,但我能看出来,他们的关心是真的。

“行了行了,看到你没事儿我们就放心了。一会儿还得去警察局做个笔录呢。”肥鸡看到我没什么大碍,互相调侃了一会儿对我跟白乐说道。

“啊?你们?你们去做笔录干什么,又牵扯不到你们。”我奇怪的问道。这事儿完全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啊。

“跟我们没关系,但是跟你有关系啊,估计是叫我们过去问你的情况吧?"旁边刘和接了一句。“当然了,这段期间学校已经不少师生过去协助调查了,可能这次刚好让我们过去也说不定”。

我点点头,这事儿就算跟我有关系……估计他们也查不出什么来吧。“对了。”我又想起了什么,对着几个人问道:“这事儿后来怎么样了?又啥结果了吗?”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曲校长……哦,就是咱们学校的校长,刚回来就被控制了,这会儿好像就在学校那边协助调查呢。”白乐犹豫了一下。有些不确定。

“我们去看看吧。搞清楚怎么回事。”我沉默了一会儿,对白乐说道。差点让白乐葬身火海,还死了这么多人,我也深陷其中,不可能让这件事不明不白的过去吧。

这该死的好奇心。我暗骂了一句。

白乐想了想,确定我身体真的没什么大碍之后,点头同意下来。

就这样,肥鸡三个人去警局做笔录。我则办理了出院手续跟白乐一同前往学校。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好巧不巧的碰到了站在隔离带旁的老何。“何老师,您怎么在这?”白乐凑上前去问道。

“是你们俩啊。”老何回过神,看到我们时候笑了笑:“你小子身体没事儿了吧?”。“没事儿,这不出院手续都办了。”

“对了何老师,今天曲校长回来了吗?”我笑着回答他,继而问道。

“是啊,回来了。跟警察一起回来的。”老何叹了口气:“说起来,也是害了你们几个娃娃……唉。”

“能所说怎么回事吗?”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毕竟这事情我跟白乐参与的不少,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是啊……已经三条人命了。我也万万没想到,只是老曲会惹出这么大麻烦。”沉默了一会儿,老何似是下了决心,摇着头说道:“十几年前吧,老曲刚刚升任副校长,可谓是意气风发。而且他的女儿当时就在这个学校。但是在他没升任校长几天,学校里突发了一场蹊跷的大火,死了十几个人,当时学校的音乐社团那个乐队的女孩儿全都死了,老曲的姑娘,也在那个社团里面。”

“乐队?!”我失声问道。

“是啊,十几个女孩儿组成的乐队。”老何看了我一眼,似乎并不理解为什么我会如此惊讶:“不只是咱们学校,附近的几所大学都有些名 气呢。那个音乐社团才组建没多久,才出了一首歌吧,还是她们自己写的。当时还小轰动了一下,都上报纸了。好像叫什么……。什么微笑死亡。”

微笑死亡……。“那,为什么一场火灾会让她们都烧死呢?那可是十几个生命啊。”我的深吸了一口气,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没错,微笑死亡,死去的三个女孩儿都是脸带笑容,而我梦中的那些女孩儿,还有火灾出现的那些……应该就是死去的音乐社团的女孩儿。可是……她们为什么要杀人?!

“谁知道呢?”老何苦笑了两声,摇摇头说道:“据说当时她们误信了某个邪教,然后举行仪式……献祭了自己。所以她们不是不能逃出来,而是根本不想逃出来。当时音乐室的们可是大开着的。所以那件事情之后咱们这里就再也没有音乐社团,音乐室也封了。”

她们不是不能逃出来,而是根本不想逃出来……。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一个答案。我不相信,可是已经十几年前的案子。我没有办法,也没有权利再调查什么。

况且我也没想过要继续调查。

“据当时目击的学生说,那些女娃都坐在教室里,唱着歌笑着。大火就这么吞噬了整间教室。”

大火吞噬了整间教室,也吞噬了微笑的她们。我的喉咙有些发干,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后来呢?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沉默了半天,白乐才轻声问道。

“怎么可能,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人,问责的问责,判刑的判刑,我那个时候,才是刚来的一个小助教呢。当时的校长也因为这件事情吃了官司。老曲才从副校长升上去的。现在警察在他的办公司发现了他女儿的骨灰,或许正是因为这样……致使那些无法散尽的怨魂回来复仇了。”老何从耳朵上取下一根烟屁股点上,撇撇嘴,有些遗憾的说道。不知道他是可惜那些死去的女孩子,还是这仅剩半根的烟卷。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之后才会出现杀人的情况?那个所谓的邪教组织呢?我隐隐觉得,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

但是,已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只要我身边的人都安全就好。

而曲校长并没有发现女儿的异样,所以才导致了包括她和十几名女生死在火海,他一直都这么认为,所以这些年都自责不已。而曲校长的夫人也因为这件事情一病不起跟着去了。所以他留着这些骨灰,每日供奉想弥补些什么,那些死去孩子的家人,他也每年看望。可是没想到变成了这样的……悲剧。

老何低声的自语着这些话,让我和白乐心里都有些压抑。

老何说着,便没了声音。我抬头看着他,

“何大个子,帮我看好这群孩子”曲校长走出了教学楼,身后还跟着两名警察。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一坛东西,虽然裹着布,但我们都知道那是什么。

“让我看,你干什么去?”老何明知故问,声音却带着一丝不自然。

“我年纪大了,该退下来了”曲校长叹了一口气,释然的说道。“事情都是我引起的,责任也都在我……或许很快就能见到了,这么多年, 我也好想她们……”。曲校长没头没尾的说着,被警察带上了警车。

可能……他说的是他的家人吧,看着呼啸而去的警车,老何低声自语着替我们解答了疑惑

行了,这事儿算了节了,我跟他认识了快四十年,看着他走出校门的背景,我和白乐站在那里很久没有说话。

事情……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炎热的夏天依然阻止不了大家的热情。我和白乐并肩走在学校旁边的人工湖边,我瞅了眼身边的白乐,又看了看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难得的安静下来。

“这可真是件大案子!”当从恐惧和伤感的情绪中走出来后,白乐又恢复成了那个大大咧咧开朗的女孩儿。估计也只有她会把这件事情称呼为“案子”吧。“陈雷,你说等我们毕业了,就出去开个侦探事务所怎么样?”她将脸凑过来,将正在感慨的我拉回了现实。“得了吧,这种倒霉事情我也不想再碰了。”我有些揶揄的说道。其实要不是我的好奇,还有白乐的牛角尖性子,谁也没想到会隐藏着这么恐怖的秘密。

“喂喂喂,发什么愣呀!快过来我们拍个照。”白乐笑嘻嘻的拉着我,倚在大桥边的栏杆上,我微微低头,看到了她或许是因为激动而微红的脸庞,飞舞的发丝轻挠着我的脸颊。“开始了哦!”她微微踮脚,靠着我,几乎钻到了我的怀里,我闻到她身上熟悉的香味。看着手机屏幕好不容易挤下的我们两个,我咧开嘴,傻呵呵的笑了。

“咔嚓”,随着她按下的拍照按钮,手机上将我激动又有些无措的傻脸拍了下来,也定格在了她微微扬起的嘴角上。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