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茅山厄事> 第23章 假货

第23章 假货

作者:洛阳虎更新时间:2019-02-10 10:03字数:2012

不管厉鬼也好,妖魔也罢,陈三的笔记里说,那些都是虚幻的,它们都不可能杀死人。

鬼想害人,都是以迷人心智,让人自我恐惧,甚至自杀。

想到在村里,不管是龙家人还是刘姐,她们不管看起来有多厉害,我都没真的见到她们杀人的样子,于是我慢慢自我安慰着冷静下来。

可我又忍不住去想,陈三到底死没死,龙胡葬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想来,我是不相信,我就只不过说错我的属相,就能闹出那么多事来。

正琢磨着,汪平和钟良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

“高人,东西都给您买回来了,您看现在开始抓鬼?”

钟良现在在我面前相当狗腿,到底事关他的性命,他完全没了白天那么嚣张。

我装着高冷点点头,看了看她和汪平买回来的东西,然后说道:“那就带我去你今天见到刘佳的地方吧。”

钟良闻言先是一喜,接着又有些发怵,但到底想一劳永逸,最后拽上汪平背着买来的东西,请我上了他停在局子里的车。

钟良带我去的地方离警局也就隔着两条街,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他的房子是一个小复式,楼上楼下加起来足有两百多平米。

看着房间里面奢华的陈设,我心里极度不平衡起来,不过在看到客厅里打翻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渣,我又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

“这儿就是你看到刘佳的地方?”我故意问了钟良一句。

“是啊是啊,您看出来了!”钟良应该是之前吓得不轻,赶紧接过我的话说到:“我回家刚倒杯水,还没来得及喝,突然感觉到屋子里起风了,接着就看到刘佳站在我面前……”

我没理会钟良喋喋不休的絮叨,故作高深在屋子里转悠起来。

钟良说屋子里起风,那就是脏东西进门的征兆,一般脏东西出现,尤其厉鬼出现五米氛围内,温度都会急剧下降。

但刘佳只是出现吓唬钟良,却没做别的事,这让我有些不明白。

陈三笔记上说了,厉鬼缠身,那就是不死不休,除非驱鬼或者化解恩怨,否则就是死局。

刘佳跟钟良之间的恩怨是不可能化解,那么只能驱鬼,我示意钟良和汪平把买来的东西拿出来,开始做驱鬼前的准备。

桃木剑,大蒜,线香,纸钱,黄纸,公鸡血,关二爷像,毛笔,圣经,十字架……

我把我要求他们买的,和他们自作主张买来的东西分成两堆,然后开始捣鼓起来。

先给大门口烧个火盆,告诉他们不听烧纸钱,然后在朝正大门方向供上关二爷,然后给关二爷上了五根香。

最后我用醮了公鸡血的毛笔,在黄纸上按照陈三笔记中记载的图案,画了几道不知道管不管用的黄纸符。

可等我画完黄纸符后,看到门前烧纸的钟良和汪平,心中猛地一咯噔。

火盆里面的纸是都烧着了,可是里面却没有一点纸灰,所有的纸灰都慢悠悠飞起,散落在火盆边缘的地板上。

我在看关二爷前的线香,心中又是一沉,五根线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两根线香烧到一半,另外三根只是烧了一点点。

三长两短,大凶之兆!鬼灵不收纸钱,摆明了没得谈,那就只能硬拼了,我手里攥着桃木剑,心里面又开始有些紧张。

“啊……”

突然汪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瞪着我身后大叫起来,钟良朝我这边看了眼,也是大叫一声,钻到汪平身后,缩成一团。

我艰难的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灯火辉煌的客厅里,此刻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光影。

刘佳来了?这就是厉鬼的形态?我心里猛打激灵,下意识有了胆怯退缩之意。

但很快我又往前走了一步,不为别的,因为我知道现在害怕也没用。

并且临字诀要义有云,遇事不动不惑,方能立于不败之地;我现在还没开始就想着逃跑,那这驱鬼根本就没法进行。

左手捏着黄纸符,右手拿着桃木剑,我几乎是强逼着自己朝那团黑影走去。

现在就是比拼气势和胆量的时候了,既然我选择相信陈三的笔记,决定跟厉鬼搏一把,那么就得真刀真枪跟厉鬼干上一场。

客厅里的黑影完全看不出来有人的模样,但就这样黑气腾腾,浮这么大一团东西在屋子里面,看起来确实有几分瘆人。

我又朝那团黑影走了几步,见黑影一直停留在原地不动,顿时胆子打了起来。

壮着胆子,我捏着黄纸符就朝黑影按了过去,同时桃木剑狠狠朝黑影上方刺入。

“啪”“啊……”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往旁边看,钟良和汪平一副傻眼的表情映入我的眼帘。

“你们买的是真的公鸡血?那桃木剑哪里整的?”我发觉有些不对,冲两个缩成鹌鹑的警察怒吼问道。

“我不知道!啊……”看到钟良和汪平怪叫着打开门夺路而逃,我眼前一黑,差点没气的吐血。

买个东西居然给我整假货,看着黑影掠过放圣经和十字架的茶几屁事没有,我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关二爷倒像是真的,可屋子里这时候不知道哪来的妖风,放在墙上的关二爷像被吹落在地上摔成一地残渣。

“哇……嘻嘻嘻……”这时候黑影里面传来婴孩的哭声和女人清脆的笑声,我的心彻底沉下去了。

今天老子算是彻底栽了,钟良和汪平那两个狗日的居然没说实话,跳楼的刘佳怀了孩子是没错,但她肯定没把孩子打掉!

穿着红衣红鞋跳楼的厉鬼,加上已经一个鬼婴,一尸两命的煞气加上两个充满怨气厉鬼,我居然刚刚傻乎乎的还敢往前凑!

黑影里面亮起了两个血红的光点,就像是一对血眼盯向了我,我跟血眼对视了一眼,感觉身体四周瞬间被冷气包裹住。

完了,死定了!看着缓缓逼近的黑影,我哀叹着闭上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