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骚扰

征服狂野女上司
第4章 骚扰作者:绅士更新时间:2016-07-14 10:30:00字数:3024

“戳就戳吧,也不差这次。”她很真诚的。

我进这里工作两个月了,从来没有和哪位同事吃过饭,那群畜生都当我是个下等人,就像林魔女眼中的上下等人一样,就连和我说多一句话都觉得浪费氧气。

只有白洁对我是很有善意的,还是那句老话,如果我哪天想不开要自杀,我一定扛着煤气罐进自己部门里,把莫怀仁和这些同事全部绑起来,把白洁赶下楼,然后引爆煤气罐。

想太多了,把别人教坏了。

她请我进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其实除了我们这些装电话的下等人,他们这些正式合同的员工待遇都是非常好的,而给于我们装电话的员工,加完全部也不过一个月一千多而已。

上个月把领到的工资寄了一半给父母,父母一个劲的夸我,我在电话这头一直都忍着没哭,几百块钱对他们来说都这么的重要。

大学生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像我们教授说的一样:

站在市中心一砖头下去倒下十个,七个是大学生,两个是硕士以上学历的。

我几个同学进了传销,还把我骗了去,有些同学一个月的工资不过几百到一千而已,至于刚出来工作就一个月领到两千之上那就很少了,还有一些同学连工作都没有。

“小殷然,你在想什么?”白洁的声音让我回到现实。

“没想什么,白姐,你在公司多少年了?”

“两年多吧。”

“莫怀仁什么时候进的公司?”

“比我早来,昨晚是不是和他打架了?”她那种邻家大姐姐关心的口气,让人骨头都酥了。

“对,他找了几个人打我,不过看样子他比我惨。”

“谢谢你。”

她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虽然不是勾引的眼神,但这样的盯着人看实在让人不好意思,我低着头吃着,两个人都没作声。

吃完后,我说我要走了,她突然提出要和我走走,反正回去地下室也没事做,就陪着她到广场逛逛。

“殷然现在住哪儿?”她问道。

“我住在大浦区。”

“那么远啊?是不是家里买房的?”

“说来惭愧,是我一个月八十块钱租的。”

“啊?”她很惊讶:“有八十块钱的房子租吗?”

“是地下室。”我更尴尬了,恨不得她听不见这个声音,如果是谈对象,别人听到这话,恐怕早就逃了。

“地下室?”她更惊讶了:“是我听错了吗?看殷然你平日也来去潇洒的,更像一个家境不错的少爷。”

这份潇洒和张扬,都是曾经父亲还是县领导时的了,那时候的确潇洒,但现在不是了:“我没有钱,我家也很穷,我独自在这个城市闯荡。”

她没说话,又走了几步后:“殷然,得罪了莫部长后,你我都知道,一般不会留下来太久了,你还是赶时间找份新工作,如果没有地方住,可以到我那儿住,没有钱也可以跟白姐借。”

我一阵感激,真想亲她一个:“谢谢了,但我那儿还没到期。”就那破地方,老鼠窝,还到什么期啊?我早就不想在那儿呆了,但问题白姐毕竟是个离婚的女人,谁知到她家的情况如何,再说咱脸皮也没那么厚吧。

咱单身流氓,走到哪都无所谓,但毁了人家清白,人家也许一辈子都不好过了啊。

“你的那颗牙齿崩缺了一点,可爱了一些。”她看着我的牙笑着。

“昨晚打架不小心咬碎了。”

她看了看四下无人,问我道:“你去医院检查了吗?”

“没啊。”

“把上衣脱掉。”

我知道她想看我的伤,我脱掉了上衣,她碰了碰一些伤到的地方:“疼吗?”

“有一点。”

“怎么也不上药啊!”

“干嘛要上药啊?那药多恶心多难闻啊,上药了我连饭都吃不下!”

她埋怨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内伤的话,会毁掉你这个人的!别以为你现在年轻身体好就行!”

她带着我到了她家,她家在一处高雅的住宅区,两房一厅,面积不算大,但是装修得赏心悦目,给人一种叫做家的感觉,想到自己的老鼠窝,心酸得很:“白姐,你就一个人住吗?”

“对,离婚后这房子归我,我的父母都在县城的老家,我接他们来这住了一段时间,说不习惯,就回去老家了,老家那里还有我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很多的小侄子,老人在老家过得比在这儿开心。”

她家有一瓶跌打的药酒,她说是以前她老公手肘骨折的时候,向一个老中医买的,很有效,我闻了闻,药味非常的浓烈,很刺鼻。

我脱了上衣,她用手轻轻的给我涂上,擦着擦着,我自己内心的小兔子又不老实了起来,想到那晚和模特林魔女的疯狂,让我面红耳赤的。

我回头的时候看到她丰硕的胸,让我脸红了,她擦完后对我说:“应该没内伤吧?”

“不会有大事的。”

我转过身体,她正好俯下身子盖药瓶盖子,那两个硕大正好让我从衣领里看到了,我突然难受起来,脸憋得通红,她抬头起来:“怎么了?很疼吗?脸都红了。”

我慌忙站起来:“白,白姐,我要走了,很晚了。”

然后慌忙走出门口。

“把这瓶药酒拿走吧,每天晚上睡觉前自己擦。”

我点点头,拿了那瓶药酒,出了门口,回头过来,尊敬的对她鞠了一个躬:“谢谢白姐。”

“你别这么说,你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那我先走了。”我在这个伤透了我心的城市里,遇见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人,她就像我的家人一样的温暖,给我呵护,我衷心的谢谢她。

我走着走着,听见后面有人跑来的声音,我回过头,见白洁手上拿着我的衬衫:“你的衬衫。”

“呵呵,我忘记了。”

“你在想什么啊?衣服都忘记拿了。”

我刚才出来前的确想歪了,慌慌张张的出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白姐,很冒昧的,我能不能借点钱,等我发工资了我还你。”

“借多少。”

“两千。”

她给了我:“不够你可以问我要的,别拉不下面子,在外靠朋友。”。

我敲了敲林魔女办公室的门,她抬头看了看我:“我说了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走了进去,把两千元钱放在她手里:“我不是乞丐。”

转身走了两步,觉得话没说完,回过头来:“就算你不给我钱,你放心,我也不会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滚!别给我再见到你!”

我回了办公室,莫怀仁冲进来就劈头盖脸一顿骂:“公司雇你来坐着等发工资吗?啊? 你看和你跑外面的这些家伙都出去了!就只剩你一个人在这坐着!干脆我的部长职位我也让给你了好不好?”说完把那些要装机的客户地址名单狠狠的拍到我脸上。

我怒视着他,我很想殴打他,但我打了他就中计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就故意这样做,我打了他就等着警察来干掉我了。

我忍,我拿着客户名单气愤的离去,这家伙真有意整我,装机的客户地址都是市郊的,让我骑着自行车围着市郊转,从东边跑到南边,南边到西边。

然后又到北边,整整绕了这个城市一圈,天气很热,太阳暴晒,衬衫湿透,一天下来,装了六台电话机,居然用了整整一天。

气愤的回公司,天已经黑了,但是没办法,公司规定,当天拿出去的电话和单子,剩下的电话机和上门装机的单子当天必须要交回公司,不论多晚,不论公司有没有人。

总之就是必须要交回公司,估计这破规定也就林魔女那种变态的人才能定下来的。

想到林魔女,就想到了那天晚上,光听她的叫声可让人销魂啊,如果能再来一次,那多好啊。

在办公室把电话机放好,好像听见了林魔女她们那边办公室有声音,是不是林魔女在啊?去偷看她做什么吧。

不是林魔女的办公室有人,而是莫怀仁的办公室有人,紧紧的关着门,不过我能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莫部长,别这样。”

“什么别这样,我怎么样的了?”莫怀仁估计又把某个女同事留下来慰安他了。

“啊,你敢碰我,我报警了!”

“来呀,你报警呀,你报警的话,看你这副脸往哪儿搁,当初老公都出gui了,咱就一起报复报复他也好。”

然后就听见这女的拉开门的声音,然后又叫了起来,估计被莫怀仁抱住了吧。

不会是白洁吧?老公出gui,有可能就是白洁。

“白洁,你的胸那么大,屁股那么大,你就是个骚货的,还偏偏装纯!”莫怀仁好像把她按到了地上,白洁惊恐的叫着反抗。

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居然又敢对白洁动手了,我一脚把门踩开,莫怀仁果然把白洁骑在地上,衬衫的扣子已经被莫怀仁扯开,白洁一脸的惊慌,莫怀仁抬头看着我,慌忙的退到角落那里,抓起了一个凳子。

作者:绅士

第3章 漂亮女同事<< 上一章征服狂野女上司目录下一章 >>第5章 英雄救美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