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忆,那段血雨腥风> 第一章 灭魂劫

第一章 灭魂劫

作者:他的背后更新时间:2016-09-22 16:46字数:1966

拥抱黑暗吧!

在魔腾出现之前,人们都认为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梦只是他们在睡觉时昙花一现的无意义影像。但当联盟召唤师受到一连串和梦相关事件的影响后,人们开始怀疑这个说法。有些人尖叫从梦中惊醒,终日惶惶不安;有些人无法入睡,黑夜的到来让他们渐渐失去心智;有些人甚至再也没有醒来。医生们也很困惑,不知道事出何由。直到有一天,一名建筑师昏倒在扭曲丛林旁的枢纽,目击者说建筑师临死前大声呼喊过。紧接着,魔法能量从枢纽中涌出,魔腾腾空而出。

魔腾带着杀气袭来,在召唤师用魔法将他限制前,他屠杀了所看到的一切。经过一番深入研究,联盟的专家发现魔腾在召唤师的梦境中追捕他们,并在一个他们无法施放魔法的地方攻击他们,而他唯一的目的似乎只是杀死他们。受害者的家人要求严惩,但联盟官员担心,死亡只会让魔腾回到原来的地方。因此,他们把魔腾限制在枢纽的碎片中、控制在实体世界里。最令人恐慌的说法是魔腾是某人梦靥的真实版。如果这说法是真的,那做梦者是谁呢?

“黑暗即将到来……现在漆黑一片了……但我还能看见他……”病人,诺克萨斯最高指挥官,斯维因,说道。

魔腾被束缚在一个泛有紫光的漆黑色盒子里,是由远古魔龙那什男爵鳞片做成,可以抵挡任何魔法和普通伤害,联盟官员将这件不详之物,交予均衡派新任长老苦说大师保管。

时光飞逝,这件事过去已经二十余年,原来英俊的苦说大师,现已是四十岁的男人,脸上多了坚毅,额头上留下了几道岁月的皱纹。

在均衡流派练武厅有两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在比武,一位身背三角手里剑,臂带手抓钩,的武士上来直接杀招,直奔脆弱的脖子而去,另一位面对凶狠的攻势眼神冷静的似乎置身事外,双手紧握一把忍刀,在手抓钩触到脖子的一瞬间忍刀横向一档,一道气合盾将拥有灭魂之力的杀气完全挡回,眼见那位身背手里剑的武士就要败下阵来,但那位手握忍刀的武士却未继续进攻而是收敛气势,最后这场比武以平局收场。

这两位便是苦说大师最得意的弟子劫和他的儿子慎。

刚刚比武完的劫便看到师傅在紧皱眉头盯着自己似乎在思考什么。 “劫你过来下”苦说大师,背着手向藏书阁走去。来到了藏书阁,劫想为师傅斟茶,师傅摆摆手 “不必了,劫你已经十八岁了,有些事情是该让你知道了”劫不解“师傅您有什么就说吧,有弟子需要做的,弟子定会竭尽所能!” “你的身世我从未与你提起,是因为你当时还小,怕你被仇恨所蒙蔽,现在你已经长大我决定告诉你,但切不可心生怨恨。”劫:“弟子遵命。”苦说大师沉默几秒开口: “我原本与你父亲是好友,经常比武切磋,后来你父亲去做了艾欧尼亚国防指挥官,也是经常书信来往,现在艾欧尼亚的繁荣他可是功不可没啊,可有一天一位满身重伤的士兵来到我的教派中,将你和一封信交给我,信中写道‘我被奸人陷害,家中老小都以被关在大牢,之前预感有变,托亲信将我的儿子秘密送走,请仁兄帮我将他抚养成人。艾欧尼亚的外交官葛朗台和诺克萨斯城邦相勾结,图谋攻打艾欧尼亚,信封中有我留下的证据,务必交给艾欧尼亚总统(艾欧尼亚的最高领导是由人民选拔的,所以其他国家的是国王世袭制,而艾欧尼亚的是总统选拔制)’后来我昼夜不停地赶到艾欧尼亚总城交给总统,总统在看完信件和证据后大怒,立即命人将葛朗台押往总统府质问,而我赶忙去解救你的父亲,谁想到就在我来的前一天,你们全家上下百口都被葛朗台在监狱中拷问致死”讲到这里苦说大师,留下了两行清泪。劫紧握拳头“这些贪官污吏,真是阴险歹毒,我要将他碎尸万段祭我家人在天之灵”苦说大师擦掉眼泪说“当时我也恨不得杀了他报仇雪恨,当时葛朗台被送往刑场斩头示众时候,我们都兴奋地不得来了,欢呼的大叫。离场时候见到一位五六岁的小女孩独自抱着一个兔子布偶在哭,我问她你的家人呢,小女孩边哭边看向刑场断头台“我妈妈在生我时候难产死了,只有我和我爸爸两个人生活,今天是我六岁生日,爸爸知道我喜欢兔子所以自己缝了给我,还没和我唱生日快乐歌,就被人带走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爸爸,你们这些坏人,坏人。带有愤怒表情的看着我,我却在她那早已红肿的眼中看到了委屈和无助。我那时候脑子一片混乱,安慰人本来就不是我的擅长,只有毫无神采的呆立着,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反应过来整个刑场只剩了自己一个人,那个小女孩大概是被接走了吧,以后就再每看到过她,但这件事后,我经常在想我们有时候做的事,是不是完全对的,任何正义惩罚背后,又有多少无辜的人再受到伤害”哎~苦说大师一声长叹,调整好情绪说“劫,以前的事,那些叛国奸臣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还是那句话不要有仇恨。不然悲剧会一直延续下去。”劫这时候的拳头已经放开顿顿道“是,师傅,恶人既已得到惩罚,弟子就不会再有仇恨的心理”

“嗯,这就好,你回去吧,我累了”苦说大师已经走了出去。

劫也走出了藏书阁,不过刚才松开的拳头现在被攥的嘎巴作响,“葛朗台?不要觉得你死了就一了百了,我要你的家人血债血偿”

书评(1)

1/500发表